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460章 知道你肯定受了委屈

    第460章知道你肯定受了委屈



    何占风没什么好说的了。



    江妍儿的情商很高,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给白小时道歉,以受害者的姿态来道歉,要是他们不接受,就显得白小时也太猖狂了。



    白小时没法说话,他强忍着,代替她说了一句,“没事,江xiaojie的脸,最好也赶紧去冰敷一下吧。”



    然后扭头朝林纪玄冷冷道,“我现在带小时去医院查查,特殊情况,对不住,先走了。”



    “没关系,赶紧去吧。”林纪玄也闹得脸色不怎么好看,点了点头,回道。



    何占风俯身,把白小时抱了起来,直接转身去楼下了。



    林纪玄看着他们下去了,然后朝楼梯上围着的人群道,“大家继续,一场小闹剧而已,没事了。”



    说完,拖着江妍儿一个人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皱紧了眉头问她,“你怎么回事?为什么打白小时?她现在是何占风的女朋友,你让我怎么跟何占风交代?”



    “何家不过是个做生意的罢了,这么生气干什么?”江妍儿目光有些闪躲,低声道。



    “不过就是个做生意的?你知道我们国家财政的一部分,是他们支持的吗?!连财政总大臣在他们家面前,都得客客气气的!我跟他撕破脸,就是跟国家过不去!”



    江妍儿抬眸瞅了他一眼,犹豫了下,撇着嘴道,“行了,哥,你就别生气了,我都道了歉了。”



    “你们到底是怎么打起来的?”林纪玄又问她。



    “我就是跟小菲在说悄悄话的时候,她不知道怎么上来了,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话。”



    “你们说厉南朔的情况了是吧?”林纪玄继续追问。



    江妍儿抿着唇,点了点头。



    “跟你说过,不要跟别人说!江妍儿,你生了场病,把脑子也生坏了吧!国家大事不要瞎传瞎议论!”林纪玄气到不知道说什么好。



    在江妍儿面前来回走了两圈,才又道,“现在所有事都还不确定,你就把话传出去了!你怎么知道等着厉南朔的是什么?!”



    江妍儿听他话中有话的样子,小心翼翼地问,“情况又有变了?”



    林纪玄冷眼望着她,长舒出一口气,沉声回道,“你的机会来了,他们打算给厉南朔输入一种药物,能造成短期记忆缺失。”



    江妍儿想了下,有些惊讶,但这场闹剧,无论结果是什么,厉南朔失忆,对大家都好。



    总统和总统夫人瞒着国会私自用刑这件事,厉南朔自己不记得了,也就过去了。



    他不记得之前是怎么入狱的,更好,那么他就不记得和林纪玄之间的仇了。



    她和厉南朔,也就还有机会。



    而且林纪玄这话,意思就是,他不打算继续捏着厉南朔不放了。



    她沉默了会儿,立刻伸手抱住林纪玄,挂在了他身上,“哥你最好了!”



    林纪玄忍不住叹了口气,“我就你这一个妹妹,你都跪下来求我了,我能怎么办?我还能忍心把厉南朔往死路上逼吗?”



    何占风下楼,把白小时放在车上的时候,白小时已经痛得直不起腰来了,捂着肚子,离他远远的,在车座一边,蜷缩成一团。



    何占风没有靠近她,坐在她身边,也没有说话。



    许久,等到她平静了一些,才开口道,“林纪玄跟纪家不一样,我希望你能明白,跟他们有再大的恩怨,也得等到厉南朔平安出来之后再说。”



    白小时微微喘着气,捂着肚子,一动不动。



    “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江妍儿没说过分的话,你不可能动手打人。”



    “但是,就目前为止,虽然联名danhe厉南朔的纪家已经被调查了,我们还不能确定,剩下的人到底会怎么对付厉南朔。”



    “你要是现在想出这口气,我可以帮你,但是我就怕你会后悔。”



    何占风说完,没说话了,他想让白小时自己好好想一想,他说的话是不是对的。



    临到医院前,他才扭头看向白小时。



    她保持那个姿势,已经好久都没动了,闭着眼睛,像是睡着了。



    “我们就跟上次一样,你要是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就摇摇头,觉得我说的没道理,就点点头。”何占风叹了口气,朝她柔声道。



    等了她两分钟,白小时仍旧是毫无反应。



    何占风想了想,伸手抓住她一只手,刚想继续开口说什么,才发现她手心冰凉,全是冷汗。



    他扒开他罩在她身上的西装一看,白小时浑身都湿透了,脸色惨白,昏迷了过去。



    他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一边伸手掐白小时人中,一边朝司机沉声吩咐道,“再快一点!”



    ·



    白小时是被轻声交谈声吵醒的。



    她好像做了一个漫长而又痛苦的梦,好长时间,才挣扎着醒了过来。



    迷迷糊糊睁眼,看到房门半开着,何占风在外面和一个医生在外面说话。



    外面天亮了。



    何占风说了几句,进来发现白小时醒了,愣了下,才问她,“醒了?饿不饿?”



    白小时没有点头,也没摇头,转身找到自己手机,打开短信,写了几个字,给他看,“我怎么了?”



    “胃炎发作。”何占风淡然解释了一句,顺势坐在了床沿边,“要在医院挂几天水,看看情况再说。”



    “说你饮食实在不规律,加上外力作用,这次才会这么严重。”



    白小时知道自己有胃炎,以前犯过,厉南朔找到她之后,她几乎没有犯过了,也没怎么胃痛过。



    她摸了下胃的位置,有些隐隐约约的,不是很痛。



    “医生说,你的嗓子,原本就忌烟酒忌辛辣ciji,现在胃炎犯得这么严重,以后一定要注意饮食。”



    说完,顿了下,伸手摸了下她的额头,又轻声道,“我出去给你买点早饭上来,点滴挂完了就按下铃,让护士进来给你换。”



    说完,朝她笑了笑,起身,出去了。



    走到电梯前,他愣愣地看着电梯,半晌,都没记得按下楼键。



    医生刚才问他,“她身体这么虚,你们就没发现她不对劲吗?”



    “心情长期抑郁,是造成身体发生病变的最主要原因,前段时间去世的那个年轻女明星,给过大家告诫,你也知道她吧?还好发现得早,现在还不是很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