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南宋游记 > 第三十二章 血肠

    接下来的一切,都在按照老爹的指挥有条不紊的进行着,表面看杜雨晖也是帮忙打下手,其实老爹要是忘记了什么,杜雨晖会在旁边小声的提醒,然后老爹会继续下达命令,这个年头要不是没有那么多可以选择的蔬菜,这一顿晚饭一定会非常的丰盛,没有办法此时的杜雨晖也有点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意思,不过内脏了猪蹄猪头什么的,包括猪皮的毛,老爹在院子里面生起的篝火里面,放着一个铁棍,但铁棍烧红了之后,直接用来处理猪皮的毛发,可以说是事半功倍的,一大家子人,忙乎了两个多小时,基本将一头挣猪给处理完毕了,排骨了脊骨了,反正单独的东西都切割分离开了,而干这活其实杜雨晖是主力,跟一次处理黄羊不一样,明天是重阳节了,祭祖的猪头留下,其他的各种大肉,今天晚所有的大锅哪怕不休息,也必须把所有的肉都给熬出来,弄成熟的咸一点还是容易放置的,当然了最关键的是现在的生活条件的确好了很多,配合重阳节,让大家不限量的吃三天,或者说是吃这一头猪,直接吃了了拉到,十几口人,一头猪其实一点都不多,这猪杀完了,剩下的骨头还有肉也是200来斤,并且今天祖父祖母也高兴,没有人会想到老爹会杀猪了,个老手也不逊色啊!所以切割完成一部分猪肉,拿进厨房一部分,直接开始煮了,而每一次进厨房大锅焖肉的时候,梁氏都按照杜雨晖的要求,把他配置的调料扔一袋子下去,当这边终于把最后的猪肉分割完毕之时,厨房那边传出来的肉香味,已经让所有人都禁不住的流出了口水……



    为了这顿丰富的晚饭,除了祖父没有动手之外,孩子们也都没有闲着,烧火剥蒜捣蒜等等,没有酱油的蒜泥哪怕是配清水也一样会让人胃口大开的,第一锅出来了之后,奶奶下令开饭,今天晚没有什么主食,是猪肉,你能吃多少吃多少,只要别自己跑肚拉稀或者是撑坏了行,这有点东边杀年猪的味道。



    “这个血肠熟了,怎么吃啊?”三婶在厨房喊道:其他人正在往桌子端大锅肉,唯独三婶给血肠在较劲



    “直接拿刀切成一段一段的可以了,切坏了也不要紧,还有吃完饭我们出去看看,要是剩下的猪血都凝固好了,你们帮忙切片然后给抄了可以吃了,那东西不要吵老了,嫩着吃也补血!”老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反正是按照自己的功课,谁问啥答啥,至少到目前为止,猪都杀了,还能去怀疑狗子的办法吗!



    “这肉真香,我怎么琢磨着,以前吃过的都香呢!”四叔一边吃一边嘀咕着。



    “你是馋的,我吃着跟以前一样。”二叔不悦的说道:哪怕他也在猛劲的往嘴里哗啦,他也不会认输,很显然杜雨晖一边在调配鱼饵佐料,一边也打算把药材什么的都给处理一下,要是自己能先期弄出来十三香,乖乖的不得了了对吧!古代的调料可没有分这么细的,而自己在把草药也加进去,各种滋味一起出来,关键的问题是这些东西好找,不像生产其他东西,尤其是化工产品,原材料不容易弄到是吧!男人们先吃,女人们还在忙乎着,不过厨房的也都没有闲着,因为肉足够多,近水楼台先得月是免不了的了,两个大锅里面的肉包括汤都出来了之后,几个妯娌又把外面的肉拿进来装满了两大锅才进屋,而三婶也把所有的血肠都给切好了,一片一片的摆成了花,不过呢!几大盘子的血肠是摆了,没有人吃,老爹虽然是指挥官,告诉他们这活计怎么干,不过他也没敢第一个去吃,毕竟到什么时候,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还是需要一定的勇气的,只不过杜雨晖可不管,伸出筷子夹起来一块,沾着自己眼前的蒜酱一口塞了进去,也不说是否好吃,随手又夹起来一块,老爹一看有门,马夹起来有样学样的沾蒜酱,然后一口塞进嘴里,如果说杜雨晖没有太多感觉,是因为后世他吃过太多次,而老爹不一样了,是的这个年代的人真的没有人吃过猪血啊!什么血在这年代的人眼里,那可真的都是污秽之物了,但是今天老爹的表现如此神勇,他说要知道这东西,祖父都没有说话,其他人还是那句话,你让我干啥我干啥,到时候我不吃你还能拿刀逼着我们吃吗!结果老爹吃了一口之后,两只眼睛往面一番,然后用筷子指着一盘子的血肠,怎么说呢!第一次吃也许是太好吃了,自己不经意间,居然差点给噎到,看到老爹的样子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



    “大哥你咋了。”三叔说完了之后,还马跳起来跑到老爹背后给老爹敲打,是的他明显感觉老爹有点噎到了。



    “都说了这是污秽之物不能吃,大哥你还偏偏不信。”二婶皱眉的说道,然后想伸手把血肠盘子给端下去,结果老爹咳嗽了两声道:



    “好吃好吃,我这辈子还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娘爹你们尝尝,简直是入口即化啊!美味美味。”老爹又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之后,又夹起来一块血肠沾着蒜酱大口的吃了起来,新鲜的猪血,里面直接加入杜雨晖自己制作的调料,只要煮熟了,味道完全的融化在了血肠里面了,同时鲜血还那么的嫩,对于以前没有吃过的人来说,这的的确确是一个福音啊!刚刚看到老爹表情的人的确被吓了一大跳,结果老爹说好吃的时候,梁氏跟大哥不管那么多了,毕竟老爹不会骗他们,一人夹起来一块学着老爹的吃饭,乖乖吃下去一片之后,杜雨晖不至于跟他们抢,但是老爹还有梁氏大哥不一样了,你一筷子我一筷子的,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一盘子这么没有了,好在有几盘子,只不过看到他们吃的这么香的时候,大人们还在犹豫跟观望,这个时候最禁不住诱惑的是孩子们了对吧!况且还是新事物,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做无知者无畏,几个孩子也都相应的夹起来一块血肠,而作为大人来说,你不吃难道一定要喝住孩子不让他们吃吗!结果在大人们考虑的时候,三个孩子都把血肠塞进嘴里了,大家的表情几乎是一样的,没有任何人会多说话,是的大家族吃饭,我们前面说过了,这是有定量的,祖母给大家定量,吃多了不行,但是这几个月来,由于家庭的生活条件越来越好了,所以这个定量也在慢慢的取消,当然主屋这边还是两顿饭,目前只有杜雨晖小哥俩是一天三顿的,而虽然不限量了,不过饭菜每天那么多的情况之下,尤其是孩子们,哪怕没有其他的心眼,至少还有一个吃的心眼吧!血肠那么多,吃光了没有了,所以谁还跟你们废话啊!你们爱吃不吃,三个孩子可不管那么多,吃了第一口马把其他的塞进嘴里,然后去夹下一个。



    孩子们的反应是最真实的,看到孩子们都有点近乎红眼了的感觉,三叔四叔他们也夹了一块塞进了嘴里,然后跟孩子们一样了,当然了两人也不傻,也是第一时间在桌子下面踢了自己老婆一下,随后三婶跟四婶也加入了行列,很显然这是要展开一场会战的意思了,现在说话那是傻子对吧,其他人爱吃不吃,跟我们还有毛关系,我们又没不让别人吃,毕竟第一次吃吗!并且还这么多人,杜雨晖完全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二叔还有二婶还没有动筷子,以及祖父祖母没有捞到吃的时候,是的几个盘子都空了,剩下了最后一个盘子了,在大家还想一口气将最后一个盘子里的血肠也消灭掉之时,在二叔跟二婶也想尝一尝,并且也把筷子伸出来之时,杜雨晖手了,别人是用筷子杜雨晖直接用的是手,并且说道:



    “祖父祖母大人还没吃呢!这最后一盘子谁也别吃了,给祖父祖母大人留在。”杜雨晖一边说一边把盘子拿了起来然后跑到了祖父身边道:



    “祖父大人,孙儿不敢欺骗您,老爹说的这个血肠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吃。”杜雨晖来了这么一招,二叔二婶吃不到了,或者说一直都没有吃到一口,而其他人呢,杜雨晖这是孝道啊,所以算没吃够,那也必须要忍着了,杜雨晖把血肠盘子端到了祖父眼前,祖父把酒杯防线摸摸杜雨晖的脑袋说道:



    “还是我狗儿孙子孝顺呢!”然后祖父跟祖母也相继的夹起来一块送入了嘴里,是的如果是以往,也许他们吃一块或者会让杜雨晖拿回去,让大家继续吃,结果好吗,祖父吃完了一口说道:



    “放着吧!”得杜雨晖把盘子放在了祖父跟祖母之间,这个时候怎么其他人还能过去在弄两块来吃吗!



    “孩他娘,那个你们把这个血肠都煮了吗?还有没煮的吗?”三叔忍不住问三婶道:



    “这些了,6盘子多呢!”三婶咬着牙说道:如果他早知道这东西这么好吃,在外边切的时候他之间先多吃点了,谁能想到,所有人都不看好的东西,居然在不到2分钟的时间内被清空了。



    “大哥,这东西还能做吗?”四叔意犹未尽的问道:



    “一只猪这么多肠子跟血,咱们家人多,要是想管够的吃,我估摸着5只大肥猪也不够啊!”废话光吃血肠,10个大人5个小孩,能够怪了。



    “大哥这么多年真没看出来,你是深藏不露啊!娘血肠这道菜是我这辈子吃过的最好的东西了。”四婶冲着老爹竖起了大拇哥。而此时的祖父跟祖母根本没空听他们说的是啥,废话最后这么一盘子入口即化的好东西了,两个老人也是片刻工夫来了一次光盘行动,留下了愕然相对的二叔跟二婶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