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580章 超大方的老板

    第580章超大方的老板



    这家店铺从外面看上去,名不见经传的,甚至有点儿小。



    然而进去了才发现,里面别有洞天,满宽敞的。



    靠着门附近,有一个仿古的长吧台,大约能坐十个左右的食客,



    旁边还有四五个小隔间,此刻有寥寥两三个食客坐在那里,吃着晚餐,看着像味增汤和拌饭,还有几串酱式烧烤。



    白小时原本想挑个角落的位置跟厉南朔一起坐下。



    谁知厉南朔又轻轻拉了她一下,带着她,跟服务员一块儿绕过长吧台,往后面走去。



    难道要直接在别人后厨吃饭吗?



    白小时心里忍不住嘀咕了几句。



    然而服务员拉开帘子请他们进去时,白小时发现,后面竟然是个小院子。



    是一个半开放式的小院子,还有间玻璃房温室,里面种了不少花草,路边点缀着几盏灯笼式的路灯,看起来特别美。



    她脚上的靴子鞋底,踩在鹅卵石路上,发出一阵阵清脆的声音,让人听着,就忍不住静下心来了,恍若置身世外桃源。



    白小时忽然有一种,想要认识这家老板的冲动,她想看看,能把一家小店布置得这么美的,会是什么人。



    “想先吃晚饭,还是先泡温泉?或者是一边泡温泉,一边吃晚饭?”厉南朔缓缓走着,冷不丁低声问了她一句。



    所以这后边还有温泉?



    贫穷和见识短,xianzhi了她的想象。



    白小时简直是大开了眼界了,想了想,认真回道,“还是先吃晚饭吧。”



    “好。”厉南朔点点头,又朝前面那个服务员说了几句什么。



    服务员随后就带着两人,往左边一间掩映在树木后的屋子走了过去。



    掀开了帘子,进去了才发现,也是一间跟前面差不多的吃饭的屋子,只不过里面只有一个厨师,没有其它食客,厨师面前也是个吧台,大约能坐三四个人的样子。



    脚边上是烧得正旺的一个炭火炉子,窗户是开着的,风从外面刮进温暖的小屋子,带着一股不知名的花香味儿,一点儿也不冷。



    白小时走到窗边,往外看了眼,远远可以看到,那边似乎有几个小木屋,应该就是泡温泉用的。



    “二位晚上好,想吃点儿什么?”厨师用普通话说道,“天气预报说马上要变天了,需不需要把窗户关上?”



    白小时扬了下眉头,扭头看向站在那儿的厨师,还有坐在他吧台跟前的厉南朔。



    厉南朔看着白小时,朝她勾了下嘴角,柔声道,“把窗户关上吧,晚上可能会下雪。”



    厉南朔喊她关窗户,一定有他的理由。



    白小时想了下,伸手拉上了木质窗户,然后转身回到吧台前,脱了外套,接过了厨师递来的菜单。



    翻开一看,又不由自主愣了下,这份菜单,简直其丑无比。



    照片都没有,就在菜名边上,自己随便画了几个抽象的图在上面。



    白小时抬眼看了下笑眯眯看着她的厨师。



    她觉得这个厨师的声音有点儿耳熟,似乎在哪儿听过。



    “这边的菜单您可能看不懂,所以我们就临时弄了份写中文的菜单。”厨师煞有介事地回道。



    白小时看着他,然后回道,“我要一份枸杞生姜鸡汤,一份烧烤拼盘,谢谢。”



    说完,把菜单递给了边上的厉南朔。



    厉南朔看都没看一眼,把菜单还给了厨师,“跟她一样的来一份。”



    “你就吃这么一点儿?不喝点儿小酒?”厨师皱着眉头,反问了声厉南朔。



    “我吃多少吃什么要你管。”厉南朔冷漠地回了句。



    厨师进去端东西的时候,白小时指着里面,轻声问他,“你跟这个厨师认识?”



    “不认识。”厉南朔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回道,“不用管他。”



    白小时总觉得,这个厨师的声音,她肯定在哪儿听过。



    厨师先端来两碗汤,比普通喝水的玻璃杯还小的的一个小陶瓷盅,闻着还挺香的。



    她拿起勺子,吹凉了,先试了一小口。



    “晚上会下雪。”厉南朔没吃,扭头望着她,轻声道。



    “你以前有次看电视剧,说,看到女主角在下初雪的时候,坐在一家温暖的小馆子里,吃着这边的酱式烧烤,看起来特别浪漫,也想尝试一下是什么感觉。”



    “我看了天气预报,今天晚上,这里会下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白小时拿着勺子的手,僵住了。



    这句话,是她在跟厉南朔领了结婚证之后,厉南朔休长假,他们一起待在湖城的那个房子里的时候,她躺在厉南朔的腿上,看着电视剧,无意间说的。



    她认真回忆了下,确定自己的记忆没有出错,她在厉南朔面前,没怎么看过电视剧。



    随即扭头,望向厉南朔。



    “你还说,想在这样的时候,跟我拍几张zipai照,因为咱们从来没有在一起拍过zipai照。”厉南朔继续朝她勾着嘴角,轻声道。



    当时厉南朔有些嫌弃地回了句,“那是你们小女生才喜欢干的事儿,男人没事儿拍什么zipai。”



    白小时情不自禁,晃了下脑袋。



    意思是,他都记起来了?



    场景还原度这么厉害,想来是记起来了。



    她迟疑了两秒,回道,“那,待会儿你愿不愿意跟我zipai几张?”



    “你想怎样就怎样。”厉南朔点了点头。



    正好厨师端了烧烤拼盘出来,超级大超级夸张的一个长盘子,里面摆了少说二三十串大烧烤。



    b国的烧烤跟他们a国路边的烤串儿是不一样的,不是一个性质。



    b国的烧烤,是把所有食材切成方方正正的小薄片儿,然后把什么洋葱青椒猪肉大虾之类的,全都串一根粗竹签儿上,非常实在的一串。



    白小时看了眼,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怕你们不够吃,晚上会饿。”厨房善解人意地解释了句。



    白小时也看过旅游攻略,可没见过这么大方的厨师老板。



    她暗忖了下,确定,这人跟厉南朔是认识的。



    于是一边掏出手机,一边道,“你这个老板挺有意思的,我是第一次来b国,就碰到这么nice的人,能不能跟我们一起合个影啊?”



    “不行!”



    “不要不要!”



    照相机还没打开,厉南朔已经压住了她的手,跟厨师异口同声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