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南宋游记 > 第八百二十九章 婚乱(3)
 “呵呵呵!如果你们心里没有鬼,你们跑那么远干嘛?

这是死人了,不是有人拿着刀砍人,你们在边上看着就成了,你们跑什么?

还有这个昏迷的家伙,居然利用这个时间的骚乱,潜入了我的书房!他可不要告诉我也是害怕了胡乱跑的,眼前这栋楼,各个出入口都有人把守,他是怎么进去的,居然不偏不倚的跑到了书房去,对了祝大人,你让今天来的官差,把他的鞋脱下来,先到我的书房还有其他地方看看,他是从哪上去的,今天我特意做了防备,每一个窗台跟里面一片地方,我都让人弄了面粉,黑天他看不到,你让人先去核对,等你们核对好了,我们把他弄醒,如果他也跟你们一样的说辞,说是被吓的,我想你们自己还是给我找一个更加的合理的说辞才好!”

老爹说着看到地面被捆着的人说道:老爹说完祝大人马上安排人跟着去弄脚印了!    “杜大人,就算他也这么说,难道是巧合不成吗?”

一个人继续反驳道:    “祝大人我想你需要好好查查他们的身份了,你还记得半个多月前,你让我帮你抓那个出现在临安府的飞贼吧!我拿《祭侄文稿》真迹当诱饵,今天已经有了收获,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家伙就是那个飞贼了,另外如果我们把今天的事情联合起来看的话,就是这个飞贼,在酒席期间杀人了,用来引起混乱,然后这些人就是来帮他的人了,如果我的人被他们忽悠了跑过来,他们在后面在放火什么的,我想今天这《祭侄文稿》的真迹是保不住了!所以这一系列的事情都是他们计划好的!”

老爹说道:    “杜掌柜你不要血口喷人,杜文猛你到是给我说句话啊!我今天来可是给你捧场啊!”

那个人继续说道:    “呵呵呵,祝大人要不然我们在这些人身上搜一搜看看成不?

看看有没有火折子等点火用具行不?

薛掌柜,我记得当年薛清风大婚的时候,就有人在你薛家庄放火了对吧!”

老爹突然跟不远处的薛成平说道:    “杜掌柜你这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呵呵呵!”

薛成平难堪的说道:    “大人,真的有火折子……”两个祝大人身后的官差不等祝大人说话上去就开始搜了然后说道:    “啊!!大人我们冤枉啊!!!”

三十多人一起喊道:是的他们还真就没有拿这个火折子进入杜家庄,毕竟他们没有想过来放火,只不过他们被孩子们一顿拳打脚踢的时候,身上疼还被捆了,就没有注意到什么时候被人给栽赃了,很显然杜雨晖不管那个,你们不过去那些杜家庄的要地,不就没事了吗,而那里面原来都是放种子等等地方吧!只不过二叔他们不知道东西早就被转移了,但是现在你来赴宴带着那么多点火装备,这怎么说?

    “大人大人我拿火折子是用来点烟袋锅的!”

一个汉子急中生智的说道:    “那你的烟袋锅呢!!!”

都不用老爹说话了祝大人就知道问了!    “我……刚才跑的时候掉了吧!”

这个家伙说道:    “对对我们也是用来点烟袋锅的!”

其他人也跟着符合道:    “烟袋锅掉了?

去问问那边有多少人捡到了烟袋锅,还有看看他们身上有没有烟丝,没有烟丝你点个毛烟袋锅!”

老爹冷冷的说道:结果几个人蒙圈了,一个人说是点烟袋锅的可以,如果还有他们的内应用一个烟袋锅说是捡到的可以,你这么多人,要丢多少个烟袋锅,难不成所有人都丢烟袋锅了吗?

那就太巧了吧!    “大人,这家伙的鞋印是从一楼一个暗处上去然后到了二楼,撬开了一个窗户进去的,并且直接上了三楼,在杜掌柜书房内有打斗的痕迹,虽然被破坏了,但还是有几个清晰的脚印。”

一个官差回来说道:是的这是冬天,老爹书房这边也有门可以通道阳台,但是其他地方呢!要想进去就必须撬开了!    “弄醒他!”

祝大人说道:    “你们?

怎么把我捆起来了,哎呀刚刚我被人袭击了,哎呦好疼!”

钟师傅被弄醒了后说道:    “你被人袭击了,在哪袭击的!”

祝大人问道:    “在那边的三楼……奥不是不是,我就在楼前面被人袭击了!”

钟师傅毕竟是刚刚醒过来,脑筋不是很灵活,所以还是说漏了一部分出来!    “呵呵呵,三楼,看来你不认也不成了,你跑到杜掌柜书房去干什么?

你可不要抵赖啊!整个楼里,都有你的脚印,你从哪上去的,还有撬开的哪扇窗户,我们都比对过了,《祭侄文稿》就是杜掌柜拿出来钓你这飞贼的鱼饵呵呵呵!你还有什么话讲?”

祝大人问道:    “钟师傅你很惊讶我怎么知道你的名号吧!”

老爹说道:    “原来是你?”

钟师傅惊讶的说道:是的杜雨晖刚刚跟钟师傅说话,用的就是你妹的老爹的声音,这对于钟师傅的打击就更大了,毕竟两人过招了,就算他不被突袭,至少他认为自己不一定可以打的过老爹,当然了以老爹扔了飞刀,然后在突击到他身前的速度,他知道双方差距不大,弄不好都在他自己之上,是的杜雨晖在用另外一种办法,给老爹加分或者是提高对手对他的顾忌呢!而杜雨晖会模仿这个以前也说过对吧!    “呵呵呵!怎么样,你是自己说呢!还是让祝大人把你带回衙门慢慢审问呢!”

老爹问道:    “既然落到你的手里,要杀要刮我认了,哼一声我是你养的!”

钟师傅说道:    “祝大人,这我就管不了了,飞贼我给你抓到了,当然了祝大人,今天这事我想飞贼的同伙也知道,所以他们为了救这个飞贼呢,这段时间一定会有人再次犯案的,好达到混淆视听的目的!到时候他在说自己不是飞贼,这个铁证如山的案子都可能被他们给翻过来,不过这个不要紧,今天这飞贼进入了我的书房,他说他不是偷东西,我想在坐的大家也不会信吧!尤其是我书房的位置,他是怎么知道的,看来我们杜家庄出了内鬼了,不过这些是我的事就不劳烦祝大人操心了,但是他来到杜家庄偷东西,这地方陛下都说不能办差了,所以我就留下他一样东西,祝大人这些人你都带回去慢慢审问好了,还有这死人了,我们也要给他的家属一个交代,毕竟这是在我杜家庄出的事,我给10000两银子的安家费,如果祝大人想要调查的更加详细的话,今天做饭的都是李记的人,你愿意一同带走就一同带走好了!”

老爹说道:    “一样东西,杜掌柜我身上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了!你要什么,命你可以拿去!”

钟师傅说道:    “我要你的命干嘛?

你的命不值钱,让祝大人慢慢去审你吧!来人,把钟师傅两条腿的脚筋挑断。”

老爹淡然的说道:是的这些都是杜雨晖授意的,你妹的如果这家伙被关进了大牢,在弄一个缩骨功跑了呢!    “什么?”

钟师傅大惊失色的说道:而在远处的薛成平也是跟着色变,杜雨晖在人群里面看的很清楚!是的他猜对了,这古代的奇人异事还真的不少,挑断了脚筋他以后就无法飞檐走壁了对吧!    “杜文勇我就是做鬼也不会放过你!啊……”恢复了一下的钟师傅喊道:    “你来我杜家庄偷东西,我要是不留下你点东西,明天所有人都他妈的来效仿我怎么办?

你既然敢来,就别他吗的废话,难道是我请你来的,飞贼还他妈的有理了抬走!”

老爹狠狠的说道:    “杜掌柜,我今天来没有带多少官差,你借我点庄丁,我现在就把他们都带回大牢去连夜审查,我就不信他们的嘴都那么硬!”

祝大人马上说道:毕竟钟师傅被当众挑断了脚筋了,其他人都噤若寒蝉了!    “大哥,今天是大君大喜的日子啊你……”二叔说道:    “老二,我们杜家庄有内鬼了,这钟师傅的鞋印是直奔三楼我的书房的,哪怕他中间去了任何一个地方,我都可以认为他不知道地方是最终找到的,况且知道我书房位置的,我可以这样说,亲家翁祝大人你都没有去过对吧!我们都是在大厅里面来往的!你现在跟我说大君的婚事?

这些朋友冲着你来的,并且还死人了,还要偷我的《祭侄文稿》了,大君的婚事好像不是我找事吧!”

老爹瞪着眼睛说道:平时二叔能跟老爹过几个回合的招,但是今天最关键的,出了这么多的事,他是想不到的,并且还死人了,其实二叔你看他成天没事的时候说废话,那是一个顶三个,你不一定能压制住他,但是这真出事了之后,他就麻爪了,大宋文人的特有属性吗!同时抓到了要偷《祭侄文稿》的钟师傅,并且还当众挑了他的脚筋,老爹在对外的时候,已经不止一次表现出来的那种肃杀之气,在今天这个场合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毕竟老爹虽然没有杀过人,但是杀过不少牲口,杀狼的时候也是拼过命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