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740章 你是我的法定妻子

    没事就好。



    毕竟陆枭是为了冒冒才趟进这趟浑水里。



    虽然他们并没有用枪抵着陆枭的脑袋,胁迫他一定要帮忙,陆枭也有可能是出于赎罪的个人心理才帮他们。



    不管怎样,她都不得不担心陆枭。



    她听完厉南朔的话,默默想着陆枭那边的事儿,陷入了沉思。



    不知道怎样才好,靳旬被判死刑之后,冯家人毫无疑问,肯定会更加记恨他们,记恨和这件事相关的所有人,陆枭怎么办?



    她甚至在想,要么让陆枭离开a国,出去避避风头。



    可是仔细一想,也不行,a国应该算得上是非常安全的国家了,因为对入境携带武器方面查得非常严格,国外多数地方是没有禁枪令的。



    而且无论怎么说,厉南朔虽然总是吃陆枭的飞醋,对于正事,他还是拎得清的,陆枭在国内,他肯定会庇护他。



    还是不能出国。



    但是不出国,他的处境还是危险。



    而且陆昌圣年纪又大了,过了今年,都七十二周岁了,麦爷爷麦奶奶年纪也不小了,他的亲人都老了,让陆枭一个人担着,这肩上的责任有多重,白小时甚至不敢去想。



    厉南朔看了白小时一眼,见她在想心思,猜她就在想陆枭的事情,没做声,扭头望向窗外。



    这么一眼,似乎看到有一抹光,一闪而过。



    再盯着那个方向看的时候,却又什么异样都没有。



    他想了下,沉声朝司机吩咐,“去玄武海。”



    现在这个时机,但凡风吹草动,都得小心为上,无论是不是他看错了。



    事实上,白小时从来没有去过厉南朔被委任副总统之后,新换到玄武海的办公室。



    玄武海,光听着就是个神圣而不可亵渎的地方,那是特定的一小部分国家领导人办公居住的地方。



    她听到厉南朔的吩咐,愣了下,轻声问厉南朔,“我能去吗?”



    “为什么不能去?”厉南朔忍不住勾起嘴角,朝她笑了笑,“你是我的法定妻子。”



    其实厉南朔早就想把白小时接到玄武海了,但是这个副总统的位置,他没打算一直坐下去。



    他想在总统大选之后,依旧回到阳城军区做个领导,而且白小时还没跟他举办婚礼,所以他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干脆把白小时接到玄武海来住。



    现在不是他犹豫的时候了,为了白小时的安全,必须让她住过来。



    “回阳城之前,你就住在玄武海。”他握住白小时的手,轻声道。



    白小时这次没有拒绝,直接点头答应了。



    玄武海大概是整个a国,最最安全的地方,她要么傻了才会拒绝。



    “还有,等过些天,咱们把你妈的骨灰盒接回来,我们回国之后,把冒冒和你爸也接到这儿来,阳城的事情,我们暂且不管了,就安心在玄武海住一段时间。”



    白小时愣了下,反问道,“把白先生也接过来?”



    厉南朔点了点头,“对,把他也接过来。”



    事实上,白小时还没想好,是否要跟白濠明和好,但是厉南朔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有他的道理。



    她没有同意,也没反对,没吭声。



    厉南朔大概清楚白小时心里在想什么,她不知道白濠明还有白家出事了。



    要是知道,她一定会同意的。



    只是现在他还不打算说。



    装甲车往玄武海的方向开过去时,那几个暗中监视白小时动向的杀手却不淡定了。



    “厉南朔怎么会亲自过来?要么真的是欧阳那边出了状况!”



    “那咱们还跟不跟了?”



    “你头里面装的是水还是脑子?厉南朔亲自来接,你能找到下手机会,算你本事!”



    “而且厉南朔明显是去玄武海,那不是回他们家的路!跟到玄武海,玄武海什么地方?你是想找死啊?”



    “那宋煜怎么办?要不要弄晕?”



    “白小时都走了,把宋煜弄晕还有什么意义?bangjia他,毫无疑问他肯定会为了厉南朔为了国家zisha,那bangjia还有什么意义?走吧!!!”



    “咱们得回去找欧阳仔细问问,到底他妈的什么意思!”



    ·



    陆枭接到宋煜回过来的电话的时候,正好在医院。



    他躲子弹的时候,动作幅度过大,之前肩膀上的枪伤伤口撕裂了,出了不少血,正在医院处理伤口。



    白濠明躺在床上,看着医生给宋煜重新包扎缝合,忍不住低声道,“陆枭啊,这次咱们白家是真的害了你啊……”



    “白叔你说的什么话,咱们是邻居,是多少年的交情了,你们家出事,我怎么可能坐视不理?”陆枭不在意地回道。



    恰好宋煜打了电话过来,他顺手接了,不等宋煜开口,直接问,“厉南朔去接小时了吧?”



    “已经回去了。”宋煜低声回道,“你那边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被人盯上了而已。”陆枭不在意地回道。



    宋煜一听他这语气,就知道肯定又出事了,顿了下,反问道,“我出于人道主义精神,不得不再问你一遍,你和陆老将军到底要不要先住进军区临时宿舍?”



    “你要是不想住的话也可以,没人逼你,但是陆老将军必须得先住进去,他是领导,年纪又大了,禁不起折腾,军区再怎么说也比外面安全。”



    宋煜这摆明了是激将法,故意说难听的话逼他。



    前两天宋煜就通知了他们陆家,入住军区临时宿舍,但是他们正在忙麦奶奶的后事,就没听从命令。



    宋煜语气虽然不好,但是话糙理不糙,为了陆昌圣的安全着想,他也应该先搬进来。



    陆枭沉默了几秒,淡淡回道,“知道了,门牌号告诉我。”



    “三零二三零三两间,提前去张政委办公室输入指纹和密码信息,随时能入住。”宋煜听到陆枭终于肯松口,这才松了口气。



    “知道了。”陆枭挂了电话的同时,肩膀上的伤已经处理好了。



    他起身,穿上衣服,朝床上的白濠明道,“那我先去张政委那儿处理一下房子的事情啊。”“去吧。”白濠明朝他笑了笑,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