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玄天武帝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祖墓石刻

    第四百九十七章祖墓石刻



    “这就是九阶的威势,实在是可怕!”



    所有的武者看着大地之上纵横的沟壑,才明白这场大战的恐怖程度,怪不得昨日烟尘漫天,五步以内,都看不清前方。



    看着这惨烈的程度,苏小熙与姜雨儿的目光更是凝重,这种大战的威势,就算是叶牧,恐怕也根本承受不住。



    看着这副场面,她们就能推断出来,就算是七阶强者在其中也不能幸存。



    “那是什么!”



    就在所有人震惊的时候,有人却突然看到了之前天辰山所在的方位,那里之前的大山已经彻底坍塌,不过天空之上,却有一个犹如黑洞的存在,里面酝酿着雷云,即使是看一眼,似乎心神就要失守。



    天辰山是天辰学院重要的标志之一,直插云霄,也是群山之中最为高大的山体,没想到竟然被大战直接毁坏,如今整座大山在半山腰被直接截断,实在是太恐怖了。



    “天辰山,塌了!”



    众多武者都是震惊大战的激烈程度,不过副院长,三位真传长老,苏小熙,姜雨儿看到这一幕,都是心脏猛然收缩了一下。



    只有他们第一时间想到了关键之处,这座天辰山历经无数岁月,曾经可是天辰祖师镇压魔躯的封印。



    现在这副场景,也就是说,天辰魔躯从封印中出来了,怎能不让人心惊。



    天辰魔躯被镇压在天辰山禁制,虽然这个传说历经千年,可是天辰学院之人,人人谈之色变,甚至有传闻,每当月圆之夜,就能听到天辰群山之中响起的怒吼之声,一些天辰弟子进入群山,回来之后就七窍流血,暴毙而亡,后来被诊断,则说是被人以音波震碎了心脉。



    所以天辰山也成为天辰学院最为神秘的存在,同时也最为恐怖。



    如今天辰山崩塌,里面的魔躯却不见踪迹,这预示着什么,所有人都不敢再深入的想下去。



    如今看来,这次大战越发惊人,不仅有魔君,萧震,甚至还出现了大鹏王的踪迹,甚至天辰魔躯也可能参与。



    所有人通过这战场,猜测已经逐渐接近真相,可是却还是充满了不解。



    “那现在他们人呢?”



    如今大战结束,一定有战败的一方,可是这天辰学院却不见一人踪影。



    而四位大陆最强者更是渺无音讯,实在是匪夷所思。



    “叶牧……”



    姜雨儿低声呢喃了一句,此刻的动乱,已经完全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期,如果真是四位大陆最强者的对决,恐怕叶牧生存下来的几率,微乎其微。



    呼!



    想到这里,姜雨儿直接往天辰学院飞去。



    而姜雨儿离去的同时,苏小熙也直接飞往天辰,这两位绝美的女孩,此刻已经顾不得危机解除与否,只想看到叶牧脸上带着宠溺的笑容,再次出现在她们面前。



    就算这个希望,随着她们的发掘,显得越发渺茫。



    嗖!嗖!



    两位女孩的倩影如同凌波仙子,风华绝代,降临在天辰学院的瞬间,却是心情越发沉重。



    因为此刻的天辰学院同样空旷无一人,静悄悄的。



    “叶牧!”



    “叶牧哥哥~”



    ……



    两人很有默契的直接分头寻找,身影在一座座建筑之中穿梭。一黄一白两道倩影,犹如两只翩跹的蝴蝶,不断在天辰学院建筑之中寻找着。



    外门弟子生活区域,内门弟子生活区域,天空之城中,灵药阁……



    不过随着时间流逝,一直一无所获,苏小熙与姜雨儿的心,也是越发沉下去,如今或许她们已经知道叶牧恐怕真的不在这里了,可是却倔强的不愿接受事实。



    而此刻,众多的武者,也是直接出现在天辰学院,四处找寻,似乎想要再次寻找到这场大战的蛛丝马迹。



    因为这场大战实在太古怪了,根本不知道胜负,而四位大陆最强者也似乎就这样凭空蒸发了,还有那个名震大陆的少年强者,也是失去了踪影。



    知道最后,他们在天辰学院祖墓之中,发现了一处石碑,才全部停止了下来。



    天辰祖墓,位于后山之中,极为高大,因此在天辰学院之中,就能抬头看到那座大山。



    此刻诡异的是,那里的武者似乎越聚越多,而且本来嘈杂的声音,也是逐渐沉寂下去,不少人看着那一面石刻,显得表情沉重。



    呼!呼!



    苏小熙,姜雨儿直接从叶牧所居住的庭院走出,眉头紧皱,就算是他的居住之所,也没有看到叶牧的身影,所以二人心中都是清楚,恐怕叶牧这一次,真的找寻不到了。



    如果是萧震胜了,那叶牧一定不会离开天辰学院,所以……



    不过就在两人疑惑的时候,却是突然抬头注意到了远处天辰后山的这一幕景象。



    众多的武者都聚集在那里,目光盯着一处石碑。



    苏小熙,姜雨儿眉头皱了一下,然后齐齐往那里飞去。



    降临在天辰祖墓后山,穿过人群,苏小熙,姜雨儿终于缓缓走到那方石碑之前。



    只见上面写道:“大难当头,魔君欲染指玄天大陆,战书一帖,可武神前辈数月以前早已离去,通往另一处位面。叶牧不才,只能将所有动荡扛起,不知道结果,更不知道未来,不过叶某别无选择,孤掷一注,望能镇压这场动乱,如果我死了,是我自己的选择。不过我不后悔,因为我放下手中剑,就无法守护家人……叶牧留!”



    这一座石刻,矗立在众多石碑之间,如今看来,似乎还能想象出一个青年身影站在石碑之前,长剑划定,将一个个文字诉诸其上,风采飞扬。



    可是字里行间所透露的无奈,却也鲜活无比,我放下手中剑,就无法守护家人……所以纵死不悔,这份气概,如今透过那简朴的文字,直击在场所有人的心灵。



    这一刻他们才清楚,站在这场动乱风暴中心的,原来一直是这个青年,而且,他所守护的远远不止自己的家人,还有人族大陆的未来。



    萧震早已离去,所以他根本没有并肩作战之人,此刻他们才知道叶牧的肩上到底有多么沉重。



    而苏小熙,姜雨儿的眼睛之中,早已布满雾气,她们想起最后那一月时光,叶牧所面临的绝境,萧震不在,魔君战帖。可是面对她们之时,却还要微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而现在每当想起当时叶牧的笑容,她们内心深处就如同被针狠狠的扎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