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科幻小说 > 流浪在诸天世界 > 第235集:忠臣.......不死!(求订阅打赏支持)
    龙华殿中,异变突起!

    只见悲愤至极,绝望的饮下毒酒的岳飛,猛地身子一颤,随即,整个人陡然气息乍变,双目中,隐约可见,一抹诡异森然的血红。

    “陛下小心!”

    元魁连忙在第一时间挡在了皇帝赵构的身前,脸上满是警惕之色,一双眼,紧锁眼前似在发生巨大异变的征北大元帅。

    “呼.........”

    死在生死轮回中走过了一遭,半张开的嘴巴,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浊气,随即,他“吧唧”了两下嘴巴。

    “鹤顶红?味道还算不错!”

    说话间,岳峰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中已经被喝干的酒杯,然后有些意犹未尽的看向了内侍大太监冯益手中的托盘,见上面放着一个银制的酒壶,当下二话不说,连忙抛了酒杯,伸手拿了过来,揭开壶塞,对着嘴。

    “咕咚,咕咚.........”

    一口接着一口,岳峰一鼓作气,直接将偌大一壶毒酒喝了个干干净净,然后下意识的打了个酒嗝。

    “呃........”

    一股浓浓的酒气吐出,岳峰脸上神色竟似没来由的多出了几分邪异,或者说,现在的他,才是真正的他,失去了岳飛残留的情绪影响的真正的他。

    “毒性低,气味大,也就味道还勉强凑合,没得说,差评!”

    岳峰随手将银制的酒壶“哐当”一声,直接扔在了地上,然后伸手抹了抹嘴角的酒淔,开口间,带着满满的不屑肆意点评道。

    “你,你..........”

    床榻上,皇帝赵构和吴贵妃两人忍不住抱在一起,看向岳峰的目光,除了不敢置信,满是不敢置信,额..........貌似还有不小的惊惧。

    “你什么啊你。”

    岳峰嗤声道:“我说,你要是想杀我的话,最起码也弄大点阵仗出来,这么点拙劣的小手段,你是在逗我开心吗?”

    一朝挣断枷锁,没了岳飛残魂的情绪影响,彻底恢复本我,此时此刻的他,稍微有些跳脱,只见他满脸不屑的看着内侍大太监冯益手上的托盘,“凭这些,就想杀我,就未免太过天真.........”

    说话间,岳峰随手拿起托盘中的匕首,往自己身上一戳,只听得一声脆响,削铁如泥的匕首非但没有刺破岳峰分毫,反而崩断开来。

    “看到了吗?”

    岳峰看向皇帝,嘴角微微上翘,勾勒出一抹充满邪异的笑:“我早已神功大成,不禁百毒不侵,更是刀枪不入,别说是这样的废铜烂铁,就算是绝世神兵,也根本伤不到我分毫,怎么样,你还有什么别的招吗?”

    “你.........”

    皇帝气的浑身颤抖,差点就要气晕过去,他伸手指着岳峰,气愤道:“这么说来,刚才,你是故意在戏耍朕?”

    “戏耍?呵.........”

    闻言,岳峰当即回之一声轻笑:“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不过,你要是非这么想其实也可以,但,就算你知道我是在戏耍你,你又能怎么办?咬我吗?”

    “你.........可恶,我要杀了你!杀了你!”

    闻得岳峰话语,皇帝气愤至极,当下连忙冲着床榻之前的元魁大声喝令道:“元魁,快点出手,替朕杀了他!”

    “是,陛下!”

    元魁应声接令,当即踏步向前,向着岳峰进逼而来,直至来到了岳峰身前丈许处站定,仿若凝成实质一般的恐怖杀意,瞬间笼罩四周。

    “你想杀我。”

    淡淡然开口出声,不带半点的畏惧惊慌,岳峰直面元魁,以一种平静到了毫无斑斓的语气开口出声,询问,或者说,他只是在讲述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

    “不错。”

    元魁漠然道:“虽然,我很钦佩你,但皇命难为,君要臣死,臣不能不死的道理相信你也明白,所以,我必须杀死你!”

    “哈!”

    闻言,岳峰当即回之一声嗤笑,“你不该接下这个命令的,若是之前,他的残魂尚未完全消散,你或许还有一点点机会,但是现在..........”

    “现在我一样能够杀得了你!”

    元魁漠然开口出手,他的手,在说话间已然按上了腰间长剑的剑柄,那是一柄通体漆黑的陨铁宝剑,虽然无名,但却胜过了天下间绝大部分的传世名剑,凌厉锋锐,足可称得上是无坚不摧。

    岳峰冷然道:“多说无益,拔剑吧。”

    “也好,我向来也不习惯与一个将死之人多说废话。”

    元魁淡然开口瞬间,腰间的陨铁长剑已然温柔出鞘,那温柔的神情,犹如对着自己的挚爱一般,下一瞬间,他的人已动,剑亦同时而动。

    身影如鬼魅瞬现,剑影似电光火石,这一刹那,除了一闪而没的凌厉剑光,竟看不见其中蕴藏的可怕剑锋。

    身为皇家暗卫的首领,天人至境的大宗师级高手,元魁之强,从来不需置疑,而且,他从来不曾轻视过任何的对手,正所谓,狮子搏兔亦用全力,自持身份留手,在真正的高手对决中,除了找死还是找死。

    岳峰恍若未觉的站在剑光下,手未动,脚未动,身亦未动,他在等,等待元魁的剑锋彻底落下的那一刻。

    因为在即将杀死敌人的那一刻,只要是人,他的心里都会渐渐放松,这是人亘古不变的习惯。

    凌厉剑锋,闪烁着刺眼的杀戮寒光,在即将斩落的一瞬之间,岳峰方才深吸一口气,缓缓的抬起了一只手。

    剑很快,快的让人看不到锋芒!

    手很慢,慢的让人忍不住心急!

    然而,就在元魁手中的冷冽剑光即将触及岳峰咽喉要害的瞬息,岳峰终于抬起了手,一拳破风,横贯长空。

    谁的剑快,元魁称王,只是眨眼一瞬之间,他的剑距离岳峰的咽喉要害就只剩下一分距离,然而,就是这最后一分的距离,他却一生也不会再有机会跨越。

    因为,这一刻,他已经死亡!

    一只手,一个拳头,一道拳劲,在快不及眨眼的瞬间,已经轰在了他的胸口。

    “好快的拳!”

    沙哑的声音,带着一丝满足,在岳峰收回手之后,淡然开口,原来,身为皇家暗卫首领的他,除了皇命之外,漠视的不仅仅只是别人的性命,甚至,连自己的生命,他也从来都不曾看重过。

    岳峰自顾负手而立,口中淡然出声问道:“死亡在即,你似乎一点遗憾也无,难道你这一生,从来都没有后悔过什么吗?”

    “后悔?那是什么?”

    元魁淡然出声道:“身为一名皇家暗卫,我只需要执行陛下的命令,不管是完成任务或者被杀,从来不需要什么后悔,更不用提什么遗憾,况且........”

    说到这里,他看着岳峰,平静的脸上,忽地浮现出了几分满足的笑意:“能够死在征北大元帅的手中,我很开心……”

    是啊,既然注定了要死,能够死在自己钦佩的人的手中,能够死在真正的强者手中,这岂非是一件值得令人开心的事情?

    岳峰点了点头,他明白元魁的意思,口中当即淡然出声笑道:“你死之后,我会给你挑一处风水宝地,将你厚葬。”

    “多谢……”

    生命的最后一刻,元魁说出了人生的第一个‘谢’字,也许,他从来都不曾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竟然会对杀死自己的人说出这个字来。

    岳峰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的身体倒落,飞溅的血液,溅落在自己的脸颊上,生命的温度,逐渐冰冷,这就是皇家的无情!

    伸出一根手指,蘸下脸上的鲜血,轻轻放在口中,慢慢的允吸,脸上满是邪异的笑,一双隐隐泛着红光的眼,满含玩味的看向床榻上的皇帝:“你还有什么能杀我的手段吗?来,我就站在这里,让你为所欲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