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98章 十一个小时不够用?

    第98章十一个小时不够用?



    “开完奖再去拿不迟。”厉南朔说。



    白小时觉得他说得有理,待会儿对比号码的时候,就不用这么守着提心吊胆的了。



    开到蓝球的时候,白小时隐约记得自己好像中了几个号码。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中了同一组号码。



    背后厉南朔吻着她的后颈,有一丝丝的痒,心里也痒得难受。



    她忍不住,伸手捂住自己的后颈,小声嘀咕了句,“别闹了!”



    正在节骨眼上呢,发家致富还看今朝。



    厉南朔倒是不介意,在这个时候把她吃干抹净。



    昨晚上换了房间之后,白小时不敢一个人洗澡,他陪她洗澡时,发现她大姨妈已经差不多要干净了。



    想到这里,他心头微微一动,搂着她的腰,强迫她转了个方向,面向自己,坐在了他腿上。



    白小时被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了一大跳,在他腿上坐下的同时,伸手撑着他的身体,稳了下。



    厉南朔顺手就把她的双手,挂在了自己颈后,低头吻向她的脖子,眼神中,满是不加掩饰的强烈。



    他下口,轻柔中又带了力量,吮吻时,舌尖轻撩,在她微凉的脖颈处,留下一小块一小块的红痕。



    白小时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带着一丝丝痛,又带着温柔的爱抚。



    原本想要抗拒,推开他的瞬间,却又没了力气。



    她一边肩头的细带,滑落了下去,胸前一览无余。



    他低眸,望着她的沟壑深处,眯着双眸,呼吸粗重了一些。



    白小时还想为自己挽回些面子,脑子里却凌乱到几乎无法思考。



    半晌,挤出一句话,“你明天……没事要做吗?”



    “九点上班,还有十一个小时,你觉得不够用?”厉南朔眼底,笑意中带了一丝促狭。



    白小时几乎不敢看他的眼睛,慌乱中微微别开视线,脸颊上也带了一丝红晕。



    带着些微娇羞青涩的神态,尽落入厉南朔眼底。



    他时时刻刻,都想念着她的**感觉,一伸手,搂住她后脑勺,吻了过去。



    灼热的呼吸,滚烫的舌,一下卷住了她。



    白小时忍不住闭上眼,不算熟练地回应着他,感受着他几乎要让她窒息的狂热。



    她几乎要溺亡在他的气息之中,霸道中,带着让她喜欢的熟悉气味。



    身体的一个部分,有一种感觉,喷薄着要爆发出来。



    厉南朔察觉出了她的异样,略微抬起了膝盖,让她坐得更靠前了一点,更加贴紧了他。



    白小时吓得想要弹起,他却一把紧紧搂住她的腰,隔着薄薄的布料,让她感受到他的凶猛。



    唇舌还是不放过她,更加用力霸道地,吸吮她口中的香甜。



    白小时忍不住轻喘,只是接触了几下,忽然脑子里一片空白,轻吟出声,用力搂住了他。



    厉南朔停住了,垂眸静静望着她,看着她好半天才回过神来。



    白小时虚弱到几乎坐不住,满脸的红晕,根本不记得自己刚才是用了多久才缓过来。



    “喜欢吗?”厉南朔凑到她耳边,含住她的耳垂,轻声问。



    白小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还没反应过来,他忽然抱着她下床,往浴室方向走去。



    她身上的衣服,几乎已经不剩什么了,厉南朔连腰带都没松。



    他替她打开了淋喷,随即伸手去解自己的衣服。



    即便是这么渴望得到她,他脸上的神情,还是带着冷静。



    白小时抱着自己的肩膀,咬着下唇,望着站在浴缸外的他,看着他敞开了自己的衣服,露出隐约结实的肌肉。



    他望着她,目光一秒都没有离开过。



    他解开腰带的时候,裤子里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他不想理会,掏出来扔到一边的洗脸台上。



    眼角余光,却不免瞄到了来电显示。



    扔出去的瞬间,又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而同时,他解腰带的动作,也停住了。



    白小时的注意力,也瞬间被吸引到了他的手机上。



    隔着薄薄的水雾,她没看清显示的来电姓名是谁,但在这种节骨眼上,能让厉南朔停下的人,她脑子里立刻闪过了一个人影。



    厉南朔连副总统都不放在眼里,偏偏对一个女人上心到了极点。



    他重新拿起手机,却犹豫了一下,没接。



    “或许是有什么急事儿呢?接吧。”白小时一脸的无所谓,耸了下眉头,催促了一句。



    “你先洗着。”厉南朔看了她一眼,抓着手机,转身走出了浴室。



    水声太响,白小时几乎没听清门外的厉南朔说了什么。



    她微微低着头,任凭温热的水,撒在自己肩上,浸湿了她脚边的长裙。



    她勾了下白玉般的脚趾,把长裙轻轻丢了出去,半晌,蹲了下去,轻轻搓着刚才被他吻过的地方。



    他今天,是有让她曝光在大庭广众之下的意思吧?



    至少她觉得,要是她把一个男人带到所有人面前,给大家看,那就只有一个意思,她要让别人都知道,这个男人是她男朋友,是她喜欢的人。



    到了这个份上,她不懂,他为什么还要在她和江妍儿之间徘徊zhouxuan。



    幸亏她今天识趣,没参加舞会就逃了,没曝光自己作为厉南朔的女伴身份。



    不然以后厉南朔要是后悔起来,大家脸上都难看。



    越想越觉得郁闷,心里也像是被什么堵住了。



    几分钟后,厉南朔又进来了。



    白小时顺手关了花洒,没看他,赤着脚从浴缸里跨了出来。



    厉南朔拿了块干净的大浴巾,盖在了她肩上,直接把她抱了起来,塞进了被窝里。



    白小时乖乖缩在他怀里,没反抗也没吭声。



    “宋煜就在门口守着,有什么事,喊他一声,他就听见了。”他直起身的时候,低声嘱咐了两句。



    白小时闭着眼睛,没说话。



    她知道他在看着自己,在床边停了几秒钟。



    然后她听见,他转身离开的脚步声。



    这一瞬间,她忍不住睁眼,望向他走到卧室门口的背影。



    她很想知道,江妍儿和他说了什么,让他这么就走了。



    “我会害怕。”她抿了抿嘴角,忽然低声朝他道。



    这句话让她自己也始料未及,就像是在刻意抢他的意思。



    她愣了下,却不后悔自己说了这句话,直勾勾望着门口的厉南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