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玄天武帝 > 第八百零二章 寒风长老

    第八百零二章寒风长老



    那名紫袍老者目光如电,直接看着叶牧,然后出口询问。



    叶牧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老人,只见他大概五六十岁的年纪,目光之中精光湛湛。



    “晚辈是朱雀宫弟子,这次前来,是来领取武塔奖励。”



    “朱雀宫弟子?”老人愣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一声,“你当我在这武塔之中呆时间长了,老糊涂了吗?朱雀宫之中怎么会有男弟子,你若是敢戏耍老夫,我会让你躺着回去。”



    这个老人似乎脾气十分暴躁,听到叶牧的话语之后,更是正眼都不看叶牧一眼,就判定这个小子是来戏耍他的。



    不过叶牧也没有解释太多,直接将周灵凤给予他的那块紫金令牌拿了出来。



    “这位前辈不信,可以请看。”



    叶牧说完,直接将那块紫金令牌拿到那老人的身前。



    看到这方令牌,老人的表情,倒是明显愣了一下。



    这是新人大比第一的信物,能够得到,就意味着此人是这次新人大比的第一名,这么看来,他倒还是错怪了这个小子。



    紫袍老人沉吟了一声,不过面容倒是有着一些阴郁,显然不太相信这叶牧的年龄,能够得到第一新人的称号。



    这个老人叫做寒风长老,在这里看守武塔已经数十年的时间,虽然名为长老,可是也不是那种四象神宫师尊一级的人物。



    事实上有不少老者挂着四象神宫的长老之名,可是却与应龙师伯,这种师尊身份差距巨大。



    就像这位寒风长老,也只是负责看守武塔而已,四象神宫还有一些老者,看守武技阁,灵药堂等等重要地带。



    不过这些长老无法决定资源的开启,或是分配,更多的是维护一些重要地方的秩序而已。



    他们的实力,也大多在大乘二阶初期,到大乘二阶巅峰不等,要说地位和权力,还是有一些的。



    所以每位来到武塔之人,对于这些看守的长老,也大多会尊重一些。



    “令牌倒是不假,可是你有没有朱雀宫高层的信件,来证明你的身份,这武塔重地,可不是仅仅凭借一块令牌就能够进入其中的……”



    寒风长老再次看了叶牧一眼,然后捋了捋胡子。



    这次的目光倒是挂上了一丝戏谑。



    “朱雀宫信件?”叶牧犹豫了一下,这个他倒是真的不知道,而且周灵凤之前似乎也没有说过进入武塔之中,还需要什么信件。



    “看来没有了。那就等着三日之后再来吧,到时候这武塔会对神宫之内的天才开启,就破例让你进入其中。”



    老人撇了叶牧一眼。



    而叶牧听到这句话倒是眼睛眯了一下。



    “我是新人大比的第一名,按理说这奖励是我应得的,可是你一句话却让我等三日之后,这是何道理?”



    叶牧如今也不是傻子,既然这个老人明知道他的令牌是真的,竟然还要让他等上三日,这绝对是故意所为。



    至于原因,叶牧还有些猜想不透。



    不过这个老人在故意为难他,这却绝对是事实。



    而且依照周灵凤纤细的性格,如果这进入武塔真的需要朱雀宫高层的信件,她绝对不会忘记提醒叶牧。



    这也就是说,这很可能是这个老头随意编篡的一个理由。



    “没有什么道理,不过宫主大人让我看守这处武塔,我自然要秉公执法,你拿着一个紫金令牌,我哪里知道你是捡来的,还是偷来的,如果你真想进入其中,那就三日之后再来,不想进,就算了。”



    寒风长老冷笑了一声,此刻大乘二阶中期的境界威压,隐隐透露出来,似乎充满了一丝无上的威严。



    “三日,好,我等……三日之后,希望你说话算话。”



    叶牧虽然气愤,不过也并没有到爆发的极限。



    叶牧说完,直接不再看老人一眼,然后走到一块青石之上,直接盘坐下来。



    “哼!”



    那名寒风长老,似乎对叶牧的表现很满意,直接拂了一下衣袖,回到武塔之中。



    …………



    叶牧闭目修炼,所以这三日时间,倒是显得并不漫长,几乎转眼之间,就已经来到。



    第三日之后,叶牧直接睁开了眼睛。



    不过这个时候,一道熟悉的声音,却是清晰的传入他的耳中。



    “吕攀师兄,多谢你再给我这次机会,能够进入武塔之中修行。”



    随着这道声音的响起,几名白虎宫的弟子,直接出现在叶牧的视线之内。



    这几位,有两道身影,叶牧极为熟悉,正是当日新人大比的孙裂天,此刻的孙裂天,一条臂膀空荡荡的。



    而刚刚就是他开口的声音。



    孙裂天的前方,却是那位白虎宫第四弟子吕攀,正是当初对叶牧出手之人。



    所以叶牧看到这两个家伙的时候,眼睛不由眯了一下。



    至于吕攀身后,则是有着七八位身穿白色服饰的白虎宫弟子。



    这些人一眼就能看出,并非当日参加考核的新人弟子,而是一个个气宇轩昂,身上所散发出的气势无比惊人。



    “这些人,应该是白虎宫的天赋弟子,这次葬仙深渊开启之际,有资格进入这武塔之中修行。”



    ………



    “若不是看你还有些家族势力,这武塔之中,岂会有你一席之地。”吕攀大步流星,瞄了一眼身后的孙裂天。



    之前他对这个孙裂天的确抱有不小的期望,可是如今这家伙被叶牧斩断一条手臂,武道境界大打折扣,因此吕攀也是毫不掩饰这种直白,没有给这个孙裂天留有丝毫颜面。



    孙裂天听到吕攀的话语,明显愣了一下,这种屈辱之感,的确让人很难承受。



    不过他却不得不承受,因为如今的他,已经不再是所谓的天才,失去一臂,也让他的未来之路,变得无比坎坷。



    “是,多谢师兄栽培,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孙裂天说完之后,目光之中的屈辱一闪而没。



    他的家族势力,的确强大,可是想要借助家族的力量,来让吕攀重视,却是不太可能。



    因为这里是四象神宫,本身就是不弱于神域至尊家族的势力,作为白虎宫第四弟子,这个吕攀无论是天赋实力,还是势力,都要在他之上。



    而且因为自己失去一臂,这种差距,只会越来越大。



    而这一切,都是拜叶牧所赐。



    “叶牧!”想到这里,孙裂天暗暗咬牙,可是当他抬头的时候,却是发现这个让他恨之入骨的身影,赫然出现在前方,在一块青石之上盘坐着。



    而他的目光,正平和无比的看着自己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