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六界封神 > 第五百一十五章 渡我?

    第五百一十五章



    渡我?



    行脚和尚脚步匆匆的离去了,对此事也是不敢谈论,叶晨觉得此事越发的怪,陀兰寺的佛,到底是怎么回事?



    叶晨不愿意这么放弃了,他继续往西走去,路逢人便问,但是,所有人都对此事知晓,却闭口不言,匆匆离去,唯恐遭受什么惩罚。



    “珈蓝寺!”叶晨走到了一座大寺庙前,这寺庙之前所见的寺庙规模都要庞大许多,而且,来玩的信徒更是络绎不绝。



    叶晨跟着信徒们一起走进了珈蓝寺,这座寺庙极为古朴,看去有些年代了,台阶与寺院的墙壁都留下了斑驳岁月的痕迹。



    叶晨来到了寺庙的大殿前,每一个信徒都会虔诚的拜佛,发出自己的愿力。



    叶晨看到,这大殿之供奉的佛,乃是阿弥陀佛,佛像高达数十丈,宏伟无,全身金光闪烁,看似佛光万丈。



    “这寺庙应该看来是较强大的,能够建造这样宏伟的佛像。”魂老说道。



    叶晨看到了一个小沙弥从自己的身边走过去,便是立即问道:“小师父,像你请教一个问题。”



    “阿弥陀佛,施主请说。”小沙弥看去只有十来岁,长得有些消瘦,但是眼神清明,双手合十道。



    “我来珈蓝寺的途,见到过一座荒废的寺庙,那寺庙的佛像被毁了,这是怎么回事?你知道这事吗?”叶晨问道。



    小沙弥听到叶晨的问题,原本清明的脸骤然间闪过了一抹惊骇之色,与叶晨之间询问过的人神色一样。



    “施主,这个问题我不能回答你,这是佛门禁忌,若是施主想了解的话,我可以带施主找监寺师父。”小沙弥镇定了一下说道。



    叶晨单手施礼,道:“多谢小师父!”



    叶晨跟着小沙弥离开了宏伟的大殿,来到了一座极为僻静的院落之,还未进入院落,听到了诵经之声。



    “监寺大师,有施主向您请教。”小沙弥恭敬的站在院落外施礼道。



    院落的诵经声消失,院落内传来了一道声音,“施主请进。”



    小沙弥施礼离开,叶晨走进了院落,院落之内一切都很简单,只有一些花草,还有一张石桌,三个石凳!



    这时候,院落内的房门打开了,一名看去年过五十的和尚走了出来,和尚穿着一身金色的袈裟,身有着佛光闪动,见到叶晨之后,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



    叶晨回礼,道:“大师有礼了。”



    “不知道施主想请教何事?”监寺大师问道。



    叶晨道:“这一路,我问了很多人,都避而不答,所以,故此来请教大师。”



    监寺大师没有说话,看着叶晨,叶晨继续说道:“我来到西域,向西而行,见到了许多的寺庙,皆是香火鼎盛,但经过陀兰寺的时候,却是一幅破败之像,而且,寺内的佛被毁,在下觉得有些疑惑,所以故此来请教。”



    监寺大师听到“陀兰寺”三个字之后,原本没有波动的眼神闪过一股波澜,看着叶晨道:“施主,进入了陀兰寺?”



    “是。”叶晨点头。



    “那施主看到了什么?”监寺大师道。



    叶晨道:“看到了破败之像,以及一尊被毁的佛,一个已经圆寂的老和尚。”



    “施主为何执意要弄清楚其的是非?”监寺大师问道。



    叶晨想了想,似乎的确是没有必要,但是他是想要弄清楚,道:“出于好,有时候人性是如此吧,越是不容易知道的事情,越是想要知道。”



    “施主,听老衲一句劝,此事不必执着,既然已经成为过去之事,那让它成为过去,何必执着一件过去的事?”监寺大师双手合十道。



    “大师,此事为何说不得?在这西域,所有人的尊佛敬佛,但却有佛像被毁,难道这是一件可以过去的事情?”叶晨说道:“若是可以过去,若是要放下执着,那大师,还有其他人,为何不敢面对?这难道不是一种执着吗?”



    监寺大师心微微一动,叶晨这一番话,的确有道理,他们都在执着,若是真的放下了执着,那面对陀兰寺的事情,不会这么紧张了。



    “施主不是西域人,却拥有这般佛性,实在是难得。”监寺大师双手合十,看着叶晨,眼闪烁着一股光芒。



    叶晨道:“大师,陀兰寺之事真的不可告知?”



    监寺摇头道:“即便是放下了执着,也不可说,这是佛门禁忌。施主执意的想要知道,心却没有目的,这是已经收到了佛魔的影响了。”



    “佛魔?”叶晨心一惊。



    佛是佛,魔是魔,哪里来的什么佛魔?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



    难道说,陀兰寺供奉的佛,是监寺口所说的佛魔?



    “你的内心已经受到了影响,若是执意下去,也会坠入魔道!”监寺大师的神色变得严肃起来,道:“我看你佛性不错,所以,不愿意见你坠入深渊,故此渡你一番。”



    “渡我?”叶晨脸色一变。



    紧接着,还不等叶晨反应过来,监寺大师手的一窜佛珠闪烁着耀眼的佛光,佛珠笼罩着叶晨,佛光万道,洒落下来,监寺大师嘴里念诵这经。



    监寺大师嘴里突出一个个极为古老的符号,每一个符号都朝着叶晨而来,进入了佛光之,充满了极为神秘的力量。



    叶晨脸色变得冷酷起来,这监寺竟然想要渡化他,心油然的升起了一股怒意。



    “佛门难道是这样霸道吗?不经过人的同意渡化别人?”叶晨怒道。



    “你已经朝着魔靠拢,什么都已经听不进去,我这是在救你。”监寺大师嘴里念诵的渡人经,同时传音给叶晨道。



    “你以为我这么好渡化?”叶晨冷喝一声,事已至此,那直接撕破脸皮吧。



    叶晨的太极八卦图冲了出来,这是道法,与佛法是格格不入的,而且太极八卦图的面的道法恐怖无,在佛法渗透的瞬间,太极八卦图像是自主复苏了一般,冲出一道道恐怖的符,有道音阵阵传来。



    监寺见到这一幕,心一惊,随后全身佛光涌动,一道道佛音在院落响起,整个院落都散发着一股愿力,这是珈蓝寺这么久以来,信徒们在这里留下的信仰之力,这时候被监寺催动,使得渡人经的力量更加的强大。



    整个院落之佛音震响,佛法无穷,叶晨明显的感觉到了自己的道法被压制,太极八卦图再厉害,也是残破的,威力不能够全部发挥出来。



    而且,在西域这块土地,佛法鼎盛,几乎没有道法,全都被佛法笼罩,道法的威力本身被压制住了。



    再加佛门信徒的信仰之力,更是使得佛法强大无,难以与之抗衡。



    太极八卦图被压制,叶晨立即催动了封神榜的力量,这天下第一神器尽管是破损的,但是,神威犹在,不可侵犯。



    封神榜的力量冲出,感受到了佛法的力量,顿时间爆发出强大的道法与之抗衡!



    一道道神符冲出,将叶晨包裹了起来,挡住了所有的佛法。



    监寺心更是惊讶,他使用了信仰之力,竟然都被抵挡住了。



    这里的动静惊动了珈蓝寺的强者们,瞬息间,出现了三道身影,这三人皆是老和尚,身披金色袈裟,全身佛光笼罩,庄严肃穆。



    “监寺,这是怎么回事?”其一名身材消瘦的老和尚问道。



    “枯古师兄,此人被佛魔浸染,我想要渡化他,却被他拒绝,诸位师兄助我一臂之力。”监寺说道。



    “被佛魔浸染?”另一名留着长须的老和尚一惊。



    叶晨冷哼道:“什么被佛魔浸染,无非是你们想要渡我的借口罢了,佛门竟然也有你们这样的败类,真是可耻,还说别人是佛魔,那你又是什么?”



    “佛魔之事非同小可,先将他拿下再说。”另一名身材有些微胖的老和尚说道。



    叶晨见到三名老和尚皆是要出手,也有些忌惮,这些人的实力极强,用封神榜对付一个监寺还能够勉强,但是若这三人出手的话,那麻烦了。



    “走!”叶晨知道此地不宜久留,立即是抽身要走。



    “哪里走!你走不出这里的。”微胖的老和尚喝了一声,浑身佛光涌动,打出大片佛法,朝着叶晨席卷而来。



    与此同时,另外两名老和尚也出手,皆是佛光万道,朝着叶晨而来,整个天地之间都似乎被佛法封锁了一样,信仰之力在燃烧,给了叶晨巨大的压制力。



    叶晨脸色变得凝重无,封神榜的力量在不断的冲出,却也难以抵挡这佛法的攻击。



    “你们说我被佛魔浸染,你们有何证据?不分是非,这是你们心的佛?我看,你们心也是佛魔!”叶晨嗤笑这道。



    “若你你心没有佛魔,我们自然会放了你。”枯古老和尚说道。



    叶晨冷笑道:“等我被你们渡化了,到时候,算你放我走,恐怕我都不会走了吧?现在说得好听,真是道貌岸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