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玄天武帝 > 第五十章 又有意见

    第五十章又有意见



    更高级的武技?



    观武台上叶牧也是思绪飘飞,宋猛眼前的困境让他身临其境,如果是三个月之前,他或许也会如此思考,但现在他却有另一种看法。



    所谓武技,就是身体极限的一种延伸,对战时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长处,以己之长,攻彼之短。



    但如果太过依赖这种东西,反而不利于对身体的开发,从而产生出各种各样的弊端。



    长此以往,长处不变,自身的不足却愈发的显现出来。这使叶牧想起了铜鼎之中印刻的古怪法门——随身斗术!



    开篇第一句总纲就是一句话:所有武技都是破绽。



    同时,北冥老人所说的话语也在他耳边轰鸣,振聋发聩。



    “在绝对的速度面前,魅影之体犹如稻草木偶,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巨魔之体犹如土鸡瓦狗,而一个真正的强者,就是掌握这种绝对……”



    ……



    嘭!嘭!嘭!



    赫连正手举方天画戟犹如在砸铁,就这一招,宋猛却没有丝毫的办法。



    此刻他手中的钢刀带起一片火星子,整个刀身都已经弯曲下去,其上的豁口更是惊人。



    宋猛像一截木桩,被生生砸进了演武场上的金刚石之中,直接将他的脚踝淹没。



    宋猛郁闷无比,想要改变劣势,可偏偏赫连正每一下砸击都迅捷异常,更是威力不凡,他根本就没有办法脱身。



    急怒之下,宋猛一口鲜血喷了出去,他的身体已经被金刚石淹没到膝盖,虎口崩裂,手中的钢刀也即将断裂。



    “哼,我说过你不是我的对手,你却不听,现在如何,我将你强势镇压,让你知道谁才是此次考核的第一。”赫连正一边出手,一边狠厉说道。



    今日这学院考核的第一名已经是他囊中之物,任何妄图阻碍的人,都要付出代价。



    啪!



    宋猛惟一可以招架的长刀已经断成了两截,又一口鲜血被吐了出来,他的情况已经万分危机。



    “好了!”突然从演武场传来一声呼喊,苏振南已经站起身,喝止住两人。



    “今日我苏府认输!赫连公子英雄才俊,就此罢手吧。”



    苏府最强的宋猛居然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想必上次与楚江交手,赫连正武道境界又有所感悟。



    这一次考核显然已经知道结果,继续下去也只是让宋猛多受些伤而已。所以苏振南此时站出来,果断认输。



    宋猛充满不甘,可是也无力改变这个结果,只能接受,可是考核第一失之交臂的结果,却也让他心在滴血。



    不是第一,也就注定着无法进入二品学院,只能被三品学院录取。虽然只差了一个数,却是云泥之别。



    没有赫连正急风骤雨般的打击,宋猛直接踢开了脚下的青钢石,将深入演武场中的双腿拔了出来。



    这座演武场每年都在修建,所选用的材料也从最初的青砖,演变到如今的青钢石。



    不过还是每年都被这些实力强大的武者毁坏,被蹂躏的满目疮痍。



    看着场地上或深或浅的坑洞,围观的人群也明白,本次的学院选拔已经落下帷幕。



    每年的最强少年几乎都被四大家族垄断,没有什么创意,没有惊喜。可他们还是会看,因为他们渴望有一天能如同站在演武场上的少年一般,充满朝气,只为变强。



    要说惊喜,今日倒有一个,他们看向观武台上的叶牧。



    不过这个惊喜只是昙花一现,现在也不过在众人的心中一闪而过,没有留下痕迹。



    悠扬的钟声响起,宣布着考核的结果也已经诞生,剩下的已经没有什么好看的了,不少围观的人都已经准备离开。



    演武场正中央,那名负责宣读考核结果的老人又一次站了上去,即将要宣布学院考核的结果。



    “诸位,本次落风城学院选拔结束,结果已出来,下面由我来宣布……”老者清了清嗓子,声音传到每一个角落。



    “停!”



    蓦然,又是一个声音打断而来。



    这声音有些熟悉,许多准备离开的人心中都升起一丝异样。



    叶牧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观武台边缘,举着一只手掌,他旁边坐着的几个大人物都是脸上抽搐。



    又是这家伙!



    赫连家主脸色铁青,胸中有一股邪火,这小子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刻打断,似乎极为针对赫连家族。



    “叶公子又想怎样?”



    “你们似乎总是把我忘了,我不得不善意的提醒一下你们。”叶牧镇定自若,缓缓开口。



    “我还没有参加考核……”



    赫连家主险些一口老血喷出来,“你参加了又如何,难道喜欢被人暴打。”



    一个炼体二重的菜鸟,参加什么考核?要不是如今叶牧身份特殊,赫连家主都想一脚将叶牧踢下观武台。



    “我说过了,谁都可以考核第一,但是赫连正考核第一我就有意见。”叶牧淡淡开口,颇有些无赖的意思,让人哑口无言。



    “呵呵……”楚家主也是乐的看这出好戏,在旁边轻笑。



    “他既然想要参加考核,赫连兄你尽管让他去,难道害怕令郎不是对手。”楚家主唯恐天下不乱。



    “哼!”赫连家主一声冷哼,也想通了这点,你这小子既然想没事找事,我就看你如何被打趴下,像死狗一样。



    “好好好!既然叶公子也想效验一下自己的武力,那就让我儿陪你练练。”赫连家主想法阴暗,此刻倒是转变的很快,生怕叶牧不去。



    这一天受了叶牧不少闷亏,这一下倒正好出口恶气。



    “牧儿!”苏振南扯了一下叶牧衣角,轻轻摇头。



    叶牧少年心性,心高气傲,可毕竟刚刚修炼三个月的时间。赫连正到底有多强,他们这些武道高手可是心中很清楚。



    苏振南只认为叶牧看到底下欢呼与叫好的声音,一时热血上涌,被虚荣蒙蔽了心态,可是赫连家视他为眼中钉,定然不会放水。



    叶牧如果下去,恐怕后果会很惨。



    “苏伯父,无妨……”叶牧转过头对苏振南说道。



    苏振南看着他的眼睛,莫名感觉到一股自信,这种自信的心态很熟悉,让他想起自己的女儿。



    可是仅仅修炼三个月,这股自信从何而来呢,他有什么倚仗。



    “城主大人……”叶牧抱拳。



    还没能等他开口,慕容海却是一笑,“我明白,去吧……”



    他们都疯了吗,下面的人再一次沸腾了,刚刚准备离开的人迅速返回原位,吃惊不已。



    让一个刚刚修炼三个月的人对阵落风城中的天才,还被允许了,这简直是本年度听过最匪夷所思的事情,可是这事情就发生在他们眼前。



    叶牧今天已是数度驳了赫连家的面子,如果不是背后有公主殿下撑腰,恐怕赫连家主早就发作。这家伙非但不知收敛,而且变本加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