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368章 不学好

    陆长安身体还很虚弱,坐在浴缸里,看着厉慕白细致地,帮她洗了一遍又一遍。



    或许是因为水温比较高,洗着洗着,她的身上,便渐渐又恢复了一点儿知觉。



    洗着洗着,身上的皮肤,还有脸上的皮肤,就变得红红嫩嫩的。



    “我要刷牙。”她红着脸,小声朝厉慕白道。



    厉慕白转身替她拿了一支电动牙刷,要帮她刷,陆长安忍不住笑,“我又不是个宝宝,刷牙的力气还能没有嘛?”



    厉慕白还是替她挤了牙刷,然后替她在浴缸里放热水,给她泡澡。



    一句话都没说,转身开了淋浴房的花洒,自己去一旁洗澡。



    陆长安自己坐在浴缸里,看着厉慕白。



    她知道他在生气,虽然没有表现出来。



    虽然生气的厉慕白,在她眼里看起来,有点儿可爱。



    陆长安心里有个小秘密,厉朝歌告诉她的小秘密。



    厉朝歌说她是自愈体,陆长安一开始还不明白,后来渐渐就懂了。



    但是她不知道,要怎么跟厉慕白解释,毕竟听着,有点儿像天方夜谭里的故事。



    可是之前她那个样子,又不想让厉慕白难过,不想让他看到她一次又一次休克过去的恐怖样子,倘若躺在病床上的是厉慕白,她一定会很揪心的。



    所以才不让人告诉他。



    原本也是想,等她恢复了正常,厉慕白回来的时候,看到一个正常健康的她,也好给他一个惊喜。



    虽然和计划的不一样,惊喜阴差阳错之下是有了,但是厉慕白在生她的气。



    她想了会儿,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拉开淋浴房的门,走了进去,钻到了厉慕白怀里。



    厉慕白垂眸,望向她,终究还是没忍住,低声问她,“为什么要瞒着我?”



    陆长安伸手抱住了厉慕白,仰头望着他,小声回道,“第一次出现休克的时候,我是想告诉你的,特别害怕,想让你回来陪我。”



    “可是,我给你打了两次电话,你都没有接到,然而第二次休克就开始了。”



    “宋念告诉我说,不用害怕,我在好转,于是我便想着,自己熬过去吧,说不定等你回来的时候,我便好了。”



    她只说了几句话,厉慕白便听不下去了。



    “傻子,只要你需要我,我就会回来,我上次走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他心疼地回道。



    “可是我知道你很忙,而且爸妈他们都会陪着我,所以我就想,自己熬过去吧。”陆长安小心翼翼地回道。



    “所以,你就别生我的气了吧?”



    厉慕白不是在生陆长安的气,而是在生自己的气,在埋怨自己,为什么在陆长安需要他的时候,又一次让她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



    三四年前,他有过一次休克,是被变异人从战机上拖下去的时候。



    其实休克之前,人都是有意识的,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会让人很绝望。



    假如他陪在陆长安身边,这种感觉一定会好一些的吧。



    他没说什么,只是再一次将她搂入了怀里,叹了口气。



    抱了一会儿,陆长安便不老实了。



    他察觉到陆长安在自己怀里动来动去的,忍不住低低笑了声,“还有力气?”



    “没有啊。”陆长安理直气壮地回道。



    “我就是忽然想起朝歌之前说过一句话。”陆长安挑了下眉头,回道。



    “她说了什么?”厉南朔微微皱了下眉头,问她。



    陆长安勾着他的手臂,垫着脚,凑到他耳朵边上道,“她说男人开了第一次荤之后,就会忍不住了。”



    厉朝歌这些东西都是从哪儿听来的?!



    她才十九岁半,天天男女关系说得头头是道的!



    厉慕白眉头皱得更深。



    陆长安继续又认真地说了句,“朝歌还说,在家里吃不饱的男人,会忍不住出去偷腥。”



    “偷谁?”厉慕白深吸了一口气,反问道。



    “那我怎么知道外面都有什么小妖精?”陆长安撅了下嘴回道。



    厉慕白倒是忍住了,看陆长安现在身体虚,舍不得碰她,她倒是回回都能把他的火给勾上来。



    厉慕白低头,咬了下她撅起的小嘴,“净和她学不好的东西!”



    “才没有!”陆长安理直气壮地回道,“而且咱们都这么久没见了,我是你未婚妻,我想上你怎么了?”



    刚才他给她洗澡,摸了她那么久,她又不是柳下惠能坐怀不乱的。



    一番话说完,连脸都不带红一下。



    厉慕白垂眸望着她,许久,还是无奈地,低头,吻了她一下。



    “先说好,不许讨饶。”他轻声道。



    “那也得看你怎么发挥了。”陆长安胆肥地挑衅。



    ……



    一个小时后,陆长安便在床上跪不住了,身体忍不住地往下滑。



    一边嘤嘤地哭,一边求饶,“哥哥,我们先吃点儿东西好不好?我都饿死了……”



    厉慕白咬着她的耳朵,轻声问,“刚才不是很凶?”



    陆长安发誓,她以后再也不随随便便勾引厉慕白了!



    厉慕白抱着她下楼去吃饭,抱着她吃了一会儿,两个人便又亲上了。



    陆长安只吃了几口,便又被吻得气喘吁吁,浑身发软。



    家里一个人都没有,两人吃了东西,便又直接上楼。



    一直到第二天下午,白小时带着齐妈回来,看了下一楼餐桌上一片狼藉,而且隐约听到楼上的动静。



    白小时想了下,又拉着齐妈默默退了出去,假装自己没有回来过。



    为了自己儿子和儿媳妇的幸福未来,做家长的还是自觉一些比较好。



    到了第三天早上,才又回来了。



    进门之前,故意闹了好大的动静,跟对门的大声打招呼,“哎呀!是啊!我好几天没在家!今天回来给我儿子和儿媳妇做点儿好吃的!”



    进门的时候,就看到陆长安脸红红的,在家煮早饭。



    白小时立刻拦住了她,责怪道,“长安啊!你说你身体刚好!怎么能做这些粗活呢!回床上躺着去!”



    “厉慕白呢?怎么让你这么早起来煮早饭?”



    “他刚跑会步回来,在上面洗澡。”陆长安有些不好意思地,抿了下唇。又小小声回道,“姨,那我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