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桥痕珏冥冢 第一百九十九章 大敌在前方

    只见芸珏用内力御剑,幻化出无数把君子剑,硬生生把首领身旁的巨树放倒了。



    吓得首领从马上跌落下来,一伙山贼四下逃窜。



    “兄弟,你说是你的头硬,还是那棵树硬啊?”芸珏指着首领的头问道。



    “树硬,树硬。”吓尿裤子的首领结巴的说着。



    芸珏赶紧扶起刚才险些被山贼凌辱的那位姑娘,为她披上了衣物。



    “感谢大侠救命之恩,如大侠不嫌麻烦,不知大侠可愿一路同行?”曹员外问道。



    “如此甚好,我也不知去往何处,那就仗剑天涯,惩恶扬善吧!”芸珏应允道。



    员外的女儿曹爽,生的明艳动人,惹人怜爱不已。



    员外看芸珏对他的宝贝女儿有意,便在行进的马车里对芸珏问道:“大侠,可有婚配?”



    “哈哈!大丈夫正值壮年,理应一展胸中抱负,胸怀天下,儿女情长,自不甚挂念。”芸珏喝着美酒说道。



    “如此甚好,小女婚配年龄,不知大侠心意如何?”员外问道。



    “如何不如何?这可这么说是好?一切都要取决小姐心思。”芸珏羞涩道。



    “自古儿女婚姻之事,全依父母之命,那就这么说好了,女婿。”员外看着芸珏满意的说道。



    “员外高看了,高看了。”芸珏点头答应道。



    过了将近半月,阜州爆发特大瘟疫,曹爽不幸染病,病情每日加剧。芸珏四处寻觅良方,都无所得。看着夫人一天天的枯瘦,芸珏悲痛万分。



    突然,有人向芸珏说道,“想救少奶奶的命,非去雷霆琊,取得还魂草不可。”



    芸珏对还魂草略有耳闻,听说在高不见山顶的雷霆琊上,无数名医都无功而返,不曾有人见过那草。



    但是为了自己的红颜知己,芸珏愿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得到那世间至宝。



    芸珏略微收拾衣物便启程前往雷霆琊了,一路上江湖上传遍了他英雄故事,拯救无数英雄好汉,惩治了无数乡绅恶霸。



    当芸珏取得还魂草,回到曹员外的府邸时,曹爽已然离世月余。



    “哎!悔不该控制不住自己,一路上光顾着惩恶扬善,耽误了夫人的性命啊!”芸珏在曹爽的坟前埋头痛哭。



    “女婿啊!无需如此伤心,小女有一封书信要我交托与你,其实她并不怪你。”曹员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将怀中的书信给了芸珏。



    “夫君,为妻时日无多,自然心中明了,怎奈夫君如此疼爱,愿上那绝壁雷霆琊,为我求那一丝生还希望。我不悔林海与君相遇,不悔与君相处不足半月,不悔与君相爱一场。悔不能与君继续看那漫天的繁星闪耀,悔不能与君看那花海再次绽放,悔不能与君举案齐眉,相爱到老。”



    芸珏看完书信,哭的肝肠寸断,久久不愿离去。



    这边大将军奎煞看不下去了,一个市井无赖扒手,何德何能让江湖各大门派尊称他为武林盟主?



    奎煞本来想联合巫毒教把八大掌门都控制在自己的手里,伺机待发,颠覆大兖朝的统治。



    怎料半路上杀出个武林盟主诸葛芸珏,这让他气愤不已。



    “盟主,门外有人说是你的旧友,要见你。”萨恩对满身酒气的芸珏说道。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有旧友,有酒友还差不多。”芸珏继续喝着杯中美酒来mazui自己对已故夫人的思念。



    “盟主大人,在下丞相之女雪舞,特来拜见,希望能帮在下一个大忙。”雪舞不情愿的对曾经是自己的阶下之囚的芸珏这样说道。



    “萨恩,看看,仔细看看,这是谁啊!这不就是不可一世,脾气大到能把大兖朝给拆了的雪舞姑娘吗?如今怎会来央求于我呢?萨恩,给我来一巴掌,看看我是不是在做梦?”芸珏看着雪舞对着萨恩说道。



    “啪”萨恩真的打了一巴掌。



    “萨恩,你是不是活够了,武林盟主也敢打?”芸珏不敢相信的捂着自己的脸责问萨恩道。



    雪舞轻笑了一声。



    “不是盟主说的吗?一切都要听您的。是您让我打您的,这可不能怪我。”萨恩反驳道。



    “我这武林盟主当的一点意思都没有,手下都是什么跟什么啊!”芸珏哭笑不得的自嘲道。



    “别耍贫嘴了,芸珏,我的父亲被大将军奎煞的术士下了蛊毒,只有你的莽原之血能救治。快跟我去丞相府救我的父亲,别再耽误了,他快不行了。”雪舞央求芸珏道。



    “哦!原来如此,果然无事不登三宝殿啊!我得考虑考虑,我的血可金贵着呢!我得好好用,用对了地方。”芸珏仿佛在盘算着什么。



    “金银财宝,你要多少我都给,只要你愿意救我父亲一命。”雪舞对芸珏说道。



    “不,不,不,我现在身为武林盟主,我不缺,不过,你的到来让我想起了以前你是怎么对我的,我是不是应该礼尚往来一下啊?”说着芸珏给萨恩使了个眼色,把雪舞带到了他的寝室内,把房门关紧。



    “芸珏,你要干什么,我可是丞相之女,你不想活了吗?”雪舞捶着房门大喊道。



    “哦!丞相之女,我好怕怕哦!我的心都要跳出来了。”芸珏对着房内说到。



    “快看桌上的毒蛇,熟悉吗?虽然没有当初你害我的那条大,但是多啊!”芸珏笑的前仰后翻。



    “芸珏,你个无耻下流的小人,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不怕,我不怕毒蛇。”雪舞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说道。



    “哦!你不怕,那就和他们好好玩玩吧!哈哈!”芸珏在门口,随时准备听雪舞的尖叫。



    芸珏不知不觉把房门的锁打开了,故意在门口,等着惊慌的雪舞从房内跑出来,看她出丑。



    怎料过了一会儿,室内没了声音,芸珏感到大事不好,连忙踹开房门,抱出被毒蛇咬伤的雪舞,为她将蛇毒吸出,并将自己的莽原之血喂于她喝。



    这才救回了这位千金大小姐一条命,吓了芸珏一身冷汗。



    萨恩在一旁笑道,“玩大了吧?一个以为不会走,一个以为会挽留,你俩绝配。”



    “别说风凉话了,你在这儿帮我暂时照顾她,我去丞相府,救她的父亲。不然,她醒过来,又要死要活得了。”芸珏叮嘱萨恩道。



    一切都和大将军奎煞想的一样,芸珏终究还是中计了。



    丞相府早已被奎煞布下了天罗地网,只要芸珏进入,谅他插翅也难逃。



    芸珏御剑飞行,不一会儿来到了丞相府邸门口,看到丞相府,异常安静。



    芸珏推开大门,只见万箭向他射来。



    是夜,清冷的厉害,婉柔郡主漫步在无人的皇宫内。一阵清风拂过,她扯了扯衣裳。不远处,仿佛一个人影,又仿佛不是。只待那人到了跟前,她认出了他,曹公公,宫里的老人了。



    “郡主,哦,不,奴才该死,皇上,明天就是您的登基大典,快早些歇息吧!”曹公公搀扶着她说道。



    “略弥,我是不是老了,不招人喜欢了,怎么这偌大的皇宫,这么冷清啊!”她不解的问着曹公公。



    “皇上,怎么会呢?您现在还是樊朝第一美人,只是那些宫女比较识趣,避开了您而已。”曹公公安慰她道。



    “略弥,就你嘴甜,我这老婆子,什么样子,我自己最清楚。芸珏走了吗?没留下什么话吗?”她眼中闪烁着泪花问道。



    “走了,分文没拿,把您赐他的五百两黄金退了回来,一句话也没有留下。”曹公公如是答道。



    “芸珏的脾气,我知道,走了就走了吧!”她哽咽的说着。



    她抬头看天上的星星,“略弥,你说,我现在是天上那颗最亮的星星吗?”



    “不,皇上,你现在是天上最大的月亮。”曹公公欣慰的说道。



    “略弥,我倒情愿我是那不起眼的星星。”她回到了寝宫,孤身睡去。



    五十年前,“萨坤法师,当真有灾星要降世人间?”樊朝二十一代皇帝鲁珏质问道。“陛下,卑职掌管天命司四十余年,不曾算错一卦,昨日深夜,紫薇星闪烁不定,帝星灰暗无光,此乃灾星降世之兆。”萨坤法师肯定的答道。



    深夜,樊朝皇城死一般的寂静,仿佛在等待一场暴风雨的洗礼。突然,天空乌云密布,雷电交加,狂风呼啸,仿佛整个皇城都在颤抖。晔王的老婆受了惊吓,腹中疼痛不已,婴儿要降生了。晔王连忙让皇城最好的大夫,为他的夫人接生。因为这是个早产儿,大夫也很难办,一直生不出来,这可急坏了晔王。大夫说,只能进行刨腹产,晔王不答应,王妃可是晔王的心头肉。不一会儿,王妃没了呼吸,大夫不得已进行了刨腹产,生了一个女婴,王妃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晔王。晔王跪爬在王妃的床前,以泪洗面,久久不愿离去。



    晔王妃在离世前,生下了婉柔郡主,这消息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这是他最不想听到的消息了。晔王是他最好的兄弟,他不愿相信他最好兄弟的女儿,会是将来覆灭樊朝的灾星。虽然萨坤法师一再劝解他,早点斩杀灾星,方可保我大樊朝百年基业,但是他下不去手,一直作罢。



    时光荏苒,婉柔五岁了。虽然晔王无法忘怀,是婉柔的降生,导致了王妃的离世,但是婉柔相当可爱,经常逗得他满心欢喜。时间会冲谈一切悲伤的记忆,更何况,婉柔长得特别像她的母亲。



    一年一度的樊朝新年庆典到了,皇城家家张灯结彩,好不热闹。常年在外的王爷们,也都来到了皇城共襄盛举。皇家的庆典,格外的辉煌,皇帝鲁珏坐在最上方的龙椅上,皇后姬氏在一旁,右下方分别是晔王、勋王、貉王、殇王,左下方分别是阜王、弘王、兹王、祈王。



    各位亲王都带着各自的郡主和王子们,太子鲁芸珏,独坐在他父皇的左手一侧。大家杯盏交错,有说不完的话。突然,婉柔郡主的一句话,让大家都静了下来。“爹爹,上面叔叔坐的椅子舒服吗?我也想做。”



    婉柔郡主被突然的安静吓怕了,向她的父亲怀里蜷缩着。殇王质问晔王道:“二哥,难道你想谋反?”“五弟,童言无忌,童言无忌,你二哥我怎么可能谋反呢?”晔王忙答道。



    “最好如此,不然,我们其他七兄弟是不会放过你的。”殇王恶狠狠的说道。



    “五弟,童言而已,别太认真,我们是一家人,别说谋反什么的,哪天老二想要这皇位,我拱手相让便是。”鲁珏开玩笑道。



    “王弟不敢,王弟不敢。”晔王惊恐的跪拜在地上。



    “老二,快快起来,你这搞得仿佛我这大哥欺负你一样。”鲁珏连忙下来搀扶晔王起来。



    酒过三巡,都喝的差不多了,几位亲王都喝的快站不起来了。



    婉柔郡主看见芸珏太子,一脸不高兴的离开了宴席,便紧跟身后,和他玩起了duomaomao。



    小孩子都没有心事,芸珏向婉柔哭诉,自己的母后被现在的皇后设计毒死,自己却无能为力,每天要与仇人相见,痛苦不已。



    “芸珏哥哥,那你怎样才会不难过呢?”婉柔问道。



    “杀了她,让她永远从我的眼前消失。”芸珏恶狠狠的说道。



    婉柔被他的眼神吓住了。一会儿才说,“芸珏哥哥,你可以找曹略弥公公帮忙,他可是你母后生前最疼爱的公公了。”



    “哦!对啊!你不说我都忘了,还有曹公公呢!”芸珏欣喜地说道。



    “婉柔妹妹,今晚的事,你可不能告诉别人啊!我们拉勾勾。”芸珏伸出右手小拇指。



    “嗯”婉柔应到。



    过了几天,皇后突然离世,经查实,是一宫中太监谋财害命。曹公公只是手下一名太监,给皇后下了剧毒,不治身亡。



    婉柔和曹公公,都十分得芸珏母亲的喜爱,所以他俩便关系相当亲密。



    自从上次庆典,婉柔郡主无法忘怀父亲那惊恐的眼神,他不要再看到父亲那样。她唯有把那高高在上的人,拽下来,父亲才不会那么惊恐。



    于是,一个想法在十岁的婉柔郡主心里生了根:这至尊皇权,为何不能是我婉柔郡主。



    晔王自从上次庆典后,不再临朝,告病在家,远离政治风暴的中心。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宝贝女儿已经变了,她变得目光坚韧,一辈子只为那一个目标而活,纵使牺牲她的全部也要达到。



    大樊朝日渐衰微,连临近的小国都来欺负它。边关战事不断,这对于婉柔郡主是件好事,她可以厉兵秣马,伺机待发。



    生死阁阁主,正是婉柔郡主,天下生死,任她一人说了算,这样的权力,让她如痴如狂,也为她最后的孤家寡人,埋下了伏笔。文学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