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97章 好不容易等她长大

    正当厉朝歌脑子里,乱成一锅粥的时候,景少卿却忽然,直接又提着她,往卧室走。



    “景少卿你干什么!”厉朝歌此刻是真的慌了!



    而且他用这种夹着抱着的方式,她是真的很痛啊,肋骨都快要断了的感觉!



    景少卿一言不发,直接将她丢到了浴室里,开了花洒就往她脸上身上冲。



    “你疯了吧!”厉朝歌被浇了个措手不及,拼命想要逃出去。



    “我疯了?”景少卿一手抓住她肩膀,将她狠狠推着,抵住了后面的墙,低头凑近了她,沉声反问道。



    厉朝歌被他圈禁在怀里,根本没有挣脱的余地。



    只是愤怒地瞪着他。



    除了小时候那次,她都已经忘记了景少卿到底是长什么样子。



    此刻面对着这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生气,而又慌乱。



    景少卿其实与她想象的不一样,她以为他脸上的伤永远都不会好了,没想到,这几年,竟然恢复得几乎完美无缺。



    除了眉尾延伸到太阳穴的一道浅浅的疤痕,他的脸就是正常的。



    她想到几年前下着暴雨的那晚,他摘下半边面具的样子,和面前略显刚毅的脸,重合在了一起。



    或许他那些伤就是假的!不然怎么能恢复到这种程度?



    她清清楚楚记得,他脸上伤痕增生的纹路,几乎皮开肉绽的样子!



    虽然她并没有觉得恶心,当时他算是她的恩人,所以即便是看到那样的伤口,她根本也没有半分反感。



    现在看着他完美的脸,她是当真有点儿生气了!



    怪不得他的脸色有点儿苍白,她上个月在办公室看见他还琢磨了下,这个男人皮肤为什么这么好,又白又细滑?



    现在总算是明白了!



    他常年戴着面具,不晒太阳,皮肤不白才有鬼了!



    “骗子!”她沉默了会儿,咬牙切齿地朝景少卿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一边说着,一边努力想要推开他的手。



    “我是骗子,你就是小骗子!”景少卿加重了几分力道,直接又把她推了回去。



    她从小到大,天知道,他操了多少心!



    好不容易等到她长大,她却一个接着一个的鬼主意!



    景少卿当真是有一种心痛的感觉。



    就像是他养在温室里的,一盆珍贵的花,他连剪掉一两片枯死的叶片都会觉得心疼,好不容易开出了花骨朵,含苞待放。



    然而别人就那么直接,连根拔走了!



    “彼此彼此!”偏偏厉朝歌嘴上丝毫不饶人,瞪着眼睛回敬道。



    “不知道您那么尊贵,平常那么忙,是怎么有闲暇收购了这么一家不景气的公司,还有空出任总裁管理公司的!”



    “厉朝歌!!!”景少卿狠狠警告了她一声。



    厉朝歌仰头望着他,眼底满是嘲讽。



    虽然她知道,景少卿可能是为了她,才收购盛世公司,可她还是生气。



    莫名的,生气到恨不得把他一口咬死!



    “而且,是你自己跟我爸说,厉家对你有大恩,即便把命都给我们,都不为过!你想让我感激你,让我感动,不可能!”



    他越是在她身上花费心思,她便越是生气。



    这不是她的问题,是景少卿自己的问题。



    十六岁那年,在他的私人庄园发生的事情,她会记他一辈子!



    他当时护住乔如如的那种感觉,她也会记住一辈子,绝不可能原谅他!



    所以他现在为她做得越多,她便越是烦躁,哪怕他离她远一点儿,总比他缠着她要来得好!



    她看着景少卿眼中翻腾的怒意,只觉得心里都是麻木的,继续ciji他道,“你说你觉得沈俊彦脏,我还觉得乔如如脏呢!”



    “你不要再吻我,我觉得恶心!”她伸手指着景少卿,非常认真地警告他。



    “还有二叔,我是天赐的女朋友,在我们没有否认之前,你做任何侵犯我的事情,都是对不起天赐的父母!”



    “请你放开我,我的工作还没有完成,请不要打扰我!”



    说完,抹了把脸上的水,扭头就朝景少卿的手腕,一口咬了下去,丝毫不留余力的。



    直到她口中传来的淡淡的血腥味,景少卿也没有松开她。



    两人就这么僵持了很久。



    景少卿忽然一把掐住了她的下巴,迫使她抬头,望向自己。



    “厉朝歌,你有种,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我就是有种!说十遍一百遍还是那些话!”厉朝歌梗着脖子,硬气十足地回道。



    景少卿向来,都不喜欢太强迫她。



    因为厉朝歌的性子,是越不让她做什么,她就偏偏要跟你对着干,不气死你就绝不罢休。



    但是今天,景少卿觉得自己有必要,给厉朝歌这小丫头,好好上一课!



    他动手,直接将厉朝歌抱了起来,丢到了外面卧室的大床上。



    厉朝歌被丢到床上的瞬间,立刻爬起来就跑。



    景少卿要chiren了,她有一种预感,再不逃就要完蛋!



    还没从床上跑下去,景少卿便又扯着她的脚踝,将她拖了回来。



    两人谁都没有发出声音,厉朝歌知道,自己吵得再凶,景少卿也不可能放过她,也不会有人来帮她。



    嘴凶在他面前,根本就是无用的!



    她虽然小时候不学无术,部队的东西什么都不肯学,但是打架就一个字:凶。



    挣脱不过景少卿的力气,她便伸手去抠,专门挑人最弱的地方下手,抓他喉结,抠他眼睛,顶他肚子,顶他下身。



    景少卿无一不是躲过了,将她紧紧禁锢在自己身下,不让她逃脱。



    可他又怕弄伤她,只花了几分力气,于是不免被她修剪精致的指甲,扣得到处都是血淋淋的。



    他露在外面的脖子,脸和手,被她抠得几乎没有一块不红的。



    他这辈子就没这么狼狈过的时候!



    “厉朝歌!你属狗还是属猫的?!”他差点儿被抠到眼睛的那一下,终于忍不住,狠狠锁住了她的双腕,推到她的头顶,沉声问。“要你管!姑奶奶属老虎的也跟你没有半点儿关系!”厉朝歌憋着一口气,涨红着脸朝他吼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