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第二百七十六章 余梁买茶去
    鲡国的天涯墨客付桓旌,如今身在东郭这么一个小地方,却要动身前往余梁去买茶。
    这个消息在武林中一经传出,便笑掉了好几位武学大家的大牙。
    他们笑的并不是付桓旌的痴傻,而是那余梁距离东郭有万里之遥,非人力所能至。
    慕容峦婕得到了父亲的认可,当她看到慕容博一脸的欣慰时,感到先前遭受到的一切痛苦磨难,都是十分值得的。
    不过,其余的五位入选弟子,却十分不满意这不公的结果。
    “六长老,我们十分不服气,这次的幻界测试不公平。您看看,这第五关的测试,何曾开始过?怎么就突然出结果了呢?”其余五人一脸不满道。
    “开始了吗?不,已经结束啦!五位莫要不满,这天机石,会让你们心悦诚服的。”六长老轩辕朗瑟劝说道。
    “六长老,怕你又是在说胡话了吧?又醉酒啦?”门主宇文豹上前,掂量了一下,六长老轩辕朗瑟腰间,那所剩无几的酒壶,对其取笑问道。
    “没有的事!这点分寸,本长老心中还是有点儿数的。古语有言在先,醉酒毋主持,主持不酒醉。”六长老轩辕朗瑟,取下腰间的美酒,一饮而尽憨笑道。
    “六长老,这区区的一小块破石头,能有那通天的本事不成?本门主是万万不会相信,它能让我的五位爱徒心悦诚服的。”门主宇文豹不屑一顾道。
    “破!”
    随着六长老轩辕朗瑟,将手中那枚不是很惹眼的天机石,抛掷于半空中,大喊一声。只见那枚小小的石块,竟眨眼间作出了万千变化,最终幻化成了一幅巨大的画帛。
    眼见一旁嚣张得瑟的门主宇文豹,六长老轩辕朗瑟便暗中使起坏来。
    只见他六长老轩辕朗瑟,右手负后,驱动仙法。令那半空中的巨幅画帛,两端的支木抽离了出来。转瞬间,竟幻化成了四柄飞剑,将他身旁的门主宇文豹围困其中,惊恐万分。
    在那巨幅画帛,向五位入选弟子,娓娓道来。刚才灵魂试炼所内,所发生的一切后。他们深感心悦诚服,不再言说半句不公之词。
    眼见六长老轩辕朗瑟占理较多,门主宇文豹虎躯一震,逃出了四柄飞剑的围困,只得无奈叹息背身离去。
    讲完道理的六长老轩辕朗瑟,满心欢喜的想要快速,回到那混沌剑阁。问那阁主无尘长老,讨要一壶腰间美酒。
    岂料那勇猛少年付桓旌,突然捋清了脑中纷乱复杂的思绪。上前双手用力拉扯着,他六长老轩辕朗瑟的锦衣道袍,劝其留步,继续讲谈一下,此中的些许道理。
    “小爷我不服!这次的幻界的测试,实属不公。我五轮关卡,赢下了两轮,七人之中,得分最高。为何她慕容峦婕,是那位‘亿中之一’呢?”付桓旌满腹牢骚道。
    “此次的幻界测试,五轮关卡所需的巨大花费,全部都是由他慕容家族赞助提供。有钱有势,就是可以,在这幻界之内,为所欲为。你若是不服气,憋忍在心中便是。”六长老轩辕朗瑟说道。
    付桓旌无话可说,手握聚魂宝珠,便回家去了。
    不一会儿,六长老轩辕朗瑟,便满脸堆笑的来到了混沌剑阁。
    “六师弟,二师兄我说的没有错吧!根本就没有那个必要,非要进行这,凶险万分的幻界第五关测试。不然的话,六界生灵惨遭杀戮,你我二人可是难辞其咎的。”混沌剑阁阁主无尘长老伸出右手,仿佛是在向他面前的六师弟,讨要一些物件似的饮酒说笑道。
    “愿赌服输!还是给你吧!”六长老轩辕朗瑟囊中羞涩道。
    原来三日之前,二人关于这次的幻界测试,第五轮关卡,是否会顺利进行,签立下了赌约。
    眼见六长老轩辕朗瑟的无尘袋干瘪厉害,无尘长老便提出二人各自,拿出一颗小暑钱作为赌资。
    “还是二师兄深谋远虑,六师弟我自然,佩服的五体投地。”六长老轩辕朗瑟憨笑道。
    起先他轩辕朗瑟说,来此混沌剑阁,只为向二师兄无尘长老,讨要一壶腰间美酒。如今眼见自己折损了一颗小暑钱,他便如同身在自己的玄武堂一般。取下腰间那个空空如也的酒壶,他上前一步,亲自动手盛舀了,满满一壶的仙人酿。
    突然,门主宇文豹从那混沌剑阁的暗处,缓步走出。对于眼前,六长老轩辕朗瑟的无赖行径,他面露鄙夷之色。吓的刚盛舀满酒壶的六长老,惊撒了半壶的仙人酿。
    “无尘长老,刚才的那一切一切,都不曾真真切切的发生过吗?”门主宇文豹,对无尘长老忧心忡忡的问道。
    “宇文门主,刚才的那一切,确实都曾真切的发生过。只不过嘛!本阁主在这六界生灵,消亡前的那一刻,及时出手。用手中的这把幽冥神剑,刺划出了另外一个,名曰‘异界’的新世界出来。”无尘长老浅饮着仙人酿解释道。
    “换言之,二师兄你将那六界的生灵,全部都转移到了,这异界之内。如今,我们三人都身处在,这异界之中吗?”六长老轩辕朗瑟惊恐万分的问道。
    “六长老,你可知那迷雾森林内的成年野山猪,是如何死的吗?”门主宇文豹笑问道。
    “如何死的?”六长老轩辕朗瑟憨傻的反问道。
    “自然是笨死的啊!六长老,你也不知道动动脑子,仔细的想一想。那会儿,是多么的时不我待。无尘长老又怎么会有充足的时间,把那六界众生全部都,转移到异界之上。”门主宇文豹手握竹扇,敲打着六长老轩辕朗瑟说道。
    “宇文门主,那就请你前来说一说。本阁主当时,是如何拯救这六界万民,于水深火热之中的。”无尘长老递与门主宇文豹,一壶仙人酿说道。
    “自然是,当时的无尘长老你,只将魔尊巨兽状态下的长孙忘情一人,转移到了那异界之中。如今的我们三人,仍然在这幻界之内。无尘长老,不知本门主的刚才所言,准确与否?”门主宇文豹痛饮手中的仙人酿,对无尘长老问道。
    “相当准确!”无尘长老拍手称赞大笑道。
    “所以说,这一切的一切才会,仿若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般无两。”六长老轩辕朗瑟恍然大悟道。
    只不过,出乎这三人所料!那魔界至尊长孙忘情的一块灵魂碎片,跟随着勇猛少年,出了异界。不久后,它飘荡到了幽冥北海之中,便附身在了,被封印在此的付桓雄肉身内。
    感觉在这不公的幻界修行,前途无望的付桓旌。他决心启程去往人界,经受那六世的轮回。将自己的修为,突破幻界稀有五阶,飞升到那幻界史诗一阶。
    之所以,他付桓旌知道要去往人界渡劫破难,有助于自身的修为提升。是因为,有当初“臭卖假药的”令狐禾觞的那一小块天机石,暗中为其指明修行的正确方向。
    言尽于此,钱多钱少,气势不倒!
    不过,在他勇猛少年付桓旌,动身人界之前,仍然要去一个幻界珍宝齐聚之所。
    云顶剑派的藏宝斋,隶属于三长老菩提子看管守护,是这偌大的云顶山庄最机关复杂之地。
    先前我们提及过,那幻界属于六界之一,其余五界分别为人界、妖界、仙界、魔界、神界。
    还有就是这六界势力的强弱排名,依次为人、妖、魔、幻、仙、神。幻界位于魔界与仙界之间,只要幻界中人修为足够,便可飞升到仙界,继续修行。
    至于我们一直挂在嘴边,叙说个不停的云顶剑派八大长老,与那秽峯剑坛之上的八根石柱。其实都是他们八人的金身道俑,各司其职,护卫着幻界生灵的八方周全。
    这八位长老的尊姓大名,依次为大长老慕容博,二长老无尘阁主,三长老菩提子,四长老端木紫嫣,五长老欧阳椿,六长老轩辕朗瑟,七长老上官海棠,八长老宇文豹。
    不过,由于那二长老身居混沌剑阁,幻界众人便尊称其为无尘阁主。
    还有那八长老宇文豹,因其常年在自己的八卦门内炼制丹药,幻界中人故此尊称其为宇文门主。
    至于四长老端木紫嫣,与那七长老上官海棠,这两位英姿飒爽的女长老,正在妖界竭力封印万影迷踪鹰。她们二人因此,无暇顾及这次的幻界测试,便没有出席那幻界十年一度的盛事。
    最后要说谈一下,我们幻界的守护神,大长老慕容博。因其在制服魔头付桓雄一战中,战功彪炳,幻界众人拜服他为幻界的主公大人。
    但是他慕容博,后来强占付桓家族的偌大府邸,据为己有。为其招来了些许骂名,这也是他为何劝说爱女慕容峦婕,莫要听信外人胡言乱语的原因所在。
    经过了此次幻界测试之后,无尘阁主手握幽冥神剑,割裂出了一个六界之外的空间,名曰异界。
    接下来,这六界的各自霸主,按照他们的修为高低依次划分为,人皇拓跋无言、妖帝赫连焚魄、魔王长孙忘情、幻主慕容博、仙君皇甫戎鸾、神尊诸葛云霆。
    深夜,由于他付桓旌握有聚魂宝珠,还随身携带着些许隐身散。那些云顶藏宝斋的复杂机关,对于他而言,自然如履平地一般轻巧简单。
    年纪老迈的守斋人,三长老菩提子,早就昏睡过去了。
    借着烛火,付桓旌开始翻阅,那堆满人界孤本秘传的书架。
    书上提及到了那元始天尊的两位孽徒,在被那神兽八荒紫金凰焚身灭魂后,六道轮回转世重生为了魔尊巨兽长孙忘情,与那魔尊枪神耶律铭。
    接着,付桓旌继续往后翻阅,发现了此行苦苦找寻的人界物志大典。
    这本厚重的人界物志大典,上面如是写到:人界拥有九洲、八湾、七峡、六谷、五湖、四海、三妖、二魔、一神。
    九洲按照版图大小划分,依次为鸿峡洲、殷冉洲、秽衡洲、喃羯洲、萧弥洲、奥登洲、阙笙洲、尼尔洲、图筌洲。
    八湾大小略同,分别为鹧鸪湾、鹪鹩湾、鹦鹉湾、斑鸠湾、鹊鸲湾、伯劳湾、鸳鸯湾、沉船湾。
    七峡险峻相当,就是那鹭鸶峡、信天峡、乌鸫峡、四喜峡、旋木峡、岩鹨峡、水雉峡。
    六谷神秘异常,具体是破晓谷、孔雀谷、山椒谷、黄鹂谷、百灵谷、丹顶谷。
    五湖形状各异,所指的就是沙鹏湖、山鸦湖、雪鹑湖、兀鹫湖、须鴷湖。
    四海波涛汹涌,名为那白鹎海、草鸮海、颈鹤海、珏珩海。
    三妖凶狠狡诈,唤作为六道轮回鹏、口若悬河狼、万影迷踪鹰。
    二魔法力通天,便是那魔尊巨兽长孙忘情和魔尊枪神耶律宗铭。
    一神俯瞰整个六界的芸芸众生,就是他神界帝君诸葛云霆。
    另外,与人皇拓跋无言执掌庙堂,相对应的武林盟主隋风栖,领首着诸位江湖侠客。
    最后,大典中记载着一柄轩辕神剑。轩辕二字,所指运行之意。出自人界清朝年代,那位龚自珍的《尊隐》一书。书中曾言道:“夫日胎於溟涬,浴於东海,徘徊於华林,轩辕於高閎,照耀人之新沐濯。”
    付桓旌心想,这剑下轩辕,便意为运剑修行,与自己此行的人界渡劫历练,不谋而合。
    突然,大典中的插图鸟鸣涧,一只凶猛神兽貔貅,跃出纸面,向那惊恐万分的付桓旌,用力扑咬了过去。
    好在他付桓旌的贵人暗侍浮屠,藏身在他的身后暗处,及时出手相救。
    不然的话,他付桓旌的这条小命,今晚可就算交代在这云顶藏宝斋啦!
    只见那暗侍浮屠,一把推开惊魂未定的付桓旌,闭合了那本人界物志大典。
    随后,那凶猛无比的神兽貔貅,便不见了身影。
    被神兽抓伤臂膀的付桓旌,疼痛万分,难以动身移步。
    眼见爱徒如此,枯瘦的暗侍浮屠,一把背起付桓旌,消失于无尽的夜色之中。
    翌日,暗侍浮屠用腰间的美酒,向八卦门的宇文门主,置换了两颗疗伤丹药。
    饮服下丹药的勇猛少年付桓旌,身体有了些许好转。他臂膀上的伤痕,也在慢慢消褪。
    但是他付桓旌依然在昏睡着,估摸着是那神兽貔貅利爪上的蛊毒在作祟。
    说到这位枯瘦老者暗侍浮屠,原本是那刀意先祖邪刀皇的负刀死侍。终日替主人邪刀皇,背负着那把殇煞之气,纵横全身的血饮殇刀。
    刀意先祖邪刀皇,从无人问津的西域古都,跋山涉水,行至殷冉城。不久后,他在中原武林之中,凭借着自创的十三界刀意,捻杀了中原武力排行榜,前五的三大绝顶武林高手。
    一时间,他邪刀皇的风头正劲,无一人胆敢向其挑战。但是他却不愿就此罢休,继续砍杀着中原武林的正道人士,让手中的血饮殇刀噬血摧魂。
    眼看中原武林的诸位侠客,就要被他一一屠戮殆尽。天下第一剑的慕晓峰,最终还是仗剑出手了。
    雷霆崖顶,十三界刀意武夫强者邪刀皇,对决十三境剑道陆地神仙君子剑。
    血月当空,蔚为壮观!二人刀剑对战,三百回合后,胜负仍未可知。
    突然,那邪刀皇的一滴怒血,流落在了他的血饮殇刀之上,血饮宝刀竟然挣脱了邪刀皇的双手。
    随后,只见那血饮宝刀,直奔血月而去。硕大无比的血月,竟然被它劈砍作了两半,然后就消失不见了。
    最终,在新一轮皎洁的月光下,对于诸位武林人士而言。他们只见到剑神慕晓峰,一剑刺穿了邪刀皇的心脏。
    随着邪刀皇的殒逝,中原武林迎来了短暂的安宁。
    可是对于他暗侍浮屠而言,人界已无立足之地。
    于是,那暗侍浮屠凭借着自身体内,积攒下来的无数股殇煞之气。剑破天门,飞升到了这幻界之内。
    刚来到幻界的暗侍浮屠,自然知晓想要在这幻界久居,必须要依附着一位至尊强者。
    此时风头正劲的付桓雄,便是他暗侍浮屠的不二之选。
    眼看暗侍浮屠枯瘦如柴,却深藏一套无上的内功剑法,付桓雄便安排他护卫在爱子付桓旌的左右。
    枯瘦老者抽着旱烟,瞥了眼仍在昏睡着的昔日少主,长叹一声。
    言尽于此,这云顶藏宝斋,是幻界茅厕吗?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日上三竿,付桓旌终于苏醒了过来,他的臂膀伤口处,已无大碍。
    静心酒坊的暗侍浮屠,为爱徒付桓旌连忙端来了疗伤药酒,劝其快些趁热饮服下去。
    然后,枯瘦老者倚靠在窗口,抽了口旱烟,对床榻之上的爱徒付桓旌,瞥了一眼。
    “臭小子,这幻界方寸山之外的人界,你当真非去不可吗?”暗侍浮屠望向窗外忧心问道。
    “师傅,徒儿此次的人界修行,确实非去不可了。被久困于这方寸山的方寸之中,徒儿浑身着实太过煎熬难受了。因此,徒儿已经决心不再画地为牢,去往那人界渡劫破难,提升一下自己的修为境界。”饮下药酒的付桓旌对师傅解释道。
    “另外,师傅您老人家,已然五十六岁高龄啦!还学着孤傲剑客那般倚窗揽明月,何必呢?”付桓旌哈哈大笑道。
    “臭小子,你早已本命瓷碎,长生桥断,姻缘线殁。试问你又能凭借什么,去往那人心叵测的人界去呢?又有什么资格嘲笑为师的剑客初心呢?”暗侍浮屠摊开双手问道。
    “师傅,徒儿有那天机石,又怎么不能到人界中去呢!”付桓旌摸索着自己腰间的无尘袋,上下翻找着天机石说道。
    “臭小子,莫要再白费力气,翻找你的那个无尘袋啦!这天机石,为师就先替你保管着了。待有朝一日,你准备好了,为师自然会将其归还与你的。”暗侍浮屠拍打着自己腰间的无尘袋笑道。
    “师傅,徒儿真的已经准备好了。有了那本人界志物大典的引导,徒儿的此次人界修行,定然会逢凶化吉的。”付桓旌指着眼前,圆桌上的那本厚重大典说道。
    “归!”
    只见那窗边的枯瘦老者,右手中指对着圆桌上的那本书籍轻轻一挥。那本厚重大典,便应声消失不见,归还到了它的原先存放书架处。
    “臭小子,告诉为师!现在的你,又能依靠什么,来引导你在人界逢凶化吉呢?”暗侍浮屠笑问道。
    “师傅,您不用对徒儿,这般赶尽杀绝吧!”付桓旌一脸委屈巴巴的说道。
    “赶尽杀绝?臭小子,你可别忘啦!昨晚要不是为师,将你从那神兽貔貅的利爪下,及时救了出来。你个臭小子,如今可就正在,那幽冥鬼都的孟婆面前喝着汤水喽!”暗侍浮屠略感气恼道。
    “师傅,徒儿知错啦!可是您也看到了,这幻界处处不公,徒儿实在难以有机会,提升一下自己的修为啊!”付桓旌连忙赤脚走下床,替那窗边的枯瘦老者,捏揉着肩膀嬉皮笑脸道。
    “不公?臭小子,为师并未看到,这幻界各处,有任何的不公啊!倒是近来不巧,看到有一个混小子,偷窃了人家慕容峦婕的聚魂宝珠。你猜猜看,那个混小子到底是谁呢?”暗侍浮屠直勾勾的盯看着付桓旌问道。
    “哎呀!师傅,您老人家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呢?”付桓旌赶忙搜寻自己的无尘袋,发现那聚魂宝珠竟不见了踪影,对那枯瘦老者抱怨道。
    “孽徒,跪下!”暗侍浮屠突然恼火万分,用手中的长嘴烟斗,将付桓旌打跪在地怒吼道。
    “啊!疼,师傅,怎么啦?您何故发如此大的火呢?”手捂腿部伤处的付桓旌,对那位枯瘦老者疑惑不解的问道。
    “不问而取,是为窃。臭小子,为师这十年来,就教会了你这些下贱勾当吗?”暗侍浮屠取下自己背上,那柄惊鸿神剑的剑鞘,用力抽打着地上的付桓旌,大声的责问道。
    “师傅,徒儿不曾有错!对付那个恶人之女,徒儿本就应该比他还要恶!”付桓旌嘴角流着血迹,仍然不知悔改的说道。
    “臭小子,私自偷窃他人财物,你还倒有理啦!我让你不知悔改,看为师我今天不抽打死你!”暗侍浮屠更加用力的抽打着,地上的付桓旌叫喊道。
    “师傅,您今天抽打死徒儿算了。反正徒儿孤身一人,无人会对我疼惜怜爱。被您抽打死了,倒还好了。那样的话,徒儿我每日就不用再去忍受,这些痛苦折磨啦!”付桓旌跪趴在地上,吐血哭喊道。
    “想死?臭小子,为师才不会让你去死呢!你父母的血海深仇,还等着你小子,去帮他们血债血偿呢!”暗侍浮屠停下了抽打,恶狠狠的说道。
    “师傅,父亲生前曾私下告知徒儿,说您藏有一套无上的剑法,可与那恶人慕容博比肩。可是您老人家,为何就死活不愿传授与徒儿呢?若是您觉得徒儿资质愚钝,配不上去学那高深剑法,倒不如一剑结果了徒儿的小命。”付桓旌以死相逼道。
    “臭小子,那套惊鸿剑法,戾气太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就算为师传授于你,你侥幸赢了那恶人慕容博,可又能怎么样呢?他是败了,可他那是惧,是怕,并不是服。为师要你赢他,赢得他心悦诚服。”暗侍浮屠扶起爱徒解释道。
    “师傅,您要徒儿如何去做呢?”付桓旌擦拭掉嘴角血渍问道。
    “臭小子,你一定要理解,为师的一片良苦用心啊!现在的你,涉世未深,修行的根基还不沉稳。如若为师擅自,放任你去人界修行。初到人界的你,定然会挥最重的拳,出最快的剑,饮最烈的酒。你说,为师说的对吗?”暗侍浮屠饮了口养剑壶中的仙人酿问道。
    “师傅所言,字字珠玑!不过,还请您告知徒儿,该如何去做呢?”付桓旌问道。
    “臭小子,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你总是说,自己被久困于,这方寸山的方寸之中。天天叫嚷着,不再画地为牢。可是要为师我说嘛!这困于方寸山的方寸之中,有困于这方寸之中的好处。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窥一斑,而知全豹。你个臭小子,能把这方寸山的事理,都摆弄清楚了,也有助于你打牢修行的根基。”暗侍浮屠继续饮酒道。
    “师傅,徒儿不知这不再画地为牢,又有何优点呢?”付桓旌问道。
    “臭小子,这不再画地为牢,自然也有它不再画地为牢的优点。你若有一天,走出了这幻界,去往那人界九洲大地,当然有利于你见多识广。想那遮天的鲲鹏,虽难顾全身周全,但是扶摇直上九万里,气吞山河。不过,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你这个臭小子,目前还是应该多多立桩练拳,修心御剑。先把这些修行,所必须的根基,打牢才是。”暗侍浮屠醉酒道。
    “师傅,这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徒儿不知,作何解释啊?”付桓旌搀扶着醉酒的枯瘦老者问道。
    “合抱的大树,生长于细小的萌芽;九层的高台,筑起于每一堆泥土;千里的远行,自古是从你付桓旌,脚下的第一步,开始走出来的。”八卦门的门主宇文豹,手握一个空空如也的酒壶,缓步走进房门念说道。
    “宇文门主,麻烦你告诉我的这个笨徒儿,为何那天道酬勤,却不曾酬快。我这就去,为你盛舀来一壶,上好的仙人酿。”暗侍浮屠接过,门主宇文豹递与他的那个空酒壶,立马醒酒道。
    “快!六长老,您请这边坐!”付桓旌连忙为门主宇文豹,搬过来一把枣木凳椅说道。
    “小伙子,还挺有眼力见!没白瞎你师傅,这十年来的苦心栽培。古语有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你的师傅,就是想要你做一个简单的人,踏实而务实,不沉溺幻想,不庸人自扰。然后,懂得那平凡二字的深意,就是不争不抢,不嫉不妒,不羡不怨,不傲不卑,善待自己,也善待他人。”门主宇文豹坐下,对站立一旁的付桓旌说道。
    言尽于此,余梁买茶去,无痴亦无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