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060章 好喜欢好喜欢

    陆长安闭着眼睛,没有吭声,厉慕白也不知她是不是睡着了,替她洗好了,将她抱到了床上。



    用一床他从来没用过的毯子,包裹住了她,这样睡在他的床上,他也能放心些。



    听着陆长安的呼吸变得均匀,他无奈地想着,这丫头肯定今晚赖定在他这里了。



    他实在也舍不得,立刻就赶她走。



    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坐在床沿边,陪了她一会儿,他才转身,回浴室清洗自己。



    回到床上,跟她隔着几十厘米的距离躺下的时候,他忽然心定了下来。



    这是这些天以来,他过得最忐忑,却也最安心的一天。



    身旁躺着的,是他厉慕白的太太。



    他也没想到,厉南朔和白小时,会那么快就同意,因此这声称呼,让他也有些惊喜。



    他侧过身,直勾勾地看着陆长安,搁在她身边的右手,忽然察觉到,她身上盖着的毯子,动了下。



    然后一只凉凉的小手,勾住了他的右手,一根根手指摸了过去,找到了他的中指。



    “没睡着?”他看到她似乎在笑,柔声问道。



    陆长安也侧过了身,和他脸对着脸,睁开眼睛,瞅了他一眼,小声回道,“忽然就醒了,因为有件事忘了做,做梦做到了,就醒了。”



    “什么事?”他用宠溺的语调,柔声问她。



    就在这时,他忽然察觉到,陆长安将一个微凉的,硬硬的东西,套进了他的中指。



    “已经过了十二点啦,今天是你的生日。”陆长安抿着嘴朝他笑。



    “我这些天一直在想,应该送什么礼物给你好呢?想了好几样,都觉得不行,都不够有意义,因为那些东西,别人也会送你。”



    “昨天晚上,我还在想,你到底缺什么呢?”



    “今天早上,你妈妈告诉我,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我脑子里啊,一下子就开了窍,你缺个跟你一起过结婚纪念日的老婆。”



    厉慕白没有看,已经知道了,陆长安送给了他什么。



    是戒指。



    陆长安去给白小时他们买钻石的时候,就给自己和厉慕白,挑了一对对戒,因为她搞不清楚男人的手围,所以买了可以调整的。



    原本的计划,是白天来看厉慕白一趟,然后送给他。



    两个小时之前,她也没想到,自己会在这个时候,把戒指送给厉慕白。



    但是走到研究所病栋大楼附近时,才发现,戒指盒子,就在她的外套口袋里装着。



    既然老天爷安排了这个巧合,那么,就现在送他了。



    厉慕白定定地望着她,右手也摸到了,她自己手上带好了的另一枚戒指。



    他什么都没说,只是轻轻扣住了她的手,与她十指相扣。



    “那你,同不同意啊?”陆长安感受着他手心滚烫的温度,小心翼翼地问他。



    “从来都只有,男人向女人求婚的道理。”厉慕白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轻声道。



    陆长安就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但是她等不及了,尤其是听到顾暖暖说的那些话。



    她必须得早早抢到厉慕白,让他成为她的人,那么谁抢他,都没用了。



    她愣了下,正想说,自己不在乎这些规矩,厉慕白又继续轻声道,“所以这次不算,但……”



    “我已经同意了。”



    “陆长安这辈子,只能是厉慕白的女人。”



    很简单的一句话,然而陆长安听着,眼眶在一瞬间,有些湿润。



    这场她主动的游戏,从喜欢他,第一次接吻,第一次恩爱,直到求婚,全都是她先主动。



    在她看上厉慕白的最初,从来没有想过,他们俩可以走到这一步。



    他同意了。



    她轻轻吸了下鼻子,忽然忍不住的,眼泪就往外流。



    厉慕白看到她哭,忍不住笑,扣住她的后脑勺,上前,吻了下她的额头,“傻丫头,哭什么?难道不应该有一种,终于征服了一座冰山的自豪感吗?”



    陆长安听他这么自我调侃的玩笑话,忍不住又破涕为笑。



    他也知道,自己不够主动啊。



    “只不过啊,是你性子太急了,我原本就打算,在身体恢复之后,就向你求婚的,偏偏有个心急的丫头,连这么会儿时间,都等不了了。”



    陆长安听他这么说,忍不住委屈地撇嘴。



    问题在于,这座冰山都上了她好几回了,也从没跟她说过一句喜欢,只是让她等他,谁知道他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她怎么能不心急?



    厉慕白见她只是哭,不说话,暗忖了下,还是隔着毯子,伸手,将她搂入了自己怀里。



    轻轻摸着她的脑袋,安抚她。



    陆长安又开心又激动,好半天,才止住了眼泪,抓起他的衬衫衣襟,把鼻涕眼泪,全都抹在了他衣服上。



    厉慕白察觉到了她的小动作,没有阻止,只是低头,又吻了下她的额头。



    沉默间,忽然朝陆长安轻声道,“长安……”



    “嗯?”陆长安哑着嗓子,下意识轻轻反问了声。



    “好喜欢,好喜欢你。”厉慕白搂着她,柔声道。



    陆长安愣住了。



    听着他的心跳,好半晌,用力点了点头,回答他,“我也是,好喜欢好喜欢你。”



    ·



    白小时第二天一大早,去陆长安病房,没看见她的人,去医生办公室找了一圈,也没瞧见她的人。



    她忽然想到,今天是厉慕白的生日,陆长安很有可能是去找他了,于是立刻给厉慕白发送视频邀请,想问问陆长安是不是在他那儿。



    隔了大约有半分钟左右,厉慕白那儿才接了。



    厉慕白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的,这些天来,第一次睡得这么沉,平板震动了半天,他才听到。



    取过来一看,是白小时找他。



    他猜可能是问陆长安的,立刻接了。



    平板的屏幕很大,白小时几乎是在厉慕白接通的第一秒,就看到了他背后,床上的长发。



    虽然没看到陆长安的脸,但是白小时脑子里的第一反应就是:哦,肯定是昨天长安生日,两人一起睡了。



    她一句话都没问,直接笑呵呵道,“行了,妈知道了。”



    厉慕白愣了下,才注意到,他虽然避开了陆长安的脸,但是她的头发露出来了。白小时没等他说话,又压低了声音,嘱咐道,“但是你们还是得注意点儿啊,长安的体质虽然与众不同,但你得懂事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