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第二百四十章 溪边话离殇
    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
    付桓旌和耶律铭,许久不见了,思念之情油然而生。
    “二十四桥明月映照幽幽清夜,你这美人现在何处教人吹箫呢?”付桓旌倚窗望月喃喃自语道。
    付桓旌本是问候友人耶律铭的近况,却故意用玩笑的口吻调侃起了挚友耶律铭,问他当此秋尽冬初之时,每夜又在何处授教歌妓吟舞取乐。
    付桓旌巧妙地把二十四美人吹箫于桥上的美丽传说,与月明桥上看神仙的现实生活融合在了一起。
    因而,在客观上造成了玉人,又是指歌妓舞女的恍惚印象。
    初闻之,令人如见月光笼罩的二十四桥上,吹箫的美人披着银辉,宛若洁白光润的玉人。
    付桓旌仿佛听到呜咽悠扬的箫声,飘散在已凉未寒的江南秋夜,回荡在青山绿水之间。
    青山隐隐约约绿水千里迢迢,秋时已尽江南草木还未枯凋。
    付桓旌此言着意刻画深秋的扬州,依然绿水青山、草木葱茏。那二十四桥的月夜仍然乐声悠扬,顺带调侃一下友人耶律铭生活的闲适安逸,表达了付桓旌对过往扬州生活的深情怀念。
    付桓旌的灵宠须弥听闻此言后,顿觉意境优美,清丽俊爽,情趣盎然。
    “主人,为何您不亲自动身去魔界,找寻挚友耶律铭呢?”灵宠须弥十分不解的问道。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付桓旌长叹一声道。
    魔界枪神耶律铭,近来过活的可不怎么逍遥自在。
    一无所有的耶律铭,身负重伤的在爵幽溪水旁,独自一人言说着离殇。
    离殇从何而来呢?
    浮尘茶馆的说书先生敖睿,向景天明卖了个关子,只随口撂下一句日后再说,便提着空空如也的酒壶去城中打酒去了。
    回头看来,这位说书先生也是奇怪的很,本是一名彻头彻尾的酒鬼,却偏要在那无酒之地的浮尘茶馆说书,令人很是费解。
    景天明留意说书先生敖睿有些时日了,暗自发现他每日都要行走千步之多,往返于浮尘茶馆和城中的旭邈酒坊之间。
    一日,景天明在城中的巷口暗处,偶遇到说书先生敖睿施展仙法,搭救了一位绝色佳人。
    如今耳目下的人界,陆地神仙如雨落大地一般平常多见。每日半空中的仙家道圣,时常会一个不小心御剑飞行撞个满怀,如狗啃泥一般落魄模样跌落地面。
    仙法超群的说书先生敖睿,为何每日不御剑飞行买酒,偏要徒步行走千步之多呢?
    这个疑问,苦苦纠缠着景天明,令其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跟你说了,你又不听。听了你又不做,做了你又不服,你让我怎么办啊?大哥。”隋风栖说道。
    “难道错了,也跟啊?”尹留别反问道。
    “所以你的意思想说,是我当初把你从万影迷踪鹰的魔爪下救出,害了你一生,对吗?”隋风栖问道。
    “我可从来没说过啊!诚然,人界本就不是我的归宿,我只是你们人界的一位匆匆过客罢了。待幻界落魄少主付桓旌,剑斩万影迷踪鹰后,我便重返幻界大陆了。”尹留别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