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此夜亦无眠
    罩着辇三周的势力土崩瓦解过于快了,令其成为整个江湖的众矢之的。
    辇三周本无心致天涯墨客付桓旌于死地,奈何他的主公非要付桓旌这条性命。
    雨夜,辇三周手握灵尊剑,破甲三千,击杀了付桓旌。
    激战过后,辇三周略有悔意,将付桓旌的尸首交于了三尺梁。
    没等二位使出合体组合技的绝招,便被这一咒一诀困锁住了,浑身动弹不得。
    “哎!我说,时空行者,你是什么时候瞎的?你真当我俩是空气吗?”河洛鬼王和东海龙母一脸不满的问道。
    “什么?东海龙母你竟然没有死?”耶律铭大惊失色的问道。
    “小老弟,就你会幻影术吗?我东海龙母可是,这幻影术的创始人。”东海龙母大笑道。
    “怎么啦?远古上神就可以无视任何法力伤害了吗?”耶律铭委屈万分的说道。
    “嗯!没错,远古上神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待会儿,我先用河洛雷霆斧,斧破他的魂元。然后,你再用东海紫金锏,锏破他的魂元。”河洛鬼王尹戾殇理直气壮道。
    “知道了,会有他好受的。”东海龙母江艳媚附和道。
    这时,耶律铭彻底崩溃了,是彻彻底底的崩溃了。
    “我杀了谁?而谁又杀了我?”已经疯魔了的魔尊枪神耶律铭,喃喃自语道。
    如此一个魔界至尊,枪神传奇,竟活活被这两位远古上神戏耍的疯魔了。
    “你说呢?”被困住的秦笃涯和林雪舞,连同依偎在一起的尹戾殇和江艳媚,四人一同问道。
    “是我,杀了我!”魔尊枪神耶律铭,恍然大悟道。
    顿时,那两对爱侣,大笑不止。这样的结果,着实可笑至极,出乎了他们四人的意料。
    “动手吧!”四人对耶律铭说道。
    “万万没想到啊!我魔尊枪神耶律铭的魂元,被刀破、剑破、戟破,如今竟要我亲手枪破自己的魂元。”耶律铭感慨万千长叹一声道。
    随后,耶律铭没有丝毫的犹豫,提起如龙神枪,便一枪挑破了自己的魂元。
    这下子好了,刀枪剑戟,都破裂过一次耶律铭的魂元。
    随着魔尊枪神耶律铭的消失,被困住的二人,很快脱身出来了。
    眼前腻歪到要死的两位远古上神,不顾二人依旧在你侬我侬着。
    “走吧!我人界的事,还没了呢!”秦笃涯牵着林雪舞的手说道。
    “我不走嘛!我腿疼,你背我,人家要举高高嘛!”林雪舞被江艳媚递了个眼色,对秦笃涯说道。
    “爱走不走,小爷我,还背疼的厉害呢!也不见有人替我捶打一下。”秦笃涯不解风情道。
    “好!涯哥哥,这可是你自己亲口说的,以后你别再来仙界寻我。”林雪舞被秦笃涯凶哭了,掩面垂泪,御剑飞行回了那剑道仙界,哭作泪人道。
    “你真是一个榆木疙瘩的脑袋,不开窍。女子是用来疼爱的,不是用来发泄私愤的。真是一个大傻瓜!”东海龙母江艳媚,对秦笃涯责怪道。
    “要你管!两个远古上神,整天就知道沉迷情爱,丢人!”秦笃涯听若未闻道。
    “夫君,他欺负我!”江艳媚掩面垂泪道。
    “小老弟,我看你是没被河洛雷霆斧劈砍过。”尹戾殇怒不可遏一斧子,向秦笃涯劈砍过来说道。
    “别,别,别!”只见秦笃涯双手举在空中,仿佛在抵挡着什么说道。
    “哦!原来这都是一个梦啊!吓死我了,雪舞妹妹?”惊醒过来的秦笃涯四下搜寻林雪舞叫喊道。
    秦笃涯一摸后背,发现那血饮殇刀也不见了,难道真的刀回河洛了吗?
    过了不知多久,秦笃涯在云水村的溪水边,找到了林雪舞。
    突然,林雪舞背后的翎雪剑,早已饥渴难耐,一剑破天。
    “天罡皇帝”
    秦笃涯来到林雪舞的面前,紧紧的抱住了她。
    一梦醒来,秦笃涯发现林雪舞,对自己而言,是那么的不可或缺。
    “涯哥哥,你这是怎么啦?”林雪舞问道。
    “没事,我就是怕会再次失去你。”秦笃涯慢慢的松开林雪舞说道。
    “涯哥哥,我刚才用手指,探了探这如梦溪水的深浅,发现前方不远处便是那天罡神剑的藏剑冢。”林雪舞说道。
    “如此甚好,有了那天罡神剑,我的血饮殇刀重铸之日,便不远矣。”秦笃涯惊喜万分道。
    二人便一刻不敢耽搁,御剑飞行前往,那天罡古都。
    二人到了古都的城门外,碍于巨大的剑气屏障,只得在门外苦等。
    魔尊枪神耶律铭,虽然被自己枪破魂元。但是他的父亲东方弑神,临死之前,送给他的戒魂指,一指聚魂。
    换言之,耶律铭的魂元,被他暂时聚于戒魂指内,需要机缘巧合,才能重塑肉身。
    天罡古都,它本是天罡皇帝的地盘。谁料,那幽冥鬼帝,突然手持弑神杀佛刀,一刀便劈砍断了天罡皇帝的天罡神剑。
    接下来,天罡皇帝被幽冥鬼帝囚于,幽冥鬼界的三千雷动琊内。那被劈作两截的天罡神剑,葬身于天罡剑冢内。
    如今这偌大的天罡古都,自然都是他幽冥鬼帝的地盘了。
    “不知二位仙友,来我这天罡古都,意欲何为啊?”手持弑神杀佛刀的幽冥鬼帝,站在古都城墙上笑问道。
    “借天罡城主的天罡神剑一用,他日必当重谢!”秦笃涯大声说道。
    “二位仙友,怕是来错地方了吧!此处并无什么天罡神剑,弑神杀佛刀倒是有一把。”幽冥鬼帝持刀威胁二人道。
    “剑气凌人!”剑道女仙林雪舞最讨厌别人威胁自己了,凌空而起,对准幽冥鬼帝大喊道。
    一瞬间,只见那林雪舞翎雪剑起,一招剑气凌人,便破去了幽冥鬼帝的无上刀意。
    “太暴力啦!”秦笃涯捂着自己被剑气误伤的鼻子气恼万分道。
    “二位仙友,果然英雄出少年,这边请!”被打胆寒的幽冥鬼帝,解除了天罡古都四周的剑气屏障,对城下的二人邀请道。
    二人在幽冥鬼帝的头前带路下,不一会儿便到了天罡神剑的面前。
    “残了?”秦笃涯惊讶的问道。
    “对啊!都残了上千年了,无一人能将其修复。”幽冥鬼帝说道。
    “涯哥哥,这可如何是好啊?”林雪舞问道。
    “东海蛟龙胆,南岳无量心,西方遮天掌,北境长城头,中州九城背。必须要有这五样东西,我才能重铸那天罡神剑。”秦笃涯感叹道。
    “仙友,莫非是在说笑?这五件六界至宝,全部聚齐,怕是要比那开天辟地还要难上百倍吧!”幽冥鬼帝说道。
    “井底之蛙,你懂什么叫做磨难。我的涯哥哥,可是一位曾力挫过,人神魔仙四界传奇的刀意强者。所以说,这五件至宝,他也一定会很快聚齐的。”林雪舞自信满满的望向秦笃涯,对着胆小如鼠的幽冥鬼帝说道。
    “天罡城主,这天罡残剑,我就暂且收下了。断剑重铸之时,晚辈自当登门重谢!”秦笃涯用无尘袋,收下了残剑,对幽冥鬼帝说道。
    “仙友,若是喜欢,拿走便是。还说什么重谢,太过见外了吧!”被林雪舞用翎雪剑架在脖颈处的幽冥鬼帝,不敢动弹,对秦笃涯苦笑道。
    作别了天罡古都,二人很快到了东海龙宫内,苦寻那东海蛟龙胆。
    “哎!我说,你们二位就别再四处寻找了,那东海蛟龙胆就在我的手里。不知二位,我们做比买卖如何?”东海龙王敖芸瓴说道。
    “什么买卖?”秦笃涯和林雪舞,二人停下翻找那东海龙王敖芸瓴的四周物件,坐在他的身旁两侧问道。
    “不瞒二位,我虽然是这东海龙宫之主,但是我却十分惧怕我的夫人。”东海龙王敖芸瓴大吐苦水道。
    “然后呢?”林雪舞问道。
    “我就想与二位叙说一件,多年前亲眼目睹的人妖虐恋。这件陈年旧事,埋藏在我的心底多时,再不把它拿出来晾晒晾晒,都快要化为尘土了。”东海龙王敖芸瓴说道。
    “人妖虐恋?”秦笃涯一脸厌弃的问道。
    “对,没错!是一个孱弱的人族少年皇子,与一位蜻蜓女妖的情爱往事。”东海龙王敖芸瓴说道。
    “老龙王,万分抱歉!如今我们着实繁忙不已,待以后我们二人空闲下来了,一定登门拜访您老人家,听您长谈几天几夜都行。”林雪舞婉言拒绝道。
    “对!没错,实在是忙得很!”秦笃涯附和道。
    “不好意思,晚啦!如今,你们二人非听不可啦!”东海龙王敖芸瓴一口吞下了,他手中的东海蛟龙胆说道。
    “涯哥哥,你上!我嫌他的龙血,会脏了我的翎雪宝剑。”林雪舞一脸不满道。
    “得嘞!老龙王,你可别逼我!如果你老老实实的吐出来,那颗东海蛟龙胆的花,便可饶你不死!”秦笃涯将血饮殇刀抵在,那东海龙王敖芸瓴的脖颈处威胁道。
    “帝君,他威胁我,你看着办吧!”东海龙王敖芸瓴对神界帝君诸葛云霆说道。
    突然,神界帝君诸葛云霆,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怎么可能呢!我们在聊天谈话呢!”林雪舞大笑道。
    “对!没错,我们二人听闻他,东海龙王敖芸瓴空虚寂寞,便前来与他交谈解忧。我们二人都十分愿意,听他叙说那件人妖虐恋的陈年旧事。”秦笃涯怀抱着老龙王大笑道。
    “好吧!那我就不妨碍,你们二位啦!”神界帝君诸葛云霆说道。
    说罢!神界帝君消失在三人眼前,不知去往何处了。
    “老龙王,我一刀了结你,你信不信?”秦笃涯立马怒吼道。
    “老龙王,我一剑要你命,你信不信?”林雪舞拔出翎雪剑威胁道。
    “哦!对了,还有句话,我忘了说。你们二人这是要做什么啊?”神界帝君突然现身三人面前问道。
    “不做什么,我就是想要让,老龙王帮我掌掌眼,看看我这把宝刀,是不是一把绝世宝刀。”秦笃涯摆弄着手中的血饮殇刀大笑道。
    “不做什么,我也是想让,老龙王帮我掌掌眼,看看我这柄宝剑,是不是一柄绝世宝剑。”林雪舞打量着手中的翎雪剑大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有一句话要说,我不是针对你们二位,这六界之内的众生,皆属垃圾。你们若是再敢欺负老龙王,当如此龙角,不复原貌。”神界帝君诸葛云霆人狠话不多的,徒手掰断老龙王的一只龙角,威胁他们二人说道。
    话音未落,那神界帝君诸葛云霆,便消失无踪了。
    “疼吗?”林雪舞心疼不已的垂泪道。
    “疼,不过不打紧,这都是他神界帝君诸葛云霆,对我们这些下属关爱有加的具体表现。”老龙王强忍着剧痛说道。
    “好吧!我们二人愿意诚心聆听,你的那个人妖虐恋的往事。麻烦你拿些丝巾,裹缠一下你的龙角断裂处。”秦笃涯哭作泪人的劝慰道。
    “不用,不碍事的,我不怕疼。”老龙王谈笑风生道。
    “谁在乎你怕不怕疼啊!你那里喷射出来的龙血,溅了我一脸,给我拿些丝巾,我擦擦脸。”秦笃涯气恼不已道。
    “好,好,好,我这就去!”老龙王说道。
    东海龙王敖芸瓴很快拿来了一些丝巾,替勇猛少年秦笃涯擦拭去了脸上的龙血残浆,并包裹了一下自身龙角断裂处。
    有了神界帝君诸葛云霆为其撑腰,老龙王自是天不怕地不怕了,挠了挠头,捋一捋思绪。
    “二位做好准备了吗?老龙王我这就要开讲啦!”老龙王对眼前的二人笑问道。
    “准备好啦!”秦笃涯和林雪舞异口同声苦笑道。
    “拿出来吧!”老龙王对秦笃涯一脸严肃道。
    “拿什么出来?”秦笃涯不解道。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天机石啦!你们二位,莫不是真想让老龙王我口舌叙说吧!老龙王我才不愚蠢呢!有了那天机石投射出来的影像,我还多费那些唇舌干嘛!”老龙王对二人憨笑道。
    “好吧!给你,都给你。”秦笃涯迫于那来自神界帝君诸葛云霆的无形压力,无奈只好乖乖从怀中掏出那一小块天机石说道。
    一座龙宫,二龙戏珠,三人观影,四下无人,五味杂陈。
    元德年间,那勾心斗角的庙堂之中,在经过了惨烈的九子夺嫡后,只剩余两位皇子啦!分别是这位胸怀天下的三皇子关谷律己,与那位身体孱弱的九皇子关谷逍遥。
    依照皇家礼法,三皇子关谷律己,理所当然的晋升为太子殿下。
    那位九皇子关谷逍遥,为躲避这位新太子殿下的明枪暗箭,远离了尔虞我诈的朝堂,藏身于九幽云溪谷中。
    “公子,您果真愿意割舍掉,那锦衣玉食的皇子生活吗?”侍卫铜锤替他不甘心的问道。
    “自然愿意,公子我疲乏的厉害,不愿再见到骨肉至亲间的互相残杀。如今在这九幽云溪谷中,居住一段时间后,猛然发现,早该来到此地,过活余生。”九皇子关谷逍遥紧闭双眼,呼吸着山谷内的清香灵气笑道。
    “那谁,往哪看呢!说的就是你,刚来此处不久吧!你很不讲究啊!这里的老规矩,你不会不知道吧?”蜻蜓女妖长孙芙蓉手握行山杖,对关谷逍遥叫嚣问道。
    “姑娘,什么老规矩?小生不曾听闻,还望你能广而告之。”关谷逍遥行礼问道。
    “这老规矩嘛!就是指,在这偌大的九幽云溪谷内,此树我栽种,此草我培育,若你想要在此久居,便要每日孝敬我这个谷主人几件财宝。”长孙芙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休要再胡言乱语,吃我一刀!”侍卫铜锤气恼不已的持刀,向长孙芙蓉劈砍过去怒吼道。
    “定!”长孙芙蓉打着哈欠,右手轻轻的指向侍卫铜锤说道。
    “快放开我!你这个妖女!”侍卫铜锤苦苦挣扎道。
    “小生知错!这就去房中取些财宝,还望女侠大人,莫要再记恨在下的侍从。”关谷逍遥说道。
    “识趣便好,快去取来!”长孙芙蓉背靠着行山杖,嘴里叼着一根青草说道。
    很快,九皇子关谷逍遥,从屋舍内取出了一对昂贵玉器。
    谷主长孙芙蓉,接过财宝,心满意足的便要转身离去。
    可是九皇子不忍美人离开,连忙上前拉扯着行山杖,想要挽留长孙芙蓉。
    付桓旌此时,到了天涯剑才的地盘,然后呢?
    秦笃涯此时,到了云顶剑首的面前,后续呢?
    呼韩殇此时,到了幽冥地府的牢狱,救兵呢?
    阮晴婷此时,被塑造成了龙母之女,说好的无上仙法呢?
    林雪舞此时,被架上了剑道女仙位,讲明的日后再说呢?
    梦颖嫱此时,被变成了一刁蛮公主,言尽的自由自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