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第三百零六章 林荫下
    付桓旌行走的累了,瘫坐在了林荫下,想要休息片刻。
    突然一青衫剑客被众人追杀,行至付桓旌的身前,气喘吁吁的拄剑喘气。
    “林赛,束手就擒吧!”紫云阁的阁主釜山抱剑笑道。
    “没想到我林赛这么大的面子,竟然惊动紫云阁的阁主釜山。”林赛吐血道。
    付桓旌万万没有想到,在那天涯之巅竟有如此痴情之人,甘愿一人一城终老,也不愿将就。
    林庶务本无心,奈何遇见了嘉敏郡主,便慢慢生却了心房。
    二人初遇优柔雅致的兰幽轩,彼此都有些紧张,不敢言语半句。
    直到付桓旌怀抱二人,才把酒言欢起来,慢慢退却了生疏。
    二人都是付桓旌的朋友,因江湖而结缘,有缘落于此地。
    “不对吧!是你对我纠缠不清吧!我把你封印在绝境之土里,让你潜心修行,待到有一日,你位列仙班,岂不好?非要苦苦纠缠于我。”芸珏对恶魔不解的问道。
    “说的好听,待有一日,这都过去几千万年了,仙界的人,都把我忘了吧!我不愿再忍受那无边的黑暗,我要破土而出,我要像人一样的过一辈子。”恶魔争辩道。
    “你总能找到理由,别废话了,拿命来!”芸珏一个棒子把恶魔打出几里远。
    “多日不见,功力进步不少,能给我挠痒痒了。”恶魔大笑道。
    只见恶魔将全天下人的贪念,凝结成了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张开血盆大口,仿佛要吞了芸珏。
    芸珏见状,迅速变大,顶天立地,一棒子打碎了骷髅头。
    “小小恶魔,现在的你,对我而言,如蝼蚁般大小,你说我要不要一脚踩死你呢?”硕大无比的芸珏对他小到看不见的恶魔大笑道。
    “别太猖狂,比变大,你还是我的徒弟呢!看看我手里的是谁?”恶魔变得比芸珏还要庞大,上破苍穹,下捣黄泉。
    “绮韵,快放开她,不然,我手中这铁棒,定教你魂飞魄散!”芸珏着急道。
    “呦!天不怕,地不怕的芸珏上仙,也有害怕的时候,魂飞魄散,我好怕哦!”恶魔嘲笑道。
    “好,你赢了,放了绮韵,你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幻化成正常人形态的芸珏对恶魔说道。
    “我没有条件,你从什么地方来的,就滚回哪去。”恶魔仰天大笑。
    “你说的是你吧?”芸珏从恶魔的后背一棒子捅穿的恶魔之心。
    “你这小人,偷袭我,我不服。”恶魔应声倒地,将天地震颤的厉害。
    芸珏将从恶魔手中脱落的绮韵接住,缓慢落地。
    “我不会打死你,回到你该去的地方吧!”芸珏对着恶魔的身体吹了一口地,恶魔再次被封印在了绝境之土中。
    “恩人,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不知恩人姓甚名谁?”绮韵对着芸珏问道。
    “还是原来的味道,绮韵不愧为这个世间的第一大美人。”芸珏耍流氓似的亲吻了绮韵。
    “干什么?你个臭流氓,我要杀了你。”绮韵迅速挣脱芸珏的热吻。
    “再看看我是谁,还舍得杀我吗?”芸珏转身幻化成了李珏,打道回府了。
    “你坏,就知道是你,不然全天下有谁有这个胆量,敢吻我。”绮韵撒娇似的依偎在李珏的怀中。
    他俩看着大战过后的天下,成了一片废墟,一个人影,举着个铁棒,独自一人向无边的晚霞走去。
    “珏哥哥,你看那个人,像不像一条狗啊?”绮韵问道。
    “哪个啊?哦!是那个啊!仔细一看,还真有点像啊?”芸珏怀抱绮韵大笑道。
    “你俩开心就好,我要回我的大兖朝,找我的雪舞,做我的丞相梦去了。”芸珏回身看如此恩爱的前世说道。
    今天的晚霞这么美,不知雪舞此时此刻如何了?想我了吧?
    “想你个大头鬼!芸珏上仙,别耍帅了,快把棒子还给我,我还要护送唐僧西行取经呢!”一旁的孙悟空不耐烦的说道。
    “不好意思,谢谢大圣的如意金箍棒,有空来兖朝玩玩,我请你喝最美的美酒。”芸珏感谢道。
    五百年后的大兖朝,我诸葛芸珏,又回来了。时间线没有重启?还是哪儿搞错了?我在大兖朝成了一个不存在的人了,我心爱的雪舞不认识我了?我的丞相梦要被扼杀在摇篮里了?
    “芸珏,你这一别数年,感觉恍如隔世啊!”雪舞感叹道。
    “我的武林盟主府呢?都没了,一切都没有了。”芸珏仰天长啸。
    “不,你还有我呢!你不是答应要娶我的吗?我一直在这儿等你,我就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雪舞坚定看着芸珏。
    “不,我配不上你,我现在一无所有,我何德何能娶丞相府的千金,别再说笑了。”芸珏自卑的说道。
    “呦呵!好一对痴情怨女啊!”奎煞大笑道。
    “大将军是,痴男怨女,你说错了。”奎煞身后的士兵指正道。
    “找死,大将军我说的话,错的也是对的,听着就好。”奎煞手起刀落,结果了那厮。
    如今的大兖朝,就剩他三人了,望着四周的死寂,芸珏默不作声,独自御剑向天边飞去。
    “雪舞姑娘,他不爱你了,嫁给我吧!普天之下,你没得选择了。”奎煞跟雪舞商量道。
    “做梦,就算他也死了,我也不会从了你的。”雪舞坚决拒绝道。
    “好吧!我就在你的房门外,如果晚上闺中寂寞,可别不好意思让我进去啊!”奎煞打趣道。
    “你就外表边搂着空气睡吧!我就是急死,也不会找你的。”雪舞说罢,重重的关上了房门。
    芸珏到了天边,感到无比的痛苦,回首自己的一生,唏嘘不已。曾经出生入死的兄弟,都悄然离世了。曾经最爱的人,却不能再爱了,因为他食用了食心草,越爱雪舞,他的寿命就缩短了。曾经的儿时梦想,成为大兖朝的至尊丞相,已然化成泡沫,也没有意义了,做世间上三人的丞相,让他想来都觉得好笑。
    芸珏突然一想,我现在应该是武林盟主,行侠仗义呢!为什么帝国崩塌?究竟发生了什么?
    芸珏带着满腹的疑问,御剑回了自己曾经的地下修炼室,找到了天机仪,回看他离开的这几年都发生了什么。
    “各大掌门,如今武林群龙无首,芸珏盟主久久不知归期,不如我们选举一位德高望重的人,来暂代盟主之位如何?”八卦掌掌门慕容宇昂建议道。
    “如此甚好!如此甚好!”众位掌门齐声附和道。
    “我看不妥,你们这是当我的兄弟芸珏盟主不存在啊!”大将军奎煞从门外进来,反对大家道。
    “大将军,我们这不欢迎你,自古江湖和朝廷,两不相干,井水不犯河水。”巫毒教教主魅影彩妆对奎煞下了逐客令。
    “我美丽的教主,别那么心急啊!听我把话说完,我今天来,可是带了我兄弟芸珏的亲笔信来的呦!”奎煞对她说道。
    “信中,芸珏兄弟将盟主之位让我暂为代理,待他回来,交付于他,不容他人反对。”奎煞将书信递交给慕容掌门说道。
    慕容宇昂仔细端详着书信内容,确定是芸珏盟主的字迹无疑。
    “胡言乱语,别信他鬼话连篇,我的珏哥哥,从来没写过什么书信,都是他捏造的。”雪舞从人群中走出来说道。
    “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胡说啊!雪舞姑娘,你有何证据证明我是胡言乱语呢?”奎煞反问道。
    “一个死人,是不需要证明的,拿命来!”雪舞仗剑向奎煞刺去。
    “哈哈!雪舞姑娘的武功,还需多加努力啊!”奎煞不消十个回合,便把雪舞打趴在地了。
    “别高兴的太早,看看这是什么?”雪舞艰难的爬了起来,运用内力,将嗜血魔毒向奎煞射去。
    “小姑娘家的,玩什么不好,偏偏玩毒。”奎煞及时反应,运用内力,挡住了毒液的蔓延。
    毒液被两股内力停住在空中,随着两人的内力不断增加,毒液快要负荷不了了,爆炸开来。
    四周的人都被毒液侵染了,毒液通过地面,不断流动,流入江河湖泊之中。顿时,祥和的大兖朝,变得嗜血起来,大街小巷,食人大军在互相暴食着自己的同伴。
    嗜血魔毒,本是巫毒教炼化,意在控制被病痛折磨人,让他们在人生的尽头,享受一下杀人的快感。怎料,什么都好奇的雪舞姑娘,私自学习炼化,并用以对付强敌。
    不到三年,人口千万的大兖朝,只剩没有被病毒感染的雪舞和奎煞了。
    大权在握的奎煞,如愿当上了兖朝的皇帝,代价是一个接着一个杀死了自己的手下、朋友和亲人,这代价太过痛苦,他撑了下来。他坚信,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芸珏的过错,他等着芸珏回来的那一天,他要让他生不如死。
    身无一人的雪舞,三年来,也是没睡过一个好梦,亲手杀了自己的父亲,儿时的姐妹,都被她一一斩杀,她流着泪,不停的杀着。她没有倒下,她也坚信,她日夜等待的那个人,终有一天,会回到她的怀抱,像往日一样的爱惜她,珍爱她。
    时间荏苒,再深的仇恨,再刻骨的爱恋,也都被时间冲淡了。
    三年的携手厮杀,奎煞和雪舞渐生情愫,久而久之,便在了一起。其实也能理解,三年时间,世间就他二人了解彼此,每天都在打怪杀怪,爱情就这么日久来的。
    前面的一切都是雪舞和奎煞欺骗芸珏的,好让芸珏死心归隐深山,他俩好比翼双飞。
    芸珏心想,我不答应,凭什么整个世界就我们三人,你俩配对了,我怎么办?我要重写宇宙时间线,我要回到过去,改变这一切。
    于是,芸珏口中念着咒语,天空惊现一个巨大的光柱,芸珏被吸了进去。
    芸珏如愿回到了他失踪的那天,正当雪舞要向奎煞使出嗜血魔毒时,芸珏及时出现,说他回来了,大家别为谁当武林盟主的事发愁了。
    事后,芸珏没收了雪舞的魔毒,避免了悲剧的发生。
    “珏哥哥,这么多天不见,你都去哪儿了呀?想死人家了。”雪舞问道。
    “没去哪儿,就行侠仗义了几天,发现天下太平,就回来了。”芸珏解释道。
    “听说你和降龙寨的压寨夫人,打得火热,是不是真的?如实招来!”脸色突变的雪舞对芸珏质问道。
    “哪有的事?雪舞妹妹,别听别人瞎说,我只是帮她按了按肩膀而已。你不说要和我,去最美的海边,看最美的晚霞吗?走,我们去吧!”芸珏转移话题道。
    “别想转移话题,在别人眼里,你是正义凌然的武林盟主,天天行侠仗义,快意恩仇。可实际上呢!你却天天去山贼营寨,勾搭压寨夫人,你很爽吗?”雪舞怒斥道。
    “你不知道,我那是曲线救国,我这是计谋,都是为了将来江湖和朝廷的和谐相处。”芸珏解释道。
    “大兖朝,国泰民安,天下太平,不需要你的献身精神。今晚,在房门外跪到我不生气为止,知道了吗?”雪舞大声问道。
    “知道,知道。”芸珏识趣道。
    “玩的挺嗨呀!把全国八百多个山头的压寨夫人,都搞定了,厉害了我滴哥!”奎煞坐在地上和跪在门口的芸珏把酒言欢道。
    “一般一般,和大将军后宫佳丽三千相比,小巫见大巫了。”芸珏谦虚道。
    “你也真够深情的,我要是摊上这样的老婆,非休了她不可。”奎煞为芸珏打抱不平道。
    “哎!兄弟,你是有所不知啊!家里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那才是人生赢家啊!你想想,外表我有八百个女人,又如何?她们爱的不是我,是我手机的权利,她们靠我保住她们男人的山头,那不是真爱。回到家,有个不嫌弃你一身臭汗,为你洗浴的女人,才是最大的幸福啊!”芸珏对奎煞解释道。
    “大哥,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爱情专家啊!喝酒喝酒!”奎煞连连称赞。
    “喝酒喝酒,就知道喝酒,不知道烈酒对繁衍子嗣不好啊!快给老娘进来,生个小盟主!”屋内的雪舞听见屋外的欢声笑语,气愤的破门怒斥道。
    “奎煞,搞错了吧!你是大反派,还在门外喝什么傻酒,快回去想法子陷害芸珏去,别耽误我和芸珏生猴子。”雪舞对依然在门外喝酒不走的奎煞说道。
    恍然大悟的奎煞,飞身回了大将军府,密谋未来如何搬掉云珏这块绊脚石。
    如今,大兖朝,一切正常,芸珏慢慢行侠仗义,打怪升级,为未来成为丞相攒人品。
    远古时期,莽焚,身为部落的首领,肩负为部落找到新的栖息地的职责。他带着部落族众,约莫一千人,不远万里,来到了芸珏大陆,新的危险,在一步步逼近。面对各种妖魔鬼怪的侵扰,大首领的他,又会如何面对呢?
    莽焚,部落之首,身系部落千人的未来。盘古开天辟地以来,天下九州并起。黄沙漫天的兖州,矮人遍布的阙州,冰封万里的殇州,水草肥美的中州,嗜血巨人的鲂州,精灵统领的梧州,部落林立的姆州,火山绵延的万州,天空之城的瑟州。
    “姆州的莽焚?堂堂部落之首,怎成了阶下囚?”中州节度使对沙浴部落的伐西昆问道。
    “他,想暗杀我们部落首领,侵占我们的土地和女人。”伐西昆答道。
    “这个想法,没错啊!九州虽大,也不是处处都像我们中州那般美好。”节度使一剑刺穿了伐西昆的心脏。
    “你,你在干什么?这可是我的地盘。”沙浴部落首领惊恐道。
    “你的地盘,不见得吧!”节度使口哨一响,来不得沙浴部落的人反应,男子都成了刀下饿鬼,女子都被俘虏了。
    
    “你这样做,会被姆州的八大部落联手报复的。”莽焚对节度使怒斥道。
    “不,不,不,你说错了,是六大部落。沙浴部落已经被我焚族了,你的漆煞部落是我的了。”节度使用布擦拭着他的剑刃道。
    “不可能,我在一天,我就永远是漆煞部落的首领,它绝不会落入你的手里。”莽焚挣脱着锁链怒斥道。
    “如果你不在了,我成了你呢!”节度使转身对莽焚问道。
    “你,你的模样,怎会与我如此相像?”莽焚惊讶道。
    “一个懦夫是不值得统领部落的,你安心的去吧!从此,你的部落,由我来守护!”节度使一剑结果了莽焚的生命。
    就这样,节度使化身成莽焚,统领着漆煞部落,乔装打扮成中州节度使,一一屠杀了其余六大部落,统一了姆州。
    言尽于此,侯爷稳如塔,人皇视珍宝。
    天渐渐亮了起来,徐晋阳很是着急,他只想快些处理掉那对老人的马车。
    “我真的没事,你能不能把你的马车挪开一下?你不用赔偿我任何马车撞损钱财的。”徐晋阳满脸堆笑的对曾尧说道。
    “不,你还是把麟芸珏给我吧!我来包赔损失。”曾尧对徐晋阳十分负责任的说道。
    眼见曾尧这是要黏上自己了,徐晋阳一脸苦笑,无言以对。
    “你受伤了吗?那是血吗?”曾尧对徐晋阳质问道。
    “你说什么呢?”徐晋阳笑道。
    “快把你的马车挪开!”徐晋阳紧接着对自己马车后面的那驾马车主人怒吼道。
    “我说快把你的马车挪开,你耳朵聋了吗?”徐晋阳气急败坏的对那驾马车主人咆哮道。
    “泥泞下人!快把你的马车给我挪开!”徐晋阳双眼瞪得贼大,仿佛要吞食羔羊的豺狼一般吼叫道。
    “快点啊!快点啊!”徐晋阳继续发狂怒吼道。
    “哎!我说,天泉坊的客官,就是你,对不对?”曾尧目睹徐晋阳这一连串极度反常的举动后,对他试探性的问道。
    徐晋阳立即停止了怒吼咆哮,十分惊讶的回头望着曾尧。
    “兄台,你他奶奶的!”曾尧释然的笑道。
    紧接着,曾尧连接上了凤栖阁天泉坊那位客官的麟芸珏,徐晋阳立马面若黄纸了。
    与此同时,徐晋阳腰际间的麟芸珏响动了起来,竟然如此的凑巧。
    “打开你的麟芸珏啊!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禽兽!”曾尧手握麟芸珏对徐晋阳笑骂道。
    “你这个无耻下流的畜生!快给我下来啊!”曾尧绕着马车一周,对车上的徐晋阳拉扯吼骂道。
    徐晋阳眼见事情败露,立马撒丫子就跑,动若脱兔一般。
    曾尧也一刻不带犹豫的,立即快步追赶徐晋阳而去。
    由于深秋时节,迷雾森林的雾气很重,地面相当潮湿,徐晋阳一个不小心滑倒了下来。
    这一下摔倒,徐晋阳没有什么大的损伤,倒是紧跟其后的曾尧,已经离他愈来愈近了。
    曾尧边跑边对前方的徐晋阳喊叫,天真的希望他能够被自己的喊叫声吓破胆子,乖乖认罪伏法。
    徐晋阳边跑边回头看一看身后曾尧的大致位置,眼看他就要追上自己了,徐晋阳连忙急中生智,扔弃了自己的麟芸珏。
    曾尧只犹豫了那么一下,便没有理会被徐晋阳扔弃一旁杂草丛中的麟芸珏,继续快步追赶他去了。
    二人你追我赶有了一些时辰了,彼此都气喘吁吁,累的够呛,也气恼的厉害。
    在一个上坡的追赶路上,曾尧用力将自己手中的麟芸珏,砸向前方不远处的徐晋阳。
    徐晋阳跑的飞快,自然没有对他造成一丁点儿的损害。
    不知过去了多久,曾尧终于追赶上了累瘫在地的徐晋阳,二话不说一个劲的朝他脸部猛捶乱打过去。
    然后,曾尧感觉还是不够解气,便手脚并用猛踢了徐晋阳一顿。
    一个有力过猛,曾尧右脚一打滑,跌倒了下来。
    曾尧感觉还是不过瘾,便爬将起来,继续踢打徐晋阳浑身是血的躯体。
    “你为什么要跑啊?以为自己能够跑的掉吗?你这个猪狗不如的禽兽,快说把我凤栖阁的那些风尘女子都怎么样了?是不是把她们都给贩卖旁人了?你他奶奶的到底是谁啊?”曾尧对徐晋阳拳打脚踢道。
    两个小鬼疼的都张不开嘴,不断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
        “呵呵……”晴曦笑的花枝乱颤,将双脚移开了,两个小鬼的胳膊腿一下子空出来了,两个小鬼此时内心一阵激动,连忙催动胳膊腿,但是胳膊腿还没有动的时候,晴曦的双脚再一次踩上了两个小鬼的胳膊腿,
        “嗯哼……”两个小鬼再次绝望,脸色在一次变得煞白,闷哼一声,
        “呦,好硌脚……”晴曦轻挑了一下眉毛,
        “这是……”
        “明知故问”两个小鬼深深鄙夷,
        “你们收好”晴曦浅浅一笑,闪过一丝狡黠,脚向前踢去,这一下子两个小鬼的胳膊腿一下子化成一道流星朝着远方而去,
        两个小鬼呆呆的望着自己的胳膊腿,一下子从自己的上空中飞出,直接朝着远方而去,两个小鬼二话没说,直接朝着胳膊腿落下的方向追去,
        晴曦带有笑意的看着两个小鬼的举动,似乎像是得逞一般,高兴的脸,散发出喜悦之情,
        “咱们也走吧……”晴曦对着雪落枫说道,雪落枫哪敢说话,这要是自己张嘴说话的话,那么肯定会被晴曦大卸八块的,一想到晴曦撕裂两个小鬼的画面,不由的感觉浑身上下冷风嗖嗖,本能的缩成了一团,
        “怎么?刚才姐姐的举动吓到你了?”晴曦此时抚摸着怀中的球,感觉这个球浑身瑟瑟发抖,似乎受到了惊吓一般,晴曦知道,肯定是自己刚才得动作将他吓的,
        晴曦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此时双手间似乎闪过一丝光芒,瞬时消失不在,原本害怕的雪落枫此时感觉内心平静了许多,身体也恢复到了原本平和的状态,
        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现在的我内心如此空明呢?难道是……雪落枫狐疑的望向了一脸笑意的晴曦,知道就是她的缘故,此女子不简单啊,雪落枫这样想到,
        “呵呵……好了,咱们走吧”晴曦感觉到雪落枫的状态恢复到了宁静,便就要离开此地,但是却见两个小鬼直接朝着这个方向奔跑而来,
        晴曦看着两个气喘吁吁的小鬼,不禁蹙眉,按理来说,此时这两个小鬼本没有胆量在回来才对,为何今日如此反常呢?
        两个小鬼看到晴曦不悦的表情,红发小鬼连忙解释道:“晴曦小姐……其实我们二人是为它而来”红发小鬼的手指向了怀中的雪落枫,雪落枫双眼微眯,
        “你说是我怀中这个宠物?”晴曦脸色明显不悦,这不是明着抢人么?
        红发小鬼连忙解释道:“晴曦小姐不要误会,这个球不是我们二人索取”
        “哼,你们两个也没这么大的胆子”晴曦冷哼一声,“是谁?”
    两个小鬼为难的不知道怎么说,晴曦的脸色越发难看,“这也不能说?”
        “这……其实是刑天大人……”两个小鬼被逼无奈之下说了出来,
        “刑天?那个没有头的家伙么?”晴曦一脸嫌弃的说道,两个小鬼却不敢这么称呼刑天,整个地狱里也只有晴曦敢这么称呼他了,
        “他要做什么?”晴曦不满的说道,
        “我们二人官阶较低,刑天大人下达的命令,我们二人只有服从的命令,哪里敢去问刑天大人要做什么呢?”两个小鬼无奈的摇了摇头,
        晴曦仔细的观察着两个小鬼的一举一动,知道这两个小鬼并没有说谎,
        “哼,我也不想去招惹那个无头的家伙,那家伙就是一根筋,这个宠物交给你们了,回头转告刑天,这个宠物的命我晴曦保了”晴曦怜惜般的,动作轻柔的将雪落枫递到了两个小鬼的手中,雪落枫眼中也有一丝不舍,毕竟那温存还在心中回荡,
        两个小鬼不敢迟疑,连忙伸出手来接住了雪落枫,不断的点头答应,
        “小红,小蓝记得我说的话哦”晴曦离开之前再次提醒着两个小鬼,两个小鬼脖子一缩,吓得赶紧撒腿便跑,雪落枫内心一阵叹气,
        “跑的真快,给我回来”晴曦怒喝一声,两个小鬼已经跑出了很远,但是听到了晴曦的声音,不得不回来,
        晴曦的手指放在了雪落枫的额头上,似乎有什么东西进入雪落枫身躯内一般,做完这一切,两个小鬼直接带着雪落枫离去了。
    雪落枫被两个小鬼无情的带走了,走了不知道多远的距离,两个小鬼突然间停下了脚步,贼头贼脑的向着周围扫视了一圈。
    “怎么不走了?”雪落枫不解的问道,两个小鬼笑呵呵的,脸带狡黠之意,雪落枫内心一颤动,心道不好,
        “走远了”红发小鬼朝着周围再次望了望,
        “很远了,她应该不在了”蓝发小鬼同意的点了点头,雪落枫当然知道这两个小鬼嘴里所说的她,就是指晴曦,但是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不安,似乎预感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两个小鬼将目光望向雪落枫,脸上的笑意给人的感觉有点阴森,这一笑之下,整排的牙齿全部露在了外面,这牙齿感觉不像是人的牙齿,反而是像巨兽的牙齿,锋利无比,闪烁着一道那么显眼的白色光芒,那是一道寒光,
        “你们两个……”雪落枫颤巍巍的说道,内心一凛,知道两个小鬼肯定要对付自己了,但是原因是什么呢?自己似乎不曾得罪这两个小鬼啊,
        “她不在,我们打不过她,但是你就不一样了”两个小鬼阴森的笑容,牙齿不断的上下闭合,发出一阵喀哧的声音,让雪落枫听起来内心胆寒,
        “那和我无关……”雪落枫尖叫一声,似乎用尽了生平最大的力量呼喊,
        “我知道和你无关,但是我们两个要找人发泄一下,不幸的是,你被选中了”红发小鬼伸出长长的舌头,在雪落枫的脑袋上舔了一口,还带有肮脏的液体,雪落枫一阵反胃,奈何无嘴,想吐都无法做到,难不成用眼睛吐?这也太恶性人了,
        “你们不要恩将仇报”雪落枫惊恐的望着两个小鬼,大声的呼喊,
        两个小鬼冷笑,说:“恩将仇报?这是我听过最好笑的笑话了”
        “有什么好笑的?”
        “恩?你对我们有什么恩情?你倒是说说看啊?”两个小鬼戏谑的望着雪落枫,
        “恩……”雪落枫的思绪在脑海中疯狂的旋转,不断的搜寻,奈何,好像真的没有任何恩情可言,两者的交集实在是有限,
        “说不出来了吧?没有恩情的话,那剩下的只有仇了”两个小鬼的眼睛似乎要将雪落枫吃掉一般,
        雪落枫壮着胆子问道:“我初来乍到,和你们两个鬼……不,和你们两个人没有交集,怎么会有仇恨?”
        “哎,真是不见黄河不死心,不撞南墙不回头啊”两个小鬼叹息一声,“那我就和你说说所谓的仇源自哪里,也让你心服口服,谁让我们两个心胸宽广呢”
        雪落枫一脸黑线,心胸宽广?就你两个这样的?小肚鸡肠还差不多,两个无耻下流的混蛋,雪落枫内心骂了不下一千遍,
        “就在刚才,晴曦小姐拆卸……,虐待我二人之时,你居然在一旁幸灾乐祸,这就是所谓的仇”红发小鬼说道,
        什么?这尼玛的也算?我幸灾乐祸?我TMD的都快吓尿了好不?这是在诬陷好不?睁着眼睛说瞎话,雪落枫不干了,直接嚷嚷了起来,
        “我们没有眼睛,何谈睁着眼睛说瞎话?”两个小鬼手轻轻的在双眼上一划,眼睛没有了,
        “我去……你们两个又是这招?气煞我也”雪落枫深深鄙夷,无论怎么挣扎,怎么反抗,
        常话说得好,好汉难敌四手,在说了雪落枫还没有手,怎么斗得过两个小鬼?用武技?做梦去吧,
        两个小鬼在晴曦不在的情况下,肆无忌惮的虐待着雪落枫,不是用手揉搓,就是用那尖利的牙齿咬着雪落枫,现在脑袋上还有一排排牙齿的痕迹,最为肮脏的,就是那长长的舌头,如同蛇一般,带有粘稠的液体,让雪落枫难以忍受,最为伤害自尊的,便是两个小鬼居然用脚狂踩雪落枫,
        “等我恢复的,有你们好看”雪落枫内心受到了有史以来最悲惨的一天,他把今日列为耻辱日,
        “真是累啊”两个小鬼不断的喘着粗气,
        雪落枫一阵鄙视,自己都没说什么呢?这倒好,虐待的人居然说累了,不过也好,看这情形,这两个小鬼应该不会在摧残自己了,
        正如雪落枫所想,这两个小鬼停手了,不在虐待他了,直接夹着他朝着前方走去,
        不知道走了多远,也不知道走了多长时间,雪落枫似乎都快睡着了,两个小鬼停下了步伐,
        “到了”红发小鬼直接将雪落枫扔在了地上,
        “你就这样把我扔在地上了?”雪落枫不满的说道,
        “不然呢?难不成在让我们虐待你?”两个小鬼诧异的看着雪落枫,雪落枫真是被这两个看似笨的要命的小鬼给打败了,
        “这是哪里?不是刑天找我么?”雪落枫蹙眉,将目光在周围巡视了一大圈,也没见到那所谓无头的刑天,但是前方却出现一个院落,院落是由青石堆砌而成的,周围没有任何的树木,天空中依然只有繁星点点,映射出昏暗的光芒,大门是由木头搭建而成的,但是这门却红的刺眼,有一股血腥味在门上向着周围散发而出,似乎这红色的物质是鲜血。
      “刑天大人?你想多了,刑天大人是何等人物,怎么会亲自召见你”两个小鬼嘲讽的说道,
        “你们在骗晴曦?”雪落枫内心抓狂,没想到这两个小鬼居然这么大的胆子,
        “你想多了,我们二鬼怎么会欺骗晴曦小姐呢?这确实是刑天大人下达的命令,只不过不是见你,而是带你来到这里而已”两个小鬼浅浅一笑,笑容闪过一丝得意之色,
        “哼,你们这叫篡改圣旨,等我见到晴曦,我非得参上你们一本,让你们两个吃不了兜着走”雪落枫冷哼,用晴曦来压两个小鬼,
        谁知道事情总不是像雪落枫所想的那样,两个小鬼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了下来,“我们原本是让你死在里面的,不过现在我们改变主意了”
        雪落枫一听这话,身体如同寒冰一般,瑟瑟发抖,知道自己玩大了,“两位鬼大哥,我错了,刚才只不过是和你们二位开个玩笑,莫要当真,两位鬼大哥这一路上带我不薄,我怎么会不识好歹呢?望鬼大哥看在小弟初来乍到的份上,就放过我吧”雪落枫说的甚是感人肺腑,
        两个小鬼的脸色一下好转了,这变脸速度真是比翻书还要快,雪落枫长吁一口气,知道自己这劫算是过去了。
    门户缓缓的打开,那门户上的鲜红色的血液此时散发出一股难闻的味道,雪落枫感觉自己的头晕目眩。
    “球,你没见过血?”红发小鬼惊疑的望向雪落枫,雪落枫怎么能没见过血呢?自己可以说杀的人没有八百也有一千了,但是这血液似乎让他浑身难受的要膨胀起来,
        “你们两个混球”雪落枫怒骂,此时的他紧忙停止一切的呼吸,要不然自身都要在此时膨胀炸裂,但是依然无法取得效果“你们两个这是要杀我啊”
        “杀你?”两个小鬼两双眼睛对望了一下,脸上充满了疑惑,
        “你们这不是在谋杀么?你们搞的什么鬼?”雪落枫尖叫,
        门户上的鲜血不足以让自己这般难受,肯定是两个小鬼想要教训自己一番,不知道施展了什么妖法,让自己的血液不停的加速流转,似乎血管都要炸裂一般,
        “搞的什么鬼?不懂”两个小鬼呆萌的摇晃着脑袋,根本不知道雪落枫在说些什么,
        “不懂?你们两个就是揣着聪明装糊涂”雪落枫额头上的汗不自觉的流下,此时的他已经缩成了一团,瑟瑟发抖,
        “他在说什么?你懂么?”红发小鬼没有看雪落枫,而是用询问的目光望向了蓝发小鬼,
        蓝发小鬼一脸的迷茫,摇晃了一下脑袋,说:“不懂”
        “你到底怎么了?”两个小鬼异口同声的说道,眼中充满了疑惑,
        “我要死了……难受啊……”雪落枫咬着牙说道,
        “要死了?怎么会这样呢?刚刚不还好的么?”两个小鬼依然一脸不解的表情,
        “你问我?我问谁的啊?”雪落枫此时真的想哭啊,怎么能碰上这两个笨的要命的鬼呢?这是上天对我的惩罚?
        “呦,这就是你们两个新带来的小鬼?”一个带有嘲讽的声音在雪落枫耳边响起,两个小鬼也听到了这道声音,不禁的蹙起眉来,
        在前方出现两个小鬼,一个浑身上下全都是白骨,手中拿着一条长长的鞭子,而在前方有一个伤痕累累的鬼魂,似乎这伤痕都是由这条鞭子抽打而成的,
        “卡卢瑟,这好像和你没关系吧?”红发小鬼冷哼一声,蓝发小鬼也在那挥舞着自己的拳头,怒气冲天一般,
        “红发,蓝发真不是我说你两个,你没看到他都要死了么?”卡卢瑟惋惜看了一眼在满地打滚的雪落枫,
        “你在说我们笨么?”两个小鬼怒视着卡卢瑟,卡卢瑟摇了摇脑袋,说:“其实这真的和你们没关系,众所周知的事情也没必要说的明显”两个小鬼此时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恨得直咬牙,
        “牙不好,得看牙医”卡卢瑟嘲讽的说道,
        “这和你无关”
        “是啊,算我多管闲事了,要是他死了,你们两个可真是没办法向刑天大人交代了”卡卢瑟玩弄着手中的长鞭,抽打了一下不远处的鬼魂,那长长的鞭子如同一条毒蛇,朝着那伤痕累累的鬼魂而去,一条长长的痕迹在鬼魂身上浮现,那鬼魂的身躯明显有些暗淡了,摇晃着身躯,却不敢发出任何的尖叫,
        “卡卢瑟,你这是在虐待”红发小鬼不满的怒喝道,
        “虐待?那又怎么样?和你有关么?”卡卢瑟的长鞭在一次扬起,随及又落到了鬼魂的身上,又是一道长长的伤口,暗淡的身躯如今可以说差点就要消散了一般,
        “在打下去,它就要魂飞魄散了,你怎么会这么残忍?”雪落枫此时忍着身上的剧痛,咬着牙愤恨的说道,
        “残忍?你看你都这个样子了,还顾得上他人的死活?”卡卢瑟残忍的一笑,随手又是一击长鞭,狠狠的打在了鬼魂的身上,到现在为止,这伤痕累累的鬼魂一句话也没有说过,一个尖叫也没有传出,连闷哼都没有,似乎已经麻木了,
        雪落枫脸色也变得难看了,卡卢瑟说的对,自己都自身难保了,怎么能解救此鬼魂?就算是身上没有疼痛感,那么自己又有什么力量来对抗卡卢瑟呢?无异于是飞蛾扑火,
        “卡卢瑟住手吧,在这样下去,他会死的”两个小鬼制止卡卢瑟的行为,为那鬼魂求情,
        “你们两个真不像是一个鬼差,居然为了一个鬼魂求情?”卡卢瑟满脸不屑的瞥了一眼那伤痕累累的鬼魂,将目光望向了两个小鬼,“看在你们两个求情的份上,我就放他一马吧”卡卢瑟大笑,
        “要是敢在用这种眼神看我,我就杀了你”卡卢瑟注意到地上打滚的雪落枫的不善的眼神,似乎带有杀意的望向自己,这让卡卢瑟很不满,手中的长鞭直接朝着雪落枫抽去,
        雪落枫没想到这卡卢瑟竟然这么的猖狂,连忙躲闪,但是那长鞭就如同长了眼睛一般,拐了一下弯,直奔雪落枫而去,雪落枫大惊,肉嘟嘟的身躯,朝着远处直接滚了去,
        卡卢瑟见到自己的长鞭居然落空了,让他脸上有点挂不住了,长鞭在次举起,
        “卡卢瑟,你有点过分了”两个小鬼阴沉的说道,这是在打雪落枫么?这是在打两个小鬼的脸,
        卡卢瑟冷笑,虽然不甘心,但是还是将手中的长鞭放下了,“球,最好不要落在我手中,否则,我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哼,这个仇我记下了”雪落枫冷哼,紧紧的注视着卡卢瑟,似乎要将他的面容深深的印在脑海当中。
    言尽于此,一人城终老,只不过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