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第二百八十一章 沧瑛俪
    付桓旌无法避免的来到了沧瑛俪,这么一个人界的世外桃源。
    在此,付桓旌需要破境,跻身玉蹼境。
    可是,付桓旌在此偶遇到了一个故人,便闲谈了些许时日。
    付桓旌悠然散步云天外,偶遇到了轩辕大帝,听他讲述了自己的苦恼烦闷之事。
    深夜,酩酊大醉的耶律铭泪流满面,手提银枪,一枪挑在了熟睡中的妖后薇妮安七寸之处。
    杀害妖后薇妮安,重聚魂元的耶律铭痛苦不已,想必这几日的相处,他早已爱上了她吧!
    没有了无情枪,耶律铭,这自诩无情无义的魔尊,竟也动起了情爱之心。
    “想什么呢?小老弟,还想不想让魔界千万幽冥枪魄当灭神了?”如龙神枪吸食妖后千年修为后,破体而出,对一旁神伤的耶律铭问道。
    “如龙神枪,你不是被那九霄惊魂剑毁了吗?”耶律铭大惊失色的问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那你不也曾魂元尽毁。如今,你不也重聚魂元活了过来嘛!”如龙神枪大笑道。
    耶律铭手提如龙神枪,人枪再次合体,这六界之内,看来又要有一场血雨腥风了。
    重生过来的耶律铭,目标明确,一定要去那人界一趟,好好教训一下刀意中人秦笃涯。毕竟往日他秦笃涯曾刀劈魔界九妖塔,还让他耶律铭的魂元破裂过一次。然后,他的魂元再次被剑圣独孤傲,一剑破之,也与那人界刀意中人秦笃涯逃脱不了关系。
    刀意强者秦笃涯重返人界后,继续招兵买马,积攒力量,用以对抗庆帝的王朝大军。
    “大单于!以您如今的兵力,莫说是对抗庆帝的王朝大军,就算是一统六界,也未尝不可啊!”匈奴左贤王耶鲁朗大笑道。
    “我的兄弟,人一定要学会知足,我一生所愿,只为带领那匈奴十万亡灵铁甲军还乡罢了。”现已身居匈奴大单于高位的秦笃涯说道。
    “大单于!你不去那剑道仙界,寻你的林雪舞姑娘了吗?”左贤王耶鲁朗问道。
    “谁与你说的,我要去寻她,她又与我何干?”秦笃涯一副无所谓的谈笑风生道。
    “伪君子!不知道是谁,昨晚睡梦中呼喊了人家雪舞姑娘,五百二十一次?”左贤王耶鲁朗笑问道。
    “好小子,晚上不好好睡觉,喜好探听人家梦话是吧!”秦笃涯对耶鲁朗拳打脚踢嬉闹道。
    “启禀大单于!门外有人自称是,大单于您的旧相识,想与您一见。”一名匈奴守卫匆忙来报道。
    “旧相识?耶鲁朗,把本单于的血饮殇刀拿来,我倒要去会一会这个所谓的旧相识。”秦笃涯对耶鲁朗吩咐道。
    “刀意强者秦笃涯,好久不见啊!”耶律铭手提如龙神枪凌空说道。
    “唉!我道是哪位旧相识,原来是魔界至尊耶律铭啊!你真的是一只,永远都打不死的小强。往日我的血饮殇刀,一刀劈碎了魔界九妖塔,曾劈裂了你的魂元。前些时候,剑气长城的剑圣独孤傲前辈,再次剑破你的魂元。可事到如今,你竟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我面前。我是发自内心的佩服你的自愈能力之强大。”秦笃涯说道。
    “甭跟我废话啦!看见我手中的如龙神枪了吗?这会是你,最后一次看见它了,受死吧!”耶律铭提枪刺向秦笃涯咆哮道。
    如今人界的刀意强者秦笃涯,刀意跻身十三界,已达刀意的巅峰,比肩昔日的刀意始祖邪刀皇。反观他魔界至尊耶律铭,枪法历经两次神元重聚,已是魔界枪神,魔尊化身。
    因此,这二人的巅峰对决,无需大战几百回合。一战便高下立判了,魔界毕竟高他人界一等,秦笃涯大败而归。
    枪神灭世,在人界的庙堂与江湖之间,传扬开来,众人纷纷闻风丧胆。
    枪神耶律铭,所过之处,无一活物。
    不下三月时间,偌大的人界,竟无他秦笃涯藏匿之所。
    于是,秦笃涯御刀飞行,心不甘情不愿的来到了仙界渡口。他跪地请求女剑仙林雪舞,助他一臂之力,去挽救人界的生灵免遭横祸。
    “哎呦喂!这不是那人界刀意强者秦笃涯吗?来我剑道仙界,不知有何贵干啊?”女剑仙林雪舞边嗑咬着瓜子边问道。
    “对不起,我来错地方了。”秦笃涯说道。
    “来错地方?那好吧!你若无事,我便告辞了。”女剑仙林雪舞拍了拍身上的瓜子壳,假意背身告辞道。
    “别走!我实话实说还不行嘛!我们人界惨遭枪神耶律铭灭世灾祸,需要你给予援手。你就是说你帮不帮忙吧?”秦笃涯理直气壮的问道。
    “哦!人界原来都是这样鼻子朝天,求人帮忙的。不去!没空!再见!”女剑仙林雪舞,对秦笃涯冷嘲热讽道。
    说罢!剑道女仙林雪舞消失于秦笃涯的眼前,独留他一人尴尬不已。
    “哈哈!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这就是你们剑道仙界所谓的待客之道嘛?竟如此小气抠门,连杯清茶淡水,都拿不出来吗?”秦笃涯对着空气发泄满腹牢骚道。
    突然,血饮殇刀,脱鞘而出。
    “刀剑涯舞”
    刀意强者秦笃涯眼见,人界世上的无数生灵正在遭受着灾祸,便不忍离去这仙界渡口。
    可是,她剑道女仙林雪舞,却不为所动。已经消失多日,不曾现身,与他秦笃涯见上一面。
    不知过了多久,跪地苦苦恳求多日的秦笃涯,竟嗓子都嘶哑了,力竭倒地昏死了过去。
    在梦境中,秦笃涯偶遇到了轩辕大帝,那个人界先祖。
    “呦呵!这位少侠,你的背后可是一把好刀啊!”轩辕大帝弹了弹秦笃涯背后的血饮殇刀赞叹不已道。
    “老爷爷,好眼力啊!不知晚辈该,如何称呼您呢?”秦笃涯问道。
    “轩辕大帝,便是在下,不知你可曾听闻?”轩辕大帝挺直腰杆手捋胡须说道。
    “不曾!打扰啦!再见!”秦笃涯背身作别道。
    “别呀!这位少侠,且听我娓娓道来。”轩辕大帝拉扯住想要走的秦笃涯说道。
    “那可要从千年前说起啦!当时的人界生灵稀少厉害,竟不足十个物种。人类便是其中之一,处于最低的社会地位,备受其他物种的百般欺辱。当时九幽通天蟒,便是人界最强的存在。只不过,天降离渊三叉戟,于凤凰山的顶部。就在此时,轩辕大帝我,受到了那离渊三叉戟的召唤,便和几位小伙伴们组队前往那凤凰山寻宝。”轩辕大帝抬手饮了一口美酒说道。
    “老爷爷,您能不能长话短说呀?我可提醒您,现在的人界,分分钟,就会消亡几千鲜活性命。”秦笃涯不耐烦抱怨道。
    “好吧!少侠,那我就言简意赅一下。轩辕大帝我的第一难,竟偶遇到了那凶猛异常的虚像神雕,甚是棘手…………”轩辕大帝叙说道。
    “老爷爷,我受不了啦!您的语速,竟比那乌龟爬行还要缓慢。天机石何在?”秦笃涯大喊道。
    轩辕大帝怀中的一块五彩宝石,应声飞身到了秦笃涯的手中。
    随后,秦笃涯驱动血饮殇刀内的殇煞之气,开启了天机石的封印,投射出了当年轩辕大帝的那些陈年往事影像。
    “虚像神雕!速速让开,我等奉天命,前往那凤凰山,取那离渊三叉戟,斩杀九幽通天蟒,造福人界的一众生灵。”轩辕大帝的小老弟轩铭剑客仗剑叫嚣道。
    “造福生灵?可笑至极!这人界初创,自然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虚像神雕拍打着翅膀讥笑道。
    “大哥,还和它这畜牲理论什么,一刀砍杀了它便是!”轩辕大帝的二弟鸣宗老祖执刀叫嚷道。
    “二弟,不可胡言!我们…………”轩辕大帝回身规劝道。
    轩辕大帝话音未落,鸣宗老祖便一刀结果了那只爱说教的虚像神雕。
    “我们继续赶路吧!”鸣宗老祖人狠话不多道。
    “你们继续赶路吧!反正我是不走了,你们俩都那么厉害,你们自已去吧!”轩辕大帝赌气的一屁股瘫坐在地上说道。
    “别呀!大哥,我们就是来给你打下手的。拂尘道人曾说过,那离渊三叉戟,只有你才能拔出来。”轩铭剑客踢打着鸣宗老祖的屁股,替轩辕大帝找回了些许面子说道。
    “那我可说好了,前面无论遇到何种妖魔鬼怪,你们都要站在我的身后,听我指挥安排!”轩辕大帝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对二人说道。
    “知道啦!自然是大哥说什么,便是什么。走吧!”鸣宗老祖应允道。
    一行兄弟三人,沿着悬崖峭壁,很快来到了妖界洞府。
    “二位贤弟,你们都别动,放着我来!”轩辕大帝见眼前出现了几位绝色美人,对身旁的两位小老弟命令道。
    “真好吃,饿坏我啦!这一路上,饿死个人啦!”二位小老弟不贪女色,只顾填满空腹为上,齐声说道。
    与此同时,轩辕大帝哭了,哭的石破天惊,感人肺腑,让人心痛不已。
    眼前的几位绝色佳人,霎那间,竟被他轩辕大帝的二位贤弟狼吞虎咽,啃咬的只剩下白骨一堆了。
    “大哥,你为何如此伤心难过啊?”鸣宗老祖打了个饱嗝,对轩辕大帝疑惑不解的问道。
    “一群畜生啊!滚,滚,滚!别再让我看见你们,滚开啊!”轩辕大帝掩面垂泪,挥手撵赶着二位贤弟嘶吼道。
    “对啊!她们就是一群畜牲啊!那么,大哥他为何要驱赶我们二人离开呢?”轩铭剑客对一旁委屈万分的鸣宗老祖十分诧异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你也知道,我就知道吃。谁知道大哥他见了女色,心里在想些什么。”鸣宗老祖拍了拍鼓起的肚皮憨傻的笑道。
    “你们去吧!我独身一人回家还不行吗?”轩辕大帝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恳求二位贤弟说道。
    “别呀!大哥,你心里有什么苦,就大声的说出来,说破无毒!”轩铭剑客劝慰道。
    随后,轩铭剑客帮轩辕大帝拭去了眼角泪水,心疼万分。
    “对呀!大哥,有苦就大声喊出来。你看看,三弟我,一饿了便仰天长啸,然后就更加饿了。嘿嘿!”鸣宗老祖憨笑道。
    “二位贤弟,你们可真让我无可奈何,服了你俩了。好吧!我们继续赶路。”轩辕大帝面露笑意道。
    这第三难,便是那魔界的百万魔罗挡路,凶险万分。
    “我鞋里有颗石子硌脚,二位贤弟你们先上吧!”见前方有魔罗大军挡路,轩辕大帝驻足下来,躬腰脱鞋推让道。
    “别呀!大哥,这一遇到如此强劲的对手,你咋就会装怂了。刚才遇到绝色美人,你咋就第一个先上了呢?”鸣宗老祖不解的问道。
    “对呀!大哥,你别老这样,这样很不合适。以后若是被他人传说出去,你会很丢人的。”轩铭剑客附和道。
    “二位贤弟,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吧?你们瞅瞅,百万魔罗挡路,还打个锤子,脚底抹油开溜吧!”轩辕大帝瑟瑟发抖道。
    过了一会儿,二位贤弟被魔罗首领生擒,轩辕大帝自己也马上要死于,那九幽大帝的九幽灵泉戟之下了。
    “戟来!”
    谁料,轩辕大帝大喊一声后,离渊三叉戟,破山而出,飞向他的右手而来。
    刚才还怕的要死的轩辕大帝,手握离渊三叉戟,瞬间幻化成了近百米高的巨神。
    接下来,当然是轩辕大帝打扫战场的时间,只见那九幽大帝被他轩辕大帝各种戏耍,最终被他一脚踢踹到了幽冥鬼界去了。
    那余下的百万魔罗,更是惨不忍睹,被各种欺负。一会儿,轩辕大帝举臂砸下,死伤无数。一会儿,轩辕大帝腾空而起,背向大地,重重的落下,又死伤无数。被轩辕大帝这样折磨,百万魔罗生不如死,痛苦不已。
    “大哥,这下舒爽了吧?”二位贤弟仍被囚于魔罗的铁笼之中问道。
    “舒爽万分,你们…………”轩辕大帝看到二人哀怨的眼神,便向前替二人解开了锁链致歉道。
    “如今这神兵离渊三叉戟,已经在大哥你的手里了,那么九幽通天蟒的死期将至啦!”轩铭剑客说道。
    “死期将至?说的是你们三人自己吧!”九幽通天蟒遮天蔽日而来怒吼道。
    “大哥,我妈喊我回家吃饭,我们二位就先撤了,你自己好自珍重吧!”二位贤弟惊恐万分抱作一团仓皇逃离道。
    “哎!至亲兄弟都靠不住啊!还得我自己亲自动手,来吧!”轩辕大帝丝毫不惧,戟尖指天大喊道。
    突然,天机石能源不足,投射的影像消失了。
    “然后呢?”秦笃涯对酣睡过去的轩辕大帝大喊大叫道。
    “然后,那离渊三叉戟便被九幽通天蟒吞进腹中了,我也不知为何我会出现在此处,非要与你叙说这些远古时期的故事。”轩辕大帝惊醒过来,对秦笃涯说道。
    “感谢大帝指点!”目送轩辕大帝远去,仿佛明白了他话中有话的秦笃涯,满脸堆笑道。
    “有缘再见!”远处的轩辕大帝回首,对秦笃涯颇为满意的笑道。
    “喂!醒醒!别睡了,你搁这儿当你自己家呢?”林雪舞对秦笃涯怒斥道。
    “快!跟我走,很着急。”醒过来的秦笃涯一把拉着林雪舞的手,便跳下了仙界渡口说道。
    来到了人界的二人,看见满目疮痍的人界焦土,不再作那些无谓的争吵了。二人相互无言,唯有泪千行。
    “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涯哥哥,早知人界如此惨烈,当初我就不会拒绝帮你,更不会还跟你摆什么臭剑仙的架子了。”悔恨不已的林雪舞依偎在秦笃涯的怀中垂泪自责道。
    “雪舞妹妹,没有关系,过去的就让它们过去吧!我们最重要的是,把握当下,我们还能挽救人界的生灵。”秦笃涯抚摸着林雪舞一头秀发垂泪安慰道。
    “仍能挽救?如何挽救?”挣脱秦笃涯怀抱的林雪舞惊讶不已的问道。
    “刚才,我在梦境之中,那轩辕大帝已经暗示我了。我猜,我们只需要找到离渊三叉戟,引出九幽通天蟒,让那畜牲吞了枪神耶律铭,便可拯救人界生灵了。”秦笃涯解释道。
    “还说自己是什么刀意强者,笨死你得了。我是那么暗示你的嘛?我是想让你手握血饮殇刀,配合着女剑仙林雪舞的翎雪剑气,使出组合技‘刀剑涯舞’的第二重。这次肯定比上次你,打败九幽大帝的那次,要厉害百倍。如此这般,一定能够击败枪神耶律铭,救人界生灵于水深火热之中。”凭空出现的轩辕大帝,给了秦笃涯一个大大的脑瓜崩,气恼不已的解释道。
    “怪老头,那你为何向我叙说,那么多有关离渊三叉戟的故事?”秦笃涯不解的问道。
    “自然是逗你玩耍,要不然的话,你以为为何?”轩辕大帝大笑道。
    轩辕大帝的一生,本该受万民敬仰,怎奈红尘嚣嚣,兄弟过于抢戏,自己尴尬的不行。
    与青衫剑客付桓旌,聊了三生三世后,仍觉苦闷难当。
    也许高处不胜寒,他轩辕大帝成名久矣,心中只求寻一佳人,了此残生。
    言尽于此,沧瑛俪所,桃花源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