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万道成神 > 第2605章 横生枝节

    宁天安的爷爷宁昌河,是天云宗两大太上长老之一,天云宗宗主失踪,他作为天云宗第一高手,确实很有权势,平日很有话语权。



    一直以来,虽然宁天安在天云宗的神王种子里,一直排不进前五,但借着爷爷的威势,地位仅次于传说级别的慕白羽。



    前些时日,在荆芸加入天云宗的仪式上,宁天安看到荆芸,就升腾起据为己有的心思,于是有了今日求婚的戏码。



    这时候,荆芸继续清冷的回应道:“你还是请回吧,我和你不熟,也不认识你爷爷。这件事,就此打住。”



    “荆芸,你再考虑考虑,这件事对你有百利而无一害。”



    带领迎亲队伍,堵在无尽峰的山门前,宁天安一副无所谓的模样,根本没有退走的意思。



    “我说了不会考虑,请你不要打扰我的清修。”



    宁天安死皮赖脸的不离开,荆芸的语气也加重了一些。



    “荆芸,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荆芸的语气加重,宁天安的脸色彻底阴沉下来,吼道:“我还告诉你了,今日这事,你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



    “你这是恬不知耻!”



    荆芸是温润如水的性格,却也被宁天安激怒。



    “恬不知耻又如何?我爷爷是天云宗第一高手,就算我将你强抢回去,也没有人敢说些什么!”



    宁天安不屑的喊了一声,下令道:“既然她不给本少面子,下手,强抢回去再说!”



    “宁天安,难道你完全不顾门规?”



    眼见宁天安要动手,荆芸怒不可遏的训斥道。



    对方手底下有好几个神君,她对付起来不太有把握。



    “门规?宗规?那只是束缚你们这些没实力弱者的条条框框。对于我来说,这些什么都不是!”宁天安嚣张的大笑道。



    “你以为有一个太上长老的爷爷,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这时候,实在看不下去的夜殇,缓缓出现,指责宁天安道。



    “你是什么人?”



    宁天安被呵斥一句,愤怒的看向夜殇,发现是上神,他不屑道:“随便谁出手,把他给本少爷拍死。另外其他神君随我动手,破掉无尽峰的阵法,将荆芸给我抓回去。今晚本少就要洞房。”



    “洞房?这件事,你以后都不用考虑了!”



    已经被激怒的夜殇,冰冷的呵斥一句,就取出轮回天戟,朝宁天安杀去。



    看到夜殇出现,原本有些慌乱的荆芸,从无尽峰现身。



    她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夜殇能在如此关键的时刻出现,让她心中有一股暖意。



    “不知死活的蝼蚁,敢找本少的麻烦,天云宗谁都保不住你!”



    面对夜殇的攻击,原本想让其他人出手的他,大喊道:“谁都不用出手,这个蝼蚁,留给本少泄愤。”



    “擎天一指!”



    面对夜殇,宁天安打出一记绝学。



    在他看来一个上神而已,根本就不是一合之敌。



    “不知死活!”



    夜殇用轮回天戟打出轮回一击,直接将擎天一指轰碎,打向宁天安的面门。



    “不好!救主!”



    看到夜殇出手,宁天安身边的五六个神君,顿时全部出手,拦截夜殇这一击。



    “滚开!拦我者死!”



    宁天安的所作所为已经突破夜殇的底线。



    无论是站在天云宗角度,还是站在荆芸的角度,他都想暴起杀人。



    面对几个神君的拦截,夜殇开启三十三天轮回秘法,直接打出烈焰伏魔。



    同时,施展出青鹏裂魂吼的第三式。



    “三吼断轮回!”



    这个吼声一出,顿时天地变色。



    包括宁天安在内的几个神君,全部被吼得神魂颤抖。、



    “禁忌一枪!”



    在他们短暂失神的刹那,夜殇利用轮回天戟轰出一招。



    在宁天安想要躲避的时候,他施展出神元锁龙阵,将其束缚在其中。



    “不好!爷爷救我,爷爷救命!有人要杀孙儿!”



    面对这一击,宁天安感觉完全没有能力对抗,立刻大声呼喊起来。



    “何人伤我孙儿?”



    宁天安呼喊出来,一个桑老的声音,立刻从天云宗的一角传了出来。



    “你的孙儿,无视宗规,强抢神王种子,已经预定一个死罪。”



    面对宁昌河这个天云宗第一高手,夜殇没有丝毫怯场。



    宁天安这么无法无天的人,他今日必须要铲除。



    “你这样说,可有证据?”



    神王宁昌河的生意再次传来,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极为冷漠,蕴含着浓烈的杀意。



    “亲眼所见,亲耳所听,还要什么证据?”夜殇冷笑着反问道。



    “是么?那你杀一个给我看看?我倒要看看,谁敢在我宁昌河的面前,动我的家人。”



    神王宁昌河的声音,提高了好几度,已经响彻整个天云宗。



    “小畜生,你再狂妄,你再叫板?”



    有了爷爷撑腰,宁天安的顿时张狂的挑衅起来。



    “不用你嘚瑟,今日不光是你,就连你爷爷就难以善了!”



    夜殇瞪了宁天安一眼,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道:“你的家人,是家人。难道夜殇的家人,就不是家人了么!”



    听到夜殇称自己为家人,荆芸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



    不过夜殇因为她叫板神王,这让她很是担忧。



    “夜殇?你一个上神,算什么东西!今日老夫,就将你这个狂妄的小家伙斩杀。让你看看什么叫天云宗的宗规!”宁昌河的声音已经很近。



    人还没到,他就打出一记攻击,朝夜殇所在的位置轰来。



    “哈哈哈!叫你狂妄,我看你怎么死!”



    眼见身为神王的宁昌河朝夜殇出手,宁天安的脸上露出一丝邪恶的笑意。



    “看我怎么死?还是你们死吧!”



    夜殇冷冷笑了一声,面对神王的一击,他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虽然夜殇根本没动,但宁昌河的一击,连他的一根发丝都没有擦到,因为闻声赶来的庄擎神王已经出手。



    拦住宁昌河一击的庄擎神王,冷漠的呵斥道:“宁昌河,就算你站在侯钧那个败类一边,我都没对你产生过杀意。但你对夜殇出手,完全是自寻死路。”



    “呵呵,你算什么东西,下位神王而已,也敢阻拦老夫!”



    已经狂妄到一定程度的宁昌河,不仅没有将夜殇放在眼里,就连庄擎神王他都完全不在意。



    “宁昌河,有一句话叫自作孽不可活,原本为了保存天云宗的实力,本宗主想要留你一命!现在看来,你根本没有活下去的心思!”



    这时候,袁天志也出现了,他身上的气息,明显已经是神王级别,并且是下位神王圆满的层次,比庄擎神王还要强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