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厉少,宠妻请节制 > 第62章 去我房间

    第62章去我房间



    陆友心也害怕白家出事,要是白家真摊上官司出了大事,那她这些年苦心孤诣抢到的一切,不都全毁了吗!



    她嫁给白濠明,还有什么意义?白子纯又怎么能嫁到豪门?她们母女俩的人生就全毁了!



    想到这里,她一边哭着,立刻把头轻轻撞向大理石的地面。



    三十几下的时候,额头就已经撞得通红,渗出了血丝。



    白濠明在旁边,看得有些于心不忍,拿着纸要替陆友心擦额头。



    “不要你擦!”陆友心哽咽着,推开了白濠明的手。



    “白小时!”白濠mingxin疼陆友心,又瞪着眼睛望向白小时,“你可以见好就收了!”



    “不是吧?你以为我是在开玩笑?”白小时讥讽地回了句。



    她妈妈离开的时候,白濠明都不见得有这么难过,这么心疼。



    只是磕头而已,他用凳子腿打她的时候,打得她骨裂,怎么都不见他眨一下眼!



    “白先生要是觉得舍不得,可以自己上啊!你平时不是挺爱陆友心的吗?怎么,以前都是装的啊?也是,老婆可以换第一个,第二三四五六都无所谓了,反正白家挺有钱,是吧?”



    白濠明被她气得,一个字都说不出。



    扭头看着陆友心哀怨地看着自己,然后又磕了一个头,他只觉得肺都要气炸了。



    他深呼吸了几口气,伸手把陆友心拉了起来,随即转身面向白小时,直挺挺跪了下去。



    跪下的瞬间,白小时忍不住,蜷起了撑在身侧的两只手,狠狠抠进了身下的真皮沙发。



    这个男人,竟然为了陆友心,真的朝她下跪了。



    这一瞬间,她忽然好心疼,好心疼自己的妈妈。



    “你的爱,真可悲,真廉价。”她朝白濠明勾起嘴角,轻声道。



    说完,抓住自己的包,起身就往外走。



    “小时!”白老爷子拄着拐杖,追在了她身后。



    “我尽量吧,厉南朔要是不愿意,我也没办法。”她头也不回,迅速说了句,继续快步往外走。



    上车时,她忍不住用指尖擦了下眼角。



    就一回,这也是最后一回,因为白濠明而哭。



    她甚至因为自己姓白,而觉得恶心。



    假如警察局能办理改姓,她发誓,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改姓宁!



    缓了一会儿,镇定下来,才发动车子,迅速离开了白家门口。



    车开出白家没几分钟,她忽然发现,有车跟在自己后面。



    等红绿灯的时候停下了,发现后面那辆跟着的,竟然是一辆劳斯莱斯。



    而且车牌号,看着也有点眼熟。



    她立马放老实了,不再兜圈子,往回阳城的路,笔直地开去。



    开到城北别墅时,她老老实实下车,看着那辆劳斯莱斯也开了进来。



    开车的是宋煜。



    她正要狗腿地上前,给厉南朔开后门,厉南朔却自己开了车门。



    她站在车旁,小心地看了后座上的厉南朔两眼。



    他脸色很难看,带着些许疲惫,一手撑着额头,揉着自己的半边太阳穴,另一只手,收起了放在膝盖上的文件。



    他越是表现得平静,白小时越是觉得大事不妙,心里又忍不住打起了小鼓。



    待会儿会怎么死呢?她忍不住悲惨地想,希望他能给自己留个全尸吧。



    她在边上站了几分钟,见厉南朔闭着眼睛,不下车也不说话,考虑了一下,还是先主动说话比较好。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呀?我跟你商量个事儿呗?白家的事,到此为止,好不好?”



    厉南朔深吸了一口气,又缓缓呼了出去,微微侧头,睁眼望向白小时,“这是你想要的ziyou。”



    她知道自己过分了,不应该做得那么绝,但她,就是不想他管她的私生活,只是这样而已。



    但他,也有做得过分的地方,不是吗?



    当然,这句话她不敢说出口,只是在心里想了下,抿了下嘴角,回道,“我错了。”



    “上楼。”他朝她轻声吐出两个字。



    “去我房间。”



    白小时脸色白了下,却还是顺从地拎着自己的东西,转身往楼上走。



    宋煜立刻跟上了她,朝齐妈吩咐道,“给白xiaojie准备套换洗衣服,送到长官房间。”



    白小时走在前面,听得清楚,她心往上提了下,却不能说什么。



    慢慢走到厉南朔房间,齐妈后脚就跟她进来了,直接进了浴室,放洗澡水。



    她隔着半透明的磨砂玻璃,看着浴室里腾起的雾气,心里的石头越压越重。



    但是有什么办法呢?



    他把她囚禁在身边,最开始,其实是在保护她。



    这两天她想明白了,囚禁这个办法,是在利用她,也是一种无形的保护。



    而且,他又从白濠明手底下救了她,捡回了她的命,为她撑腰,她用身体报答,也没什么不对。



    这么一个优秀的男人想上她,可以说,放眼整个a帝国,比厉南朔优秀的男人,没几个了,和他睡觉,是多少女人梦寐以求的事?



    她反倒不情愿,这不是贱吗?



    但是,她心里虽然都清清楚楚的,可还是有些不甘心。



    齐妈却是打心底里的开心,放完了水出来,乐呵呵朝白小时道,



    “我在浴缸上面搭了个小板子,白xiaojie泡澡的时候一定要当心啊,别让腿上的伤口泡进水里,搭在上面也能省力些。”



    “好。”白小时勉强朝她挤出个笑,“厉南朔人呢?”



    “少爷还在楼下会议室开视频会议呢,马上就上来了!”在齐妈看来,白小时这是有点迫不及待了。



    不过这才正常啊!这两个人,他们看着都急!



    “我在板子上放了一杯饮料,还有两块小蛋糕,这下午三点多了,白xiaojie肯定有点饿呢!”齐妈继续贴心地嘱咐了一句。



    少爷那体力,指不定得折腾多久,给白小时准备点东西垫垫肚子有益无害!



    白小时心不在焉地点了点头,换上齐妈给她准备的浴室拖鞋,进了浴室。



    她脱得只剩内衣的时候,齐妈就出去了,留白小时一个人待在房间里。



    白小时跨进按摩浴缸时,才发现,齐妈给自己准备的是什么换洗衣服。



    偏偏齐妈还把她脱下的衣服全都带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