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风起后花开
    虽然野修苏明哲的魂魄尽散,但是他的法器至宝聚魂珠尚存。
    付桓旌只得暂缓行进,花费些时日,渡化聚魂宝珠内的凶煞厉鬼。
    大师傅一走,大厅中就只剩下一群年轻人。
    一群充满朝气和理想的年轻人。
    这样的年轻人自然是对新发的事物充满了好奇。
    现在,叶秋风和飘雪正被围在中间。
    周围都是七嘴八舌的话语。
    飘雪不是一个喜欢热闹的人,叶秋风也不是。
    但是他们现在却觉得这种喧闹很温馨。
    那是只有亲人才能表现出的关怀和感情。
    而对久未归家的游子来说,还有什么能比家人的关怀更让人觉得温暖呢?
    年轻人之间的交流总是愉快而高效的,尤其是彼此都觉得很亲近的时候。
    再加上叶秋风的从旁介绍,很快,飘雪已经知道:大师傅一共有九名弟子,四男五女。
    大弟子,阮经文,男,入门最早,极善管理、经营,所以海市的一切日常事务都交由他打礼,是名副其实的管家,更难得的是,其为人和善,虽然贵为大师兄,却事事躬行于前,从不与人斤斤计较,更不会倚势压人,所以,在师兄弟中有很高的威望。
    二弟子,叶秋风,男,几乎和阮经文同时入门,两人年纪相当,阮经文稍长,所以二人感情极深,交情也是最为深厚。
    三弟子,紫薇,女,是入门仅晚于二位师兄的女弟子,性格刚毅,行事稳重,在众弟子中轻功最高。
    四弟子,晓晓,女,生就娇巧玲珑,却善于收集情报、信息,专门负责监测、报告江湖上的动态。
    五弟子,王禹昂,男,风liu倜傥,玉树临风,善于交际,现在主要负责海市在外面的商铺,也是唯一一个能经常出入海市的人。
    六弟子,沉香,女,为人乖巧可爱,性格温柔,极善女工与烹调。
    七弟子,袭文,女,是众女弟子中唯一一位不喜女装打扮的人,性格豪爽,经常女扮男装,并乐此不疲。
    八弟子,清屏,女,生得端庄大方,但略有任性,偶尔会发些小姐脾气。
    九弟子,宋和,男,入门最晚,但因勤于武事,所以功力已隐隐有后来居上之势。
    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因为女孩子们一旦凑到一起就会有说不完的话。
    现在,大厅中一共有六个女孩子。
    而六个女孩子,却绝不是两台戏那么简单,所以,几个男弟子只有在旁干瞪眼的份。
    先是沉香对飘雪的发式有了兴趣,然后又开始打听飘雪平时都用什么胭脂。
    而后,生性豪爽的袭文又自告奋勇的主动当起了向飘雪介绍海市情况的角色。
    “飘雪姐,其实这海市本来是一座死火山岛,不知何时停止了喷发,那年大师傅偶然发现了此地,便决意经营这里,多年下来,才有了现在的规模。”
    飘雪这才知道,自己所看见的“深井”其实正是火山喷发留下的孔道,难怪那出口可以直通山外了。
    “这海市远远的看来就像一座海上的高楼,周围常年雾气笼罩,所以外人对这里的具体情形是一无所知。”
    “更加奇特的是,在海市方圆几十里的范围内,似乎存在一种神秘的力量,能够轻易的使航船用的司南失灵,更有甚者,还能够把整艘的大船离奇的拖进深渊,所以,过往的船家无不对这里敬而远之,都谣传这里是魔鬼地带。”
    飘雪忽然想起了商船上那些船员似乎曾经为了什么争吵和不安,连忙问道:“那为何我们这次乘坐的商船会停泊在海市的附近呢?”
    “这个嘛,你就得问叶师兄了。”袭文笑着对飘雪道。
    叶秋风闻言微微一笑,有些难为情的道:“其实我也是假借了王师弟的招牌,要不那艘商船又怎么肯乖乖的听话载我们来这儿呢?王师弟,没想到你的招牌还真管用”。
    王师弟自然就是王禹昂,此时虽然是秋凉时分,但他手中还是轻摇着一柄纸扇。
    只见他“刷”的一声合上纸扇道:“师兄不必客气,小事一桩,小弟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说完,又“刷”的一声展开纸扇,慢慢轻摇,端的是风流倜傥,举止翩翩。
    “飘雪姐,别听他胡吹。”见飘雪一脸的茫然,袭文赶忙接过话头:“他呀,就会干些偷鸡摸狗,装神弄鬼的伎俩,说白了,就是那些商船都被他整治怕了,所以一看见他的标志,无不惟命是从。”
    飘雪这才明白个大概,微笑道:“这还是你王师兄的本事,你不知道,能让那些为钱不要命的商人听话办事有多难。”同时,又向叶秋风瞥了一眼,意思是说,你到底什么时候搞得鬼,我怎么什么都不知道。
    叶秋风当然明白飘雪的意思,可是在师兄弟前却只有装作糊涂,一言不发。
    这边的王禹昂连忙干咳一声道:“其实,只不过因为有时我们需要借助这些商船来运送一些必要的货物和信息,所以我只有略施小计,没想到,时间长了,竟也有了小小的名号,不足挂齿,不足挂齿,”他本来受袭文的抢白正要反驳,但听飘雪称赞自己,又觉得分外的受用,所以说完这些话后,手中的纸扇摇得更加优雅,却是一番“非常挂齿”的样子。
    飘雪道:“原来如此,我们还真是托了贤弟的福了,只是我看见那海市远远的被雾气所笼罩,怎么近了反而看不到了呢?”
    “这就叫,草色遥看近却无。”一旁的沉香声如银铃似的说道。
    飘雪点头称是,心中忽然想起了那个姓水的汉子,忍不住问:“怎么不见送我们过石林的那位仁兄呢?”
    袭文道:“你是说水叔叔吧,他可不是师傅的弟子,他是师傅从长江上带回来的怪人,听说以前还是什么帮的帮主,可是后来不知为何就一直呆在这里,专门负责驾舟往返石林,接送客物。”
    飘雪道:“他好像不爱说话。”其实,她本来还想说你的水叔叔似乎有些目中无人,妄自尊大,但不知为何却没有说出口。
    袭文道:“是啊,水叔叔哪都好,就是不爱说话,不爱凑热闹,现在他一定在房里呼呼睡大觉呢,别人都叫他‘水塔’,依我看,还是叫他’睡鬼’更合适。”
    飘雪道:“过往石林,一定要乘坐那个小舟吗?那里虽然暗流汹涌,但是我看具备一定轻身功夫的人还是可以自由通行啊。”
    叶秋风早就知道飘雪一定会忍不住问这个问题,所以,连忙答话道:“其实过石林最难的倒不是暗流和石礁,而是石林中有股看不见的瘴气,任何人闻了这种瘴气,都无法运用内力,也就无法施展轻功,而水兄,却是天赋异秉,所以才能够驾舟自由往来。”
    飘雪恍然道;“我明白了,因为他练的本就是纯正的外家功夫,所以自然不需要内力,因而,那些瘴气对他自然也就没有任何影响了。”
    “姐姐真是聪明,一下就想到了,我可是想了好久才弄明白这个道理的。”一旁的沉香忍不住露出钦佩的神色道。
    飘雪此时心里正在为自己的鲁莽而暗自懊悔,闻言微笑道:“其实,姐姐觉得香妹才更聪明,像香妹那样的厨艺和巧手,我恐怕一辈子也学不到呢!”
    听飘雪这样说,沉香马上红着脸缩到后面去了。
    飘雪接着道:“不过,话又说回来,这里的一切都靠水兄一个人接来送往,未免也太辛苦了些。”
    “这个无需多虑,因为我们还有另外的通道,一些大件的货物都是通过那里运进来的,水兄只不过是负责一些小的物品和客人的接送罢了。”已经半天没说话的王禹昂一边摇着纸扇,一边有些得意的道,“只是因为这个通道不是任何时侯都能用,所以,暂时师嫂还无法亲见就是了”。
    众人说说笑笑,不觉天已微明。
    阮经文长身站起道:“叶师弟,众位师弟妹们,我已经叫人在偏厅准备了酒菜,为叶师弟夫妇接风洗尘,我们可以边吃边聊。”
    众人这才发现肚子确实有些饿了。
    于是,一起哄声叫好。
    偏厅就在大厅的后面。
    地方不大,但却很别致。
    正中一张宽大的桌子上早已摆满了精美的小菜。
    还有几壶上等的美酒。
    酒是好酒,菜也是时令果蔬,一应俱全。
    飘雪不禁暗暗称奇,因为她知道这些东西运来这里该有多么的不易。
    众人纷纷坐下,推杯换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众人只觉得精神一振,连早晨的凉意也似退了好多。
    宋和忽然道:“叶师兄,听说你在江湖中的名头越来越响,剑法想必也是大有进步,不知什么时候能让我开开眼界。”
    众人齐声称是,毕竟是习武之人,一谈到剑,自然是兴趣倍增。
    叶秋风道:“师弟客气了,为兄这几年在外闯荡,侥幸小有声名,实是江湖朋友抬举,剑法嘛,却实在谈不上进步,哪及得诸位师弟妹们能常在师傅左右,聆听教诲,接受点拨。”
    宋和道:“小弟新创了一套剑法,正想让师兄指点一二,看看和外面那些江湖中的用剑高手是不是能较量一下。”说完,目光闪动,紧紧的盯着叶秋风。
    叶秋风微微一笑,刚要作答,一边的阮经文早已接话道:“宋师弟,我知道你勤于武事,进步很快,听说最近又新创了一套剑法,连师傅看了也点头称赞,那肯定是错不了了,今天我们只是师兄弟们谈心,不谈武功,来,我敬大家一杯。”说完,举杯一饮而尽。
    众人纷纷举杯,宋和虽然有些不情愿,但大师兄说话却不敢不听,只好悻悻的举杯同饮。
    沉香道:“叶师兄,我真羡慕你,可以到外面去闯荡江湖,外面肯定比这里有意思多了,每次王师兄从外面回来,都会和我们说好多外面的新鲜事。”
    袭文也道:“是啊,我真想有一天也能像叶师兄那样,仗剑而行,当一个真正的大侠。”
    晓晓道:“只是,到那时,切莫忘了穿你的男儿装啊!”
    众人一阵哄笑。
    叶秋风道:“师妹,为兄可没认为闯荡江湖是一件多么好玩的事情,要知道,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好多事,还是不要去经历的好。”
    阮经文道;“正是,所谓个人自有自的缘法,大师傅已经说过了,叶师兄生来就和我们不同,是命中注定无法和我们常在这里的。”
    叶秋风不禁对师兄投来感激的一瞥,道:“其实,我在外面,没有一天不挂念师傅和师兄弟们,只是,师傅说过我生来就不属于这里,否则,我真想在这里和你们朝夕相处,岂不是人生一大快事!”
    阮经文道:“师弟,不必牵怀,虽然你常年在外,但师傅他老人家总是提起你,这次回来,就不妨多住些时日,我们也好多聚聚。”
    紫薇道:“叶师兄,我知道师傅他老人家一直认为你是他最得意的弟子,我真不明白,他怎么忍心让你一个人漂泊在外。”
    叶秋风只觉得心中一阵难言的酸楚。
    他想起了小时候如何被师傅收养,师傅又如何传他武功、授他剑法,讲做人的道理。
    他想起了小时候和师兄弟们一起玩耍,习武,也一起闯祸,受罚,那时的师傅虽然很严厉,但是却毕竟可以常在身边。
    他想起了十八岁那年,师傅将他单独叫到身边,让他一个人去江湖闯荡,并说是天数如此。
    他想起了自己那一次哭得伤心欲绝,但却没有办法的样子,也想起了师傅眼中那深深的不舍与无奈。
    如今转瞬已是快三十年,但那过去的一幕幕,仿佛就在眼前。
    想到这里,叶秋风举杯一饮而尽。
    一旁的飘雪,目光中已满是怜惜。
    阮经文抬手在叶秋风肩上轻拍道:“师弟,我们虽不能常见面,但我们却总是能及时得到你的消息,知道你没事,我们大家也就都放心了,只是,这一次,将近三年时间你音讯皆无,着实让我们担心了一场。”
    叶秋风看着师兄道:“师兄,是我不对,害大家为我担心了,但我实在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阮经文道:“我明白,师弟不需多言。”
    “我明白师兄当然有他的苦衷,不过能三年让我得不到一点线索,师兄还真是好本事啊!”说话的赫然是王禹昂,此时他的纸扇已交到了左手,右手正拿着一双竹筷。
    阮经文道:“王师弟,我看你有点醉了,快去休息一下吧。”
    王禹昂忽然哈哈一笑,起身道:“师兄,我没醉,我就不懂,为什么师傅说只有叶师兄才是命中注定去外面闯荡的,难道我们这些师兄弟都没有本事?”说着,摇摇晃晃的向叶秋风走了过来。
    阮经文的眉头一皱道:“王师弟,我看你已经醉得不轻了,连师傅的话都忘记了,还不快去休息。”
    王禹昂闻言却不答话,已摇晃着到了叶秋风的身边,众人的目光一下子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不知道他下一步要干什么。
    只见王禹昂伸筷在盘中夹了一片乳鸽,边笑边道:“师傅的话我当然没忘,来,为了师傅的话,叶师兄,我给你夹菜。”
    说着,手腕微抖,竹筷已向叶秋风而来。
    别人还没有觉得怎样,叶秋风却觉得那竹筷已笼住自己胸口几处大穴,等竹筷更近,竟带着丝丝的破风之声。
    想那竹筷能有多大重量,如果不是惊人的速度,极强的内力,焉有破风之理?
    一边的阮经文坐的较近,似有觉得不对,连忙疾呼:“王师弟,不可。”想要出手阻止,但因事发突然,为时已晚,那竹筷已接近了叶秋风的胸口,几乎避无可避。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叶秋风的右手已有了动作。
    就是拿着酒杯的右手,忽然扬了起来。
    一个简单的动作,就像举杯喝酒一样自然,不着一丝痕迹,但却正好迎上了袭来的竹筷。
    众人只听得一声奇特的脆响,王禹昂的竹筷已贯穿了叶秋风手中的杯底。
    这是怎样的速度,又是怎样的力道?
    竹筷虽然贯穿了杯底,但其势也只是稍顿而已,威力依然不减。
    叶秋风手腕又轻轻一翻。
    王禹昂只觉得一股奇特的力道从竹筷传来,手中的竹筷已随着酒杯不由自主的偏向了一边,筷锋一偏,灌注在竹筷上的力道立刻消失于无形。
    王禹昂连忙沉肩坠肘,同时力贯于掌,手指一张,那酒杯已被竹筷挑得碎开。
    然后,更不停顿,竹筷一摆,再次袭来。
    叶秋风手中杯刚一碎裂,竹筷又至,这次来势更急。
    危机中,叶秋风手中竹筷也已出手,这一次却是左手。
    倏忽间,二人手中竹筷已交了数招,但却绝没有一丝碰撞。
    那是因为二人见招拆招,见招变招,一旦见对方已洞悉自己意图,自己的招式也立刻随之改变。
    但二人变招的速度委实太快,所以几招弹指而过,但竹筷却没有真正相交。
    王禹昂竹筷突然一缩、一伸,招法大变,这一次竟隐然带着剑意。
    他已经将剑法通过手中的竹筷使出,此时他手中竹筷实与利剑无异。
    叶秋风更不答话,趁王禹昂竹筷伸缩之机,早已筷交右手。
    这一次两人的招式又有所不同,开始大开大阂,竹筷所激起的风声也终于清晰可闻。
    众人知道两人正在比试高深的剑法,随时都可能分出胜负,一个个都屏住了呼吸。
    毕竟,这样的机会并不多见,大家也想看看叶秋风的剑法到底精进到了何种程度。
    转瞬间,二人已交手数十招。
    只见叶秋风越打面色越是镇静,手中的竹筷也越是挥洒自如。
    反观王禹昂却是面色凝重,手中的竹筷也是越使越快。
    看起来仿佛是王禹昂的竹筷更快一筹,频频进招。
    但在座的都是个中高手,却知道王禹昂已处了下风。
    要知道,坚而易脆,极则难久,这种打法实在是大耗体力。
    果然,一会儿的功夫,王禹昂的额头已渗出了细密的汗珠,但手中的竹筷却是速度丝毫不减,连桌上的杯碟都在微微的震动。
    王禹昂不禁暗暗叫苦,他知道到自己现在已完全被叶秋风所牵制,手的竹筷早已不是主动进攻,而是不由自主的跟着叶秋风的竹筷闪转舞动。
    他感觉叶秋风手中的竹筷似乎产生了一股粘力,正牢牢的一点一点的吸引自己的竹筷。
    而自己为了不致竹筷脱手,只能是逐渐加力相抗。
    但要知叶秋风的竹筷只是轻轻一动,王禹昂的竹筷就要画好大一个弧,只因叶秋风早已掌握了主动、所以竹筷每次都像是在对手所画的圆弧中心运动。
    一个在圆心,一个在弧顶,两者的运动距离差别何止一点,更何况是在两个用剑高手之间。
    王禹昂已觉得自己正逐渐脱力,他知道自己如果再硬撑下去肯定会深受内伤,他已决定放弃认输。
    但此时叶秋风的竹筷忽然慢了下来,就像是飞速旋转的车轮忽然慢慢停了下来。
    圆心的竹筷一慢,弧顶的竹筷也立刻跟着慢了下来。
    王禹昂觉得自己快要脱手的竹筷终于脱离了对手那步步蚕食的吸引,不禁长出了一口气,只觉得说不出的轻松、舒服。
    此时,叶秋风竹筷的动作忽然变得极慢,就像是一个食客因为不知道该吃什么而持箸犹豫。
    王禹昂的竹筷也变得极慢,但却只能在叶秋风的竹筷周围试探,似乎有一堵无形的墙正在把每一次的攻击消解于无形。
    如果刚才二人的动作是电光火石,那么现在他们的动作简直可以用迟缓呆滞来形容。
    二人的每一招、每一个变化都是那样缓慢,每个人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似乎没有什么特别。
    但王禹昂却知道叶秋风的竹筷实已占据了绝佳有利的位置,进可击,退可守,自己的所有招式变化、进攻路线无不在对方的掌握中。
    更可怕的是,王禹昂忽然感到自己的每一个变化似乎都给对手留下了攻击自己的缝隙和时机,自己的变化不但无法攻击对方,却随时都有被反攻的危险。
    王禹昂却没有办法停下来,他知道自己一旦停下来,则势必破、气必馁,那时对方的攻击就会如附骨之蛆随之而来,自己绝对无法抵挡。
    叶秋风的动作越来越慢,竹筷只剩下微微的颤动。
    但王禹昂感到的压力却似乎越来越重,因为此时叶秋风的劲力已近乎圆满,他的攻击姿态实已到了接近完美的程度,如果此时一击,必然是石破天惊。
    王禹昂知道,却没有丝毫的办法,他现在无疑就是一只砧板上的鱼,只能等待别人的宰割,根本无法反抗。
    叶秋风的动作终于慢到逐渐静止,也许此时才是威力最大的一刻,就像是拉满了弦的弓,蓄满了水的坝,一旦动作便不可阻挡。
    王禹昂只觉得自己的冷汗已湿透。
    幸好,这时旁边一只酒杯伸了过来。
    正好在两双竹筷的中间。
    王禹昂只听阮经文笑道:“两位师弟好本领,为兄真是大开眼界,我敬两位一杯。”
    王禹昂平时对自己的这位师兄并没有特别的好感,总觉得他处事太过优柔,似乎还稍显软弱。
    尤其是说话,似乎总是一本正经,老气横秋。
    但现在,他却觉得阮师兄的话实是天底下最好听的声音。
    只因,随着这话伸出的酒杯,已自然的化解了两双竹筷之间所有可能的变化与力道。
    王禹昂知道自己终于完全解脱,勉强回到座位,颓然的放下竹筷,却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
    他似乎听见叶秋风正起身笑道:“师兄过誉,小弟刚才献丑了。”
    他只觉得眼前一黑,左手的纸扇终于落在了地上。
    付桓旌御行着自己的轩辕神剑,携带着聚魂宝珠,不一会儿便到了八百里黄泉之地。
    付桓旌对迎面而来的孟婆仙女,十分心诚的道明来意。
    “渡化厉鬼,只待风起,花开即可。”孟婆仙女解释道。
    就这样,付桓旌在这八百里的黄泉沙海,硬生生的陪孟婆仙女等了一十八年。
    旭日东升,离殇风起,紫棠花开,聚魂宝珠内的万千厉鬼,终于被渡化轮回转世去了。
    言尽于此,风起后花开,十八年已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