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477章 听你把话说完

    厉朝歌上了车,坐在了沈俊彦对面。



    “怎么跟来了?”沈俊彦朝她笑了笑,低声问。



    “刚才你的话没有说完。”厉朝歌盯着他,轻声回道,“我要听你把话说完。”



    “都已经说完了。”沈俊彦和她对视着,冷静地回道。



    “我不信。”厉朝歌想也不想地回道,“你是当着景少卿的面,有些话不敢说,你怕他。”



    沈俊彦听她说着,忍不住轻轻笑了声。



    “我怕他?作为一名军人,我连死都不怕,怕他?”



    他承认,自己是没有厉慕白那么高的觉悟,但是进入部队服役以后,他的字典里,就不存在怕死两字。



    “朝歌,我是不想你听了那些事情之后,心里难受,我是为了你好。”



    他话音刚落,厉朝歌便冷笑了起来,“我最讨厌的就是,你们一个个的,全都自以为是地对我说,是为了我好!”



    “况且你做了这样的事情,你有什么资格对我说,是为了我好?”



    “好。”沈俊彦直勾勾地盯着她,点了点头,咬着牙回道,“那我就说给你听!”



    “厉朝歌你说的没错,我跟厉慕白就是不一样,我没有他那么高的觉悟,世上也没有几个人能有他那样的觉悟!”



    “可是你忽略了一点,倘若我不喜欢你,我不会野心这么大,因为我想得到你,才会肖想用不正当的手段,得到我不该得到的!”



    “我就是喜欢你,我就是在跟乔正邦的交易里,掺杂上了私人感情!”



    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后,沈俊彦再一次对她说,喜欢她。



    厉朝歌这心里,突然五味杂陈。



    同时又觉得很可笑,大概沈俊彦就是了解了她的脾气,知道她心软,所以才又用这样的方式,又给她投射糖衣炮弹,想让她帮他说话,宽恕他。



    “不要再撒谎了。”她有些失望地摇了摇头。



    “我追过来,只是想问你最后一句话,你跟林依柳到底上床了几次。”



    倘若很多次,那算她是个大傻子,识人不清。



    倘若真的只有一两次,那她至少能知道,自己对旁人的付出,是有回报的,至少能让她知道,林依柳也不算得是良心泯灭。



    那她心里会好受一点儿。



    算是很可笑的一种心理安慰吧。



    可她真的因为这个原因,已经难受了很久了。



    就像是你去衣服店里买衣服,你当时试了一件衣服觉得还可以,但并不是非买不可的地步,于是你想了下决定放弃,并且潇洒转头离开。



    然后你晚上睡觉的时候,忽然就又想起了这件事,并且想到翻来覆去睡不着觉,于是你决定第二天去把它买回家。



    第二天去的时候,店员告诉你,最后一件昨天被人买走了,全网断货,绝版,无货了。



    难受吗?



    难受。



    可也不至于让你难受到食不知味的地步,可就是一想到它,就如鲠在喉,难以释怀,很长一段时间之后才能走出来。



    沈俊彦和林依柳的事情,对于厉朝歌来说,就是这种感觉。



    她以为自己可以潇洒抽身,就像她回到家发现两人在她床上苟且,她还能吃得下饭时那般潇洒。



    可是过后发现,不能。



    不问清楚,不追根究底,她就无法放下。



    但是她也不想听沈俊彦再撒谎了,那会让她更加觉得恶心,更加难受。



    “就一次。”沈俊彦沉默了几秒,朝她轻声道,“就是你看到那次。”



    “你跟景少卿一起出差那天,我在门口等你等到发烧,烧得迷糊了,林依柳把我扶进了公寓,她照顾我的时候,我以为那是你,所以搂住了她。”



    “但是抱住她的时候我就知道不对了,我想走,林依柳不放心我开车离开,就让我睡在了沙发上。”



    “不管你信还是不信,那天什么都没发生,我以为她是你,亲了几下就放开了。”



    厉朝歌姑且相信,他说得是真的吧。



    “可你后来还是跟她上床了。”厉朝歌朝他笑了下,轻声回道。



    “是,是我混蛋,但其实,是因为我有预感,你那天约我,是为了什么。”



    “我在约定的时间之前去找你,敲你家门,林依柳刚好又在,她身体不舒服,抱着我哭着求我,不要丢下她一个人在总部,她真的不想离开我。”



    “当时我的脑子很乱,不想拖累你,让你跟我一起去边防受苦,不想让你背井离乡……”



    加上,当时林依柳tuoguang了衣服,哭着求他要她。



    他不是圣人,精虫上脑,加上真的不想再拖累厉朝歌,才会跟林依柳fashengguanxi。



    他知道自己的做法真的很混蛋。



    但是,厉朝歌朝他吼着让他滚的时候,他真的有一种解脱感。



    他喜欢的人其实是厉朝歌,但是倘若他一个人的放手,能成全两个女人的将来,那他就没有做错。



    自然,两个女人都受到了伤害。



    “但是朝歌,这个结局,对我们三个人来说,是最好的。”他朝厉朝歌轻声道。



    “事情当时都已经闹到了那种地步,如果我真的带你走,我才真的是个混蛋。所以我选择成全依柳。”



    厉朝歌听沈俊彦一字一句说着,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哭了。



    眼泪无声地顺着脸颊往下流,流到她的嘴角,流进她的嘴里。



    “别哭,因为我们两人的相遇就是个阴谋论,所以我不值得你同情。”沈俊彦看着厉朝歌哭,心里也跟刀割似的。



    他原本以为,这些话都只能烂在自己肚子里了,没想到厉朝歌会追过来。



    他也想让她知道,他真的喜欢过她,现在还是喜欢。



    无论以后会发生什么,想必他对厉朝歌的感情,也很难很快释怀。



    只是因为他们两人是错的,他们注定了不可能会有将来。



    “你觉得我在说谎,不相信我喜欢你,可是朝歌,你以为我是几个月前才认识了你吗?”



    “正如你爸所说,我不认识你才不正常,早好几年前我就注意到你了。”厉朝歌这嚣张跋扈的性子,让人不注意到都很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