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第三百三十六章 仙人镌长生字碑
    对于三人而言,行至长生字碑的面前,那可不要太快。
    毕竟有那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缩地符。天下虽大,何处难往?
    尚邈夜里做了一个相当美丽的梦,想清醒过来的他,却抵不过对于那位绿袍女侠的心动。
    隔壁熟睡的师兄紫炎龙王,也和师弟尚邈一样,做了一个相当美丽的梦。
    “我紫炎龙王又梦见你扶摇鬼后了,梦到你突然生了一场大病。你孤身一人面色苍白的躺在病榻之上,身旁竟然无一人照顾看管。我不知道自从上次一别,你过得还好不好,也没有勇气拿起卺鋆橛,对你问上一问。他幽冥鬼帝,该是一个多么命好的人啊!能够与你朝朝暮暮,生生世世在一起。师傅走的那一天,我竟然无一人哭诉,我真的好伤心难过啊!真的好希望,你能够伴我左右!”深情一片的紫炎龙王眼角流落一滴滴清泪熟睡道。
    生来姻缘线殁的秦囥,竟然也在梦中沉迷于俗世情爱。
    “我秦囥知道你慕容涟葭,也在苦苦的想念我。所以你才会不顾慕容府的琰圭律条,来到我的梦里,与我一见。虽然你没有说一句话,但是我心里觉得很美好。我紧握着你的双手,内心感到十分的后悔。我后悔当初没有多陪你吃饭出游,没有多陪你去看你最喜爱的紫焰螺蛳。自从上次一别,我没有拿起卺鋆橛,多跟你见上一面,嘘寒问暖一番。自然,我也从来没有认真听过你说话,从来都不知道你最需要的是什么。你总是三五不时的出现,在我的脑海里,随时、随地、随缘。随心所欲惯了的我,此时此刻真的好想你,好想在梦里,在现实里见到你。我想,我有点儿梦里跟现实,分不太清楚了?。可能,这就是我错过你,应该受到的惩罚吧!”秦囥泪流满面的熟睡抽泣道。
    说回正阳宫的宫主尚邈,他漫漫长夜,虽然没有无心入眠,但是也没有睡的很好。起初,诚然他做的是一个相当美丽的梦,但是随着梦里时间的流逝,他不再面露笑意了。
    “不知道这是我尚邈,第几次梦见你东海龙女了。梦到你出离东海,乔迁新居,为自己亲手设计打造了一个花房书屋。梦到我还一直在偷偷关注着你,你的一颦一笑,仍然能够让我为之魂牵梦萦。”尚邈入梦太深道。
    隔壁的师兄紫炎龙王,夜深人静之时,入梦之深,比起他的不着调师弟尚邈,实在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曾经有一个江湖侠客,情真意切的问过我紫炎龙王。他说,思念起一个人到了极致地步,究竟会是一种什么物我两忘的感觉?我如是应答他道:记得有一日,我紫炎龙王含情脉脉的通过卺鋆橛,给她扶摇鬼后发去了一句‘无忧,勿念!’。那一日,我整个晚上醒来过无数次,起床查看一下自己的卺鋆橛,生怕自己会错过她的回信内容。你懂的,就是那种可怕至极的朦朦胧胧感觉,在梦境里我都能够看到,她回复我的卺鋆橛信息了。然后,鸡鸣声带我从梦境里挣扎出来,起身下床去翻看一下自己的卺鋆橛。这大概就是你所问的,那种思念到了极致地步,就连做梦都不愿放下的至痛感觉吧!”紫炎龙王伤心欲绝的熟睡道。
    另一处入梦过深的秦囥,更加肝胆俱碎,伤心痛苦的一塌糊涂。
    “慕容涟葭,你就不要再出现在我的梦里了,我怕我醒来后却看不到你。”秦囥入情至深泪横流道。
    这俩如此情深,那边被永恒梦魇折磨的尚邈,也不遑多让了起来。
    “那是一个会被我尚邈终身记住的日子,我他娘的究竟是怎么啦?我又在正阳宫内闲来无事,做起了梦来,再次梦见城北那个胭脂货摊,那个一身绿袍的清秀女子。梦到深处,那段时光里面的某一天,我突然收到帝君阴骘文的密令,说要我回城北拒敌万千。记得那时候,我正在书写一个战事的总结书信,那是我城北拒敌三年真正意义上的完结文章。写完之后,我再次回到城北胭脂货摊,身后跟随着一众亲朋挚友和下属心腹。大家都看得出来,我对那名绿袍女子情深一片。他们一看到我行至胭脂货摊前,假装有所需求的翻看货物,全部都在大叫吹口哨起哄起来。那名绿袍女子站在胭脂货摊的收银处,如数家珍的尴尬望着我笑。我的生死挚友贾豐,他曾在来之前对我劝说,你尚邈平时不是说你喜欢她的一颦一笑嘛!那你就去追求她啊!晚些时日,若她被他人所娶,你会遗憾终生的。我笑着不在乎的说,别着急嘛!好饭不怕晚,日久生情便好。不曾想,我突然从梦里惊醒过来,那明明不是一个惊魂动魄的噩梦啊!为什么我就不愿意继续做下去呢?为什么我要匆匆的苏醒过来?我实在是想不通,搞不明白。为什么我还能梦到你?你别这样折磨我啊!毕竟你已经身为帝君阴骘文的明妃了,你真的想要我为你难受一辈子吗?慕容涟葭?”尚邈回忆旧情感慨万千道。
    此时此刻,付桓旌不合时宜的出现,令三人很是诧异。
    永恒梦魇,他虽为魔道中人,此番作为并没有伤害他们三人分毫啊!
    他天涯墨客付桓旌,凭什么轩辕神剑一出,便将永恒梦魇的肉身连同阴神震碎?
    难道境界越高,神剑越锋利,就可以为所欲为,滥杀无辜吗?
    三人只是一念而已,无一人敢去问那位,可与神帝诸葛云霆平起平坐的大剑仙,为何没来由就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剑来!”。
    也许,再美好的人事物件,都有失去耀眼光芒的那一天;再深刻的记忆瞬间,也有淡忘脑后的那一天;再喜爱的那个人,亦有远走他方的那一天。
    因此,再美好的梦境幻想,也终究会有苏醒忘却的那一天吧!
    付桓旌对三位劝解道,该放弃的绝不挽留,该珍惜的绝不放手。如若二人不能在一起后,绝不可以再做朋友,因为彼此都被对方深深的伤害过。最后,二人也绝不可以做敌人,因为彼此都曾刻骨铭心的深爱过对方。?
    “呦呵!一天生姻缘线殁之人,都有资格言谈情爱了吗?”付桓旌身后之人笑颜问道。
    言尽于此,长生字碑,臭名远扬。
    与此同时,时空旅者智者大师,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付桓旌的身后,捋着胡须,笑容十分灿烂。
    “哦!原来是你这个老小子啊!别总是揭我老底啊!”付桓旌羞颜道。
    “天机石,还与我吧!这个修仙世界,你做不了什么的,你终究会一如往昔那般无助彷徨的。”智者大师伸手说道。
    付桓旌不再言语,十分不情愿的掏出天机石后,便凭空消失不见了。
    面前的三人,智者大师不愿去多看一眼,毕竟都是一群痴迷修仙的生瓜牛犊罢了。
    只见智者大师浮沉权杖一挥,三人立刻重归梦乡之中。当然,无辜冤死的魔道中人永恒梦魇,也立马肉体和阴神重聚,起死回生了过来。
    随后,正阳宫的宫主尚邈,继续做着那个情爱之梦。
    “你曾令我心塞疼痛的怀疑人生,我的膝盖和肩膀疼痛难忍,如遭雷电劈砍击打、万蚁慢慢啃咬一般。一旦我躺下,就会特别的疼,那是一种刻骨铭心的痛。我左翻翻,右翻翻,甚至怀疑自己做了什么奇怪的梦,醒来才发现那是真的疼啊!”尚邈对绿袍女子诉说着无限思念道。
    另一处的徒弟秦囥,亦辗转反侧难以入梦。?
    “夜深人静之时,慕容涟葭,我又想你了。我总以为自己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实则不然,我早以身在梦乡之内。可笑至极!连梦乡之内的我,都对你如此情深。我在想我会以,一个什么样的方式去忘记你。在我的梦里,梦见你,这么一个再也不可能在一起的人,真的好痛苦啊!慕容涟葭,你可知道?”秦囥一脸惨笑道。
    那边的紫炎龙王,回想起自己和扶摇鬼后在一起的美好时光,总是怨恨太短太短。
    “我这颠倒时差的做梦,真是又爽又虐啊!远在璟厭山河的你,知道吗?我这儿春暖花开,你那儿秋叶遍地,我时常御剑飞行辗转于两地又如何?可曾改变过你的心意分毫?并没有。”紫炎龙王有些许释然道。
    曲终人散,梦终究会因,一声响彻云霄的鸡鸣而醒。
    对于口含金汤匙出生的正阳宫尚邈而言,梦里的他总是能够一帆风顺,或者逆境翻盘,犹如路边书摊的仙侠故事那般绝处逢生。哪怕会有解不开的误会绳结,和挽不回的悲惨局面,尚邈就告诉自己这只是一个梦,醒来就都会好的。毕竟梦境与现实之间,总是相反的嘛!
    对于獍兒天下最早跻身陆地神仙的秦囥而言,等梦醒过来,他就会想起来,梦里他最终追求得到的那名女子,早就在他的生活中消失不见了。因此,他才不会过于计较境界高低,甘心情愿的做尚邈弟子。
    最后,对于逍遥一生的紫炎龙王而言,你大可以说他贪心过重,什么都想要得到。可对他而言,他只是不甘心罢了。
    臭名远扬的懿崑刹,好巧不巧偶遇到了三人,场面一度十分的尴尬。
    “臭名远扬”四字,和懿崑刹简直就是量身打造的一般,十分的合身得体。他在羰麋天下,如同一只过街老鼠般人人喊打,这才藏身于煣亟天下苟活余生。
    想当年他懿崑刹做下的那些恶事,确实对得起他今日之悲惨境遇。小偷小摸,自然不至于臭名远扬,想必他懿崑刹就是当年那个背叛鲡国的通敌之人。
    毕竟家国本一体,何故分重轻?对于鲡国百姓而言,他懿崑刹的叛国之罪,可恶至极!
    四方天下,羰麋天下、煣亟天下、璟厭山河、蛹猡魔域,前三方天下还有些讲头,最后的一方天地,是无人愿意提及多言一个字的。
    毕竟蛹猡魔域,过于可怖,慑人心魄。
    师徒二人,连同紫炎龙王,齐齐拔剑相向。
    “别呀!三位剑道大侠,人多欺负人少,不讲究啊!”臭名远扬懿崑刹命悬一线之时掰扯道理道。
    “呦呵!如今耳目下,你知道在这四方天地之下,真有那所谓的道理责规存在啦!当年因你叛国通敌,致使鲡国百万民众,转瞬间沦为奴隶囚徒。不知那时的你,可否知道这四方天下的道理?”秦囥怒斥逼问道。
    秦囥句句在理,字字诛心,臭名远扬的懿崑刹哑口无言了起来,羞愧难当的低垂下头颅。
    “只求一死!”懿崑刹低语道。
    “想死?没那么简单,这天大的恶业,你需要用你的余生,负重去偿还。”尚邈说道。
    “也罢!何去何从,全听德高望重的紫炎龙王安排,在下绝无怨言。”懿崑刹双手合十抱拳行礼道。
    “什么?这耀眼的浊日,何时从那西天升起啦?他紫炎龙王,何德何能?你怎可称他‘德高望重’?”尚邈脸上的面子挂不住了怒问道。
    “尚宫主,你可别忘了,第五次的屠龙大战,你可是第一个打退堂鼓的。要不是他紫炎龙王坚持认为,恶龙将要绝地重生而来,必须将其屠灭在临渊之地内,试问如今的四方天下又能有几人存活?”懿崑刹解释道。
    “老兄,江湖是江湖,庙堂是庙堂,不可混淆不清。他紫炎龙王屠龙一事,功劳最大,但是他是奉帝君阴骘文的密令而为,万万不可过誉称赞。要是我尚邈当时有幸,或者有那个资格接收帝君阴骘文的密令,定然要比他紫炎龙王强上百倍,不至于让那临渊之地均为蛹猡魔域。”尚邈十分不服气道。
    看一看,这就是他尚邈的本性,万事不甘心,只会去怪责那些天大的气运机缘,从来都没有降临到自己的身上过。
    一旁快要笑岔了气的秦囥,乐的合不拢嘴,这可是他第一次见到师傅尚邈如此的气急败坏。
    林嫱一路跟随秦囥至此,见他今日心情大好,便从暗处慢慢的走了出来。
    “秦囥,做我师傅可好?”林嫱仿若失忆了一般问道。
    “林嫱,你莫不是得了风寒,在说胡话呢吧?”秦囥连忙伸手摸了摸林嫱的额头担忧问道。
    “秦囥,男女授受不亲,大庭广目之下,你这是在干什么呀?”林嫱往后一躲质问道。
    “好吧!我答应你啦!你以后记得,一定要按时吃药哦!”秦囥无奈应允道。
    “好吧!你们四人慢慢闲聊,我有要事在身,先走一步啦!”懿崑刹岔开话题道。
    “别呀!一行五人,有何不可?”紫炎龙王建言道。
    五人心在一处,走!
    言尽于此,臭名远扬,起死回生。
    平起平坐,谈何容易?
    可是,一旦平起平坐,剑破轩辕,付桓旌还是那个青衫剑客吗?
    没有一个人,愿意做那棋盘里的一尾鱼,紫轩阳自然也不愿意。
    一路走来,付桓旌的仙侠故事,理应走到了尽头。
    可是,时空行者智者大师的一句“紫阳易老”,却让好不容易修成正果的付桓旌,十分不情愿闯进了紫轩阳的修仙世界。
    紫轩阳,身为正鹿宫的宫主紫檀独生子,生来便肩负着正鹿宫香火传承的重担。
    却不曾想,无忧无虑的紫轩阳不知不觉间,竟然成为了一个偌大棋局内的一尾鱼。
    正阳宫的宫主尚邈,眼馋正鹿宫内的至宝“紫云霞雾裳”久矣,终日寻那由头,好将其据为己有。
    一日,十岁年纪的紫轩阳,正在无忧溪中捉鱼逮虾。
    突然,时空行者智者大师凭空出现,缓缓飘落在了无忧溪水边。
    起初,智者大师无意打扰那稚嫩孩童的嬉戏玩耍,毕竟不久之后那个孩子就要阴神出窍了。
    但是,久而久之,智者大师发现紫轩阳正在,如同猫捉老鼠般捉放草鱼,乐此不疲。
    智者大师脸色一沉,面露不悦之色,决定要对这位孩童说教一番,便右手驱动仙法,将那尾快要被紫轩阳玩弄致死的鱼,握于掌心。
    孩子气的紫轩阳,眼见无忧溪水里的那尾鱼,仿若瞧见了自己主人般飞身出水,被溪边老头握于掌心,气愤不已的双手拍打溪水叫骂起来。
    “老头,快把本少宫主的那尾鱼,还与我。不然的话,有你好果子吃!”正鹿宫的少宫主紫轩阳握紧右拳,对溪边的智者大师威吓道。
    “小兄弟,你可愿做那棋盘里的一尾鱼啊?”智者大师没来由的浅笑问道。
    “自然不愿!那梦魇珍馐局,已百年无人可破,我一小小孩童,自然不愿去掺合。毕竟去了也会徒劳无功的,您说呢?”紫轩阳指着恒殇峰的顶部说道。
    智者大师没有应答紫轩阳,他掌心中的那尾鱼,不知不觉间幻化出了真身,原来就是他腰际间别着的那壶仙人酿。
    至此,智者大师获悉了那个偌大棋局的名字,叫做梦魇珍馐局。
    没有理会紫轩阳的一脸惊愕,智者大师凭空消失不见了。
    就在智者大师去往恒殇峰的刹那,惊愕不已的紫轩阳晕死在了无忧溪中。
    随着溪水的流淌,紫轩阳被冲刷到了临軒谷,方才停靠在了溪水边上。
    那边的付桓旌,本就十分不乐意应允智者大师,闯进这个世界,当什么紫轩阳的修仙护道人。
    眼见紫轩阳命在旦夕,付桓旌自然乐见其成,不会伸手去帮扶一下的。
    可是,剑下轩辕过后的付桓旌,又想亲眼见证一个平凡的修仙人,能够有朝一日剑破轩缘,便将溪水边性命垂危的紫轩阳救了起来。
    “紫阳易老”,这四字谶言,是智者大师这位怪老头,留给付桓旌唯一的信息。
    至于其中奥理,只得他付桓旌自己去参透破解,那位忙碌不已的智者大师可没有闲工夫,去为他解释阐明。
    付桓旌修成正果后,神帝诸葛云霆为嘉奖他的丰功伟绩,便私下里将天机石赠予他,永世不再收回。
    因此,付桓旌通过天机石,早知知晓“紫阳易老”,这四字谶言的奥理。
    “紫阳”,是正鹿宫的宫主紫檀生父,这是万万不可能有错的,毕竟有那紫氏族谱可查。
    “易老”,所指并不是那位已经仙逝多年的紫阳真君容易老去,而是暗示正鹿宫的气运福泽,将要被他人所窃夺。
    故此,紫阳暗指正鹿宫的百年气运福泽,易老寓意在不久的将来,那些气运福泽都会被他人窃夺个干干净净。
    如此一来,付桓旌也就明白,智者大师恳求自己至此的目的了。
    所谓“护道”,并不是简简单单的一路陪伴,亦不是当紫轩阳呼喊在否时的一句“在的”,而是传道授业解惑。
    简而言之,付桓旌的此次远游,绝对不可能三年五载就返程回家了。
    说回那盘“梦魇珍馐局”,智者大师行至棋局中央,仿若自己瞬间被万千兵马包围,窒息的厉害。
    没等他动弹一下黑白棋子,智者大师便被神帝诸葛云霆搭救出来了。
    “不要命啦!那盘棋局,也是你能下子操盘的?”神帝诸葛云霆对气喘吁吁的智者大师怒斥道。
    “属下知罪!”智者大师认错道。
    毕竟神帝诸葛云霆身边没有几位值得信赖的属下,便不再责罚智者大师,令其退下了。
    正鹿宫和正阳宫,一直都不怎么对付,明里暗里较劲了百年之久。身为正阳宫的宫主,尚邈无意间听闻正鹿宫少宫主紫轩阳走失的消息,自然乐开了花。
    如此一来,他尚邈的“发财大计”,终于可以一步一个脚印的去行动起来了。
    “紫云霞雾裳”,他尚邈志在必得,就算是凌云阁的阁主东方竡来了,也不好使。
    翌日,尚邈黄鼠狼给鸡拜年,竟然孤身一人来到了正鹿宫的宫门前。
    与紫檀一阵寒暄过后,尚邈应允紫檀,自己将会亲率正阳宫的亲信,在全天下搜寻少宫主紫轩阳的下落。如若自己寻获少宫主紫轩阳,他尚邈要拿他正鹿宫的至宝“紫云霞雾裳”来作交换。
    起初,紫檀没有搭理尚邈的疯言疯语,权当眼前人在痴人说梦罢了。
    可是,眼见紫檀一脸的不以为然,尚邈从自己的拂袖内抽出一张帛巾。
    眼见帛巾之上,是凌云阁主东方竡的字迹,紫檀无可奈何之下,应允了此事。
    平起平坐,说的是正鹿宫和正阳宫,凌云阁自古以来就要比这两宫高上那么一级。
    天下人总是小看这小小的一级,认为其可有可无,殊不知“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
    虽然尚邈一直以来都不把凌云阁主东方竡放在眼里,认为自己的正阳宫没有一处比他凌云阁差,自己才应该被帝君封为右熵晏。但是尚邈深知紫檀恪守帝国礼法,可能紫檀会对自己的言语充耳不闻,东方竡的命令,他紫檀断然不可能视若无睹的。
    因此,尚邈私下里诱骗东方竡的稚子东方阆服下蛊虫,以此来要挟东方竡写下眼前紫檀手中的那份帛巾命令。
    午后,正当尚邈准备妥当,骑马出门之时,帝国传令使宓鲂却突然驾临到了正阳宫的门前。
    言尽于此,紫阳易老,尚邈难行。
    帝国的传令使宓鲂,此番必定要让尚邈难行了。
    “尚宫主,如此匆忙,去往何处啊?”宓鲂怀抱帝国的仿佷剑笔直站立道。
    “宓鲂大人,您说笑了,本宫主听闻大人您大驾光临,故此亲率虎涯骑,前来恭迎您!”尚邈小嘴瞬间抹了蜜道。
    “别!如此兴师动众,莫非尚宫主在帝都内的谍者,已经告知你帝君下令要你去找寻正鹿宫的少宫主紫轩阳了吗?”宓鲂斜眼问道。
    “宓鲂大人,您这就说笑了,属下纵使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在那帝都内安插自己的亲信谍者啊!”尚邈立马跪地惶恐不安道。
    “如此便好!帝君特别交代下官,尚宫主此行不可携带一兵一卒,至多可带一位弟子前行。”宓鲂将自己拂袖中的一张帛巾交与尚邈说道。
    帝君的密令,尚邈还是不能违抗的,只得遵从,眨眼间散去了自己身后的百名虎涯骑。
    帝国传令使宓鲂,此行的要事已然完成,便驱车回帝都交差去了。
    之所以说尚邈难行,是因为他如今耳目下尚未有一名弟子,这也是宓鲂刁难他的地方。
    那边被付桓旌救起的紫轩阳,由于体质较弱,仍然在卧床静养中。
    秦囥在尚邈擦肩而过的刹那,感觉一道生死剑气贯穿自己的灵体力骨,疼痛难当。
    身为幻界的一员,秦囥自幼酷爱山巅境的剑仙付桓旌,总是在憧憬自己有朝一日能够,如他一般持笔六界,墨涌众生。
    尚邈已经跻身剑道金身境,自然知晓适才擦肩而过的秦囥是幻界中人,瞧看着他挺适合当自己第一位弟子的。
    “秦囥,这陋趾巷,就是你的葬身之地!”林嫱仗剑腾空而起道。
    “林嫱,你下的去手吗?”秦囥邪魅一笑道。
    说时迟,那时快,林嫱仗剑腾空而起后,双脚踩踏着陋趾巷的墙壁,疾步前冲。
    与此同时,秦囥背对着林嫱,丝毫不惧的打着哈欠。
    就在林嫱的卺妪剑,将要刺穿秦囥的头颅之时,他右手背后,双指紧紧的捻住利剑,动弹不得。
    眼见刺杀失败,林嫱右手松开卺妪剑,瘫坐在地上哭闹了起来。
    “林嫱,这柄卺妪剑,我就暂时替你保管一下。待你可以伤我分毫之时,我自然会归还于你。”秦囥将自己双指捻住的利剑收进浮尘袋中说道。
    “秦囥,你若是不愿将那柄宝剑还与本姑娘,直说便是。”林嫱嘟嘴无奈道。
    此话不假,甚至还要比那阵风楼内的花魁豐妍甯曼妙身材还要真确,毕竟陆地神仙境的秦囥,是她林嫱终身都不能望其项背的。
    阴神出窍久矣的秦囥,孤苦无助良久了,幸得林嫱近年来的不断刺杀,令其枯燥乏味的生活,多了些乐趣颜色。
    入夜,秦囥如期而至,令尚邈很是惊讶,竟然呆愣住了。
    “堂堂正阳宫的宫主尚邈,想要收下一名弟子,竟然需要如此偷偷摸摸了?”秦囥大笑道。
    “秦囥,这块溧阳令,你到底还想不想要了?不想要的话,本宫主可要丢弃到眼前的污沟脏渠里去了。”尚邈手握溧阳令浅笑道。
    “别!有话好好说嘛!”秦囥连忙低声下气道。
    “早这样不就好了,一位阴神出窍的陆地神仙,真当自己本领通天,无敌于天下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比那绿地神仙逍遥燊还要厉害三分。”尚邈如施舍行乞般将手中那块溧阳令扔与秦囥说道。
    卤水点豆腐,一物降一物,秦囥不能够不信这个邪。
    毕竟那块溧阳令,是由帝都内的帝君阴骘文签发,允许幻界中人在人界逗留居住。
    没有这块溧阳令的幻灵,其下场惨不忍睹的程度,不堪想象。
    于是,师傅尚邈和弟子秦囥,一对师徒便轻装上路了。
    梓垣崖的山贼,这下可要遭大难了,一对师徒要途径此地。
    风雨过后,梓垣崖的山贼难得有空出来一趟,却不曾想偶遇到了这么一对难缠透顶的师徒,想死的心都有了。
    “大胆毛贼,见到正阳宫的宫主,就这么路过离去,有点儿不合适吧!”尚邈持剑拦路道。
    “宫主大人,我们才是山贼啊!你这整的都是哪一出啊?”山贼粱雀泶白眼道。
    “师傅,让他们过去吧!我们不是着急去往瀚海阁嘛!”秦囥对师傅劝解道。
    “说来也是,只不过你们需要留下那件至宝,给我留作念想。”尚邈伸手说道。
    “别呀!宫主大人,我们这小山头,就这么一件宝贝能够拿的出手了,你这是杀人诛心呐!”贼首付韫艨可怜巴巴道。
    “别他娘的废话了,你到底给不给?”秦囥手握虎焰靈对贼首威吓道。
    “给,给,给,给还不行嘛!”贼首付韫艨从自己的拂袖内十分不情愿掏出鲻源靈求饶道。
    手握至宝的尚邈,一脸满足的继续前往瀚海阁。
    鲻源靈,这件至宝单独一件,无甚用处,需要搭配聚魂宝珠,方能显现神通异能。
    师徒二人有了这件见面礼,到时见到瀚海阁主,也不会显得过于寒酸。
    一日,路途坎坷曲折,师徒二人决定进入路旁的茶馆歇息一下。
    一对师徒,对立而坐,茶水满饮,旁人无关。
    “师傅,此行如若您老人家,没能够找寻到那位正鹿宫的少宫主紫轩阳,又当如何?”秦囥没话找话说的闲聊问道。
    “徒儿,为师又能怎样?帝君阴骘文的密令,放眼全天下,有谁胆敢违抗,怕不是嫌自己的舒坦日子过活太久。”尚邈十分无奈的摊手说道。
    秦囥心知肚明,千里之外的帝君阴骘文,其狠辣手段,是常人所无法想象的。
    师徒二人,一路无聊,便拿绿地神仙逍遥燊说笑了起来。
    说起绿地神仙逍遥燊,郭鑫也自是不能不谈的,那可是一位神人啊!
    东郭鑫也,北逍遥燊,西姚赫巭,南齐霓裳。
    三位武道巅峰人物,和一位剑道女仙,总扰人清梦,魂压星河。
    剑道女仙齐霓裳,从东陆的郭鑫也胜任武林盟主之时,便对其产生了巨大的好感。
    迷恋齐霓裳久矣的北境逍遥燊,纵使千方百计终获美人。可是齐霓裳仍然心系东陆的郭鑫也,数次御剑东渡约见郭鑫也,诉说心中的万千苦闷。
    久而久之,绿地神仙的称号,他北境逍遥燊算是摘舍不掉了。
    师徒二人,一路上只是窃窃私语,不曾对他人言。
    言尽于此,尚邈难行,北境无忧。
    有逍遥燊镇守的北境,自是铜墙铁壁,固若金汤,可百年无忧。
    东郭鑫也,北逍遥燊,西姚赫巭,南齐霓裳。
    这四方天下,果真属于他们这三位武道巅峰人物,和一位剑道女仙吗?
    答案自然是否定的,纵观天下众生,试问谁的权力臂膀有他帝君阴骘文粗大?
    这四位人界传说,也只是替帝君阴骘文管理疆土罢了。
    东郭鑫也,所指的是,郭鑫也掌管的东陆地界。
    北逍遥燊,所指的是,逍遥燊统领的北境守夜人大军。
    西姚赫巭,所指的是,姚赫巭脚踏的西疆幽冥渊海。
    南齐霓裳,所指的是,齐霓裳剑指的南街锣鼓巷。
    付桓旌为确保紫轩阳一生无虞,不会阴神出窍,神游九天,竟然擅自利用手中的天机石,将其封印进一方小天地中十年之久。
    故此,尚邈和秦囥这对师徒,短时间内是不可能寻获紫轩阳的了。
    尚邈和秦囥,师徒二人尽管刻意走的极其缓慢,终究还是到了瀚海阁。
    “听说梦见一个人三次,那意味着她将会,彻底的把你给忘了。”瀚海阁主张嬲把玩着手中的聚魂宝珠喃喃自语道。
    “未必吧!听说一个人一直打喷嚏,那意味着她总是在思念着你。听说不可信,可信不听说。”尚邈上前说道。
    “师傅,这里可是瀚海阁,不是您老人家的正阳宫,怎可如此反客为主呢?”秦囥不解的问道。
    “呦呵!你这个孤家寡人,脑袋莫不是被野驴子给踢坏,竟然也学起正鹿宫的紫檀宫主收起徒弟来了。”张嬲不敢相信的大笑起来说道。
    “别!劝你休要再提及,正鹿宫的闲杂人等,真的不熟。”尚邈不悦道。
    “你我兄弟,你要是需要我手中的聚魂宝珠,张口说一声便是,何须如此直勾勾的盯瞧此物。”张嬲递出宝珠于尚邈眼前说道。
    “亲兄弟,尚且明算帐,我堂堂正阳宫的宫主,又怎会白白拿你这瀚海阁的镇阁之宝。好兄弟,出个条件吧!”尚邈说道。
    “好吧!希望尚邈大哥能够替弟弟我,斩除掉这一段孽缘!”张嬲双手抱拳拜托道。
    “师傅,清官尚且难断家务事,何况您老人家有要事在身,您可要三思而后行啊!”秦囥一旁低语提醒道。
    “滚!大人们言谈要事,孩童站立一旁做甚?”张嬲对秦囥下逐客令怒吼道。
    “滚就滚!”秦囥很有骨气的背身离去道。
    “贤弟,这儿女情长,英雄气短,为兄自然深谙此理。可是她若此生非你不嫁,又当何如啊?”尚邈略有所思道。
    “大哥,不瞒你说,我余生必以修仙大道为重,绝对不会再拿起俗世情缘了。”张嬲眼神坚毅道。
    既然尚邈没有言说拒绝,张嬲便当其应允此事,便挥袖而去了。
    尚邈起初就知道自己着了贤弟道了,碍于情面没有说出口罢了。他张嬲离去的很是潇洒,可苦了他的大哥尚邈。
    张嬲说他余生不会再次拿起俗世情缘了,这就说明他拿起过放不下,因此恳求尚邈替其斩断情丝。
    尚邈不一会儿便找寻到了,在瀚海阁周遭闲逛的秦囥,拉着他前往钰翎蹼。
    “师傅,您老人家莫非真的应允张阁主,替其斩断俗世情缘?”秦囥问道。
    “乖徒儿,人心不古,世态炎凉,冷暖自知,冷暖自知便好。”尚邈悔不当初道。
    “懂了,师傅您说您有苦衷不就得了嘛!跟徒儿还拽什么文啊!”秦囥噗嗤一笑道。
    “赶紧赶路!莫要再耍贫嘴了,你个臭小子又想吃脑瓜崩了吗?”尚邈右手食指弯曲指向爱徒笑问道。
    秦囥深知“脑瓜崩”的威力强大,便不再言语,大力驱车前行。
    不愧为日行千里的良驹,师徒二人很快行至钰翎蹼,瞧见了这里的女主人。
    “二位是替张阁主来的吧?”金鳳夤修剪着苗圃内的花朵问道。
    “正是!不知金蹼主思虑如何了?”尚邈问道。
    “笑话!本蹼主需要思虑什么?定是那张阁主哄骗了你们俩,一直都是他张阁主暗自神伤于我,何来本蹼主非他不嫁的谎言缪语。”金鳳夤以心湖对尚邈说道。
    “多有冒犯,失敬!失敬!”尚邈躬身致歉道。
    “听说梦见一个人三次,那意味着他将会,彻底的把你给忘了。不知金蹼主,心里有无那个他呢?”秦囥没事找事的问道。
    “江湖晚辈,竟敢如此无礼?”金鳳夤手握花蕊兒向秦囥怒刺道。
    “金蹼主,如此一件神兵,折断了怪可惜的。”秦囥右手双指紧紧捻住花蕊兒笑颜道。
    话音未落,雪山玄铁打造而成的花蕊兒,就已经被轻易的折断成了两截。
    “陆地神仙,又如何?花笼草狱!”金鳳夤念动咒语轻笑道。
    一间花草满圃的牢笼,从天而降,不偏不倚的将师徒二人困于其中。
    “得瑟啊?你个臭小子,再他娘的瞎逼嘚瑟呀?你怎么突然不说话了?刚才不是挺嚣张跋扈的嘛!”尚邈对身旁被冻瑟瑟发抖的爱徒怒斥道。
    “师傅,您老人家先前也没跟徒儿说,她金蹼主有如此通天的本领啊!”秦囥十分委屈的嘟嘴抱怨道。
    “为师恨不得一脑瓜崩,崩死你这个没长眼的孽徒。一天天的就知道闯祸,偷鸡摸狗,你说你还能干出啥像样的事情。啥啥都要为师教你吗?不懂得察言观色吗?难不成日后,你如厕路边,还要为师替你宽解衣物不成?”尚邈越想越气道。
    “师傅,这倒不用,徒儿有手。”秦囥脑袋如榆木疙瘩般不开窍傻笑道。
    “你个臭小子,今日莫非要气死为师不成?为师所言,是问你有手没手的事吗?”尚邈这下可气坏了说道。
    秦囥不再言语,如今耳目下,再憨傻的他也知道言多必失的道理。
    只不过,在师徒二人争吵斗嘴的时候,寒铁打造的花草牢笼,仿若有了生命般,不时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
    “北境无忧?”逍遥燊以心湖自问道。
    “并不是的呀!”幽灵破军喵垂头丧气的应答道。
    “何出此言呐?我可爱的小猫咪。”逍遥燊神色肃穆的追问道。
    “一对师徒,如今被我关押在钰翎蹼的花草牢笼内。他们未来会对北境不利,那个所谓的寒铁牢笼,只能够困住他们一时罢了。”幽灵破军喵解释道。
    逍遥燊面色苍白,心痛。
    言尽于此,北境无忧,瀚海一注。
    五年前的那场北境战事,在逍遥燊的脑海中,一直都挥之不去。究其原因,实在是太过惨烈了,天赋异禀的剑修,死伤无数。
    “女武神大人,您不能够将这场灾祸,扼杀在襁褓之中吗?难道您愿意看到,北境的万千百姓再遭屠戮吗?”逍遥燊卖惨道。
    “别呀!逍遥燊,这里可是北境,你的地盘,卖惨也要看,对谁好吧!”幽灵破军喵呵笑道。
    女武神大人,是幽灵破军喵的阴神,她还是更加喜欢幽灵破军喵的称谓,毕竟很平易近人嘛!
    眼见幽灵破军喵不吃他逍遥燊卖惨的那一套,他便低头丧气的背身离去了。
    这边争吵斗嘴不停的师徒二人,哪里是真的师徒不合,剑拔弩张。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师徒二人的算计罢了。
    先前,瀚海阁主张嬲手中把玩的聚魂宝珠,早已被秦囥顺手牵羊,趁张阁主酒醉,私下里偷偷狸猫换了太子。
    再说眼前这座雪山寒铁打造的花草牢笼,虽然被金蹼主处处施加了秘法,无数冤魂枉魄附着其上。但是也不是无破裂之法,只是很难寻获生门罢了。
    先前师徒二人在众位冤魂枉魄面前的争吵斗嘴,已经让他们前世的恩怨消解大半,展露笑颜,阵阵笑声。
    如今师徒二人再合力驱动仙法,让空中的那颗聚魂宝珠发挥效用,渡化这些冤魂枉魄。
    如此一来,这花草牢笼内的生门,便被这对看似十分不着调的师徒二人找寻到了。
    既然尚邈和秦囥,这对师徒有能力破解花草牢笼,那么金蹼主就没有理由再刁难二人。
    深知自己被瀚海阁主戏耍了,师徒二人怒气冲冲的行至瀚海阁,誓要将那位满嘴谎言的阁主大卸八块。
    “瀚海一注!瀚海一注!”瀚海阁的阁主张嬲忙言道。
    “算你识趣!我师父的这一拳,纵观天下,没有几人能够接的下。”秦囥搀扶起惊吓到失魂落魄的张阁主说道。
    “臭小子,为何挡下为师的这一拳?一拳锤打死他便是,也算是造福天下了。”尚邈气愤难当道。
    “师傅,瀚海一注,他适才所言,可是那瀚海一注啊!”秦囥解释道。
    “瀚海一注,又如何?幽冥鬼帝要他张嬲三更死,你小子能留他到五更不成?”尚邈气恼上头道。
    “努力做一个不赌的人,不埋怨谁,不嘲笑谁,也不羡慕谁。阳光下灿烂,风雨中奔跑,做自己的梦,走自己的路。?这瀚海一注,是他张阁主生平第一次入赌局,您老人家难道不想知道他究竟赌了什么?又是什么不为人知的原因,令他堂堂瀚海阁主也要被迫入此赌局。”秦囥说道。
    “说来也是,为师刚才确实有点气昏了头,竟然忘了这一茬事儿。”尚邈回过神来说道。
    “好吧!我们平生不沾染赌局半点的张大阁主,那就跟我们师徒二人,好好的说道一下瀚海一注吧!”秦囥给张嬲递过一杯安神酒说道。
    一饮而尽的瀚海阁主,开始一五一十的讲述瀚海一注缘由。
    “这一切的一切,都要从七天前讲起。那是一个漆黑的雨夜,我偷偷跟在金蹼主的身后,察觉她近来有些异样。”张嬲说道。
    “然后呢?”尚邈问道。
    “然后就没有然后啦!你要知道她金蹼主可是玉璞境剑修,我如今还是一个惨兮兮的洞府境剑修,又怎能够悄无声息的跟踪于她。”张嬲卖惨道。
    “哎!我说,张阁主,你这说扯的有些远了吧!我们现在只关心你所谓的瀚海一注,其他的琐碎事情,请勿多提!”秦囥不耐烦道。
    “好吧!我说重点,一抹微笑,能够释却一段情,这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毕竟展颜消宿怨,一笑泯恩仇嘛!”张嬲说道。
    “张阁主,这仿若也不是瀚海一注的重点吧!别再绕弯子了,直接了当的告诉我们师徒俩,什么他娘的是瀚海一注就完事了。”尚邈比爱徒秦囥更加不耐烦道。
    “那好吧!瀚海一注,就是本阁主无聊时的消遣,也就是手中正在把玩着的聚魂宝珠。”张嬲解释道。
    “不对吧!张阁主,此珠非彼注也,莫非你的记忆殿堂已经崩塌不见了?”尚邈像关爱孩童般望向张嬲问道。
    “并没有,可能近来年纪越来越大了,记性有些许不好罢了。你们师徒俩不会当真以为,顺手牵羊偷走的聚魂宝珠是真品吧?”张嬲笑道。
    “可它发挥奇效,令我们师徒俩脱离花草牢笼了呀!”尚邈诧异道。
    “师傅,莫非是那个金蹼主有意为之,故意放我们师徒俩离去?”秦囥恍然大悟道。
    “张阁主,你这样就太不讲究了吧!”尚邈不悦道。
    “尚宫主,这瀚海一注,与那盗圣夜流峰有关。至于你们师徒二人所求取的聚魂宝珠,也早已被他悄无声息的盗窃而去。”张嬲说道。
    “废话真多!徒儿,我们走,快马加鞭赶往珞洼崖。”尚邈不耐烦道。
    什么他娘的瀚海一注,就是他张阁主剑道修行境界低下,被盗圣夜流峰捶打的服服贴贴。
    尚邈和秦囥,这对十分不着调的师徒,压根不在乎他张嬲和夜流峰之间有什么恩恩怨怨。只要能够寻获到手聚魂宝珠,刀山火海也会眼不眨一下就去。
    努力做一个不赌的人,不埋怨谁,不嘲笑谁,也不羡慕谁。阳光下灿烂,风雨中奔跑,做自己的梦,走自己的路。?
    这句爱徒所言,对于他尚邈而言,实在是可笑至极!赌徒所言,怎会有真。赌胜负,决输赢,定黑白,怎能通过一场赌局来判别呢?张嬲,人前不染俗世尘埃,人后又当如何?何人知晓?
    至于张嬲所言,一抹微笑,能够释却一段情。放他娘的屁!尚邈修行途中曾遇到过一个痴心女子,钟情于一位武学大家的二公子,真可谓矢志不渝。
    不久后,那位病怏怏的二公子便去了,走的是那么突然,连痴心女子见他最后一面的机会,都没有给下。
    是的,那一抹微笑,尚邈得见过,却不是想要释却一段情,而是君若先死,妾身绝不独活的忠贞专一。
    瀚海一注过后,紫炎龙王现身,可吓坏了深陷回忆漩涡的尚邈。
    紫炎龙王,并不是一条龙,而是一个人,一个在无名境涯活命的人。
    无名境涯,人间炼狱地也。
    言尽于此,瀚海一注,紫炎龙王。
    若非乱花迷眼,怎会迷恋少郎。
    若非貌比潘安,那痴心女子又怎会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
    若非二公子的曲中意似誓约,那痴心女子又怎会回望他,眉眼弯似月衣袂翩如雪。
    那痴心女子明知,旧梦已碎解不开过往的心结。可她,不愿别离,不愿分舍,回眸一撇,苏篁仍然是那个无畏前行的俊美少年。
    在尚邈的记忆殿堂之中,自然存有很多有关那名痴心女子的故事。
    当然,尚邈那时深陷情爱泥潭,曾深爱过那名痴情女子。对于最终那名女子的选择,尚邈表示十分赞同,毕竟反对也没用,人死不能复生啊!
    那一抹微笑,也曾挂在过尚邈的脸上。记得那是尚邈将二公子与痴情女子,合葬一处后露出的。那时的他,既心碎又高兴,心碎自己深情一片终被辜负,高兴她痴情女子有情人终成眷属。
    说回紫炎龙王,尚邈和秦囥师徒二人要去往那珞洼崖,要他盗圣夜流峰乖乖的交出聚魂宝珠。对于此事,紫炎龙王可是一百个不答应,那盗圣夜流峰可是他的铁哥们,试问江湖中人,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如今耳目下,眼看着自己的铁哥们就要被人欺辱,他紫炎龙王又怎会袖手旁观置身事外呢!
    “为何拦路?”秦囥手握马鞭质问道。
    “传道授业解惑,不行吗?”紫炎龙王抱剑笔直站立道。
    “传他娘的什么道,老子就是天道!快滚,老子暂且饶你一条狗命!”马车内的尚邈怒气冲冲道。
    “师弟,为何十年不去无名境涯?你总不会是害怕去吧?”紫炎龙王笑问道。
    “师兄,别介!大家同属一门,如此说讲,未免太过陌生了吧!”尚邈走出马车帐篷笑颜道。
    “师弟,别总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师兄我觉得恶心异常。明日便是师傅的冥辰之日,你作为他生前最疼爱的徒弟,总不会不去他老人家的坟前祭拜一下吧?”紫炎龙王讲明来意言说道。
    “师兄,冯唐一门,如今已为魔教旁支一派,你认为师弟我这个正道人士,去祭拜魔教中人合适吗?”尚邈反问道。
    “那就是没得谈喽!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今日你去也得去,不去师兄我押着你去!”紫炎龙王手握神剑出手道。
    “师弟不必不如师兄,师傅生前所言着实有理!”尚邈面色如常道。
    师兄紫炎龙王本以为师弟尚邈会接不下,自己这拼尽全力的一剑。不曾想,对方竟然已经偷摸着跻身剑道巅峰境了,只是右手双指有气无力的一捻,便接下了他这势如奔雷的一剑。
    “师弟!你莫非早已忘却,当年我们师兄弟二人,在颈旭峒是如何对天击掌盟誓的?”被一股强大剑气震出血迹的紫炎龙王大笑问道。
    “尊师重道!师弟我一直都没有忘记,难得这么多年过去了,师兄也仍然记得。你不用再三对我劝说了,如今的我,并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我了。以前的我,孑然一身,无所畏惧,了无牵挂。如今耳目下的我,有正阳宫的一宫百名弟子,还有我那府邸内家眷几十,实在是不允许我越那魔教的雷霆一步啊!”尚邈诉说自己的难言之隐道。
    紫炎龙王不再言语,毕竟技不如人,对方说什么都是对的。
    “师傅,与他说讲如此多废话作甚?你我二人还是快些赶路,莫要错过了那艘跨洲渡船的启航日期!”秦囥拉扯着尚邈着急赶路道。
    斐钰夢昇的暗侍,已经默默跟踪着这对师徒多日,却一无所获,没有得到一丁点儿有关聚魂宝珠的信息。
    仍不死心的紫炎龙王,得知有人暗地里跟踪自己的师弟,便私下里解决掉了那名暗侍。毕竟只有死人才会守口如瓶,这是行走江湖之人,个个都知晓的道理。
    一日,峰潇客栈内,十桌酒菜上满后,客栈掌柜尹明哲高兴的合不拢嘴,心想今日终于可以日进斗金啦!
    自然,着急赶路的师徒二人,也在这十桌客人之中。
    “师傅,您老人家明明知道,这偌大的一个江湖武林,就是一个大大的染色缸锅,又为何会毫不犹豫的纵身跃入呢?”秦囥夹着菜肴咀嚼问道。
    “徒儿,如果为师担心自己会道心不稳,误入魔道,那为师又为何会坚守正阳宫三十余年呢?”尚邈反问道。
    “师傅,难不成您老人家,有那江湖至宝天机石不成?可遍览岁月银河,知晓自己过往和未来所有的一切?”秦囥惊讶不已的问道。
    “什么?天机石?快拿出来!否则你就见不到,明日东升之朝阳啦!”一群江湖侠客齐刷刷将自己手中的刀剑,架在秦囥的脖颈上胁迫问道。
    “师傅,救命啊!”秦囥大声呼救道。
    “艳阳高照,天气甚好,是一个去余梁买茶的好日子!”充耳不闻的尚邈心情大好走出客栈说道。
    “小兄弟,求人不如求己啊!”紫炎龙王摘下自己的紫檀斗笠,递出一把神剑说道。
    “多谢!”秦囥接住不远处传来的神剑致谢道。
    说时迟,那时快!客栈内眨眼间打作一团,桌椅板凳的损毁程度,已经到了简直不忍直视的地步。
    看傻眼的客栈掌柜呆傻住了,内心早已血流不止,欲哭无泪啊!
    有神剑在手秦囥,勉强破解掉了豐王思嘉的秘术阵法,逃出客栈,捡了一条小命。
    有事徒儿救我,无事给我死去。
    眼见自己的师傅尚邈,果然如江湖传言那般的不靠谱,秦囥便下定决心帮助紫炎龙王,迫使自己的师傅去祭拜,那位不曾谋面的故人。
    紫炎龙王计谋得逞,大喜之余,仍然担心找寻不到自己那位不着调的师弟。
    赌,这个字,羁绊着尚邈的一生。
    正鹿宫和正阳宫的明争暗斗,始作俑者就是他尚邈。他就是一个宁为鸡首,不作牛后,争强好胜的人。
    一路走来,各大赌坊,尚邈算是逛了个遍,却不曾下注一文钱。
    因为他尚邈赌各个赌坊的老板,都在想着如何痛宰,他这位富得流油的肥猪。
    深知自己的师弟尚邈,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赌徒,紫炎龙王很快就在本地最繁华的赌坊,找寻到了他。
    闻声赶来的秦囥,心情十分不好,一脸的怒不可遏。可是他尚邈纵使有千错万错,始终是自己的恩师。
    一行三人,走!
    言尽于此,紫炎龙王,长生字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