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759章 让她跑

    白小时洗着脸,忽然想起来,确实有空子可钻。



    她出来的时候,佣人阿姨帮她热了点儿东西,放在了桌上。



    白小时经过桌子,还是转身,回头吃了点儿东西,顺便帮宋煜装了个包子,塞在了自己口袋里。



    宋煜出了门,到旁边不远的部队里,借了三十斤重的装备背上,开了计时器计步器就开始跑。



    玄武海边上就靠着一个入海的大湖,紧临着那个大湖,waiwei呈圆弧状。



    宋煜脑子里思量着,来回一共三趟,现在凌晨一点左右,跑完,肯定得靠近中午了,正好,跑完回厉南朔那里交差,还能回来吃个午饭。



    外面下着大雪,路上厚厚一层积雪,除了他,和他跑过的脚印,鬼影子都不见一个,他自己都忍不住笑。



    第一趟还可以,二十公里对于一个老兵来说,算不上什么难事,三个小时准时完成了。



    回头跑的时候,体力就有点儿跟不上了,速度明显慢了很多。



    他从包里掏出个顺手带着的面包,一边跑一边吃了几口。



    把剩下的塞回包里的时候,却看到不远处有个人影,坐在路牙石边上,似乎在等谁的样子。



    他心中一惊,加快速度朝那儿跑了过去,果然看见是白小时,穿着一件黑色轻便羽绒服,腰上挂了个保温壶。



    白小时看见了宋煜,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朝他这里跑了过来。



    “你……”他有些说不出话来,诧异地望着白小时跑到身边。



    白小时一声不吭,什么都没说,给他塞了个包子。



    她不知道宋煜跑到了哪里,索性就在路边上等着他,反正他跑完一圈一定会回头的。



    放在口袋里的包子都冷了。



    宋煜接过包子,想了下,打开吃了起来,三两下塞进嘴里,朝白小时低声道,“你回去吧!三四点是最冷的时候。”



    白小时没吭声,打开保温壶喝了一口水,盖上了。



    活动了下手脚,看宋煜嘴里嚼得差不多了,转身先跑了起来。



    “你回去吧!”宋煜在她身后朝她叫道,“我送你回去!”



    白小时压根不理他,自顾自顺着路边慢慢跑着。



    待会儿就天亮了,虽然玄武海很安全,但他也必须跟着白小时,保障她的安全。



    宋煜没办法,叹了口气,加快步子跟在了白小时身后。



    他没带手机,没法联系厉南朔,只能慢慢跑,等到路上有人经过,再让人给厉南朔通风报信去。



    两人从月亮下山天乌黑,跑到天边泛鱼肚白,才看到有一整支部队晨练经过。



    宋煜趁白小时不注意,拉住了经过的一个排长,低声嘱咐道,“你去找下副总统,说夫人正在绕着外圈跑步呢!现在就去啊!”



    这跑了一个多小时,他感觉白小时状态有点儿不对劲了,再跑下去,可能要出事。



    他嘱咐完,跟上白小时,跑到她面前,盯着她看了两眼。



    白小时跑得神思恍惚的,嘴唇有点儿泛白,一只手撑着胃部的位置,跑得很慢。



    “咱们休息会儿吧,休息十分钟再跑吧行吗?”他试探地问道。



    白小时微微皱着眉头,没吭声,只是继续往前跑。



    他伸手,拽住白小时的羽绒服帽子,强行逼停了她,“行,你可以跟我一起跑!但是,咱们还剩下将近三十公里,你不休息一下,怎么跑得完?”



    白小时回头,扯回了自己的帽子,站在原地不断地喘着气,被冻得苍白的脸上,带着一点点不正常的红。



    足足缓了一两分钟的样子,才朝他轻声道,“可以了吗?”



    宋煜知道自己是治不住白小时的,连厉南朔有时都治不住她,更不用说他。



    他暗忖了下,朝白小时伸手,“水壶给我。”



    白小时以为他渴了,随即把水壶解下来,递给了宋煜。



    宋煜接过来,直接塞进了自己包里。



    保温杯加上水也得有半斤重,这样她能轻松一点。



    塞好了,点了点头,回道,“可以了。”



    白小时知道自己很自私,她陪宋煜一起跑步,是跑给厉南朔看的,因为她觉得宋煜不应该受罚,她的这种行为,显然是对厉南朔的不公平。



    她知道自己肯定跑不完三十公里,她只是在跟自己打赌,在她跑完三十公里之前,厉南朔会不会出现。



    她想让他看看,他因为她而随意处罚别人,如果相同的处罚落在她身上,他是什么感受,她想让他感同身受一下。



    她看着宋煜把水壶塞进自己包里,忽然觉得特别对不起秦苏苏,心里的愧疚感更重。



    点了点头,转身继续跑。



    厉南朔听到白小时在外面跑步的消息时,正在最后确认待会儿九点准时开始的最后一天庭审文件,他在办公室,一夜没睡。



    听到警卫员传来的消息,脸色瞬间冷凝到化不开。



    “知道了。”他只淡淡回答了三个字。



    随后,继续看着手上的文件。



    警卫员在他办公桌前愣住了,就这样?



    副总统夫人在陪宋少校一起负重跑步,据说从凌晨一直跑到现在了,厉南朔就这么点儿反应?



    “没事要做吗?还嫌不够忙?”厉南朔抬眸扫了他一眼,冷淡地问道。



    “有!”警卫员就算有十个胆子,也不敢招惹现在周身都散发着低气压的厉南朔。



    一边说着,一边识趣地退了出去。



    关上门的时候,厉南朔扭头,看了眼窗外,天亮了,六点了。



    发了几秒呆,又低头,看向手里的文件,还差最后几页,他要确认修改后的文件,不出丝毫差错。



    白小时跑到心脏都痛了,太阳都出来了,阳光特别刺眼睛,下了一晚雪,今天竟然是个好天。



    她抬起手腕,看了下时间,七点多了,她快要陪宋煜跑完第二圈了,已经跑了十几公里。



    第二圈还剩下一公里不到的样子,再坚持一下,就到了。



    头晕得厉害,脑子里的一根筋突突跳得厉害,耳朵早就冻麻了,每吸一口气,都像是往肺里吸碎冰渣子。她感觉最后二十公里,她能再坚持五公里,都已经了不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