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第三百一十八章 仙人亦回天乏术
    付桓旌身中剧毒良久,同行的仙人亦回天乏术。
    这不是剑仙风源靈第一次如此的无可奈何,先前他的挚爱生命垂危,他也爱莫能助。
    世人皆言,仙人道法通天,有何不能为?
    可是真的成为了仙人一位,真的就能让人起死回生吗?答案自然是不能,因为天道难违。
    付桓旌的前世秦笃涯,每当云卷时见她,云舒后别她。
    没等秦笃涯应答,轩辕大帝便消失于人前了。
    “果然是一个古怪的老头!涯哥哥,别理他了,我们赶快御剑飞行去那焚煞皇城,打败枪神耶律铭吧!”林雪舞御剑飞行,对地上的秦笃涯说道。
    “雪舞妹妹,你不介意下回御剑飞行,把剑平放在贴着地面的地方吧?”秦笃涯尝试多次,仍然飞身上不去剑身说道。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在乎这些细节,你个铁废物,快上来!”林雪舞伸手把秦笃涯拉上剑身说道。
    二人御剑飞行,很快到了那焚煞皇城,见到了杀人如麻的枪神耶律铭。
    “呦呵!二位旧相识,近来可好呀?”耶律铭手提如龙神枪笑问道。
    “什么?你竟然…………”秦笃涯见到如龙神枪所指之处,便是那轩辕大帝的头颅惊讶不已道。
    “没错!就是轩辕大帝,已经被我斩首了,谁让他到处多嘴多舌呢!”耶律铭用手擦了擦如龙神枪,身上那轩辕大帝的鲜血,恶狠狠的说道。
    “可是,他是远古时期的一位上神,你是如何擒杀他的呢?”林雪舞很是纳闷的问道。
    “瞧见没?就是因为这支离渊三叉戟,我才有机会吞噬那九幽通天蟒千年的修为。然后利用天机石,把它的旧主人轩辕大帝斩首在你们的面前。”耶律铭炫耀的拿出离渊三叉戟说道。
    “哦!原来如此,那天机石是否告诉过你,九幽通天蟒曾吞食过离渊三叉戟?”秦笃涯胸有成竹的笑问道。
    “什么?竟有此事!”耶律铭大惊失色道。
    只见那狂风呼啸,耶律铭体内的数千年修为,转瞬间,化为了九幽通天蟒的形状,它想要吞食掉了耶律铭手中的离渊三叉戟。
    “涯哥哥,天赐良机,刀剑合壁!”林雪舞对秦笃涯大喊道。
    见枪神耶律铭,转瞬间失却了数千年年的修为,秦笃涯配合着林雪舞使出了组合技“刀剑涯舞”的第二重。
    顿时,刀剑飞舞,枪神耶律铭无力招架,败下阵来。
    “可恶!今日你们暗算于我,算你们技高一筹,待来日…………”枪神耶律铭回过神来,手握天机石准备脚底抹油开溜道。
    “待来日又当如何呀?看你的魂元被破第四次吗?”轩辕大帝大笑道。
    突然,轩辕大帝出现在枪神耶律铭身后,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离渊三叉戟,一戟便破裂了他枪神耶律铭的魂元。
    “为何?为何受伤的总是我?”枪神耶律铭仰天长叹道。
    枪神耶律铭生平第一次垂泪,留下了无助的泪水,然后他的魂元消散不见了,他的肉身也焚成灰烬了。
    “可恶至极!你个糟老头子,坏滴很!你未免也,太爱出风头了吧!我们俩刀剑合璧,组合技和大招都使出来了。然后,你过来一招秒了他枪神耶律铭,合适吗?”秦笃涯气急败坏,飞身向前,一把攥住轩辕大帝的脖颈处说道。
    “别!涯哥哥,人家好歹是一个远古大帝,面子还是要给的。”林雪舞连忙上前拉扯开秦笃涯劝慰道。
    “这位少侠,很是不服气吗?”轩辕大帝笑问道。
    “不服气,又当如何?”秦笃涯相当过分的把血饮殇刀抵在了轩辕大帝的脖颈处问道。
    “这位少侠,我劝你,做人要善良!”轩辕大帝对秦笃涯说道。
    可是,他秦笃涯不予理会,继续嚣张跋扈。怎料,轩辕大帝只是弹指间,便将那血饮殇刀焚为灰烬了。
    秦笃涯呆愣住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也不知该如何收场。
    “涯哥哥,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那远古上神。咱们招惹不起,你死活不听,这下子满意了吧!”林雪舞在秦笃涯的一旁,搂他入怀安慰道。
    轩辕大帝的目的达到了,便手握天机石回到远古时期去了。
    接下来,对于手无寸铁的秦笃涯而言,该何去何从呢?
    再临人界的女剑仙林雪舞会一直陪在秦笃涯左右吗?
    还有那命苦久矣的魔界至尊耶律铭,他的魂元依次被秦笃涯刀破、被独孤傲剑破、被轩辕大帝戟破,他还能够第三次重聚魂元,卷土重来吗?
    “嘿嘿!这下子,你拿我没办法了吧!我血饮殇刀,已经被那轩辕大帝焚化为灰烬了,看你如何预告下一章节的标题?”血饮殇刀偷偷大笑道。
    突然间,林雪舞手中的翎雪剑,脱鞘而出,一剑破天!
    “刀归河洛”
    一番查阅之后,付桓旌恍然大悟,所谓的前言不搭后语,即为前不是后,后亦不是前,中庸之道也。
    付桓旌从金钗琉璃镜的上下两端,双手用力挤压它,使其变为了一面上下为镜面的金钗琉璃镜。
    顿时,金钗琉璃镜霞光映照屋顶,它的仙法屏障已然被破。
    花费不了多少时间,付桓旌便攫取了其中的一国气运福缘,将安雪晴的雪白尸骨炼化成了剑灵,封印在了自己的体内。
    如今的付桓旌,已经从幻界灵力最低等的兑灵,晋升为了灵力略高于兑灵的离灵。
    付桓旌缓步走出静心酒坊,想要让自己那快要发霉的一副灵体力骨,被这温暖的阳光好好晒上一晒。
    突然,酒坊对面的凤栖阁门口,聚满了一众人等,议论纷纷。
    哦!太可惜了,一个美貌的女子死了,这可太让人伤心了。
    要是一个丑陋难看的女子死了,也许她的人生原本就很失败,所以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死了,实在是一个天大的悲剧。
    我知道,我是说,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就像是一个可爱无比的独角兽或者小妖精。她们十分珍贵而稀有,她们应该受到保护。
    付桓旌简单询问了一下四周的幻界衙役,知晓是一宗情杀案件。
    但是,案情却复杂多变的厉害,远远不止情郎杀害爱妾那般简单肤浅。
    付桓旌一一看过凤栖阁的其余风尘女子后,惊讶的发现她们个个貌美异常,如天人降世一般美好。
    惨死的那位貌美女子,是凤栖阁的花魁。虽然她的容颜已经被尽毁,但是她原先的容颜定然不凡。
    丁是丁,卯是卯,付桓旌身为一位幻界的江湖中人,原本是绝对不会掺和庙堂杂事的。
    但是这件惨案好巧不巧,发生在自家师傅酒坊的对门,令他不得不多事一番。
    在付桓旌暗中调查案件三天后,搜寻到了不少的蛛丝马迹,约莫算是捋清了整件惨案的前因后果。
    在付桓旌看来,凤栖阁内的多位貌美女子,如同一个个捕鼠陷阱一般无两,引得无数幻界男子意乱情迷甘心赴死。
    “然后呢?”暗侍浮屠问道。
    “然后徒儿应该严惩凶手,还那惨死女子一个公道。”付桓旌说道。
    “严惩凶手又能如何?那名惨死的女子能够重生过来不成?”暗侍浮屠笑道。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纵使那名惨死女子的逝去是命中注定,但是这名仍然逍遥法外的凶徒必须要接受严惩。”付桓旌说道。
    “臭小子,难道你真当自己是天道主宰不成?可以决定一个不曾相识的陌生人死活吗?”暗侍浮屠大笑道。
    “师傅,莫非这个死局是您老人家设下的?”付桓旌狐疑道。
    “臭小子,愚蠢至极,这离灵的境界修为,你小子还不到那个资格。”暗侍浮屠将爱徒付桓旌的金钗琉璃镜收回道。
    没了一国气运福缘的付桓旌,修行境界从离灵跌落到了兑灵。暗侍浮屠隐去身影,前往混沌剑阁负剑吸收殇煞剑气去了。
    这件凤栖阁惨案,是他付桓旌必须要去破解的劫难,事关他的修行大道前景。
    这件谜案,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特定的杀人方式。
    随着付桓旌的深入调查,他知道了凤栖阁原来惨死的貌美女子,不止那一名花魁女子,而是八名美貌女子。
    只不过凤栖阁的老鸨夜叉为了赚取钱财,刻意隐瞒了其余七位女子的惨死。
    付桓旌梳理了一下八位女子的死亡联系,惊讶的发现凶手利用八卦命理杀人,不知其所为何求。
    近日来,付桓旌乔装打扮进了凤栖阁,暂时当了酒水小二。
    虽然十日前那名花魁赤裸身体,惨死在自己的闺房之内。但是凤栖阁的好色之徒,不减反增,欢声笑语不断。
    几天的察言观色之后,付桓旌发觉有一人格外引人注目,十有八九就是那名行凶之人。
    付桓旌将凤栖阁内的新花魁作为一个捕鼠陷阱,用以擒获那名异于他人的男子。
    半月有余,付桓旌依然徒劳无获,便灰心丧气颓废不堪。
    过了些许日子,这件幻界凤栖阁惨案,依旧毫无头绪破案无望。
    “臭小子,听说了吗?那名凤栖阁的新花魁,前不久也被淫贼残忍的杀害了。”暗侍浮屠随口一问道。
    “什么?怎么可能?”付桓旌惊讶万分握笔的右手颤抖的厉害说道。
    “臭小子,怎么又不可能呢?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今卑贱如尘土的你又能怎么样呢?”暗侍浮屠讥笑道。
    “徒儿整日护在她的四周,那名淫贼又怎么会有机会下手呢?”付桓旌不解的问道。
    “果真如此吗?那么现在的你,守护在她的身边了吗?”暗侍浮屠笑道。
    愧疚万分的付桓旌,没有继续和师傅铁浮屠多费唇舌,便疾步前往静心酒坊对面的凤栖阁,向阁内的老鸨夜叉询问一下新任花魁死因。
    听了凤栖阁老鸨夜叉的一番叙说后,付桓旌惊恐万分的发现,那名藏身暗处的淫贼准备利用九宫天道杀人。
    眼见不久的将来会有其余八人被那淫贼所害,付桓旌便不顾先前他十分怀疑的那位凶徒,是不是真的杀人凶手,将其乱棍打死,弃尸于雷霆崖底。
    “为何要杀害那位无辜的幻界男子?”暗侍浮屠问道。
    “他杀了人,杀人偿命,理所应当,有何不可。”付桓旌自认有理道。
    “证据何在?”暗侍浮屠问道。
    “证据?徒儿在天机石中,早已看到了他的行凶过程,他就是杀人凶手。”付桓旌掏出自己无尘袋中的天机石说道。
    “臭小子,如果为师告诉你手中的天机石是一个赝品,你会后悔吗?”暗侍浮屠右手驱动灵力瞬间将那块天机石焚毁道。
    “不可能!师傅您为何如此坑害徒儿?”付桓旌问道。
    “臭小子,你的修行大道,未来会遇到无数劫难,断然不可把这块死物作为你做与不做的准则依据。你小子就把这次的事情,当作是一个小小的教训吧!”暗侍浮屠意味深长的说道。
    付桓旌无话可说,此次确实是自己的过错,没有任何可以推卸责任的借口。
    暗侍浮屠见爱徒似有悔改之心,便心满意足的走了。
    过了些许日子,付桓旌深刻认知到了自己的错误,不能为了一己私怨枉杀无辜。
    为了去除一身的戾气,付桓旌只身前往菩提寺打坐半月时间。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付桓旌在平心静气之余,利用天机石最后浏览了一下剑帝皇者秦笃涯的大结局。
    血饮殇刀似人一般,有了魂魄,虽刀身尽毁,但魂归河洛。
    “河洛?没听说过,可以吃吗?”秦笃涯对林雪舞问道。
    “看我的翎雪剑,你想吃一口吗?”林雪舞气恼道。
    河指黄河,洛为洛水,所谓河洛便是这两条大河的交界处。
    一日,河洛鬼王尹戾殇,在河洛之地闲逛溜达着。
    突然,东海龙母江艳媚,空降河洛之地,竟无视堂堂河洛鬼王的存在,戏水玩耍了起来。
    脾气暴躁的尹戾殇,自然不能忍受这样的屈辱,便手拿河洛雷霆斧,想要一斧子劈砍过去。
    怎奈那东海龙母艳媚非凡,河洛鬼王不忍下手,装作斧劈蚊虫,背身离开了。
    “不行,这河洛之地,是我的地盘,怎能容她东海龙母在此放肆!”尹戾殇喃喃自语道。
    “鬼符御魂”
    河洛鬼王大喊一声,便将那东海龙母拽脱出了河洛之水。
    “怎么?如此小气?”江艳媚问道。
    “你堂堂东海龙母,不在那无边无际的东海内呆着,来我这河洛之地所谓哪般?”尹戾殇板着张臭脸问道。
    “龙元晶魂”
    东海龙母低语一声,只见她的体内龙元,散发出五彩光芒,平缓了这滔急的河洛之水。
    “想你了呗!死鬼!”江艳媚使出艳媚之术,对河洛鬼王勾引道。
    “不熟!滚开!再见!”河洛鬼王尹戾殇双眼望向他处,严词拒绝道。
    缘,妙不可言!
    河洛鬼王的神器是河洛雷霆斧,东海龙母的神器是东海紫金锏。眼见二人不合拍,两件神器却你侬我侬了起来。
    因此,那血饮殇刀并不是,第一件有了魂魄的神兵。
    早在远古时期,河洛雷霆斧与那东海紫金锏,这两件神兵便已魂魄双全了。
    久而久之,在二人各自神兵的撮合下,二人便不再那么敌对彼此。
    在江艳媚和尹戾殇交心沟通时,听说他堂堂河洛鬼王,让四界闻风丧胆,却也曾经历过很多凶险万分的磨难,让她对他的敬仰之情更加深重了。
    如今的河洛鬼王风光无限,殊不知他幼时父母双亡,天生戾殇之气,被迫只能做一名小小的妖界厉鬼。
    也许是那句想当英雄,必死父母的箴言,福泽着我们的小鬼王尹戾殇。他机缘巧合之下,拜师东篱大仙,学习到了无上仙法。
    随着年纪的不断增长,小鬼王尹戾殇东侵幽冥鬼坛,西掠佛教圣地,南平人界乐土,北扫神界叛徒。
    如今已三十余岁的河洛鬼王尹戾殇,他再也回不去东篱大仙的玄甲圣殿了。因为他多年来招惹了太多祸事,东篱大仙怕与六界众生为敌,早已不认他这个孽徒了。
    东海龙母江艳媚,出身龙族,生就一身艳媚之气,却也是一个天煞孤星。
    如今万人追捧的东海龙母江艳媚,当初也是一个处处遭人欺负的小倒霉蛋。身为东海龙王最小的一个女儿,江艳媚幼时不曾感受过一刻家庭的温暖,需要处处提防姐姐们的各种致命圈套。
    说来也奇怪的很,对于江艳媚而言的无尽磨难,反倒增添了她的神界修为,竟让她顽强的存活了下来。
    再来说一说她东海龙母江艳媚的伟大战绩,她曾上斩魔界君主拜月老祖,下打仙界千年祸害隆玥恒尊,左吞人界众生灾祸,右擒幽冥鬼界的怨魂恨魄。
    换言之,就是说他河洛鬼王尹戾殇只能在魔界的犄角旮旯里嘚瑟一下,而她东海龙母江艳媚如今已经是人神仙三界的大主宰了。
    “写一朵花开,依在红尘,拂过轻轻的风。扣一行诗词,唤醒一帘细水长流。当想起,念起,在一窗缘分下等你。执一把永恒,如约而至。从此我愿陪你,走到岁月尽头。”尹戾殇怀抱江艳媚,对其表露心中爱意说道。
    “你让我感到恶心!”江艳媚故作矜持,欲擒故纵道。
    “那你就去死吧!”魔界至尊耶律铭凭空出现说道。
    只见那魔界至尊耶律铭手提如龙神枪,一枪便挑破了东海龙母江艳媚体内的龙元。
    “莫非…………”尹戾殇恍然大悟道。
    “没错!就是你的鬼符御魂咒和她的龙元晶魄诀,让我合二为一,重聚了我的魂元。哦!忘了感谢你们二位了,万分感谢!”魔尊枪神耶律铭躬身致谢道。
    “魔尊枪神耶律铭,你可真是一个小机灵鬼啊!竟然能够想到重置位面,穿梭到远古时期,借助神力重聚魂元。厉害!厉害!”秦笃涯一个刀遁走了出来,林雪舞也一个剑遁飞身出来了,二人齐声拍手称赞眼前的魔尊枪神耶律铭说道。
    言尽于此,云卷云舒后,生离死别时。
    付桓旌的前世是秦笃涯,令他很是头疼呢!
    试问有谁的前世,会隔三差五的跑过来,跟自己的今生今世抢戏呢?
    刚才秦笃涯趁机把自己重置位面,获得重生的血饮殇刀又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
    “还不是你们二人逼迫我的,其实我也不想如此这般折腾,怎奈天道不公。”耶律铭破口大骂道。
    “别骂人啊!有话好好说,我们是不会欺负弱者的。”秦笃涯和林雪舞把刀剑并作一处笑道。
    “又想来那招刀剑涯舞?告诉你们,那招如今已经伤不了我分毫了。”耶律铭嘴里念动着鬼符御魂咒和龙元晶魄诀大笑道。
    没等二位使出合体组合技的绝招,便被这一咒一诀困锁住了,浑身动弹不得。
    “哎!我说,时空行者,你是什么时候瞎的?你真当我俩是空气吗?”河洛鬼王和东海龙母一脸不满的问道。
    “什么?东海龙母你竟然没有死?”耶律铭大惊失色的问道。
    “小老弟,就你会幻影术吗?我东海龙母可是,这幻影术的创始人。”东海龙母大笑道。
    “怎么啦?远古上神就可以无视任何法力伤害了吗?”耶律铭委屈万分的说道。
    “嗯!没错,远古上神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待会儿,我先用河洛雷霆斧,斧破他的魂元。然后,你再用东海紫金锏,锏破他的魂元。”河洛鬼王尹戾殇理直气壮道。
    “知道了,会有他好受的。”东海龙母江艳媚附和道。
    这时,耶律铭彻底崩溃了,是彻彻底底的崩溃了。
    “我杀了谁?而谁又杀了我?”已经疯魔了的魔尊枪神耶律铭,喃喃自语道。
    如此一个魔界至尊,枪神传奇,竟活活被这两位远古上神戏耍的疯魔了。
    “你说呢?”被困住的秦笃涯和林雪舞,连同依偎在一起的尹戾殇和江艳媚,四人一同问道。
    “是我,杀了我!”魔尊枪神耶律铭,恍然大悟道。
    顿时,那两对爱侣,大笑不止。这样的结果,着实可笑至极,出乎了他们四人的意料。
    “动手吧!”四人对耶律铭说道。
    “万万没想到啊!我魔尊枪神耶律铭的魂元,被刀破、剑破、戟破,如今竟要我亲手枪破自己的魂元。”耶律铭感慨万千长叹一声道。
    随后,耶律铭没有丝毫的犹豫,提起如龙神枪,便一枪挑破了自己的魂元。
    这下子好了,刀枪剑戟,都破裂过一次耶律铭的魂元。
    随着魔尊枪神耶律铭的消失,被困住的二人,很快脱身出来了。
    眼前腻歪到要死的两位远古上神,不顾二人依旧在你侬我侬着。
    “走吧!我人界的事,还没了呢!”秦笃涯牵着林雪舞的手说道。
    “我不走嘛!我腿疼,你背我,人家要举高高嘛!”林雪舞被江艳媚递了个眼色,对秦笃涯说道。
    “爱走不走,小爷我,还背疼的厉害呢!也不见有人替我捶打一下。”秦笃涯不解风情道。
    “好!涯哥哥,这可是你自己亲口说的,以后你别再来仙界寻我。”林雪舞被秦笃涯凶哭了,掩面垂泪,御剑飞行回了那剑道仙界,哭作泪人道。
    “你真是一个榆木疙瘩的脑袋,不开窍。女子是用来疼爱的,不是用来发泄私愤的。真是一个大傻瓜!”东海龙母江艳媚,对秦笃涯责怪道。
    “要你管!两个远古上神,整天就知道沉迷情爱,丢人!”秦笃涯听若未闻道。
    “夫君,他欺负我!”江艳媚掩面垂泪道。
    “小老弟,我看你是没被河洛雷霆斧劈砍过。”尹戾殇怒不可遏一斧子,向秦笃涯劈砍过来说道。
    “别,别,别!”只见秦笃涯双手举在空中,仿佛在抵挡着什么说道。
    “哦!原来这都是一个梦啊!吓死我了,雪舞妹妹?”惊醒过来的秦笃涯四下搜寻林雪舞叫喊道。
    秦笃涯一摸后背,发现那血饮殇刀也不见了,难道真的刀回河洛了吗?
    过了不知多久,秦笃涯在云水村的溪水边,找到了林雪舞。
    突然,林雪舞背后的翎雪剑,早已饥渴难耐,一剑破天。
    “天罡皇帝”
    秦笃涯来到林雪舞的面前,紧紧的抱住了她。
    一梦醒来,秦笃涯发现林雪舞,对自己而言,是那么的不可或缺。
    “涯哥哥,你这是怎么啦?”林雪舞问道。
    “没事,我就是怕会再次失去你。”秦笃涯慢慢的松开林雪舞说道。
    “涯哥哥,我刚才用手指,探了探这如梦溪水的深浅,发现前方不远处便是那天罡神剑的藏剑冢。”林雪舞说道。
    “如此甚好,有了那天罡神剑,我的血饮殇刀重铸之日,便不远矣。”秦笃涯惊喜万分道。
    二人便一刻不敢耽搁,御剑飞行前往,那天罡古都。
    二人到了古都的城门外,碍于巨大的剑气屏障,只得在门外苦等。
    魔尊枪神耶律铭,虽然被自己枪破魂元。但是他的父亲东方弑神,临死之前,送给他的戒魂指,一指聚魂。
    换言之,耶律铭的魂元,被他暂时聚于戒魂指内,需要机缘巧合,才能重塑肉身。
    天罡古都,它本是天罡皇帝的地盘。谁料,那幽冥鬼帝,突然手持弑神杀佛刀,一刀便劈砍断了天罡皇帝的天罡神剑。
    接下来,天罡皇帝被幽冥鬼帝囚于,幽冥鬼界的三千雷动琊内。那被劈作两截的天罡神剑,葬身于天罡剑冢内。
    如今这偌大的天罡古都,自然都是他幽冥鬼帝的地盘了。
    “不知二位仙友,来我这天罡古都,意欲何为啊?”手持弑神杀佛刀的幽冥鬼帝,站在古都城墙上笑问道。
    “借天罡城主的天罡神剑一用,他日必当重谢!”秦笃涯大声说道。
    “二位仙友,怕是来错地方了吧!此处并无什么天罡神剑,弑神杀佛刀倒是有一把。”幽冥鬼帝持刀威胁二人道。
    “剑气凌人!”剑道女仙林雪舞最讨厌别人威胁自己了,凌空而起,对准幽冥鬼帝大喊道。
    一瞬间,只见那林雪舞翎雪剑起,一招剑气凌人,便破去了幽冥鬼帝的无上刀意。
    “太暴力啦!”秦笃涯捂着自己被剑气误伤的鼻子气恼万分道。
    “二位仙友,果然英雄出少年,这边请!”被打胆寒的幽冥鬼帝,解除了天罡古都四周的剑气屏障,对城下的二人邀请道。
    二人在幽冥鬼帝的头前带路下,不一会儿便到了天罡神剑的面前。
    “残了?”秦笃涯惊讶的问道。
    “对啊!都残了上千年了,无一人能将其修复。”幽冥鬼帝说道。
    “涯哥哥,这可如何是好啊?”林雪舞问道。
    “东海蛟龙胆,南岳无量心,西方遮天掌,北境长城头,中州九城背。必须要有这五样东西,我才能重铸那天罡神剑。”秦笃涯感叹道。
    “仙友,莫非是在说笑?这五件六界至宝,全部聚齐,怕是要比那开天辟地还要难上百倍吧!”幽冥鬼帝说道。
    “井底之蛙,你懂什么叫做磨难。我的涯哥哥,可是一位曾力挫过,人神魔仙四界传奇的刀意强者。所以说,这五件至宝,他也一定会很快聚齐的。”林雪舞自信满满的望向秦笃涯,对着胆小如鼠的幽冥鬼帝说道。
    “天罡城主,这天罡残剑,我就暂且收下了。断剑重铸之时,晚辈自当登门重谢!”秦笃涯用无尘袋,收下了残剑,对幽冥鬼帝说道。
    “仙友,若是喜欢,拿走便是。还说什么重谢,太过见外了吧!”被林雪舞用翎雪剑架在脖颈处的幽冥鬼帝,不敢动弹,对秦笃涯苦笑道。
    作别了天罡古都,二人很快到了东海龙宫内,苦寻那东海蛟龙胆。
    “哎!我说,你们二位就别再四处寻找了,那东海蛟龙胆就在我的手里。不知二位,我们做比买卖如何?”东海龙王敖芸瓴说道。
    “什么买卖?”秦笃涯和林雪舞,二人停下翻找那东海龙王敖芸瓴的四周物件,坐在他的身旁两侧问道。
    “不瞒二位,我虽然是这东海龙宫之主,但是我却十分惧怕我的夫人。”东海龙王敖芸瓴大吐苦水道。
    “然后呢?”林雪舞问道。
    “我就想与二位叙说一件,多年前亲眼目睹的人妖虐恋。这件陈年旧事,埋藏在我的心底多时,再不把它拿出来晾晒晾晒,都快要化为尘土了。”东海龙王敖芸瓴说道。
    “人妖虐恋?”秦笃涯一脸厌弃的问道。
    “对,没错!是一个孱弱的人族少年皇子,与一位蜻蜓女妖的情爱往事。”东海龙王敖芸瓴说道。
    “老龙王,万分抱歉!如今我们着实繁忙不已,待以后我们二人空闲下来了,一定登门拜访您老人家,听您长谈几天几夜都行。”林雪舞婉言拒绝道。
    “对!没错,实在是忙得很!”秦笃涯附和道。
    “不好意思,晚啦!如今,你们二人非听不可啦!”东海龙王敖芸瓴一口吞下了,他手中的东海蛟龙胆说道。
    “涯哥哥,你上!我嫌他的龙血,会脏了我的翎雪宝剑。”林雪舞一脸不满道。
    “得嘞!老龙王,你可别逼我!如果你老老实实的吐出来,那颗东海蛟龙胆的花,便可饶你不死!”秦笃涯将血饮殇刀抵在,那东海龙王敖芸瓴的脖颈处威胁道。
    “帝君,他威胁我,你看着办吧!”东海龙王敖芸瓴对神界帝君诸葛云霆说道。
    突然,神界帝君诸葛云霆,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怎么可能呢!我们在聊天谈话呢!”林雪舞大笑道。
    “对!没错,我们二人听闻他,东海龙王敖芸瓴空虚寂寞,便前来与他交谈解忧。我们二人都十分愿意,听他叙说那件人妖虐恋的陈年旧事。”秦笃涯怀抱着老龙王大笑道。
    “好吧!那我就不妨碍,你们二位啦!”神界帝君诸葛云霆说道。
    说罢!神界帝君消失在三人眼前,不知去往何处了。
    “老龙王,我一刀了结你,你信不信?”秦笃涯立马怒吼道。
    “老龙王,我一剑要你命,你信不信?”林雪舞拔出翎雪剑威胁道。
    “哦!对了,还有句话,我忘了说。你们二人这是要做什么啊?”神界帝君突然现身三人面前问道。
    “不做什么,我就是想要让,老龙王帮我掌掌眼,看看我这把宝刀,是不是一把绝世宝刀。”秦笃涯摆弄着手中的血饮殇刀大笑道。
    “不做什么,我也是想让,老龙王帮我掌掌眼,看看我这柄宝剑,是不是一柄绝世宝剑。”林雪舞打量着手中的翎雪剑大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有一句话要说,我不是针对你们二位,这六界之内的众生,皆属垃圾。你们若是再敢欺负老龙王,当如此龙角,不复原貌。”神界帝君诸葛云霆人狠话不多的,徒手掰断老龙王的一只龙角,威胁他们二人说道。
    话音未落,那神界帝君诸葛云霆,便消失无踪了。
    “疼吗?”林雪舞心疼不已的垂泪道。
    “疼,不过不打紧,这都是他神界帝君诸葛云霆,对我们这些下属关爱有加的具体表现。”老龙王强忍着剧痛说道。
    “好吧!我们二人愿意诚心聆听,你的那个人妖虐恋的往事。麻烦你拿些丝巾,裹缠一下你的龙角断裂处。”秦笃涯哭作泪人的劝慰道。
    “不用,不碍事的,我不怕疼。”老龙王谈笑风生道。
    “谁在乎你怕不怕疼啊!你那里喷射出来的龙血,溅了我一脸,给我拿些丝巾,我擦擦脸。”秦笃涯气恼不已道。
    “好,好,好,我这就去!”老龙王说道。
    东海龙王敖芸瓴很快拿来了一些丝巾,替勇猛少年秦笃涯擦拭去了脸上的龙血残浆,并包裹了一下自身龙角断裂处。
    有了神界帝君诸葛云霆为其撑腰,老龙王自是天不怕地不怕了,挠了挠头,捋一捋思绪。
    “二位做好准备了吗?老龙王我这就要开讲啦!”老龙王对眼前的二人笑问道。
    “准备好啦!”秦笃涯和林雪舞异口同声苦笑道。
    “拿出来吧!”老龙王对秦笃涯一脸严肃道。
    “拿什么出来?”秦笃涯不解道。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天机石啦!你们二位,莫不是真想让老龙王我口舌叙说吧!老龙王我才不愚蠢呢!有了那天机石投射出来的影像,我还多费那些唇舌干嘛!”老龙王对二人憨笑道。
    “好吧!给你,都给你。”秦笃涯迫于那来自神界帝君诸葛云霆的无形压力,无奈只好乖乖从怀中掏出那一小块天机石说道。
    一座龙宫,二龙戏珠,三人观影,四下无人,五味杂陈。
    元德年间,那勾心斗角的庙堂之中,在经过了惨烈的九子夺嫡后,只剩余两位皇子啦!分别是这位胸怀天下的三皇子关谷律己,与那位身体孱弱的九皇子关谷逍遥。
    依照皇家礼法,三皇子关谷律己,理所当然的晋升为太子殿下。
    那位九皇子关谷逍遥,为躲避这位新太子殿下的明枪暗箭,远离了尔虞我诈的朝堂,藏身于九幽云溪谷中。
    “公子,您果真愿意割舍掉,那锦衣玉食的皇子生活吗?”侍卫铜锤替他不甘心的问道。
    “自然愿意,公子我疲乏的厉害,不愿再见到骨肉至亲间的互相残杀。如今在这九幽云溪谷中,居住一段时间后,猛然发现,早该来到此地,过活余生。”九皇子关谷逍遥紧闭双眼,呼吸着山谷内的清香灵气笑道。
    “那谁,往哪看呢!说的就是你,刚来此处不久吧!你很不讲究啊!这里的老规矩,你不会不知道吧?”蜻蜓女妖长孙芙蓉手握行山杖,对关谷逍遥叫嚣问道。
    “姑娘,什么老规矩?小生不曾听闻,还望你能广而告之。”关谷逍遥行礼问道。
    “这老规矩嘛!就是指,在这偌大的九幽云溪谷内,此树我栽种,此草我培育,若你想要在此久居,便要每日孝敬我这个谷主人几件财宝。”长孙芙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休要再胡言乱语,吃我一刀!”侍卫铜锤气恼不已的持刀,向长孙芙蓉劈砍过去怒吼道。
    “定!”长孙芙蓉打着哈欠,右手轻轻的指向侍卫铜锤说道。
    “快放开我!你这个妖女!”侍卫铜锤苦苦挣扎道。
    “小生知错!这就去房中取些财宝,还望女侠大人,莫要再记恨在下的侍从。”关谷逍遥说道。
    “识趣便好,快去取来!”长孙芙蓉背靠着行山杖,嘴里叼着一根青草说道。
    很快,九皇子关谷逍遥,从屋舍内取出了一对昂贵玉器。
    谷主长孙芙蓉,接过财宝,心满意足的便要转身离去。
    可是九皇子不忍美人离开,连忙上前拉扯着行山杖,想要挽留长孙芙蓉。
    付桓旌此时,到了天涯剑才的地盘,然后呢?
    秦笃涯此时,到了云顶剑首的面前,后续呢?
    呼韩殇此时,到了幽冥地府的牢狱,救兵呢?
    阮晴婷此时,被塑造成了龙母之女,说好的无上仙法呢?
    林雪舞此时,被架上了剑道女仙位,讲明的日后再说呢?
    梦颖嫱此时,被变成了一刁蛮公主,言尽的自由自在呢?
    言尽于此,登峰造极境,后面更精彩。
    付桓旌辞别恩人后,携带着灵宠须弥,准备问剑慏鳗山了。
    突然,只见枯朽不堪的行山杖,瞬间幻化成了一把襄情宝剑。
    九皇子误打误撞,竟拔开了蜻蜓女妖的襄情宝剑,令她欣喜异常。
    原来那蜻蜓女妖,本是仙界王母脚下的一只蚂蚁。她因啃食了王母掉落的仙桃残渣,久而久之,修炼成了蜻蜓女妖。
    那蜻蜓女妖,对于俗世的情爱艳羡不已,便盗取了王母的襄情宝剑,待自己的意中人拔开。
    虽然九皇子不知为何,那先前蛮横无理的谷主长孙芙蓉,突然变得小鸟依人。但是他想到,日后自己是要久居于此,和谷主处好关系,自不会错。
    久而久之,孱弱皇子关谷逍遥,与那蜻蜓女妖长孙芙蓉,二人日久生情,结成连理。
    突然,珏朝大乱,各地诸侯,揭竿而起,反叛朝廷。
    听闻自己父皇命在旦夕,九皇子殿下立即驱马疾驰,赶往皇城勤王。
    蜻蜓女妖,自然不忍夫君孤身涉险,便紧随其后,伺机而动。
    见到父皇后的九皇子,才发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太子殿下关谷律己的阴谋罢了。
    如今的珏朝早已名存实亡,梦王朝帝皇的梦流年,想要对珏朝王侯斩草除根,便假意应允了太子殿下的交换条件。
    “放箭!”
    随着梦流年一声令下,众位将士万箭齐发。昔日大珏朝的两位俊美皇子,被刺射成了一堆肉泥,惨不忍睹。
    “大皇城上束降旗,唯有佳人立墙头。十八万人齐卸甲,举国无一是男儿。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那么你关谷逍遥的尸体在哪里,我长孙芙蓉就站在哪里。”蜻蜓女妖长孙芙蓉,对被太子殿下关谷律己,间接害死的九皇子关谷逍遥,放声哭喊道。
    眼见蜻蜓女妖,对那孱弱皇子,如此情深,梦流年随即下令,让二人共赴黄泉,不会彼此感到孤单。
    突然,只见那襄情宝剑,汇聚了孱弱皇子的怒血,与那蜻蜓女妖的憾泪,灵力强劲异常。那数以万计的飞矢,皆被其阻杀折断,瞬间便化为了灰烬一片。
    现出蜻蜓女妖真身的长孙芙蓉,手握襄情宝剑,向梦流年的身后关谷律己,杀将过去。
    “躲开!”长孙芙蓉,对梦流年叫喊道。
    梦流年应声躲开,他身后的关谷律己真身,被那蜻蜓女妖的强大剑气,劈砍作了两半,死的通透。
    原来刚才站在九皇子关谷逍遥身旁的太子殿下,只不过是一名易容成他模样的死囚犯而已。
    眼见蜻蜓女妖仙法超群,深知自己的百万雄师,难伤其分毫。梦流年,与那无数将士,皆对其俯首称臣。
    眼见夫君已为肉泥一滩,蜻蜓女妖长孙芙蓉,怀抱爱子,御行着襄情宝剑,便作别了梦流年众人。
    来到幻界后,蜻蜓女妖隐姓埋名,专心抚养她与孱弱皇子关谷逍遥的情爱结晶——长孙忘情。
    二十年后,长孙忘情,已成长为了一位魔界至尊。
    至于勇猛少年秦笃涯,与那剑道女仙林雪舞。二人听完了老龙王的这段“人妖虐恋”后,轻取东海蛟龙胆。随后二人,将那南岳无量心、西方遮天掌、北境长城头、中州九城背,全部都历经万险之后取获。
    重铸后的天罡神剑,法力无边。秦笃涯将那天罡神剑,注入了自己体内无数股霸道纵横的殇气。随后,六界之内,第一神兵血饮殇刀现世啦!
    最后,魂煞帝君秦笃涯,与那剑道女仙林雪舞,二人决心隐姓埋名,久居林深,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神仙日子。
    “臭小子,有所得吗?”暗侍浮屠问道。
    “不曾,徒儿只是将其当作自己疲累之时的睡前读物罢了,难不成师傅您老人家悟到了些许道理?”付桓旌伸了一个懒腰说道。
    “臭小子,为师不屑于你那本孩童书籍,只是担忧你先前允诺过阮晴婷,今夜与她逛一逛这繁华热闹的街市。不知那位痴傻的人界貌美女子,是不是还在苦苦等待你小子的前去?”暗侍浮屠说道。
    只顾书写幻界志物大典的付桓旌,竟然忘却了先前的承诺,便御剑飞行匆匆离去了。
    付桓旌很快到了先前与阮晴婷约定的地点,却苦苦找寻不到她的身影行踪。
    不远处有一个苦涩茶馆,馆内人声鼎沸,立马吸引了付桓旌的注意。
    付桓旌缓步入内,果然看见了好奇心贼强的阮晴婷,正在认真的聆听一位白发老者叙说奇闻轶事。
    “老先生,您说他酒过三巡杀一人,他不会酒醉吗?”付桓旌问道。
    “笑话!堂堂一国将帅,取敌将首级于千军万马之中,三巡烈酒又有何惧?”那位白发老者大笑道。
    “老先生,您老人家又不是那位当年叱咤风云的将帅,怎会知晓他的酒量深浅?为何他就不会醉酒呢?”付桓旌不依不饶道。
    “小兄弟,那老夫就要问一问你了,你又不是那位受万民敬仰的将帅,怎会了解他的酒量不行,肯定会醉酒没有杀人呢?”那位白发老者反问道。
    付桓旌没有立马作答,只是掏出自己无尘袋中的天机石,抛掷于半空中。
    “老先生,晚辈想它会告知您老人家,这一切疑问缘由的。”付桓旌驱动灵力说道。
    苦涩茶馆内的众人,眼见天机石投射出来的影像中,那位高大威猛的昔日将帅竟然沾酒便醉,失落万分。
    言尽至此,什么酒过三巡杀一人的幻界人屠,只不过是幻界众人以讹传讹的谣言诓语罢了。以后付桓旌所遇人事,自然会切记一点,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臭小子,很是得意嘛!你真的以为自己做的对吗?”暗侍浮屠问道。
    “实话实说,徒儿难道还做了错事不成?”付桓旌不满道。
    “你小子实话实说不假,可是那位德高望重的将帅,必须要酒量惊人吗?为师看来,并没有那个必要,一位幻界将帅的责任,并不是要与幻界众人比拼各自酒量高下,而是用尽全力护卫幻界芸芸众生的周全。人无完人,为何你要对那位将帅如此苛求呢?”暗侍浮屠问道。
    “师傅,对于您老人家适才所言,徒儿不敢苟同。此事的重点并不是那位将帅酒量深浅,而是他究竟有没有酒过三巡杀一人,他这可是明目张胆的欺骗万千幻界民众。”付桓旌解释道。
    “所以说,未来的一日,倘若六界遭遇到了灭顶的灾祸,你小子是断然不会用人命来交换胜利的吗?”暗侍浮屠问道。
    “那是自然,徒儿宁愿自己身死人前,也万万不会让自己在乎的人作为交换胜利的条件。那套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蠢笨行径,徒儿此生绝对不会去那样做的。”付桓旌说道。
    “可是万一呢?”暗侍浮屠说道。
    “没有万一,绝对不会有万一的。”付桓旌说道。
    暗侍浮屠不再与爱徒争辩这件无谓的小事,心满意足的手握一壶仙人酿离去了。
    付桓旌和阮晴婷的街市游玩,因为二人各有心事,不欢而散。
    芹黎宫的华殇宫主,近日来欣喜异常,无意间得获了一份天大的气运机缘。
    “爵黽,这幻界之主,如今该换一换了吧?”华殇宫主对一旁的心腹爵黽问道。
    “启禀宫主!属下的辛苦钱财,不知您何时发放啊?”心腹爵黽说道。
    “瞧瞧你这说的都是些什么话,本宫主堂堂幻界的一宫之主,会赊欠下属的辛苦工钱吗?”华殇宫主怒不可遏道。
    “会,您都赊欠属下三月有余了,您不会都忘了吧?如若您再这样,属下只得另谋高就啦!”心腹爵黽困饿的头昏眼花道。
    “爵黽你辛苦啦!都是本宫主的不是,待本宫主攻打下天涯剑才的领地,自然会加倍补偿你的。”华殇宫主羞愧难当道。
    如今的幻界天下,方寸山九宫之地,属于一片修行悟道之人的净土。但是在这方寸山的方寸之外,皆属幻界炼狱之地。
    在这版图面积巨大的炼狱之地,每日每夜都有无数幻界灵体力骨的厮杀缠斗,自然拥有着无上的气运机缘。
    天涯剑才便是那炼狱之地的一名护道人,已经独自守护幻界正道六百余年了,其身上四处攫取的气运机缘丰厚异常。
    芹黎宫的华殇宫主,表面上诬陷天涯剑才误入魔道,举大兵压境誓要为幻界正道除此祸害,实际上他只是觊觎天涯剑才浑身的财宝气运罢了。
    付桓旌无缘无故被一群满腔热血的幻界侠义剑客,裹挟着加入了浩浩荡荡的除魔大军。
    至于云顶剑派的八大长老,他们看待此事大笑不止,觉得华殇宫主此举无异于以卵击石自寻死路。
    可是华殇宫主并不那样认为,有了这份无意间得获的天大气运机缘,他更加坚信自己能够与那灵力强大的天涯剑才势均力敌。
    “敢问宫主,何以突然会有如此大的信心,能够一举击败那天涯剑才呢?”心腹爵黽不解的问道。
    “爵黽,囊飧是何物,你可曾听闻过吗?”华殇宫主说道。
    “属下不曾听闻,还望宫主大人能够明示一二!”心腹爵黽回道。
    “囊飧是幻界的一门极其阴毒的禁术,可以将一位拥有数百年灵力修为的强大幻灵,封印进一个梦境迷宫内。”华殇宫主右手摸着自己的无尘袋解释道。
    “莫非…………”心腹爵黽猜测道。
    华殇宫主发觉有人在宫门外偷听,立马打断了心腹爵黽。
    只见那华殇宫主嘴中念动了几句口诀,宫门外的付桓旌便被封印进了梦境迷宫之内。
    置身于梦境迷宫内的付桓旌,感到很是冤枉委屈,他原本只是前来喊叫华殇宫主用膳,与除魔大军的几位将领商讨一下进攻路线安排事宜。
    对于刚愎自用的华殇宫主而言,宁可错杀一千,也是绝对不会放过一个人的。
    付桓旌也只能自认倒霉,抓紧时间找到办法逃离出去才是。
    在不知时辰无边无际的梦境迷宫之内,付桓旌不知疲乏的四处寻找出口,却仍然一无所获的瘫躺在了原地。
    生无可恋的付桓旌,突然被自己无尘袋中的天机石硌疼的厉害,竟然醍醐灌顶恍然大悟了。
    付桓旌立马记起了那块幻界至宝天机石的一个妙用,它可以让付桓旌随意穿梭六界的结界渡口。换言之,他付桓旌如今所在的梦境迷宫,隶属于六界之内的幻界,只要他利用天机石去往人界,再重返幻界便可以逃离出这九曲十八弯的梦境迷宫了。
    付桓旌驱动灵力,不消半日便逃离出了梦境迷宫,重返幻界静心酒坊内继续书写幻界志物大典。
    没了落魄少主付桓旌的除魔大军,行军神速异常,很快便来到幻界炼狱之地天涯剑才的领地内了。
    付桓旌明白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决定利用天机石查访一下华殇宫主和天涯剑才的过往。
    芹黎宫的华殇宫主,如今他的灵力修为已经跻身坎灵了。之所以他在已经攫获了一份天大的气运机缘,还要率领除魔大军前往幻界炼狱之地,强取豪夺那天涯剑才一身的福缘。是因为他的爱妻被封印在了魂冢之中,这也是他万般无奈之下的举措。
    华殇,外人眼中的一名幻界修行骄子,却因为一名螟蛉女子,断送了自己大好的锦绣前程。
    作为当时云顶剑派最得意的入门大弟子,华殇被他的护道师傅覃鲡安排下山修行,斩断自己的俗世情爱。
    身为剑道中人的锦衣少年华殇,初到刀意中人群居的云水村,被羞辱的着实厉害。
    不过,半月后,村内突然爆发了瘟疫,死伤无数。
    此时的幻界少年华殇便成了他们的救命恩人,以德报怨尽心尽力的医治他们。
    云水村瘟疫横行,满村子都是殇煞之气,引来了螟蛉女子雅柔。
    原本雅柔只想吸食殇煞怨气,无意救治云水村内奄奄一息的染病村民。但是她对华殇一见钟情,便忘却初衷一旁帮忙了起来。
    一个月后,在幻界少年华殇利用灵力炼药,妖界巫女雅柔不知疲累的照看染病村民之下,村内居民的瘟疫病患全部都痊愈了。
    只不过,雅柔长期照看村民,没来得及进食殇煞怨气,致使自己染上了重病。
    觉察到自身灵力不足以救治雅柔,华殇便怀抱她御剑飞行回了幻界云顶剑派。
    “师傅,求求您救救她吧!”华殇怀抱命在旦夕的雅柔苦苦恳求道。
    “孽徒!她可是一名妖界女子,为师没有立刻结果了她,完全是看在你我师徒二人的面子上。想要为师救治她,白日做梦!”云顶剑首云晔气恼万分道。
    “师傅,妖界女子,也是有心善之人的啊!”华殇哀求道。
    “孽徒!休得胡言!定是那名狐媚女子破损了你的修行心境,把她交与为师,就让为师做一回恶人吧!”云顶剑首伸手说道。
    “不!”华殇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原来云顶剑首,只是右手翻转了一下而已,便将华殇怀抱中的雅柔,震裂的魂飞魄散了。
    “师傅,胸大女子未必下贱,妖界女子为何不能行善?”华殇咆哮道。
    没等云顶剑首云晔作答,霸道纵横的华殇眨眼间便屠尽了剑派众人,抱起一生挚爱雅柔的肉身消失了。
    天涯剑才琅禺,一个随心随性的幻界修行之人罢了。华殇宫主在四下找寻爱妻雅柔破损灵魂碎片时,偶遇到了天涯剑才琅禺。
    原本相安无事的二人,因为一块雅柔破损的灵魂碎片,瞬间势如水火扭打缠斗了起来。
    逍遥快活的天涯剑才琅禺,近日来无所事事,眼见自己四周有无数美艳动人的灵魂碎片,便有了些许兴趣收集起来。
    “交出碎片,饶你不死!”华殇宫主怒言道。
    “想要碎片,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天涯剑才琅禺手握神剑宣战道。
    二人剑剑要命,丝毫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今日定要分出个你死我活出来。
    独自痛心的曦诚佑,乾坤颠倒心境破损的林雅铃,二人偶遇到了一处。
    付桓旌在一旁显得格外多余,毕竟他衣衫褴褛落魄潦倒的紧。
    “曦诚佑,如今的我,你还愿意藏身暗处,守护我的余生周全吗?”林雅铃问道。
    “林雅铃,如今心境破损的你,还值得本王子继续充当你的隐形守护者吗?”曦诚佑冷笑道。
    幻界修行,除了独自一人终生悟道,还有些许道侣阴阳双休,用以快速增添自身修为境界。
    曦诚佑和林雅铃,二人心气全无,已然无力攀登至幻界灵力修为的最高点。
    “诚佑,瞧看一下你我二人这百年来,都干了些什么荒唐滑稽的蠢事。如今看来,着实可笑至极啊!”林雅铃笑道。
    “雅玲,身为你的一名隐形守护者,我已经仁至义尽了。我已经做了力所能及的一切事情,除了我不确定的。”曦诚佑生无可恋的垂泪道。
    “回不去了吗?”林雅铃自欺欺人的问道。
    “回不去了,一切都回不去了。”曦诚佑说道。
    付桓旌因为华殇宫主和天涯剑才二人,不愿请他吃酒,有了几天的小情绪。
    九幽十八狱内的古刹魔罗,在那夜雨花下偶遇了晴女裳衫。
    “敢问故人归何处?”晴女裳衫问道。
    “古刹炼狱留情处,生离死别无缘谷。”古刹魔罗说道。
    “为何如此对我?你我二人此生无缘,都是我的过错吗?”晴女裳衫垂泪道。
    “从始至终都不是,皆是我的怯懦胆小所致。我做了一切力所能及的事情,除了我不确定的。既然与你无缘,那你就放手这段感情吧!”古刹魔罗说道。
    “不!我不愿花前月下孤影醉,海枯石烂饮留别。”晴女裳衫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古刹魔罗隐去了身影,作别了一生挚爱。
    “臭小子,自然是因为老书圣传授与她的气运福缘,不然还能是什么东西呢!”暗侍浮屠大笑道。
    “师傅,为何您老人家如此确定呢?”付桓旌问道。
    “臭小子,南易武圣、麒麟君主、终南书圣,这三人在幻界之中是什么地位,你知道吗?”暗侍浮屠明知故问道。
    言尽于此,剑问慏鳗山,处处有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