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玄天武帝 > 第八百四十五章 老夫通吃

    第八百四十五章老夫通吃



    这种场面,就像是一颗流星坠落在地面,一股股气浪腾空而起。



    一眼望去,无数苍劲的古树,全部倾倒,犹如世界末日一般。



    在这种千沟万壑之下,一股强大无匹的气息,从地底深处,冲出地面,让叶牧等人都是感觉心跳加速,全身的血液,似乎都快沸腾了起来。



    “我靠,这是怎么回事!”



    感受到这种强烈的气息,叶牧,拓跋浚,李狂,朱无敬四人全部停手,不是他们不想击杀对方,而是在这种气息之下,一股恐惧的意味早已蔓延心底,这种恐惧之感,只有面对一位不可匹敌的大敌之时,才会如此。



    “快跑,这应该是神秘岛屿那只玄兽的气息,只怕你们几人的大战,已经彻底惊动了他!这种气息,恐怕是神游境界强者才能散发而出。”



    这个时候,盘坐在铜鼎之内的老者虚影,也是陡然睁开了双目,面容之上无比凝重。



    “你说什么!神游境界!这只恐怖的玄兽,不会一直沉睡在地下吧!如今这是要出山了!”



    叶牧脸色倏然一变,听到老者虚影的话语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他当然知道神游境界意味着什么,那绝对是九天神域无敌的存在,就算是大乘境界三阶巅峰,在这种强者面前,那也是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



    这葬仙深渊外域,竟然有达到神游境界的玄兽,这不是天方夜谭吗?



    只怕等这家伙出场,这片地域之内所有武者,都是死无葬身之地。



    “跑!”



    这几乎是叶牧的本能反应,在老者虚影话语落下的瞬间,他的身体就已经化作一道虹光,瞬间冲了出去。



    “这到底怎么回事!”



    此刻拓跋浚,李狂,朱无敬三人在半空之中愣了瞬间,看着地面之上那逐渐撕裂的巨大鸿沟,全部目瞪口呆。



    “这种气息,就算在家族家主大人身上,也从未感受到。”



    李狂感觉全身都在颤抖,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之感。



    “快撤出这片地域。”



    刷!刷!刷!



    几乎同一时间,这三人也是果断无比,用处生平最快的速度,飞速逃离。



    在这种气场的笼罩之下,什么乾坤戊己幡,什么天级功法,都已经远远的被抛在脑后,什么都没有性命要紧。



    嗖,嗖,嗖,嗖。



    四道身影飞快的往岛屿之外逃离。



    可是不久之后,却是发现那巨大的沟壑,也是飞速的在蔓延,而且蔓延的速度,几乎不比这四人飞行的要慢。



    沿途山峰崩塌,河流逆转,大地龟裂,这几乎是一场与生死的赛跑。



    ……



    只是这种震动之感,还远远没有传到神秘岛屿的边缘地带。



    此刻这片海滩之上,已经有数百位武者聚集于此。



    “那四人进入这神秘岛屿已经三个时辰,怎么还不见出来?”



    这些人都是喜欢凑热闹的武者,甚至下了赌注,猜想朱无敬,拓跋浚,李狂三人,到底谁能夺得乾坤戊己幡,拥有进入内域的资格。



    “金兄,我看你直接将赌注给我好了,李狂,拓跋浚联手之下,得到乾坤戊己幡的几率,几乎是八成,你还想以小博大,简直是痴人说梦。”



    这数百人聚集在一起,开了一个巨大的盘口,此刻沙滩之上的一片区域,堆积着不少的灵药,灵器……



    这都是赌资。



    不过大部分人,都是押注李狂,拓跋浚二人能够得到乾坤戊己幡,另外有两成是押注朱无敬。



    因为最少朱无敬是第一个进入这神秘岛屿的,所以多少有些机会能够捷足先登。



    至于叶牧,连盘口都没有,因为在众人的想象之中,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应该已经死在神秘岛屿之内了。



    “老先生,依我看你开的这个赌局,未免有失公允啊,李狂二人赢面如此之大,就算出了结果,恐怕对于众人来说,也没有什么好赚。”



    一名猴精猴精的青年,看着稳坐沙滩之上的一位老人。



    这个老人头发灰白,留这一绺山羊胡子,不过武道气息却是极为微弱。



    这老头人称老不正经,今年九十九岁,只差一岁就会被仙气潮汐排除深渊之外。



    而且因为武道浅薄,所以这个岁数,已经有了衰老之像。



    不过却是人老心不老,虽然他知道进入这深渊之中,危险重重,不过却极为喜欢凑热闹。



    因此这个赌局也是这老头发起的。



    “那你说应该怎么开注?”老头抬眼瞅了这个青年一眼。



    “我看,不如赌谁先从神秘岛屿第一个出来,就算赢了,将李狂,拓跋浚,朱无敬分别作为三注,那耍起来还有点意思。”



    老头听到这家伙的提议,倒是愣了一下,随即眼睛一亮,“咦,这倒是个方法,谁能第一个走出神秘岛屿,那乾坤戊己幡也很大可能是落入了此人之手,将李狂,拓跋浚分开下注,倒是主意不错。”



    老头笑了笑,随即重新开盘。分为三注,这样赔率也就拉小了不少,不至于所有人都押一注。



    半个时辰之后,就在所有人下注完毕,突然的一声呼喊却是陡然响起。



    “他们出来了!”



    随着这一道声音,无数人炙热的目光,都是看向岛屿之上的天空。



    果然一颗黑点,从极远的天际,逐渐放大,千丈的距离,几乎眨眼之间就已经飞行而过,距离这些凑热闹的赌徒越来越近。



    “这次我赢定了!”每个押注的人心中,都是这个想法,就跟买了彩票,觉得自己一定会中奖的心理接近。



    可是,当所有人能够看清冲出的那道身影之后,却是全部傻眼。



    “这,这,这特么怎么回事!”



    “怎么会是他!”



    “这小子竟然没有死在岛屿之上。”



    那名开设赌局的老头差点石化,他开了三注,唯独没有这小子的押注。不过愣了片刻之后,老头却是一张嘴迅速的咧开,笑得脸上的褶子像一朵菊花一样盛放,差点没跳起来。



    “你们全都没有押中,老夫通吃,老夫通吃,哈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