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第二百三十六章 尼尔洲老叟
    “我草,你居然晋阶到搬血境了?”龟神的眼神诧异,发出的声音都有那么一丝的刺耳。
    “你这话什么意思?”雪落枫的脸一下子阴沉了下来,很不高兴,
        “我为你高兴,我为你鼓掌,我为你欣慰”龟神发挥出不要脸的精神,
        “你这个王八,还会拍马屁啊?真是少见”雪落枫轻蔑的说道,对龟神深深的鄙夷,
        “你这话又什么意思?”
        “就是你想的那种意思了,要不然呢?”
        “你……”
        “你什么你,连话都说不明白了?还自称千年的王八?”
        “我……”
        “我什么我,口吃了?王八还会口吃真是少见”
        “哼,本神不和你一般计较”龟神冷哼一声,气的脸都涨的通红,
        “原来这个自称为神的王八,气度这般的小,难道神都和你这般?那太逊色了吧”雪落枫鄙夷的说道,
        “不和你一番计较,既然你已经晋阶到搬血境了,那么本神给你一桩造化”龟神一脸的神气,似乎是对雪落枫天大的恩赐一般,
        “造化?你糊弄谁呢?要有这般好事,你不得争着抢着去,还轮的到我”雪落枫不信,
        “哼,本神不需要这般造化,这造化只对搬血境的人有用,对我这等高高在上的人来说……”
        “停,你不是人,你是王八,知道么?不要用错了词,你继续”
        龟神真想一巴掌将雪落枫给拍死,这眼前的人太过于恨人了,什么毛病,“你不说了?”龟神还是问了一句,生怕自己在说下去,又被这个眼前的讨厌鬼给打断了,
        “说完了,还让我说什么?你继续,不用管我”
        “这造化对我这等高高在上的龟来说,已经别无用处了,所以我想成全你”龟神这次将人改成了龟,
        “你说说这是什么造化?”雪落枫笑着看着龟神,
        “你知道的……”
        “我不知道啊,我知道什么了?我应该知道么?”
        龟神的话还没有说完,又一次被雪落枫给打断了,龟神感觉自己怎么这么贱呢?为何非得要和他说什么造化的事情呢?雪落枫也注意到了龟神吃瘪的样子,内心乐开花了,但是脸上却透着不解,“你病了?病了得看病,吃药”
        “你有药?”龟神愣了,
        “真是病了,不对,是疯了,得送精神病院”雪落枫肯定的点着头,
        “你……真是让人生气的家伙”龟神真是被雪落枫给打败了,哪有这样的人,稳了稳情绪,平复一下心情,
        “你继续……”
        “凡是造化之地,肯定会九死一生,你做好准备了么?少年”龟神直接说道,
        “真是个阴狠的王八,都知道九死一生,为何我还要去?我这不是有病么?”雪落枫直接否决,
        “你有病,得上精神病院去疗养”龟神很认真的点着头,
        “……”
        “走,去造化之地”龟神直接说道,话语充满了霸道,
        “我不去”
        “不去也得去,这次由不得你”
        “怎么?想动武不成?”
        “本神一根手指便能灭了你,还需要动武?”
        “……”
        “走”龟神非常的霸气,直接拽着雪落枫,便直接朝着血池底部游去,下面的压力非常的巨大,尤其是越往下,
        要是普通的人或者鬼魂,肯定会被这巨大的压力,压的粉碎,连个渣都不剩,而临界点便是搬血境,所以龟神才拉着雪落枫下来,
        血池底很深,不知道游了多长时间,雪落枫感觉这巨大的压力,自己也算能承受,毕竟他比一般的搬血境要强大的多,因为血脉的问题,但是这种强大的压力,也让他浑身不舒服,内心也在想着,这造化之地,到底有什么,
        “小心点,不要说话”龟神此时再次发出声音,神情异常的凝重,
        “你这死王拓一族管理着这珏州皇城的百般事物,大将军冯唐一家统领全国军马大权驻守霍州,父皇的七个弟弟分管剩余的七个州,各自独立,各有军政。
    世人眼中李昇的天下,已经被这九大家族分食完了。李云姬的父皇因深爱着她的母亲,答应她此生不作另娶。随着云姬母亲的早逝,南唐的后继就无人了,这天下也就群雄并起,都在等着李昇的离世,好谋朝篡位。
    看着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的南唐,云姬不愿乱世的到来,便央求她的父亲,让她的驸马成为南唐未来的继承人。
    随着云姬的成年,李昇开始为云姬招起了驸马,九大家族的公子哥,自是少不了,争相讨好李昇,倾全州之财力也要拿下这驸马爷之位。
    宇文拓的儿子宇文珏,仗着自己的父亲在朝中的势力,天天在云姬的面前,像个无头苍蝇一样,飞来飞去。心中烦闷的云姬,决定出宫游玩一下,解开心中烦闷。
    平民打扮的云姬,带着大内第一高手狄戈,简单收拾一下就出宫去了。出游之前,云姬给她的父皇留了一封书信,讲明了此次出游的目的是为了南唐的未来,她要一一见过这九州的王子,知根知底,决定谁才是她的驸马,未来南唐的皇帝。
    第二天,皇帝李昇昭告天下,因公主身染奇病,招驸马推到了一年后再议。
    云姬心想,这九州王子,珏州皇城的宇文珏第一个就必须拒绝,天天在她面前,烦都烦死了。接下来,云姬要去福州看看大将军的小王子是不是个当驸马的料子。
    云姬和狄戈策马奔赴福州,要和军马大元帅的儿子冯朦胧见上一见。
    “芸珏,别跑,,这次让我逮到你,非扒了你的皮不可。”阿福喘着粗气向前方不远处,一个向他做鬼脸的孩童叫骂道。
    “来抓我啊!胖猪,你的钱包在我这儿呢!”芸珏摇晃着刚从阿福那儿偷来的钱包说道。
    当芸珏转身想继续逃跑,突然和一个女孩,撞了个满怀。“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撞你珏爷我。”芸珏捂着疼痛的屁股叫骂道。
    此时,阿福已经到了芸珏跟前,一只手把他拎了起来。“没想到吧!你个小兔崽子,还是没有跑出我的五指山吧!”阿福对芸珏讥笑道。
    言尽于此,女子心难还,盗亦有道情。
    幻界灵气汇聚之处,有一座高耸入云的方寸山。由于它的四周被万千灵气缠绕,仿若一座仙山洞府一般无两。
    至于幻界,是一个人、妖、魔、仙、神,五界之外的全新世界。那里居住着无数灵力高低不同的修行悟道之人,他们中的大多数,各自骑乘着自己的五系灵兽,行侠仗义于江湖武林之中,匡扶正道于庙堂朝廷之内。但是,他们中也有一些道友,从来都不过问幻界任何俗事。他们只顾自己悟道修行终生,以求得有朝一日,能够凭借自己千辛万苦积攒下来的气运机缘,飞升到那逍遥自在的仙界中去。
    幻界的芸芸众生,被其余五界唤作幻灵。可是他们自己深知,幻灵所指的是灵体力骨,也就是他们筑基修行的根本。
    按照幻界众位灵体力骨的不同,还有他们自身体内所储存的灵力强弱不同,从强至弱依次排序为为乾灵、震灵、坎灵、艮灵、坤灵、巽灵、离灵、兑灵。这八灵之上,便是灵尊行者,居住在方寸山之巅的英灵殿内。
    幻界悟道修行之人的五系灵兽坐骑,按照它们各自灵气储存量的多寡,从多至寡依次排序为金系灵兽、木系灵兽、水系灵兽、火系灵兽、土系灵兽。
    幻界众位幻灵的灵力,皆源于那云雾缭绕的方寸山。它方寸之间溢淌出来的强大灵气,孕育了无数灵体力骨。一股股灵气附着于悟道修行之人的皮肉上面,帮助他们筑牢修行悟道的根基,培育出了一副更加强壮结实的灵体力骨。
    那座方寸山高耸入云,千百年来,不曾有一位幻界中人,登爬到它的山峰顶端过。至于那方寸之间,是因为方寸山分为两部分,即方环和寸山。
    幻界的英灵殿虽然位于方寸山之巅,却不是方寸山的顶峰最高处,结界之外仍有禁地密室可寻。
    方环,就像是一块块方正齐整的稻田,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一锅铲给铲了起来,接连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矩形圆环。方环之内分为九宫,依照他们之间财富势力的大小,依次排序为正阳宫、商嘉宫、越顿宫、芹黎宫、黄钟宫、弗冉宫、姘履宫、觅鄂宫、珩涕宫。
    寸山,就像是一根不知道它究竟有多长的墨笔一般,笔直的插立在这幻界天地之间。寸山的腰际间,有一座云顶山庄,有一个灵力卓绝之人,在此创建了一个江湖闻名的云顶剑派。
    因为幻界中的修行悟道之人,经常来到云顶山庄悟道参禅,所以云顶剑派内的香火极其鼎盛。
    再说这方环与那寸山之间,依靠着一条条的灵气浮桥彼此相连,风景秀丽无限。
    至于方寸山的四周,东南方向是那座低矮贫瘠的落仙坡,西北方向是那座鬼神难过的诛神峰,东北方向则是山路崎岖的雷霆崖。
    幻界的众位灵体力骨,虽然样貌迥异不同之处甚是稀少,却仍然有着那高低贵贱之分。幻界的贵族幻灵,指的是那些在方环九宫之中,拥有着自己姓氏府邸的修行悟道之人。
    至于那些幻界的泥泞下人,便是一群散居于寸山底部各处的灵力修为低下之人。
    午时,方寸山下有些许十五六岁的少年少女,正在骑乘着各自的灵兽坐骑,彼此间互相追逐,嬉戏打闹。
    “付桓旌,快过来!看看本少爷的碧眼麒麟兽,今天让你小子,好好的开开眼!”诸葛云珏骑在硕大无比的灵兽背上炫耀道。
    “诸葛云珏,你这个灵气下阶的土系灵兽,小爷我付桓旌才瞧看不上呢!今晚小爷我就要去,那凶险万分的雷霆崖底,徒手擒获灵气中阶,火系的灵兽通天九头蟒。”付桓旌对眼前灵气不足的巨兽不屑一顾道。
    “哎呦喂!大家都快过来看一看!想当年不可一世的付桓家少主,眼看这十年一届的幻界测试,马上就要开始啦!他竟然还没有参赛必需的灵兽坐骑,还有脸在这儿吹起牛皮来啦!”慕容峦婕冷嘲热讽道。
    “付桓旌,怕你是在逗我们几个说笑呢吧!那火系灵兽通天九头蟒,体型巨大,凶猛异常。就你这小身板,怕都不够它填塞牙缝的吧!”诸葛云珏捧腹大笑道。
    众人谈笑间,慕容峦婕故意让她的火系灵兽八荒紫金凰,一脚便把那付桓旌踢踹在了泥泞不堪的水坑中。
    “焚天五雷劈!”
    满身泥水的付桓旌,从那水坑中爬起,立马对那火系灵兽,使出了一个小杀招。
    怎奈他付桓旌,早已本命瓷碎,长生桥断,姻缘线殁。如今这个小杀招,竟不能伤那火系灵兽分毫。反而让周围的几位锦衣少年,对他的这一不自量力的举动,更加大声的讥笑嘲讽。
    “哈哈!付桓旌,你这是想要笑死本少爷吗?”上官飞宇骑着他的四海断乾狮笑的前仰后翻道。
    “泥猴子”模样的付桓旌,面对四周锦衣少年的冷嘲热讽,早已司空见惯啦!在他们付桓家族败落的那一天,他就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不会再去招惹慕容家族人的麻烦。
    可今天是她慕容峦婕主动招惹自己的,付桓旌心中的这口恶气,自然难以咽下。眼见自己拼打不过那慕容峦婕,便朝她挥甩着自己身上的泥水。
    身为幻界大长老慕容博独女的慕容峦婕,嘴中轻声念动起灵力口诀,让那火系灵兽展开双翅,为自己遮挡泥水,并反弹回了付桓旌的身上。
    眼见付桓旌被自己如此羞辱,慕容峦婕朝他做起了鬼脸,讥笑他的不自量力。
    “走吧!峦婕师妹,别和这个泥泞下人一般见识,有失我们幻界贵族的身份。”大师兄宇文伏泽骑着火系灵兽六界浮尘蛟劝说道。
    “什么幻界贵族身份,狗屁!小爷我付桓旌,以前也曾是一位幻界贵族,可如今不也沦落成了一个泥泞下人了嘛!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大家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付桓旌拍打着身上的泥水对着空气喃喃自语道。
    言尽于此,辉煌一时谁都有,莫把一刻当永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