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玄天武帝 > 第一千四百三十五章 追杀

    “老头,你是说……”&1t;/p>



    “不错,本来我还怀疑是自己感应错了,可是现在再三观察之下,可以肯定这便是绿罗仙气。”老者虚影开口道。&1t;/p>



    回头看到叶牧疑惑的表情,老者虚影笑了笑,“这绿罗仙气,属于武者所修炼仙气的分支一种,应该算是普通仙气的异变。只不过更加诡异,而且修炼这种仙气之人,在老夫那个年代,便已经快要灭绝了,因为这绿罗仙气有一种致命缺陷。普通仙气再遇到瓶颈之时,需要破障丹来突破。”&1t;/p>



    “可是绿罗仙气,一旦遭遇瓶颈,却需要人丹来突破。”&1t;/p>



    “人丹?”叶牧眉头一皱,虽然不知道人丹是什么意思,可是看老头的表情,却明白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1t;/p>



    “不错,所谓人丹,就是以人炼制而成的丹药,众所周知,只要是武者,修炼之时就会遇到瓶颈,而之所以遭遇瓶颈,是因为武者自身天赋不足。”&1t;/p>



    “而这人丹,是将一名天赋不错的武者生生炼化,最后炼制成丹。修炼了绿罗仙气的武者吞食之后,就可以掠夺此人之天赋,从而顺利突破那层瓶颈。”老者虚影捋了捋胡子,也是语气沉重的说道。&1t;/p>



    “靠,这世上竟然有这么狠毒的修炼方法,将一个活人生生炼制成丹药,真是够残忍啊……”&1t;/p>



    叶牧感到一阵恶寒。&1t;/p>



    他成长到现在,见识到不少邪恶之法。比如那白骨莲花宗主秦暴,炼化一城的婴孩成就的血海意境。&1t;/p>



    还有神宗所谓的魔胎,能够以极其霸道的方法控制一个人。&1t;/p>



    可是现在听到这人丹之后,还是感觉有些心惊。&1t;/p>



    “这种修炼之法,在老夫那个年代之时,就因为残忍歹毒,为世人所不容,近乎消失殆尽。没想到在这里还能见到,所以老夫之前也万分惊讶。”&1t;/p>



    破障丹的材料,越到后面就越是珍贵。&1t;/p>



    叶牧之前突破,炼制的那枚二级破障丹,最为珍贵的就是那株三品仙药天璇果了,可是再想突破,则需要炼制一枚三级破障丹。&1t;/p>



    而这三级破障丹的材料,基本都是三品仙药,想要凑齐的难度可见一斑。&1t;/p>



    这样一对比,就能看出这人丹之法的优势了。&1t;/p>



    足够年份的天材地宝极其难得,可是大6之上,拥有修炼天赋的武者,可就如过江之鲫了。&1t;/p>



    因此修炼绿罗仙气的武者,可比平常的修行之人,进步要更加迅,也更加霸道。&1t;/p>



    这一点,就算叶牧没有见到,也可以万分肯定。&1t;/p>



    “老头,你说你能破开这层结界?”这时,叶牧回过神来,却是对老者虚影问道。&1t;/p>



    “嗯。这绿罗仙气,可以以血为媒破开,天赋越高者的鲜血,越是容易破开。不过……小子,你可要考虑清楚了,你的鲜血一旦沾染上这绿罗仙气,就会被这绿罗仙气的主人所感知到,要是那人是死了还好,他若是还活着的话,感应到你是十四星天赋,只怕天涯海角,他也必定不会放过你的……”&1t;/p>



    “呃……”&1t;/p>



    闻言,叶牧一怔,老者虚影的话语,倒是让他犹豫了起来。&1t;/p>



    此地,明显是与那位修炼了人丹之法的狠辣家伙有关,若是那家伙在这结界之内修炼,自己贸然闯入,岂不是自寻死路?&1t;/p>



    “老头,你能确定那个狠辣家伙,是一尊仙王级别的强者吗?”叶牧再次问道。&1t;/p>



    “以这股气息来推断,就算不是仙王,也是仙君巅峰的强者。而且这混乱之地的形成,除了这等境界之人,应该很难做到。”老者虚影沉吟了一声,随后肯定的说道。&1t;/p>



    “这里不是仙王强者的陨落之地,就是仙王强者的突破之地,前者还好说,要是后者的话,一位修炼人丹之法的武者突破了仙王之境,那可就……”&1t;/p>



    “算了……”&1t;/p>



    叶牧皱着眉头,在原地踌躇良久之后,最终摇了摇头。&1t;/p>



    想碰机缘,也要量力而行,这九州之内,机缘数不胜数,不排除有人运气逆天,可以凭借奇遇一飞冲天,不过,毕竟这种人少之又少。&1t;/p>



    更多的人因为没有足够的实力,就算机缘摆在面前,碰了却为之送命。&1t;/p>



    叶牧可不认为,以他现在的境界,能够与一位仙王级别的强者掰手腕。他都不知道里面有什么,可是赌输了,那付出的代价可就太大了。&1t;/p>



    “哈哈,怎么了小子,你动摇了?”老者虚影笑眯眯的说道。&1t;/p>



    “我可不想招惹上那个可怕的家伙,更不想被炼成人丹。我看咱们还是走吧。”叶牧撇了撇嘴。&1t;/p>



    “嘿嘿,好,老夫其实也是这么想的,以你的天赋,突破仙王之境,那是早晚的事情,不必冒这个险,知道进退,也是一名强者应该有的素质。要是一味横冲直撞,那是莽夫的行为,早晚把自己玩死。”老者虚影倒是对叶牧的决定,充满了赞许。&1t;/p>



    “嗯,走。”&1t;/p>



    叶牧再次看了一眼那淡绿色结界,只觉得其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妖异之感。&1t;/p>



    随后收回目光,也不想在此地过多停留。&1t;/p>



    嗖!&1t;/p>



    他身影一动,就是御空而起,想要往混乱之地外围飞去。&1t;/p>



    只不过这时,一道浩瀚的掌力,却是从天而降,向着叶牧拦截而去。&1t;/p>



    轰!&1t;/p>



    这一掌极为可怕,周围的土木山石,都隐隐传来震动之感。&1t;/p>



    “嗯?”叶牧心中一动,随后拔出火灵剑,随即斩出一道剑光。&1t;/p>



    轰隆隆!&1t;/p>



    两股力量剧烈的碰撞,这次对撞之后,叶牧的身影,却是飞后退,又被逼回了结界边缘地带。&1t;/p>



    “老狗,是你!你居然没有离开混乱之地?”&1t;/p>



    叶牧抬起头,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眼前,此人一身绿袍,目光阴鸷,赫然便是那元朗的父亲,元圣。&1t;/p>



    “哈哈哈哈,小子,想不到吧,老夫佯装返回银衣杀手门,现在再杀一个回马枪,你就算再聪明,也是着了我的道。”元圣咧嘴大笑,目光之中,充满了得意之色。&1t;/p>



    咯嘣!&1t;/p>



    听到这元圣的话语,叶牧拳头紧握了一下。&1t;/p>



    “元圣,我之前可是在莫邪宗手中救了你一命,你想恩将仇报吗?”&1t;/p>



    “你救个屁,老夫之前就说过了,我没死,那是因为我福大命大,跟你小子可没有半点关系。”元圣戏谑的说道。&1t;/p>



    “尼玛……”叶牧脸都气白了,他见过无耻的,可是这么无耻的人,还是第一次见。&1t;/p>



    原本想着这次救了不少银衣杀手门之人,对方多少也会对他怀着一些感激之情,可没想到,他太过低估人心的卑劣程度了。&1t;/p>



    想到这里,叶牧在心中暗暗誓,以后对待敌人,若是再有妇人之仁,那他就是孙子。&1t;/p>



    “我儿元朗之死,你与那冷影都在现场,你必然逃脱不了干系。老夫先杀了你,再回银衣杀手门慢慢玩死冷影那小子。”&1t;/p>



    “老狗,我跟你说过了,你儿子是被毒龙所杀。”叶牧冷声道。&1t;/p>



    “哼,你以为老夫会信你吗?我儿觉了你们两个的私交关系,知道了冷影背叛宗门,利用传音石通知老夫,紧接着就一命呜呼了,这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1t;/p>



    “废话少说,小畜生,你给我去死吧!”&1t;/p>



    这时,元圣怒喝了一声,一只大手蓦然伸出,向着叶牧抓去。&1t;/p>



    这一抓仙君七重的修为展露无遗,这一片空间都仿佛骤然压缩,沉重无比的威压,足以挤碎一座巨峰。&1t;/p>



    元圣虽然没有领悟重压意境,可是因为境界高深,出手的威力,比之那赤尾的重压意境,还要可怕的多。&1t;/p>



    “大地脉动!”&1t;/p>



    叶牧感受到这种力量,不敢与之硬碰。&1t;/p>



    一剑挥出,地剑合一的诡异波动,便是犹如滔滔大河一般弥漫开来,同时,他在地上狠狠一踏,飞的横移了数千米的范围。&1t;/p>



    轰蓬……&1t;/p>



    元圣那一击,落在了绿罗仙气的结界之上,轰然炸开。但是力量却被飞的反弹而回。&1t;/p>



    “嗯?”&1t;/p>



    元圣显然没有预料到这结界会如此诡异,连忙避开。&1t;/p>



    而这短暂的瞬间,叶牧已经向一个方向飞的逃离。&1t;/p>



    “哼,小畜生,你以为你跑得了吗?”&1t;/p>



    元圣怒哼了一声,身影一动便是拦截在了叶牧的身前。&1t;/p>



    仙君七重,度的提升,也是极为惊人,竟然稳稳压过了叶牧的神翼之。&1t;/p>



    “不好,莫非我今日要死在这老狗的手中?”叶牧脸色有些难看。&1t;/p>



    “哈哈哈,小子,我把你的头颅带回银衣杀手门,我想门主大人,一定会很开心的。我劝你就不要再挣扎了,今日,你必死无疑。”&1t;/p>



    唰!&1t;/p>



    元圣说完,便是再次朝着叶牧杀去。&1t;/p>



    “森罗手!”&1t;/p>



    呼呼!&1t;/p>



    元圣脸上带着狞笑,一双手掌覆盖上一层淡金色的鳞甲,向着叶牧抓去。&1t;/p>



    “狂风快剑!”&1t;/p>



    咻咻!&1t;/p>



    叶牧虽然感觉形势不妙,可是却异常冷静,手腕一动,数道剑光逆冲而起,裹挟着冰火剑意的感悟,轰击在元圣的一双手臂之上。&1t;/p>



    铿铿铿——&1t;/p>



    无数剑光斩在元圣的手臂之上,竟然爆出一阵金属爆鸣之声。&1t;/p>



    嗖!&1t;/p>



    元圣退开了两步,此刻那覆盖的淡金色鳞甲,居然没有被冰火剑意所破开,但是却留下了数寸深的痕迹。&1t;/p>



    “嗯?”&1t;/p>



    元圣也是脸色一变,有些惊讶的道:“你小子果然有些古怪,老夫的森罗手,是一门极为霸道的武技,寻常的同阶武者都难以破开,没想到却险些被你斩破……”&1t;/p>



    “要是再让你有所进步,老夫可真是寝食难安啊……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1t;/p>



    哗啦啦~&1t;/p>



    此话说完,元圣也是不再有任何轻敌,眼前这个青年,不能以常理度之,对付他,绝不能留手。&1t;/p>



    “水之意境,火之意境,覆盖!”&1t;/p>



    说完此话,元圣双手一震,那一双手臂,瞬间被覆盖上了水火两种意境。原来在此之前,这元圣都没有施展意境,现在,明显是不想再给叶牧任何机会了。&1t;/p>



    “杀!”&1t;/p>



    元圣的身躯再次冲击而下,两条手臂,一红一蓝,闪烁着妖异的光芒。&1t;/p>



    其威力,也暴涨了一大截。&1t;/p>



    “不好。”叶牧剑光一动,飞形成一道剑气结界。&1t;/p>



    可惜,这道剑气结界,却是难以抵挡此刻的元圣。&1t;/p>



    轰!&1t;/p>



    元圣双拳直接破开剑气结界,度不减的冲到了叶牧的面前。&1t;/p>



    咔嚓!&1t;/p>



    元圣极为狠辣,一只手掌立即抓住了叶牧的一条手臂。大力一扯,叶牧的左臂被生生撕裂了下来。&1t;/p>



    鲜血如注,剧烈的疼痛之感,使得叶牧眼前一花。&1t;/p>



    不过叶牧心也够狠,断臂的瞬间,居然不是退开,而是一剑刺向了元圣的眼睛。&1t;/p>



    这一招大大出乎了元圣的预料,他没想到眼前这青年,居然会如此果断。&1t;/p>



    噗!&1t;/p>



    虽然元圣的反应够快,飞跃开,可是依旧被火灵剑的剑尖,点中了右眼眼球。&1t;/p>



    火灵剑是仙器级别,何等锋利。&1t;/p>



    因此元圣的右眼,直接是爆裂开来。&1t;/p>



    “呃啊,小杂种,老夫要将你碎尸万段!”&1t;/p>



    元圣反应过来之后,那是满脸狰狞,他是何等身份,那可是银衣杀手门的核心长老之一,仙君七重的修为,如今面对一个后生小辈,居然如此狼狈。&1t;/p>



    这要传出去,那可就太丢人了。&1t;/p>



    “走!”&1t;/p>



    叶牧见到这老东西疯的样子,心中一凛,不顾断臂之痛,直接转身向那绿罗仙气的结界而去。&1t;/p>



    “你想进结界?”老者虚影焦急的声音传来。&1t;/p>



    “顾不了那么多了,横竖一死,总比死在这老狗手上要强。”&1t;/p>



    哗啦。&1t;/p>



    心念及此,叶牧直接牵动断臂之处的血液,尽数倾洒在绿色结界之上。&1t;/p>



    果然,那一层结界在沾染了鲜血之后,明显淡了几分。&1t;/p>



    唰!&1t;/p>



    叶牧一剑落下,狂暴的剑气,便是将那里轰开了一道豁口,随后他的身影飞冲了进去。&1t;/p>



    “嗯?这小子居然能破开这混乱之地的结界?”看到这一幕,元圣愣了一下。&1t;/p>



    不过随即,元圣的目光一横。&1t;/p>



    “哼,就算你逃到天边,今日也死定了。”&1t;/p>



    嗖!&1t;/p>



    之后,元圣也是身影一动,进入了那结界之内,追杀叶牧而去。&1t;/p>



    两人进入其中之后不久,那被破开的结界也是迅恢复,最后重新闭合。&1t;/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