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第三百一十五章 仙人指路为哪般
    付桓旌还是不能理解,堂堂一位大剑仙,风源靈总是像一块狗皮膏药一般,为自己指路前行,究竟所为哪般?
    一旁的三行人,渐行渐远,毕竟都有各自的要事要去忙碌。
    武神那一群人,也不是闲人一堆,便御剑飞行,各自离去了。
    只见芸珏用内力御剑,幻化出无数把君子剑,硬生生把首领身旁的巨树放倒了。
    吓得首领从马上跌落下来,一伙山贼四下逃窜。
    “兄弟,你说是你的头硬,还是那棵树硬啊?”芸珏指着首领的头问道。
    “树硬,树硬。”吓尿裤子的首领结巴的说着。
    芸珏赶紧扶起刚才险些被山贼凌辱的那位姑娘,为她披上了衣物。
    “感谢大侠救命之恩,如大侠不嫌麻烦,不知大侠可愿一路同行?”曹员外问道。
    “如此甚好,我也不知去往何处,那就仗剑天涯,惩恶扬善吧!”芸珏应允道。
    员外的女儿曹爽,生的明艳动人,惹人怜爱不已。
    员外看芸珏对他的宝贝女儿有意,便在行进的马车里对芸珏问道:“大侠,可有婚配?”
    “哈哈!大丈夫正值壮年,理应一展胸中抱负,胸怀天下,儿女情长,自不甚挂念。”芸珏喝着美酒说道。
    “如此甚好,小女婚配年龄,不知大侠心意如何?”员外问道。
    “如何不如何?这可这么说是好?一切都要取决小姐心思。”芸珏羞涩道。
    “自古儿女婚姻之事,全依父母之命,那就这么说好了,女婿。”员外看着芸珏满意的说道。
    “员外高看了,高看了。”芸珏点头答应道。
    过了将近半月,阜州爆发特大瘟疫,曹爽不幸染病,病情每日加剧。芸珏四处寻觅良方,都无所得。看着夫人一天天的枯瘦,芸珏悲痛万分。
    突然,有人向芸珏说道,“想救少奶奶的命,非去雷霆琊,取得还魂草不可。”
    芸珏对还魂草略有耳闻,听说在高不见山顶的雷霆琊上,无数名医都无功而返,不曾有人见过那草。
    但是为了自己的红颜知己,芸珏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那世间至宝。
    芸珏略微收拾衣物便启程前往雷霆琊了,一路上江湖上传遍了他英雄故事,拯救无数英雄好汉,惩治了无数乡绅恶霸。
    当芸珏取得还魂草,回到曹员外的府邸时,曹爽已然离世月余。
    “哎!悔不该控制不住自己,一路上光顾着惩恶扬善,耽误了夫人的性命啊!”芸珏在曹爽的坟前埋头痛哭。
    “女婿啊!无需如此伤心,小女有一封书信要我交托与你,其实她并不怪你。”曹员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将怀中的书信给了芸珏。
    “夫君,为妻时日无多,自然心中明了,怎奈夫君如此疼爱,愿上那绝壁雷霆琊,为我求那一丝生还希望。我不悔林海与君相遇,不悔与君相处不足半月,不悔与君相爱一场。悔不能与君继续看那漫天的繁星闪耀,悔不能与君看那花海再次绽放,悔不能与君举案齐眉,相爱到老。”
    芸珏看完书信,哭的肝肠寸断,久久不愿离去。
    这边大将军奎煞看不下去了,一个市井无赖扒手,何德何能让江湖各大门派尊称他为武林盟主?
    奎煞本来想联合巫毒教把”后,杂役臭鼬十分高兴的摇晃着脑袋,疾步跑到了凤栖阁的三楼,向龟公曾尧讨要赏钱。
    “主人,小人回来啦!”气喘吁吁的杂役臭鼬,对他的主人龟公曾尧说道。
    正在翻阅近期凤栖阁流水账单的龟公曾尧,对满头大汗的杂役臭鼬不予理睬,只顾埋头于凤栖阁的种种琐事之中。
    杂役臭鼬很有自知之明,便不再叨扰主人处理公务。
    可是,杂役臭鼬自幼喜爱吹奏木笛,便欣喜异常不分场合的从自己怀中掏出木笛,十分熟稔的轻声吹奏了起来。
    “是,是,孩儿知道了,好的。”凤栖阁的龟公曾尧通过麟芸珏,对他的义父厂公风霆畅唯唯诺诺道。
    麟芸珏,是幻界的一件通用法器,可以令相隔千里的两个幻体力骨,幻影相对随心所欲的交流谈论,也可以互传字句。它唯一的弊端,就是需要不时的灌入灵气,维持其的功用。
    “你说说,你都是干什么吃的?这么一丁点儿小事,都做不好吗?”厂公风霆畅勃然大怒,对自己十分看重的义子曾尧训斥道。
    “十分抱歉!义父,都是孩儿无能!”凤栖阁的龟公曾尧认错道。
    “说说吧!都是些什么,你都无法破解的原因。”厂公风霆畅气消一半说道。
    “启禀义父,孩儿的凤栖阁,最近有两个我们这里的貌美女子,不知跑到哪儿去了。所以,孩儿的生意不太好,也就无力进奉义父金银,用来购买古董玉器了。”凤栖阁的龟公曾尧解释道。
    “然后呢?”厂公风霆畅继续问道。
    “禀告义父,孩儿在那些风尘女子的身上,已经花了不少钱帛了。因此,孩儿着实很难在这么短的时间内,筹措到那么多的金银钱财啊!孩儿向您老人家保证,一旦孩儿从她们那里收到钱,便会立马进奉于您的。义父?”凤栖阁的龟公曾尧,对他的义父厂公风霆畅说道。
    没等他龟公曾尧说完,他的义父厂公风霆畅早已关闭了麟芸珏。并且,以前看义子曾尧明亮无比的双眸,在最后的一瞬间,变得灰暗无光了。
    凤栖阁的龟公曾尧怒火中烧,将自己眼前的一根粗长毛笔摔将而出,不偏不倚重重的砸在了杂役臭鼬的后脑勺上。
    “泥泞下人,别再吹啦!你就是一个幻界之内,最蠢的蠢蛋!你没看见主人我,正在用麟芸珏和义父交谈吗?一点儿礼貌都不懂,渔网都撒完了吗?”凤栖阁的龟公曾尧,拿最好欺负的奴仆杂役臭鼬撒气道。
    “是”杂役臭鼬憨傻的摸了摸,自己疼痛无比的脑袋回道。
    “那你就,再去多撒一遍吧!”凤栖阁的龟公曾尧说道。
    “哦”杂役臭鼬回了主人一声,便下楼撒“渔网”去了。
    “泥泞下人,我可真是败给你了。”凤栖阁的龟公曾尧抽口旱烟苦笑道。
    再苦再累,曾尧还是要活下去,毕竟老话说得好,残羹冷炙,好过饿死。
    “是,你在哪儿?”凤栖阁的龟公曾尧,对麟芸珏那端的中间人猪头湘裙浩问道。
    “秽墒书院,我马上让她过去。”凤栖阁的龟公曾尧应允道。
    “客官,您好!”凤栖阁的七朵金花之一雅馨说道。
    “真没有想到,你来的倒还挺快。”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开门惊讶道。
    “嗯”青楼女子雅馨轻声回道。
    随后,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变得十分猴急,不一会儿便褪去了全身衣裳,赤条条的斜躺在床铺之上,分外妖娆。
    “雅馨呐!你看起来可不年轻了,如今有多大年纪了呀?”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问道。
    “实在是难以启齿,年过三十了都。”青楼女子雅馨突然羞红了脸说道。
    “如此看来,平日里你的胭脂水粉,涂抹的很是勤快啊!竟然能够保养的如此之好,身材没有走型,气质也很正嘛!”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调戏道。
    青楼女子雅馨,突然感觉腹内有如刀绞,想要如厕一下,便开始手捂腹部在房间内找寻厕纸。
    “干嘛?你这是想要去茅厕吗?”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贴心问道。
    “你说的没错,在此等我一会儿。”青楼女子雅馨继续翻找厕纸说道。
    “不行!你等一会儿再去,等一下…………”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对青楼女子雅馨阻拦道。
    “啊”青楼女子雅馨,惊讶万分的大叫了一声。
    原来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衣冠禽兽。他竟然用一块黑色的帛巾,遮盖住了自己的麟芸珏,好用来保存一些二人一会儿云雨之时的倩影。
    “我都告诉你了,等一会儿再去嘛!”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埋怨道。
    青楼女子雅馨冷笑了一声,便背身想要离去了。
    “你这是怎么啦?”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拉扯着青楼女子雅馨的裙摆追问道。
    “让我走!”青楼女子雅馨用力挣扎道。
    “我只不过想要用麟芸珏,保存一些你的倩影娇姿罢了。”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解释道。
    “放开我!”青楼女子雅馨继续挣脱道。
    “行啦!别发脾气了,我会额外给你钱财的。”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安慰道。
    “放开我!你这个畜生!”青楼女子雅馨不依不饶道。
    “什么?”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突然恼火问道。
    “你这个禽兽一般的蠢货,快放开我!”青楼女子雅馨大骂道。
    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气不过自己竟然被一个风尘女子如此咒骂,便从她的身后用力一拳,将其捶倒在地。
    “她在哪儿?”凤栖阁的龟公曾尧,对麟芸珏那头的中间人猪头湘裙浩问道。
    “你他娘的,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下贱女人,我呸!恶心!”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对青楼女子雅馨咒骂道。
    二人扭打了半天,幸好有殷冉城的府衙衙役前来劝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你就是一个畜生,猪狗不如的畜生!”青楼女子雅馨全然不顾自身形象破口大骂道。
    “你个泥泞下人,胆敢骂我是个畜生,嗯?我要马上杀了你,把你的灰都给你扬喽!”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突然失去理智胡言乱语道。
    “快把你的臭嘴,给老娘闭上吧!好臭啊!”青楼女子雅馨一脸厌弃道。
    “你活得不耐烦了,是吧?”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用尽全力,挣脱一众府衙衙役的拉扯说道。
    “过来啊!你这个斯文败类!”青楼女子雅馨眼见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又被一众衙役阻拦住挑衅道。
    “过来啊!你这个风尘女子!”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张牙舞爪的叫嚣道。
    “知道吗?今天你死定啦!我说的。”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撂下狠话说道。
    “她整理好衣裳就要走了,你就别再生气啦!莫生气,白了少年头,空悲切!”府衙衙役孙胜坞对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劝慰道。
    “算了吧!”一众府衙衙役附和道。
    “过来啊!你这个该天杀的风尘女子!”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对着青楼女子雅馨早已消失不见的倩影咆哮道。
    在一旁看了半天的凤栖阁龟公曾尧,实在是受不了秽墒书院教书先生呼武宙的嚣张跋扈了,从他的身后上来就是一个飞踢,将其踹倒在地。
    两侧资历尚浅的府衙衙役,一时间竟然不知所措了。
    “你又是谁啊你?”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拭去自己嘴角渗出的血丝问道。
    凤栖阁的龟公曾尧,不予理睬的将斯文败类呼武宙痛打了一顿,将其与自己反锁在了房间内。
    深夜,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的卧房内。
    “告诉你!我是她的主人,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畜生!”身材魁梧的龟公曾尧,一个大嘴巴子接着一个大嘴巴子的狠狠抽打着呼武宙说道。
    “坐下!”凤栖阁的龟公曾尧说道。
    “哦”被抽打服服贴贴的秽墒书院教书先生呼武宙说道。
    “跪下!”凤栖阁的龟公曾尧细想适才雅馨遭受到的屈辱发狠道。
    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立马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快把衣服穿上,看的我恶心。”凤栖阁的龟公曾尧随手扔下一件衣裳说道。
    “义士,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啊?”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十分不解的问道。
    “咱们商量一下吧!”凤栖阁的龟公曾尧从怀中掏出一些银两提议道。
    龟公曾尧心想雅馨的身子已经够脏了,不愿她在殷冉城的府衙内留有案底,便心生和秽墒书院的教书先生呼武宙私了之意。
    “如此这般,你满意了吧?”雅馨在秽墒书院门口的马车旁问道。
    “原来你没有走,还在啊!”凤栖阁的龟公曾尧难得一笑道。
    “我还能去哪儿呀!”雅馨遍体鳞伤无奈道。
    “让我看看,伤的严重吗?”曾尧贴心问道。
    “最后一次告诉你,我这次是真的不干了,不要再给我的麟芸珏发送字句了。”雅馨推开曾尧的手帕严词拒绝道。
    随后,二人一同坐着马车,同路回家去了。
    “你找到那些,失踪不见的姐妹们了吗?”雅馨问道。
    “还没有,毫无头绪。”曾尧发愁道。
    “哦!对了,你在哪里找到这驾马车的?”雅馨好奇的问道。
    “在福记裁缝铺的门口,为何你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曾尧说道。
    “好奇嘛!你禀告府衙县令此事了吗?”雅馨问道。
    “当然没有,你疯了吗你?”曾尧说道。
    “何出此言?”雅馨反问道。
    “难不成禀告府衙县令,说有风尘女子从我凤栖阁这里跑了。如此一来的话,不出三日,我的义夫厂公风霆畅必定会把我给生吞活剥了。”曾尧解释道。
    “我早就跟你说了,她们并没有逃跑。”雅馨坚信道。
    “我现在谁也不信,除非找到她们。”曾尧说道。
    “好吧!你不是当过一段的府衙衙役嘛!你自己去调查佐证啊!”雅馨建议道。
    “我何尝不想,可是凤栖阁天天都有一大堆子琐事,需要我亲自去处理办妥,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啊!”曾尧抱怨道。
    “都是借口罢了,那你就暂时不要祸害人,去把她们都找出来吧!”雅馨说道。
    “你个没良心的风尘女子,听谁说的我在祸害人?现如今耳目下,我才是那个被祸害的人呐!”曾尧抽了口旱烟心碎道。
    “你的那些好姐妹,从我这里拿了钱,就找不到人了。你随便问问大街上的人,看他们会怎么说。看看他们认为,是我被出卖了,还是你的好姐妹被放了鸽子。”曾尧顿时感觉自己比窦娥还要冤屈百倍道。
    “真是不可救药!”雅馨叫停马夫,气急败坏的下车离去道。
    “别走啊!雅馨,有话好好说嘛!都什么臭脾气啊!”曾尧尽力挽留道。
    可是,雅馨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无尽的黑夜之中,再也找寻不到了。
    突然,曾尧腰际间的麟芸珏闪烁着光芒,有人找他有事。
    “猪头,怎么啦?”马车中的曾尧对那头的中间人猪头湘裙浩问道。
    “老大,有一个家伙总嫌过去的女子,不够肤白貌美,现在我们这里已经没有女子可去了。”猪头湘裙浩解释道。
    “不是还有雨柔嘛!废物!”曾尧说道。
    “她说今天偶感风寒,身体有些不适,需要卧床一天。”猪头湘裙浩说道。
    “你不用管了,我亲自给她说。灵气不足了,我就先关闭麟芸珏了啊!”曾尧说道。
    “最近这几天,一个两个的,都他娘的怎么了这是!”曾尧趁着麟芸珏充灌灵气的间隙,很是纳闷的喃喃自语道。
    “娘亲!娘亲!”雨柔七岁大小的宝贝女儿琪琪对其叫喊道。
    “干嘛?”面如黄纸的雨柔缓慢的翻过身来,对宝贝女儿轻声问道。
    “吃药吧!”琪琪端着药水说道。
    突然,雨柔的麟芸珏闪烁着光芒,有人来找她有事。
    “快去把为母的麟芸珏拿过来,宝贝女儿!”雨柔对爱女琪琪吩咐道。
    “禽兽”是雨柔对龟公曾尧的称呼,只敢在心里这么去喊叫他。
    “是我,主人。”雨柔启动了自己的麟芸珏说道。
    “你在哪里啊?”曾尧问道。
    “我在家里,不好意思,我病得很厉害。”雨柔回道。
    “哪里不舒服啊?”曾尧贴心问道。
    “可能是我一不小心,偶感风寒了吧!现在还脑门发烫呐!主人,我得卧床养病一天。”雨柔解释道。
    “风寒?这大夏天的?快说,你现在是不是,又跟哪个穷酸秀才在一起呢?”曾尧不相信道。
    “主人,我没有骗你,怎么会呢!”雨柔解释道。
    “你是不是也想,跟其他姐妹一样逃跑啊?”曾尧怀疑道。
    “主人,小人怎么会呢!是您救了小人一命,小人一生也报答不了您的恩情啊!”雨柔说道。
    “知道就好,你最好早点给我服侍客人去。”曾尧说道。
    雨柔没有办法,谁让曾尧对她曾有过救命之恩呢!
    “听到了吗?为什么不说话啊?”曾尧问道。
    “主人啊!”雨柔身体虚弱不已的说道。
    “你住在哪儿呀?我这就乘坐马车过去。”曾尧问道。
    “主人,我在龙吟布坊。”雨柔说道。
    “在哪儿?”曾尧的车马过于颠簸,导致自己第一次没有听见,于是再次问道。
    “龙吟布坊”雨柔说道。
    “好的,知道了,我这就过去。”曾尧说道。
    曾尧关闭掉了和雨柔的麟芸珏交谈,连接上了自己忠实奴仆杂役臭鼬的麟芸珏。
    “快去给猪头湘裙浩的麟芸珏发送字句,就说雨柔的风寒好了,今夜可以接待服侍贵客。”曾尧对臭鼬吩咐道。
    “好的,知道了,我一定会照办的。”臭鼬说道。
    “天杀的!这是什么呀?”龟公曾尧在马车内发现了雅馨的麟芸珏惊呼道。
    “娘亲,你这是要走了吗?”雨柔七岁大小的宝贝女儿琪琪,对雨柔问道。
    “我很快就回来”雨柔有气无力望向空空如也的米缸回道。
    不一会儿,衣衫单薄的雨柔,便到了她和主人曾尧约定的地方。
    “你现在何处?”中间人猪头湘裙浩通过麟芸珏,对那端的雨柔问道。
    “对,紫金铁匠铺的门口,你在附近吗?”雨柔说道。
    “这里人挺多的,你都穿戴的什么呀?”中间人猪头湘裙浩通过麟芸珏,对那端的雨柔追问道。
    “我穿了一件青色的衣裙,戴着一顶黄色的锦帽。”雨柔说道。
    很快,中间人猪头湘裙浩,便在人群中找到了雨柔。
    随后,中间人猪头湘裙浩通过麟芸珏,对龟公曾尧的忠实奴仆臭鼬,发送了些许字句,表明棘手的事情已经迎刃而解了。
    “能用了?”猛抽旱烟的龟公曾尧对臭鼬问道。
    “是的”臭鼬回道。
    随后,龟公曾尧越想最近发生的蹊跷事情,越发觉得离谱的厉害。
    “天泉坊?天泉坊?臭鼬,你认识天泉坊的那个人吗?”龟公曾尧开始反复查阅最近的凤栖阁女子出勤,十分惊讶的对臭鼬问道。
    “是的”臭鼬身体趴扶在曾尧面前的书案上回道。
    “他这个人,你怎么看?”曾尧问道。
    “绝对是一个猪狗不如的畜生!”臭鼬不假思索的回道。
    “何出此言呢?”曾尧不解道。
    “雪婷去陪过那个家伙,是一个身体残缺的废人,想尽了办法折磨她。”臭鼬解释道。
    曾尧开始怀疑,是不是就是他这个老顾客,最近拐跑了自己凤栖阁的女子。
    紧接着,曾尧一一查询到,最近无故消失的几名女子,最后的去处都是天泉坊。
    “雾芷”、“雪婷”等等几名女子,都被记录在流水账单上了。
    “他奶奶的,敢在老子的地盘撒野,活的不耐烦了吧!”凤栖阁的龟公曾尧怒不可遏,随手摔砸了适才马车上雅馨的麟芸珏吼叫道。
    “主人,消消气,从长计议!从长计议!”臭鼬对曾尧劝慰道。
    “臭鼬,雨柔她到哪儿了?”曾尧问道。
    “主人,这一会儿,他们俩应该到虎啸武馆了吧!”臭鼬大致预测了一下,紫金铁匠铺到虎啸武馆的距离和马车驾驶速度的快慢,对龟公曾尧回道。
    “没错!我敢肯定,就是这个猪狗不如的坏家伙。最近几天的一切蹊跷事情,都是他干的。”龟公曾尧十分确信道。
    随后,龟公曾尧计上心头,立马连接到了雨柔的麟芸珏。
    “雨柔,是主人我。接下来,你只要回答我,是或者不是就行了。”龟公曾尧对雨柔嘱咐道。
    “哦!知道了,我会的。”雨柔十分乖巧的回道。
    “你现在跟那个混蛋,正在马车内,坐在一起吗?”龟公曾尧问道。
    “混蛋?是谁呀?小人不知。”雨柔回道。
    “就是你天泉坊的客官,他正在你的身旁吗?”龟公曾尧问道。
    “在的,他下车去买一些杂物去了,马上就回来,让我在马车内等他一会儿。”雨柔回道。
    “他带你去殷冉城的酒馆客栈住宿,还是直接去他在天泉坊的住所呢?”龟公曾尧问道。
    “我们二人刚从天泉坊离开,应该是去他的住所吧!”雨柔回道。
    “你要与他一同坐马车,去他家是吧?”龟公曾尧问道。
    “是的”雨柔轻声回道。
    “好的,你给我仔细听清楚了,去他家的时候,把他家的具体地址,给我记清楚喽!”龟公曾尧对雨柔吩咐道。
    “主人,为什么呀?”雨柔一头雾水的问道。
    “别问那么多,照主人我说的做,就行了。记住,别弄砸了,不然有你好看。”龟公曾尧威胁道。
    “怎么做呢?”雨柔不知所措的问道。
    “首先,进了他家的门,你就说要更衣洗漱一下。然后,在他家的浴桶房间内,把他家的具体地址,通过麟芸珏发送字句给我。”龟公曾尧解释道。
    “主人,就这么简单吗?”雨柔问道。
    “是的,很简单,对不对?记住,你千万不要让他起疑心。要是搞砸了,你就死定了。”龟公曾尧再三叮嘱道。
    “哦!”雨柔眼见他的客官采办杂物归来,便匆忙关闭了自己的麟芸珏说道。
    “臭鼬,我是最后的幸运者,不是吗?”龟公曾尧从自己的书案抽屉内,掏出了九曲七折链对臭鼬笑道。
    “主人,咱们是不是应该禀告府衙,让他们来办理这件案子啊?”臭鼬担忧主人的安危,对其规劝道。
    “告你个大头鬼呀!等他们来办理,那得等到猴年马月啊?”龟公曾尧大笑道。
    “主人,需要小人一同前往吗?”臭鼬攥紧拳头问道。
    “不用了,你还是留下,好好看家吧!”龟公曾尧说道。
    “知道了”臭鼬略显失落道。
    凤栖阁的龟公曾尧,曾是殷冉城府衙衙役的一名捕头,因其不愿跪着挣钱,便隐于烟街柳巷之中了。但是他的神兵九曲七折链,仍然令无数蟊贼匪窛闻风丧胆。
    雨柔那边,马车在马夫用力抽打马匹的情况下,正在奋力奔跑着。由于看见雨柔匆忙收起自己的麟芸珏,天泉坊的那位客官,开始对雨柔起了疑心。
    “谁啊?”天泉坊的那位客官,对雨柔试探性的问道。
    “我的主人”雨柔强装镇定回道。
    “你的主人?”天泉坊的那位客官面无表情的随口问道。
    “是的”雨柔强挤出一丝笑意回道。
    “有问题吗?”天泉坊的那位客官垂下头来,有些许不悦的问道。
    “没有,他就是有点儿担心,因为今天我偶感风寒了。”雨柔十分诚恳的回道。
    突然,二人前方的马夫老王,急忙勒住绳索,停住了飞奔的马车。
    “兄台,走哪一条路啊?”马夫老王手握马鞭,指着眼前的三岔路口,对雨柔天泉坊的那位客官问道。
    “那边,停到岗亭前面,就行了。”天泉坊的那位客官说道。
    随后,马夫老王打了个哈欠,搓一搓自己快要冻僵的双手后,用力抽打马匹继续赶路去了。由于马夫老王的紧急停车,天泉坊的那位客官,适才下车采办的一大包裹杂物,颠晃出来了一些。
    “铁锤?”雨柔颇感好奇的问道。
    “最近几天,在下的房舍内老鼠众多,在下想要捶打出一些铁笼子,用以捕鼠,总不会太过分吧!”天泉坊的那位客官收起晃颠出来的铁锤解释道。
    “铁钩?”由于马夫老王的一个急转弯,天泉坊的那位客官,适才采办的一大包裹杂物中,颠晃出来一个铁钩,雨柔又十分好奇的问道。
    “最近几天,天气闷热的厉害,在下购置一些铁钩,用以晾晒自己的潮湿衣物,总不至于太过分吧!”泉坊的那位客官收起晃颠出来的铁钩解释道。
    现如今耳目下,殷冉城的城主李穆潼,由于拖欠梦王朝帝皇梦流年三年的赋税,正在巧立名目,搜刮着城中劳苦百姓们的血汗钱财。
    虽然百姓们十分不愿交出自己不辞劳苦赚取的血汗钱财,但是为了梦王朝的长治久安,他们还是交出去了。
    上关府衙的捕头衙役付轩,由于在上关境内捕获了盗圣尹留别,加官进爵到了殷冉城,填补上了龟公曾尧空缺的捕头衙役职位。
    今日,殷冉城的县令,派遣捕头衙役付轩带着几名衙役随从,埋伏在城主李穆潼的不远处马车内,护其周全。
    “世道艰难啊!”殷冉城府衙的捕头衙役付轩,看到集市上城主李穆潼和商贩握手假笑,不由自主的唏嘘感慨道。
    “殷冉城的城主李穆潼,这会儿跑到集市来了,可笑至极!”殷冉城府衙的捕头衙役付轩发着牢骚道。
    突然,殷冉城府衙捕头付轩的酒肉朋友龟公曾尧,通过他付轩的麟芸珏连接到了他。
    “曾大哥,你又怎么啦?”殷冉城府衙捕头付轩不愿搭理的随口问道。
    “付老弟,你现在忙不忙啊?”酒肉朋友龟公曾尧十分正经的问道。
    “当然忙了,怎么了?”殷冉城府衙捕头付轩一边注意着城主李穆潼的周遭众人,一边漫不经心应承着他的酒肉朋友龟公曾尧说道。
    “还记得我先前,跟你说的事儿吗?”酒肉朋友龟公曾尧问道。
    “怎么了?”殷冉城府衙捕头付轩脱掉了自己的官靴,露出自己那双奇臭无比的烂脚,饶有兴味的抠搓起来问道。
    他付轩这么一脱,自己是不打紧,可是他周遭的几名衙役同事,却被他熏得四散而逃。
    “一群品味极差的黄口小儿,竟然不懂得欣赏玩味此等乐事!”殷冉城府衙捕头付轩闻着,自己适才反复抠搓脚趾的右手手指,十分享受的说道。
    “付老弟,先前我跟你说,我凤栖阁的那些女子都跑了。其实,她们并没有跑,而是被人给拐了,都是同一个人找的那些女子。”酒肉朋友龟公曾尧说道。
    “曾大哥,那接下来,你想要干什么呢?”殷冉城府衙捕头付轩问道。
    “还能干什么,当然是立马去把那个猪狗不如的家伙抓起来,严刑拷打一顿。”酒肉朋友龟公曾尧说道。
    “曾大哥,非要如此不可吗?”殷冉城府衙捕头付轩有些为难的问道。
    “没错”酒肉朋友龟公曾尧十分确信的回道。
    “你在哪儿呀?”殷冉城府衙捕头付轩问道。
    “秽墒书院附近,你现在到底忙不忙啊?”酒肉朋友龟公曾尧不耐烦的问道。
    “都跟你说了,我现在很忙!”殷冉城府衙捕头付轩略带官腔的说道。
    “付老弟,你别发火呀!我们兄弟俩,有什么话,还不能好好说的啊!现在我不知道他们有多少人,我此行很有可能要寡不敌众啊!所以,你能不能派几个衙役仆从过来,帮一帮你的曾大哥啊?”酒肉朋友龟公曾尧恳求道。
    突然,一个衣衫褴褛的行乞之人,冲到城主李穆潼的面前,向其虚假无比的脸庞,重重投掷出了两枚鸡蛋,将其痛骂了一顿。
    “梦王朝的历史,将要做出最公正的审判!”衣衫褴褛的行乞之人高呼道。
    “还吃什么吃!快去保护城主大人啊!”殷冉城府衙捕头付轩见情势不妙,怒砸自己手中的麟芸珏后,对自己的一众衙役同事责骂吩咐道。
    由于殷冉城府衙捕头付轩飞奔过去,保护了城主李穆潼免遭那位行乞之人后续的伤害打砸,周遭人群四散而逃。
    “付老弟,你还在吗?他奶奶的,下回你再来凤栖阁,我要是再给你免单,我就是一条狗。”酒肉朋友龟公曾尧怒骂道。
    雨柔那边,天泉坊的那位客官,带着马夫老王兜兜转转了一个时辰后,终于到了地方————妙手药堂。
    “就是这儿了”天泉坊的那位客官,走在雨柔的前方指路道。
    “妙手药堂?”雨柔惊讶不已喃喃自语道。
    这间妙手药堂,位于山林树木之中,周遭高树林立,实在难以找寻。
    “怎么了?”天泉坊的那位客官开启着木门,回头向惊恐不已的雨柔问道。
    “没事”雨柔强装淡定回道。
    “进来吧!”天泉坊的那位客官说道。
    “好的”雨柔点头应允道。
    雨柔胆战心惊的进入庭院后,迎面一只枯瘦的老狗,被拴缠在一根深入地下的铁铲木棍之上,向其狂吠了几声。
    “别担心,它是不会咬伤你的。”天泉坊的那位客官,连忙跺脚吓退恶犬,并对自己身后的雨柔轻声笑道。
    随后,那只恶犬在一片翻新的土地之上,四处走动,仿佛在嗅识找寻着什么。
    “进来吧!”天泉坊的那位客官,打开了自己卧房的木门,对身后的雨柔说道。
    “好的”雨柔楞了一下神后轻声回道。
    “我想先去,更衣洗漱一下!”雨柔进屋后说道。
    “没问题!更衣洗漱的浴桶房间,就是你的右手那间。”天泉坊的那位客官抽着旱烟,云淡风轻的说道。
    进入房间后,雨柔照着主人曾尧的吩咐,用自己荷包中麟芸珏,向其发送着“妙手药堂”的字句。
    雨柔的麟芸珏起初显示“发送中”,随后提示“发送字句失败”。
    如此关键的时刻,雨柔的麟芸珏竟然没有灵气了,这可着实愁坏了她。
    不知所措的雨柔,借着浴桶边缘,爬到了高处,将纸窗用力打开。
    纸窗外面竟然是一堵厚墙,这可太出乎雨柔的意料之外了。
    随后,雨柔在浴桶一旁的犄角旮旯处,看到了一大撮沾满鲜血的女子毛发。
    此时,雨柔惊恐万分,泪如雨下,立马用双手捂住自己的娇唇,生怕自己的啼哭声,会惊到天泉坊的那位客官。
    不一会儿,雨柔拭去自己眼角的泪水,装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样子,心平气和的走出房间。
    “我有一些自己格外喜爱的胭脂水粉,适才被那条恶犬惊吓掉落在了路旁,我出去找寻一下。”雨柔声音颤抖异常的说道。
    “好的,你快去快回吧!”天泉坊的那位客官,回头对雨柔十分平淡的说道。
    雨柔缓步走到门前,发现木门已被深锁,绝望不已。
    回过头来的妙手药堂大夫徐晋阳,啃食着自己的右手食指诡笑一声。
    迷雾森林内,龟公曾尧坐在自己驾驶的马车内,手握麟芸珏,不停的连接着雨柔的麟芸珏,面色十分难看。
    妙手药堂内,身体残缺的大夫徐晋阳,将雨柔五花大绑了起来。
    浑身不着一件衣物的大夫徐晋阳,将适才马车上的一大包裹杂物,一股脑儿的全部抖落在了雨柔眼前。
    铁锤、铁钩、锁链、快斧、利刀、尖钉…………
    “没有人知道你死了,没有人会来找你的。”身体残缺徐晋阳右手紧握铁锤,左手攥紧尖钉,照着雨柔的头顶说道。
    剑狂焚煞,一剑斩断了九尾白狐徐晋阳的九尾,削其狐首如剁泥饮水般轻易简单。
    终究这人世间,只有他焚煞一个人,配得上“剑狂”二字。
    那就是他焚煞,九尾白狐徐晋阳易容假扮的剑狂,纵使可以假乱真,他也不并需要。
    他轻挥右手,拨弄琴弦,似有千军万马跑出,破杀了九尾白狐徐晋阳的真身魂元。
    善恶到头终有报,只是时候尚未到。
    如今九尾白狐徐晋阳的大限之期已至,纵使神尊诸葛云霆前来力保他,也只是白费功夫罢了。
    故此,善待周遭的陌生人,也是在善待我们自己。
    辱人妻女者,人恒辱之。
    王子犯法,尚且与庶民同罪。
    自古正邪不两立,幻界和妖界一直都谨遵着狼羊法则,彼此间互相制衡进步。
    人皇拓跋无言的宠臣苏明哲,妖帝赫连焚魄的爱将秦朗伦,二人虽各为其主,却不负一诺情。
    付桓旌,阮晴婷,呼韩殇,梦颖嫱,秦笃涯,林雪舞,这三男三女,未来六界各自世界中的至高领袖。
    现如今耳目下,他们六人彼此之间,还只是不曾谋面的陌生人罢了。
    六界的万千平民百姓、孤傲剑客、贩夫走卒、酒馆掌柜、山野樵夫,他们的前路何在?
    人界皇子、幻界贵族、妖界王子、异界三贱客,他们这一伙十分不稳定的恐怖人物,又将如何颠倒乾坤?拨正轩辕呢?
    言尽于此,吹捧过度,是为捧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