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寰海阁赏雪
    重回坤灵筋骨之后,付桓旌受邀来到了,云邈真人的寰海阁赏雪。
    这里距茅屋的距离并不是很近,可是对于两个紧紧依偎的爱人而言,天下又有什么距离,是遥远不可及的呢?
    也许,他们真的希望这条路能一直走下去,永远没有尽头,那样就会少了很多烦恼。
    选择和被选择是不是,都是一种烦恼呢?
    飘雪依偎着叶秋风,眼前就是他们的温暖小屋。
    一样的篱笆,一样的柴扉,一样不知名的小花。
    每次这个时候,飘雪都会仔细的把这一切,深情款款的看一遍。
    就像是对自己的孩子一样,逐个亲切体己的问候一遍。
    用心去和它们说话,说只有她们才能听懂的灵语物话。
    只是这一次,听众好像多了一个,那是一朵艳丽的小花。它虽然很鲜艳,但是如果不仔细观看,还是很难发现。
    “好漂亮的一朵花啊!秋,你快来看一看!”飘雪兴奋的连忙指给叶秋风看道。
    顺着飘雪的手指看去,叶秋风看见了篱笆下的角落里,有一朵蓝色的小花,不大,但是却闪着不同于别的花的诡异的光泽。
    叶秋风好像忽然感觉到了什么,忍不住又多看了两眼。
    两眼的时间有多短,只是一瞬。
    但就是这一瞬,一切却起了变化。不止是那朵花。
    篱笆忽然长出了手,手上有短短的匕首。
    柴扉忽然迎面飞了过来,就像长了翅膀,还带着一阵猛烈的罡风。
    不知名的花丛中,忽然崩射出万点寒星,就像是花儿的蕊。
    所有的这些,都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叶秋风。
    叶秋风也动了,虽然刚才的一瞬他的注意力被短暂的吸引,但是那也仅仅是一瞬而已,一瞬过后,叶秋风已经开始动作。
    他把飘雪掩于身后,右手拔剑、出剑一气吓成,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剑的速度,没有人能形容那一剑的光芒。
    匕首在距离胸口一尺的地方,握着匕首的手已经被剑分离。
    柴扉在距离身前半尺的地方,已被一脚踢开。
    但是最要命的还是那万点寒星,几乎距离叶秋风的要害只有几寸。
    叶秋风的剑忽然起了变化,一种匪夷所思但却让人心旷神怡的变化。
    一道绚烂的剑光在身前一闪,那万点寒星突然如石沉大海,消失不见。
    而这一切,只不过是短短的一瞬。
    这一瞬过后,似乎又出现了,一瞬暂时的宁静。
    而后,叶秋风的身前腾起了一阵蓝色的烟雾,那朵蓝色的小花忽然炸开。
    叶秋风竖剑防身,同时携着飘雪,身形骤退。
    烟雾中却再没有什么古怪发生,慢慢转淡,消散。
    烟雾后又露出了,矮矮的竹篱。
    一切似乎是什么,都没有发生的的样子,连那扇柴扉也还是好好的掩着。
    只有叶秋风和飘雪知道,刚才那一瞬他们,已经从生到死走了一遭。
    “雪儿,你没事吧?”叶秋风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你有没有受伤啊?”飘雪急急的问道。
    “大可放心,就凭他们还伤不了我。”叶秋风的嘴边突然出现了一丝微笑。
    飘雪的心忽然觉得很踏实,没有人知道这时候,这一丝微笑对飘雪到底能意味多少东西,是一种比语言更能令人踏实的东西。
    “他们是什么人呀?”飘雪疑惑不解的问道。
    “如果我猜的没错,他们应该是东瀛的忍者。”叶秋风沉吟道。
    “东瀛忍者?他们不是以暗杀为专业嘛!为何找上了我们呢?”飘雪挠头困惑道。
    “因为有人暗中指使他们,忍者只为钱财卖命。”叶秋风解释道。
    “他们会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呢?难道和那神秘组织‘吾苑’有关联吗?”飘雪揣度猜测道。
    “但愿没有吧!否则的话,这也未免太快了些,太巧合了些。”叶秋风淡淡的说道。
    飘雪当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他们的身份以及住所,目前为止,只有三个人知道。
    而这个人刚一离开,这批忍者就立马出现了。
    恰恰这个人,又是叶秋风的过命挚友,白天启。
    如果这一切不是巧合,那真是太可怕了。
    飘雪已经不敢再,继续往下面想象下去了。
    她已经隐隐的感觉到,这背后一定深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秋,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呢?”飘雪柔声问道。
    “我们的行踪已经暴露了,可能需要暂时离开这个地方一段时间。”叶秋风的声音,忽然变得很低沉说道。
    他实在不忍心告诉飘雪这些,因为他知道这个家,对于飘雪来说,意味着什么。
    “你的意思是,他们还会卷土重来,对吗?”飘雪不敢相信的问道。
    虽然她已经知道了答案,但是她还是忍不住要向自己最深爱的男子,问上那么一问。
    因为这里,曾经是他们二人,一起生活三年的地方。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桌一椅,无不凝聚着,他们夫妻二人的心血。
    最重要的是,这里曾经是,他们二人温暖的家宅。
    “刚才的那些刺客,只是一批品阶中级的忍者而已。所以,他们在利用色觉忍术时,才会留下那样一朵蓝色的小花。”叶秋风说道。
    “你是说,那朵蓝色的小花,无意间暴露了,他们存在的位置方向,对吗?”飘雪惊喜的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至少,那朵蓝色的小花,会让你我夫妻二人,发现了些许异样。”叶秋风说道。
    “其实忍术并不是魔法,更不是鬼怪,忍术是一门集合了易容、伪装、器械、烟火、药物和武功的派别,忍者也是活生生的人,只不过是经过专门的训练,能够利用一些必要的装备更好的伪装、隐藏和保护自己而已,当然,他们的最终目的还是杀人。”
    “因为不是魔法,所以就难免受到一些限制,也就是说忍术不是完美的,总会有破绽。”
    “你是说,刚才那朵蓝色的小花就是他们的破绽?”飘雪问道。
    “是的,因为他们要使自己隐身在小屋周围,所以他们就必须利用色觉的忍术让我们的眼睛产生错觉,觉得一切的颜色还是和以前一摸一样,但是毕竟固有的颜色是不会消失的,所以他们就将这些颜色转移并集中于一点,忍术的级别越高,这一点就越隐蔽。”叶秋风解释道。
    “你说他们只是中级的,就是凭那朵小花推断的吗?那么如果是高级的忍术,会是什么样子的破绽呢?”飘雪问道。
    “也许是一只蜜蜂,也许是一粒石子。”叶秋风回应道。
    “那真是太可怕了,天下真有这么神奇的忍术?”飘雪不敢相信道。
    “是的,不但神奇,而且残忍。”叶秋风说道。
    没有风吹过,连一丝的风,都没有了。
    但是飘雪的背上,却感到了寒意,那是一阵防不胜防,而又无处不在的寒意。
    “秋,那我们要去哪里,难道天下还有地方能躲过他们的追杀吗?”飘雪问道。
    “有,也许只有一个地方。”
    “哪里?”
    叶秋风出神的凝视着远方,过了好久,他才用一种缓慢而又近乎崇敬的语气道:“一个很遥远、很神秘的地方。”
    海外有山,取名仙山。
    海有多广阔,仙山就有多遥远。
    没有人知道,那座仙山,究竟在哪处地方。
    甚至,没有人知道,那座仙山,到底存在与否。
    但是,人们还是相信它在,它就在那儿。
    因为,人们愿意相信,美好的事物都是存在的。
    因为心中愿意,所以他们梦想着,憧憬着。
    因此,他们的一生,感觉自己存在有意义。
    至少,可以存在心中,心又没有边界。
    “雪儿,你听说过海市蜃楼吗?”
    “没有”
    “我倒是有幸,听说过那么一两次。听说那是一种神奇的自然景观,虽然美丽,可惜它却不存在。”
    “可我相信这个地方,是真实存在的。并且,它绝对比你所能想象到的,要更加神秘诡谲,更加美丽动人。”
    “秋,现在我们要去哪里呀?是要去那座海市蜃楼吗?”
    “是的,是一座海市,并没有蜃楼。”
    “那我们需要,行走多久呢?”
    也许很久,但是如果运气好的话,一个月后我们就能到达了。
        这就是飘雪和叶秋风在离开小屋前最后的对话。
        然后,他们先乘马车走陆路,而后经运河到了海口,最后在海口的码头他们转乘了一艘出海的商船。
        这是他们行程的第十五天。
        经过半个月的舟车劳顿,飘雪明显有些疲惫,但还是勉强的挂着笑意,因为她不想让叶秋风担心。
        她知道,叶秋风现在一定有很多事要想,一定有很多决定要下。
        她知道自己帮不了什么忙,但是她知道自己可以让叶秋风觉得安心。
        所以她一直在尽力保持笑容,笑容有时候就是证明我很好的意思。
        叶秋风当然看得出来飘雪的辛苦,但是时间紧迫,别无它法。他只求能平平安安的到达他想要去的地方。
        一但到了那个地方,不但飘雪可以获得绝对的安全,而且他还可以得到很多关于“吾苑”的情报。
        他很自信,而且对此毫不怀疑,理由只有一个---因为只有他知道那个地方所具有的神奇的力量。
        现在,叶秋风终于可以松口气了。
        茫茫的大海在让人觉得渺小的同时,也可以让人忘却很多烦恼和忧愁。
        ------也许只有先看轻,然后才有可能放下。
        于是,他对飘雪道:“从现在开始你可以舒舒服服的睡个好觉了,想睡多久都没关系。”
        商船开始一直向东航行,五天后开始折向南方。
        就像一支离弦的箭划过湛蓝的海面。
        刚开始的时候,还可以看见零星的小岛和过往的船只,后来,眼前只有茫茫的大海,一望无边。
        海是神奇的,虽然柔软,但却是最难跨越的沟堑。
        这道沟堑可以阻断仇恨,遏制贪婪。
        也许只有这个时候,造物才让我们明白什么是非人力可为。
        但是如果你勇敢而真诚的投入到海的怀抱,这里就是你的港湾。
        你可以把世俗的一切铅华洗净,可以除去一切虚假的面具和遮掩。
        在海的摇篮里,你可以变成一个婴儿,获得重生。
    睡眠,睡眠,还是睡眠。
    叶秋风和飘雪终于得到了充足的休息,现在他们的体力和精力已完全恢复。
    只是,四顾望去,没有一点海市的影子,除了海水还是海水。
    这时,已经是出海的第十天。
    飘雪已经不再向海上张望了,毕竟看了十天的海水实在没有什么特别。
    而叶秋风每次当飘雪问起,都会笑着说:“快了,就在前面”。
    第十三天,微风,轻浪。
    大海依旧平静如常。
    但是船上的人却有了变化。
    飘雪发现船长和船员的神色仿佛都有些特别,好像都在担心什么,但是又刻意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有时候,船长和年纪比较大的船员好像还会激烈的争论些什么。
    飘雪很奇怪,可是身旁的叶秋风却只是闭目养神,飘雪暗暗的感到,一定有什么事就要发生了。
    也许,就和他们要去的海市有关。
    终于,第十四天到了。
    飘雪算了一下,现在马上就是叶秋风所说的一个月了。
    可是船的航向依旧没有变。
    只有中午的时候,船长宣布从现在开始为了大家的安全,请大家都尽量留在舱内。
    理由是,最近的海域可能会有大风。
    傍晚时分,舱内。
    叶秋风悄悄摇醒了昏昏困睡的飘雪。
    “觉得有什么不对吗?”叶秋风压低声音道。
    “没有啊,哪里不对?”飘雪的睡意尚存。
    “感没感到船的晃动比以前轻了好多?”叶秋风道。
    “是的,是比以前轻了”飘雪静了一下心神,仔细听了听,然后道。
    “知道吗,这说明这艘船已经停下来了,而且一定是离陆地很近的地方”,叶秋风的眼中闪着光。
    “陆地,你是说这茫茫的大海上我们的船靠上了陆地?”飘雪一下子睡意全无,声音也立刻放低了许多。
    “陆地的意思是不是就是说我们已经到了海市?”
    叶秋风没有回答,只是冲飘雪点了点头。
    而后他道:“现在,我们应该抓紧时间休息,等到了半夜,我们就走。”
    飘雪的心忽然跳的很厉害,她只觉得很兴奋。
    她很奇怪叶秋风为什么能这么冷静。
    她知道自己是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
    而且,她知道,自己的双眼一定也在闪着光。
    现在,她只怨时间过的太慢。
    月色如水,海风轻轻。
    茫茫的大海上竟突然隐隐出现了一个城市的模样。
    只是,这个城市正被一层浓浓的云雾笼罩着。
    无边的大海,如水的月色,突兀的被云雾笼罩的城市。
    可能和不可能竟然在这一刻共存。
    现实和神话竟然在这一刻模糊。
    飘雪感到一种异常的诡异。
    奇怪的是,她竟没有丝毫的惊恐,反之竟是满腔的兴奋。
    从一出舱起,她就一直沉浸在这种情绪中。
    以至于叶秋风如何躲过看守,如何偷得了一艘小船,她都没有半点印象。
    直到叶秋风轻声的呼唤自己上船,飘雪才仿佛如梦方醒。
    于是,月色下出现了一条小船。
    两个人正划着浆,直向那层浓浓的云雾里驶去。
    有船,真的有船,石林中的神秘之船,那是一条真真切切的船。
    “秋,那就是来接我们的船?”飘雪道。
    “是的。”叶秋风道。
    “它从哪里来?”飘雪道。
    “石林,就是我们面前的石林。”叶秋风道。
    “不是来自月亮?”飘雪道。
    “当然不是。”叶秋风道。
    “可是你刚才一直在看月亮。”飘雪不无戏谑的道。
    月亮中当然不会有船,虽然人们经常说新月如舟。
    可是月亮却真的可以和船有某种关系。
    有时候,世事就是如此奇妙。
    “是的,我刚才看月亮是在计算时辰,因为我要等潮水下落,好露出石柱下面的铁索。”叶秋风道。
    原来有时候眼睛看见的东西,不一定就是真相。
    因为真相往往需要用心去体会。
    就如同叶秋风的眼中有月亮,心中却是铁索。
    而飘雪的眼中和心中却只有月亮。
    “那铁索就是你们联络的工具吧”飘雪道。
    “是的,如果没有那条铁索,外人根本无法和里面进行联络,也就不会有船来接我们了。”叶秋风微笑道,这还是自登上小船以来叶秋风第一次笑。
    那是一种轻松的笑,一直发自心底。
    因为,那艘石林中出现的小船已经来到了他们的面前。
    飘雪暗暗打量,发现这艘船首尾全长不过丈余,船身在月色下闪着黑黝黝的光,看不出是用什么制成的,也看不出一点铆钉的痕迹,简直是浑然一体。
    船上无帆,光溜溜的没有一点装饰和标志。
    只是在船头站着一个矮墩墩的汉子,精赤着上身,露出健硕的肌肉,腿上裤脚高挽,小腿青筋暴流,两只脚掌却明显比平常人大了很多。
    “水兄,你好,多年不见想不到神威依然不减当年,这一次,又要麻烦你带我们闯石林了。”叶秋风抱拳礼道。
    那姓水的汉子一言不发,只是眼光向飘雪扫了扫,然后用手中的船桨重重的在船舷上击了一下。
    飘雪只听到一声金属撞击的脆响,不禁暗暗心惊,原来这船和船桨竟全是纯钢所制。
    看那铁浆,一根少说也得有一百来斤,可在那汉子手中却似寻常木桨一般举重若轻,膂力实是惊人。
    “多谢,水兄!雪儿,我们上船。”叶秋风说着以一手托在飘雪肋下,同时纵身二人上了船头。
    那汉子又扫了飘雪一眼,目光中满是惊异,但马上用手中的铁浆向舱内一指。
    船舱不大,刚能容下两人。
    叶秋风将飘雪安置在船中央的位置,自己就坐在飘雪的后面,同时解下衣带将自己和飘雪牢牢地绑在一起。
    飘雪注意到那汉子一直冷冷的打量着自己,眉宇间似有些不大耐烦,似乎碍于叶秋风的情面才没有发作。
    “旌少侠,这飘雪,你看懂了吗?”云邈真人问道。
    “略懂!略懂!”付桓旌谦虚道。
    “那边的断桥残雪情,不知你是否,有所感触啊?”云邈真人指向一边问道。
    “略感!略感!”付桓旌回道。
    突然,不知为何,云邈真人手握惊鸿神剑的剑柄,不是很用力的敲打了一下付桓旌的脑袋。
    “臭小子,几日不见,在人界竟然学的如此圆滑世故啦!找打!”云邈真人一脸欣慰道。
    “师傅,幻界方寸山千好万好,您老人家都这么大把年纪啦!快回去吧!徒儿一切都好!”付桓旌对眼前的云邈真人劝慰道。
    云邈真人自知已被爱徒知晓真身,便摇身一变现出了暗侍浮屠的真身。
    眼见爱徒付桓旌在人界一切都好,还吃胖了少许,心境也海阔天空了不少,并没有记恨那位名叫苏明哲的山间野修。
    铁浮屠十分心安的离去,不再叨扰他这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爱徒啦!
    言尽于此,寰海阁赏雪,海阔亦天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