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76章 至少,现在不行

    这一夜,倒是没有发生异常情况。



    厉慕白拖着有些疲惫的身躯,等全员起床,交代了一下今天的行程。



    吃了早饭回到房间,准备补觉时,陆长安已经睡着了。



    今天是方轩准备的早餐,厉慕白端了东西到房间,见陆长安睡得正香,站在床边,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没忍心叫醒她。



    陆长安一直陪着他,直到天蒙蒙亮,实在撑不住了,才回到车上睡觉的。



    他脱掉鞋,合衣躺在了陆长安身边。



    厉慕白是相信缘分这件事的。



    不然,他也不会遇上陆长安。



    虽然陆长安是他来了区之后,救下的一千多人之一。



    但是十亿分之一千,已经是很小的概率了。



    所以他相信,和陆长安的重逢,就是冥冥之中,老天爷注定的。



    “假如你愿意等我回来的话……”他看着陆长安,用非常轻的声音,朝她说了句。



    但是陆长安睡着了,听不见。



    他觉得自己不能这么自私,让陆长安一直等着他。



    假如她将来,可以遇到更好的。



    白小时和厉南朔,一定会为陆长安找到一个,足够了解她,并且与她相配的男人。



    所以,他不会在她醒着的时候说这句话。



    盯着陆长安恬静的睡颜又看了会儿,他有些累了,轻轻吻了下她的唇,才搂着她,沉沉睡去。



    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他倒是比陆长安先醒,陆长安这几天睡不满**个小时,不可能醒,厉慕白知道。



    他轻轻动了下,正准备翻身起来,看看他们到了哪里了。



    陆长安也跟着动了下,侧过身,往他这里埋了埋。



    几秒钟之后,迷迷瞪瞪睁开了眼睛。



    看到厉慕白就睡在她边上,随即朝他露出一个还没睡醒的笑,伸手挂住了他的脖子,凑上前,亲了下他的脸颊。



    “醒了?”厉慕白没有推开她,轻声问道。



    “嗯。”陆长安闭着眼睛,点了点头。



    “起床吧,吃点儿东西。”厉慕白说话间,拿了床头餐盘里的一只鸡蛋,替她剥好了,递到她嘴边。



    陆长安盯着厉慕白看了几眼,忽然眯着眼睛朝他笑。



    “笑什么?”厉慕白有些不解。



    “我忽然想起来,咱们小时候第一次见面,你也这样,给我喂过东西。”陆长安笑眯眯回道。



    她的冒冒哥哥,还是像以前一样,好像一点儿都没变过。



    厉慕白还是不记得,自己给陆长安喂过东西吃过。



    陆长安倒是也没深究,张嘴咬住了他手里的鸡蛋。



    厉慕白随即松手,翻身起床穿鞋子。



    穿好鞋子之后,朝陆长安道,“自己去浴室洗漱一下,问下方轩还有没有吃的,我待会儿要上去开会。”



    “你不吃呀?”陆长安有些诧异的问。



    “先开会。”厉慕白淡淡回道。



    “不吃饭可不行。”陆长安嘀咕了句,从床上坐了起来,跪在了床沿边,伸手去抓餐盘里的饼。



    奈何手不够长,够了半天也抓不着。



    厉慕白忍不住笑,替她抓了饼,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



    陆长安其实是要拿给厉慕白吃的,嘴被堵了个正着,索性朝他“呜呜”了两声,示意他靠近些。



    厉慕白以为她要纸巾,抽了张纸,递到她的手边。



    陆长安一把抓住他的手,从床上站了起来,低头,凑到了他嘴边。



    厉慕白抬眸看着她,眼神有了一丝变化。



    隔了几秒,还是顺从她的意思,咬住了饼的另外一头。



    咬掉了一大口,快速嚼完,咽了下去,陆长安却还是没有松开他的意思。



    她挂在他身上,颇有些撒娇的意思。



    厉慕白其实,是故意在她醒了之后,打算出去,避开她。



    男人,一般在睡完觉醒来的时候,会有一点儿生理上的变化,谁都避免不了,起床时的那几分钟尴尬。



    陆长安却偏要缠着他。



    他有些无可奈何,伸手抱住了她,两人面对面的,吃着一块饼。



    陆长安只是轻轻衔住了一小口,她只是想着,厉慕白不能空着肚子去干活,所以要逼他吃完这个饼再出去。



    厉慕白抱住她的同时,她很自觉地,抬起两条腿,轻松地缠在了他身上,像只树袋熊似的,面对面让他抱着自己。



    厉慕白脸色更加微妙,却又舍不得把她强行丢到床上。



    一点一点的,吃到了饼的最后一角,碰上了她的唇。



    “好了。”他强忍着,朝她轻声道。



    陆长安抿着唇,对着他“吧唧”狠狠亲了一口。



    亲了一口,还是舍不得松开,索性又亲了上去。



    厉慕白抱着她,实在不便,两人吻了半分钟没到,陆长安忽然拉着他,又把他拉回到了床上。



    她穿着厉慕白宽大的衣服,透过领口,可以清楚地看到她里面优美的线条。



    她的腿还勾在他腰上。



    厉慕白几乎是咬紧着牙,才控制得住自己的底线。



    他不想在这个不合时宜的时候,要了陆长安。



    他反手,抓住了陆长安挂在他腰上的一条小腿,轻声道,“我去开会了。”



    把陆长安的小腿放下的同时,陆长安的膝盖,却不小心蹭到了他。



    陆长安是真的,从没有过,实打实地,这么直接感受过男人。



    她垂眸,隔着裤子看着他。



    她的眼神,带着一丝惊讶,似乎想要伸手感受一下的样子,落在厉慕白眼底,却是带着一种,还没完全脱离纯真的表情。



    他抢在她动手之前,一把擒住了她的手腕,摇头,哑声开口道,“不行。”



    陆长安不懂,为什么不行。



    昨晚,是他主动吻了她,最后也是止步于这一步。



    而且,他跟她一样,也分明动情了。



    “至少,现在不行。”厉慕白紧跟着,低声解释了一句。



    陆长安抬头看着他,想了会儿,还是决定尊重他的意思。



    虽然两次三番都是这样,对她来说,真的有些伤人了。



    但是她觉得,厉慕白心里肯定有他的考量吧。



    她跪坐在了床上,又凑近他,轻轻吻他。一边,含混不清地轻声问他,“你真要我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