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155章 我要报警了

    第155章我要报警了



    “医生你告诉他们,老爷子是怎么晕倒的。”白小时想了下,朝门口目瞪口呆的医生低声吩咐。



    “受了凉,引起了肺炎。”医生立刻朝白濠明他们解释。



    “听到没有?白先生你做儿子的,父亲上午出院,没有来接不说,也不回去看他,他受了凉,你们反倒来责怪一个外人,讲不讲道理的?”



    “假如你们要这么无理取闹下去,我要报警了!”



    她一句句说得冷静,又不容人质疑辩驳。



    白濠明竟然被她说得,一时之间无法接下去骂她。



    “跟你这样的小表字小jianren有什么道理可讲?说不定你是故意害你爷爷的呢!”陆友心继续在那里撒泼。



    如果眼神可以杀人的话,白小时现在已经杀了陆友心几百上千遍了。



    “说话不要这么难听,我一个小表字也没瞎陪男人睡觉,你女儿呢?她是什么?”白小时眼神越发的冷漠,冷冰冰盯着陆友心。



    “啊!!!”陆友心放声拼命尖叫起来,“白小时,我今天放不了你!!!”



    白小时看着她发疯,听她叫完这几句,转头好笑地问白濠明,“白先生,请问你知道你女儿为什么会……那么惨吗?”



    白濠明对于白子纯的事,几乎是一无所知。



    只知道,好像是厉南朔插了手。



    要不是因为厉南朔,他早就找白小时兴师问罪了,毕竟事情闹到这么大,实在是不像话!



    他犹豫了下,反问白小时,“那你倒是说说看,到底怎么回事?”



    “因为,白子纯趁我感冒,没什么力气的时候,冲了一杯……”



    “子纯听说你感冒,好心好意去看你,而你呢!”陆友心不等她说完,又扯着嗓子尖叫了起来。



    素日梳得一丝不苟的发髻,此刻乱得和疯子没有什么两样。



    “子纯一个小时前才从抢救室里推出来,白濠明你没有看见你女儿有多惨吗?竟然还在这里跟白小时好言好语地说话!!!”



    白小时一下就怒了,抬高了几分音量朝陆友心大声道,“假如没有陆枭!现在从抢救室里推出来的人就是我!你特么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跟我叫?”



    “你再瞎说撕烂了你的嘴!”陆友心眼眶通红,拼命想冲过宋煜的拦截,过来打白小时。



    白濠明觉查出了不对劲,朝白小时靠近了两步,问她,“你那句话什么意思?”



    没等白小时回答,又扭头问陆友心,“你和子纯对她做了什么??陆友心,你不会吧?叫人给我女儿下药?”



    白小时冷眼看着,陆友心的脸色在一瞬间变了。



    她之前问过陈姨,陈姨说白濠明对此事一无所知,所以她就说出来赌一把了。



    “你……”白濠明诧异地瞪着陆友心。



    就在这个时候,宋煜身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



    宋煜一手拦住陆友心,一手掏出手机来看了一眼,是厉南朔打来的。



    他毫不犹豫接通了,送到耳边,恭敬地开口,“长官。”



    “海叔和大xiaojie到了吗?”



    “还没到。”



    “白濠明他们现在是不是在医院了?”



    “是。”



    “把手机递给他。”



    宋煜随即把手机递向白濠明。



    白濠明一听长官这两个字,就知道是厉南朔,见宋煜把手机给自己,甚是惊讶。



    “接电话。”宋煜直接把手机扔给了白濠明。



    白濠明像是接住了一只定时zhadan,额头瞬间冒出了一层冷汗,小心翼翼把手机举到耳边,“厉长官?”



    “这次学聪明了。”厉南朔在电话里轻笑了声,“岳父大人,你放心,我相信你通过上次已经吸取了教训,我就是想让你看一下小时手上的钻戒。”



    岳父大人?



    白濠明惊得张开了嘴,视线一下子落在了白小时的手指上。



    “关于你的太太,我也不多说什么了,你好自为之。配不配我这声称呼,看你自己怎么选择了。”



    白濠明把手机还给宋煜时,更是汗如雨下。



    他没有想到,厉南朔竟然真的会向白小时求婚!



    这声岳父,没让他觉得开心,只让他胆战心惊!



    正在白濠明不知所措时,海叔也带着人过来了,白濠明听着外面传来的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差一点腿软跪了下去。



    白小时看到海叔先进来,立刻默默上前,走到了海叔身边。



    “让少奶奶受惊了,我刚才去接大xiaojie的班机,才耽误了时间。”海叔一脸歉意。



    大xiaojie?



    是厉南朔的姐姐来了吗?



    白小时不由得愣住了,厉南朔之前一声招呼都没给她打,昨天晚上视频时也没跟她提啊!



    一个穿着军绿色衬衫外套,穿着黑色长筒靴,dabo浪披肩的明媚女子,应声走了进来。



    她第一个看的人是白小时,一双跟厉南朔如出一辙的深眸,朝白小时打量了一眼,随即沾上了一丝笑,“是小时吧?你好,我是朔的亲姐姐,厉南希。”



    这应该算是,白小时第一次见厉南朔的家人。



    只觉得厉南希的气质也是和厉南朔如出一辙,虽然是个少见的大美人,依旧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淡。



    而且在这种情形下第一次见面,总觉得有些尴尬。



    她考虑了一下,朝厉南希笑,“南希姐,你好。”



    厉南希回以一笑,没有继续和她说话,只是走到白濠明跟前,朝他礼貌地伸手,“白叔叔你好,还记得我吗?”



    白濠明觉得厉南希实在眼熟,伸出手去和她握手时,忽然想起了一桩陈年往事。



    厉家在阳城有一家公司,早些年,厉南希陪着厉老爷子在阳城打点生意,他们见过面的。



    后来据说厉南希嫁给了一个老外,而厉南朔在军队服役,厉老爷子就跟着孙女和儿媳妇走了,把生意重心转到了国外。



    厉家现如今的资产,有相当一部分是厉南希闯出来的,这个女人年纪不大,却相当的有手段,虽然厉南朔的经商头脑,比他姐姐更甚。



    “记得。”白濠明看着眼前这张脸,点头回道。



    “以后咱们可能会成为一家人的,不用这么拘束,我带了点儿国外先进的用药给老爷子,也许对他的病有些作用,已经吩咐人送到医院冷库去了。”



    厉南希说着,转身走到病床前,躬身看了眼仍旧昏迷着的白继贤。



    “既然老爷子还昏迷着,我明天再来看他,行么?”她扭头问白濠明。



    白家在厉家面前,只不过抵得上他们的一根手指头,白濠明屁都不敢放一个,立刻点头。



    “反正我这几天就住在阳城,每天来看老爷子也是有时间的,就不耽误你们给老爷子看病时间了。”



    说完,转身就往外走。



    走到白小时身边时,她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又停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