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232章 太想你了

    第232章太想你了



    白小时趴在床上,齐妈给她背上上完了药,轻声问她,“少奶奶,去了医院之后,就没洗过澡了是吗?”



    “嗯。”白小时点了点头,“医生说一礼拜之内最好不要洗澡,流产虽然比不上生孩子,但也得注意。”



    齐妈点头,“医生说的没错,算起来,早就满了一个礼拜了吧,我去拧条干净的毛巾,给少奶奶擦擦身子,也算不上是洗澡。”



    “好。”白小时答应了。



    这几天经历的事太多了,她身上出了几层汗,虽然勤换衣服,也觉得有些不舒服。



    她趴在床上,许唯书给她开的药,敷在背上,又凉又痛又辣,她不敢动弹。



    齐妈洗了毛巾过来,先给她擦了一遍。



    齐妈的手很温柔,让她不知不觉,有些困了,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毛巾都凉了,我再去重新洗一遍,给少奶奶再擦一遍好么?”齐妈在她耳边轻声问。



    “嗯。”白小时迷迷糊糊应了一个字。



    半梦半醒间,又察觉到一块温热的布,在她身上轻柔地擦拭了许久。



    她一时忘记了许唯书的嘱咐,不自觉地,想翻身。



    刚一动弹,一只手就压住了她的一边肩膀,“别动。”



    白小时一惊,从快要睡着的状态中,猛然清醒过来。



    睁眼扭头一看,厉南朔醒了。



    他在距离她很近的地方,替她继续擦拭着身体。



    白小时迟疑了几秒,低声道,“可以了,你躺着吧,许军医让你这两天尽量不要乱动。”



    厉南朔替她擦到了后颈,看着她露出的半截光洁后背,没停下,也没回答。



    白小时抬手,越过她自己的肩膀,反手擒住他的手腕。



    “可以了,我过两天就能洗澡,不必擦得这么细致。”



    她最怕厉南朔对她后背的碰触。



    不同男人对女人的不同部位,感知程度都是有差别的。



    有人喜欢笔直纤细的腿,有人喜欢胸大的,有人喜欢锁骨漂亮的,有人喜欢臀部挺翘一些的。



    偏偏厉南朔与众不同。



    厉南朔最喜欢她的后背,她因为瘦,后背比较纤弱骨感,没有赘肉,后腰上有两个腰窝,她自己以前不知道,是厉南朔喜欢,她才知道的。



    每当她洗完澡,背对着厉南朔擦头发时,他多数时候都会忍不住凑过来,亲吻她的后背。



    偏偏白小时被他亲吻后背时候的感觉尤其不一样,也有些奇异,有一点儿痒,有一点儿酥麻。



    被他吻几下,就会有些情不自禁。



    他们两人已经习惯了彼此的身体,都知道对方最敏感的地方在哪。



    厉南朔被她抓住手腕,沉默着和她对视了几秒,忽然手腕轻轻一扭,将她的手背凑到自己唇边,轻轻啄了下。



    白小时被吻得有点儿痒,下意识就把手抽了回来。



    她不敢看他的眼睛,怕自己会继续沦陷下去。



    索性别过头,把自己刚被他吻过的手,压在了脸颊底下,看向窗外。



    原本还困得上下眼皮打架,这会儿,一下子没了睡意。



    没安稳一会儿,忽然察觉到厉南朔的手,轻轻搭在了她没受伤的后腰处。



    她忍不住无声地叹了口气,从床上爬了起来,低垂着双眸,目不斜视抱着被子,打算去小沙发上睡。



    “就睡床上吧,我不会做什么的。”厉南朔朝她低声道。



    “只是太想你了,想碰碰你,没有其他意思。”



    后面两句话,是用很轻的声音说出口的。



    白小时抱着被子站在床边,默不作声看向他。



    男欢女爱,男欢,女爱,这两个词分开念,就知道到底是谁会陷得更深。



    她终究还是狠不下心,太决绝地对他。



    她没做声,又放下了手里的被子,转身,走到试衣间,去找了床闲置的小被子,叠成长条状,拦在了自己和他中间。



    做完这一切,才又爬回到自己睡的那边,跪在那里,一点点地调整自己的姿势,趴了下去。



    “习惯是要一点点地改掉的,正如我触碰到你的身体,你会觉得不舒服,那是因为,你喜欢我的触碰,但现在又想抗拒这种感觉。”



    白小时不自觉地咬紧了牙,想要辩解,却又发现,自己无从辩解,他说得很有道理。



    “既然一时半会儿改不掉,那你,能不能,原谅我偶尔的情不自禁?”厉南朔顿了下,轻声问她。



    “或者是,等你的身体养好之后,咱们可以,再要一个孩子。小时,咱们都还年轻,一个没了,还能有第二个,第三个,你想要几个,都可以,超生了,咱们就到国外去……”



    “厉南朔,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自私?”



    白小时没等他说完,轻声打断了他的话,“事情都到这个地步了,你却还是以自我为中心,自己想怎样就怎样。”



    厉南朔顿了下,反问她,“在你心里,我就是这样的是么?”



    “是。”她想也不想地回道。



    半晌,厉南朔忍不住轻声叹了口气,“咱们能不能不要每次有矛盾的时候,你就往我心上戳刀子?”



    语毕,伸长手,隔着中间的被子,又搂住了白小时,将她拖得离自己近了些。



    白小时闭了闭眼睛,没推开他的手。



    说多了,觉得自己矫情,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切身体会到她的痛。



    孩子掉了,不是走在路上吃早饭,掉了个馒头这么简单的事。



    她满心欢喜地,准备好了迎接这个孩子的到来。



    甚至在上个礼拜的时候,睡觉前还在盘算,要在几个月的时候去拍套孕照,这样以后孩子就能知道,它在妈妈的肚子里时,是什么样子的。



    她真的想了好多好多,也在想,假如厉南希他们不能一下子接纳她,她可以生下孩子之后,再跟厉南朔补办婚礼。



    只要两人在一起就好了,只要好好的就可以了,她可以为了厉南朔,逼迫自己多牺牲一点儿。



    都没关系的,她为了孩子,只想跟厉南朔好好的。



    只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天翻地覆。



    厉南朔却想就这么轻飘飘地略过,直接提第二个第三个孩子。



    她都没有原谅他,何来的以后?



    “小时。”厉南朔又长叹了口气,转身,凑近了她,用额头轻轻抵住她后脑勺。



    “咱们和好,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