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94章 没事了,我在呢

    刚才陆长安进来的时候,一路仔细观察过,也叫了几声,问有没有人。



    回答她的只有空旷的回音。



    没有活着的人,回应她。



    主治大楼里面,是真的很阴暗,外面灯坏了,走廊太长,光透不进来。



    而且有很多房间,是没有窗户的,很适合变异人藏匿在此间。



    陆长安的心跳,越来越快,僵在了原地,一动不敢动。



    半晌,悄悄地,反手抓住了口袋里的枪。



    她承认自己,此刻非常害怕,因为清楚自己绝对没办法快得过变异人的速度,更别说她的力量。



    她刚才翻到了一只手电筒,放在了床上。



    变异人害怕强光,所以,她必须先拿到那只手电筒再说。



    她小心翼翼地,退后了两步,靠着墙,尽量不让自己的背部,对着房间的门,一点一点,挪到了床附近。



    然后,用自己最快的速度,抓到了那只手电筒,打开了开关。



    还好,有电。



    就这么几步路的功夫,她浑身上下,都被冷汗浸湿了。



    但是她只有她自己,所以,哪怕害怕到几乎要瘫软在地上,还是只能硬撑着,她还不想死。



    她又倒退着,退到了房间窗户旁。



    目光紧紧盯着房间门口,连眨都不敢眨一下。



    用拿着枪的右手,背过手,哆哆嗦嗦,慢慢摸索到了铁窗的开关。



    窗锁生锈了,陆长安的手心里满是冷汗,很滑,摸索了半天,也没法打开。



    就在这时,她看到,很明显的,又有一道黑影,从房门口蹿了过去。



    但是她手上的手电筒光太强了,就直直照着门口,所以他们,或者说,它们,不敢进来。



    陆长安吓得浑身不由自主,猛地抖了下。



    就这么一下,竟然成功打开了窗锁。



    她反手推开了,垫着脚,坐上了被雨淋湿的窗台,视线仍旧不敢离开门口,半秒都不敢。



    她怕自己就一个转身跳出去的功夫,就被他们抓住。



    她深吸了一口气,默数了三下。



    随后,猛地把手电筒朝门口的方向掷去,一个纵身,从窗台上跳了出去。



    外面雨很大,天色很暗,陆长安成功逃脱,不敢回头,一路狂奔回到自己的车旁,上车,锁门。



    她吓得手脚都发软了,几乎快要哭了,却还是逼着自己立刻发动车子,立刻离开这里。



    云压过来的时候,天会更黑,到时候她想逃都来不及!



    她踩了两下油门,才踩得下去,一下用力踩到了底,车速直接几秒钟之内飙到一百八,冲出了医院大门。



    速度快到她根本没法看清楚路,只是凭着感觉胡乱开,横冲直撞地往回去的方向开。



    她听到后面有异响,她不知道是什么在响,但她知道,只要开得够快,就一定可以甩开变异人。



    他们速度再快,也不可能快过车子!



    外面天色越来越黑,她听到天窗顶棚上,还是有声音。



    她感觉有点不太对,因为刚才她上车的时候,发动车子和踩油门,在医院门口耽搁了十几秒的样子,很有可能,那时候变异人就已经跳上了她的车。



    除了把车速提到最快,用风的阻力把顶上的东西甩开,陆长安想不到其它办法。



    她害怕到快要疯掉了,不断地扭动方向盘,让自己的车开得歪歪扭扭,不断地转弯漂移。



    轮胎和地面摩擦,不断地发出刺耳的巨大的声音,刺得陆长安耳膜生疼。



    她不知道有没有甩掉变异人,几个急转弯后,立刻又把油门踩到了底,飙到了二百二十码的速度。



    然后掏出了枪,对着顶上连放了几枪。



    没子弹了。



    上面也没了异响。



    陆长安不知道什么情况,更不敢停下,继续开车朝着自己家的方向,飞驰而去。



    她家所在的地方,是个小型基地,但是抵达的时候她发现,人几乎都已经撤光了,没有人看守。



    跟大多数的b区基地一样,已经没人了,上面的管理人员,可能自己都已经彻底放弃了b区。



    她飞快地绕着街道开到了自家门口,刹车,跳下车,摸到花盆底下的钥匙,开门。



    一气呵成,头都没回一下。



    然后“砰”得一下,反手带上了门,上锁。



    她不敢确定自己家也是安全的,又立刻开了家里所有灯的开关,把家里照得比外面还亮,才后怕地,瘫坐在了楼梯上。



    她眼睛被脸上的冷汗蛰得,几乎睁不开眼,自己抱着自己,在楼梯上瑟瑟发抖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了些。



    应该没事了,不会有事了吧……



    她脑子里仍旧不断地回想,刚才在路上,她头顶上天窗顶棚,被砸得“咚咚”的声响。



    脑子里一根筋,突突跳得厉害。



    就在这时,门口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陆长安吓得一个激灵,猛地从楼梯上站了起来,愣愣地望向门的方向。



    敲门声顿了几秒,又继续敲了几下。



    “长安,是我!”伴随着敲门声的,是陆长安再熟悉不过的声音。



    低沉的嗓音,带着独特的一丝沙哑。



    她不是在做梦吧?还是说,她一直在做梦,刚才经历的一切,都是她在梦里遇到的?



    陆长安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慢慢地朝门口的方向走了几步。



    “陆长安!”厉慕白有些急了,用拳头用力砸起了门,“是我,厉慕白!你没事吧?!”



    他说,他是厉慕白。



    陆长安伸手,摸了把脸上的冷汗,随后小心翼翼地打开门上的猫眼,往外看去。



    猫眼里看到的,果然是厉慕白焦急的脸。



    她开了门锁,开了门,后退了一步。



    看到厉慕白活生生站在自己面前,仍旧不太敢相信。



    厉慕白见面前的人,脸色惨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头发全湿透了,黏在她的脸上,看起来,狼狈到了极致。



    他迟疑了下,跨进了她的家门,然后反手带上门,上锁。



    接下去的第一个动作,就是将她狠狠搂入自己怀里。



    “没事了长安,我在呢。”他低头,在她耳边低声道。



    陆长安这时哭了,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气,回手搂住了厉慕白。她不知道他是怎么忽然出现的,但是他来了,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