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南宋游记 > 第七百零四章 护妻(1)
 “相公回来了累了吧!要不要先睡一会!”

杜雨晖回房后红姐躲躲闪闪的问道:    “嗯?

你们两个怎么了?”

杜雨晖感觉气氛不对,平时看到自己这两家伙眼睛都放光,所以问道:    “没!没事相公我去给你打水你先去泡泡脚!”

玲姐说着就要往外边走!    “站住!你们两个给我过来,有些话我不想说第二遍!”

杜雨晖用冰冷的口气说道:    “玲姐你脸上这是怎么了?

说!!”

杜雨晖不断的提高着声音说道:两个人战战兢兢的过来后杜雨晖一看玲姐脸上有几个红的手指印,并且两个人的眼角有泪痕,但他还是压着火问两个人,但两人还是没有说话!    “你们还是不想说吗?

那你们就给我滚蛋吧!我不需要连话都不敢说的女人,因为他们会把我的儿子教成懦夫!”

杜雨晖反而很平静的说道:在这个时代,无论是家里还是社会上,弱者想要生存是非常艰难的!    “说说我说,今天早上我跟玲妹带着金雕在校场上散步,二哥过来说要看金雕,我们听你的话不能让外人靠近,一个是怕伤到金雕,一个是怕金雕伤到他们,所以我们就说不行,结果二哥说没什么不行的,他还想吃呢,问我们养金雕是不是用来吃的,我们说不是,他不听非要抓走一只尝尝,我挡着他让玲妹带着金雕快走,结果他把我推倒后玲妹过来帮忙,他去抓金雕,玲妹怕二哥对金雕不利就冲过去拉住了他,被他打了一巴掌,然后金雕就都扑了过去啄二哥,所以他就跑了,我们两个把金雕抱回来后,祖母让我们两个过去,告诉我们这事谁都不能说,要不然就……”红姐说到了最后就不说了!只剩下呜咽了。

    “要不然就怎么样?”

杜雨晖继续问道:    “就等你不在家了,找我们一个由头把我们给赶出去!呜呜呜!”

杜雨晖把红姐拉过来把他的脑袋抱在了怀里后,红姐边说边哭了出来!女人情绪得到了释放后正常的表现!    “还疼吗?”

杜雨晖另外一只手摸着玲姐的脸颊问道:    “相公不疼一点都不疼!”

玲姐虽然这样说,但是眼泪犹如决堤之洪水潸然而下!然后也扑到了杜雨晖的怀里,杜雨晖等两人情绪宣泄之后,看他们心情平静了些许后说道:    “擦擦眼泪,相公给你们去评评理!”

    “不要相公不要了,你经常不在家……”玲姐抬起头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杜雨晖的嘴给堵上了!玲姐的反应很忘我,杜雨晖却在想这也算是自己的初吻了吧!同时他还在想,今天这事自己看来要发飙了……    ………………    “今天的天气挺好,各位婶婶好!”

杜雨晖带着情绪稳定的玲姐跟红姐下楼来到了大厅后说道:当然了大厅里面什么时候都能有人,很多时候梁氏他们搓麻将也在大厅了!杜家庄有规矩但不多!    “好好!小晖啊你也辛苦了快来坐坐!”

六婶马上站起来说道:    “谢谢六婶,诸位婶婶,今天玲姐被人打了,不知道你们有谁知情的,能跟我说说吗?”

杜雨晖问道:    “什么?

谁打的,欺负人也不睁开眼睛看看!谁?”

几个婶婶的反应也吓了杜雨晖一跳,他也没有想到这些家伙居然要捋胳膊挽袖子,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大嫂大嫂,玲被人打了大嫂!”

四婶居然风风火火就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喊梁氏!当然了他们清楚,这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对吧!杜雨晖来了这如此平静的要问大家这事意味着什么?

这个家伙发起飙来,谁能挡着住,连大哥有时候都不给面子,上一次也不知道怎么弄的,就被大哥罚去祠堂面壁思过了,毕竟那件事参与者尤其是大嫂不说,其他人根本就不会说,大嫂又不傻,对他不利的事他能说吗!而这一次只要跟自己没有关系的,一定会是一副帮忙的架势的,所以杜雨晖诧异了一下瞬间也就理解了,这一个个的都跟打了鸡血一样!    “玲快过来让娘瞧瞧?

这到底是怎么了?”

四婶扯着脖子喊梁氏他听不到吗!马上就出来了后问道:    “娘今天这事谁干的让谁自己出来说吧!你也不用问了!”

杜雨晖找了张椅子坐下后说道:    “大嫂看样子是咱们自己家的人干的了,那个下人们不敢,莫非是……”六婶在一旁说道:    “我去找当家的,让他把人都给召集起来……”梁氏一听就去找老爹了,毕竟他是女人,召集族里人他可没有这个权利,说完梁氏也是小跑着去找老爹了,不一会老爹出来了,然后家人们开始陆陆续续往大厅赶!    “人都到齐了,除了三叔四叔在外边忙生意的,不过这事也不是他们干的,谁自己出来说说吧!玲姐被谁打了,因为什么打的!”

很多人都不知道为啥,但是族长召集一定有事,来了之后都不明所以之时杜雨晖问道:    “小玲被打?

谁打的这家伙疯了吗?”

    “嘘小点声先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人听了杜雨晖的话开始低声议论了。

    “怎么没有人承认呢!玲姐脸上的这几个手指印总不会是他自己留下的吧!”

杜雨晖平静的问道:    “狗子啊!莫不是他们自己闹的时候伤到的!”

祖母狠狠的盯了玲姐跟红姐一眼后说道:不过杜雨晖却看的一清二楚!    “我再问一遍,这是谁打的,如果没有人承认,凶手被我找出来的话,这跟自首可就有本质区别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自己掂量掂量!10个数10,9,8……”杜雨晖没有搭理祖母自顾自的说道:随后二婶说道:    “狗子这就是两个丫头打一下又打不坏,你至于这么大惊小怪吗!要不然二婶给你找更好的!”

    “3、2、1!”

杜雨晖还是自顾自的继续查着数等他都查完了继续说道:    “你们认为我找不到人是吧!大君你认为今天这事就这么完了吗?

你认为你能躲过去吗?

你还是认为我是傻子,没有办法收拾你?

或者你认为有祖母撑腰你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这事是你干的吧?”

杜雨晖问道:    “狗子你可不要血口喷人,这事可不是我干的!跟我没有关系,祖母狗子诬陷我!”

大君马上说道:    “狗子你这话可不能瞎说啊!今天到现在大君都跟我在一起啊!他怎么可能干这事呢!”

祖母说道:    “两个小东西,竟然学会在背后搬弄是非了,大哥我看要家法伺候了!”

二叔跟着说道:    “大嫂要不然给狗子找个正经人家的千金好了,他们怎么能配狗子呢!”

二婶也说道:    “还有谁有话说,都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我也听听!”

老爹反而平淡的问道:    “老大啊!这事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要问清楚啊!这可是你当族长以来第一次处理族内的事,千万不能偏听偏信啊!”

祖父也跟着说道:    “还有谁有想法?

接着说说!”

老爹看了祖父一眼继续问道:不过其他人却都不说话了!    “既然没人说话了,那我就说吧!小玲你挨打了,你来说说是怎么回事!不用怕有爹呢!”

老爹继续说道:    “爹是这么这么回事……”玲姐大致的复述了一遍道:    “老大你可不能听这小妮子胡说,他魅惑狗子就算了,你可要心明眼亮,我都说了今天大君一直跟我在一起来的!这小妮子撒谎。”

祖母瞪着眼睛说道:    “祖母你不用那么着急,是谁干的他跑不了,大君如果没干祖母你怕啥!”

杜雨晖问道:    “狗子你说是大君干的,你有什么证据?”

二叔问道:    “这个简单啊!大君哥跟玲姐他们争执的时候,也是为了我的金雕,玲姐红姐你们去把我的金雕抱过来,咱们把所有‘当事人’都给聚齐了再说!”

杜雨晖说完两人就上楼了!    “狗子你就别胡闹了,你跟祖母说他们两个是不是又魅惑你了,你让他们抱几只畜牲干嘛,正好这几天你二叔在外面认识了点人,听你二叔说他们也想跟我们杜家庄结亲,都想把姑娘嫁给你呢!”

祖母说道:    “是吗?

那太好了,要不然挑两个漂亮的我娶回来?

还有那有没有人看上大君的呢?

要不然我们两个一起迎娶,这一次咱们办的热闹点!”

杜雨晖随后说道:今天杜雨晖虽然生气,不过他自始至终没有表现出来,目的就一个,他希望看看这事的水到底有多深?

    “哎呀都是看上你的,不过大君也15了,要不然你也给他弄一个见习棋待诏,我估摸着……”祖母的话还没有说完,祖父马上说道:    “大君你说这事跟你有没有关系?

我最后在问你一次?”

祖父多精明啊!杜雨晖两句话差不多就知道大概了,祖父马上开始转移话题并且喝问大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