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桥痕珏冥冢 第一百九十八章 子不以父傲

    方豢,幻界七星七子,是幻界英灵殿内最年幼的一名灵尊行者。



    芸珏深知被那老翁摆了一道,便仰天长啸,老东西,有种来啊!别天天玩这些阴的。



    老翁出现在了天上,告诫芸珏,大事未成,他仍需回到大兖朝,继续磨练。说罢便消失了,芸珏昏迷了过去。



    醒来后的芸珏,躺在雪舞的床上,看着美人如此迷人,胆肥的他吻了过去。



    醒来后的雪舞,一脚把他踹下了床,对他怒骂起来,声称要杀了他。原来他俩此时关系还没那么好,彼此还处于敌对的关系。



    这下就尴尬了,芸珏又被这大小姐给囚禁了起来。但是,再次回到大兖朝的芸珏,心里乐开了花,呼吸着熟悉的空气,让他感觉自己确实是活着。



    四处留情的芸珏,怎会被一个小丫头困住。他逃离了丞相府,仗剑江湖,来到了云顶山庄。



    “云顶山庄,就是这么对待远方来的客人?”峨眉师太抱怨道。



    “师太,不知本庄主何处做的不好,得罪了您呢?”云顶山庄庄主候扶基问道。



    “你的徒弟,搞了我的徒弟,你说是谁的不对?”师太怒斥道。



    “什么?是谁?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候扶基惊讶道。



    “就是你的关门大弟子诸葛芸珏,放他出来,我要砍了他。”师太说道。



    “不可能,他不可能作出如此下贱之事。”候扶基解释道。



    “人面兽心,有什么不可能的。混悬长老,你是不是很早就想搞我了?”师太看着一旁对她一直流口水的混悬长老问道。



    “怎么可能,我是武林正派。”长老擦了擦口水,连忙解释道。



    “师傅,我与雪舞师姐是真心相爱的,是她让我进去,我才进去的。”芸珏站出来解释道。



    “逆徒啊!看为师如何收拾你!”庄主气愤的说道。



    “师傅,我们是真心相爱的,你就成全我们吧!”雪舞跪在地上对师太央求道。



    “成全你们?不可能,当初我的师傅都没成全我。”师太拒绝道。



    “师徒情分,恩断义绝。”雪舞和芸珏异口同声说道。



    然后,二人挥剑自刎,血洒云顶山庄。



    二十年后,庄主困禁了峨眉派的大师姐肤若十年,只为报当年痛失爱徒之耻。



    芸珏仗剑来到了云顶山庄,就是为了救出肤若,杀了那个庄主老变态。



    一年一度的云顶比武大会到了,天下各门各派都派出了最得意的弟子,云聚云顶山庄,拔得头筹,统领武林。



    芸珏在来路上,杀了恶贯满盈的七觞派大师兄镀铬,代替他上了云顶山庄。



    峨眉派新任大师姐雪舞技压群雄,和芸珏来到了最后一个回合。



    突然,当年的两个怨侣的魂魄,跑进了他俩的身体里了。



    比赛还没开始,就结束了,平局。他俩吻在了一起,任谁都拉不开。一旁的各位老人都很欣慰,二十年前,那一对没有在一起,这一对成了,也算是对当年的弥补吧!



    缠绵中的芸珏,完全忘了为什么要来山庄,所为何事了。



    但是,很快雪舞恢复了神智,踹开了芸珏。这一踹,把芸珏责踹醒了,他入夜,潜入山庄密道,找到了被囚禁的肤若。



    当芸珏想要带她走时,她拒绝了,她要留下来,享受这公主般的待遇。



    外人眼中,庄主是个变态,喜欢囚禁younu。但是庄主只是为了弥补丧失younu的悲伤而已,何况庄主对肤若疼惜如子,百般怜爱,更让她不舍得离开。



    别呀!我千里迢迢,来这极寒之地,就是为了救你出苦海,你跟我说,你很爽,不愿意走。



    好吧!芸珏说不过她,独自一人,灰溜溜的回去了。芸珏走的倒是挺干脆,但是雪舞不答应了,跟在他的身后,一路追杀,要让他还她清白。



    这亲都亲了,还能怎么办?芸珏只能一路躲闪,别无他法。



    这欢喜冤家,误中敲山王的陷阱,被手下押回了山寨。敲山王垂涎于雪舞的美色,想要据为己有。



    这时芸珏不答应了,他不忍一朵小花插在牛粪上。“大王,她身上有病,你要是和她结婚,必活不过半年!”芸珏对大王规劝道。



    “你才有病,你全家都有病!”雪舞对芸珏怒斥道。



    “你这傻瓜,不这样骗他,我们怎么出去?”芸珏无语道。



    “你们都别想走!”敲山王怒喝道。



    婚礼如期举行,芸珏当了伴郎。正当大王要和雪舞拜堂时,山外有人要砸场子,要杀了他敲山王。



    敲山王那暴脾气,带着一众小兵,赶上那人跟前。只见那人,一人一马,手握一根大铁棒,头戴紫金宝冠,好不威风。



    不由敲山王分说,那人一个铁棒砸下,地裂山崩,所有小兵和敲山王都殒命了。



    雪舞和芸珏被救了出来,他二人经此一役,感情好了不少,对彼此都有了好感。



    芸珏想要感谢那人,只见那人凭空消失了,让他俩吓了个厉害。



    芸珏御剑带着雪舞,回了峨眉山庄,准备向师太求亲,然后她答应芸珏和雪舞的婚事。



    到了峨眉发现,师太殒命了,雪舞继任师太,芸珏也就不可能和雪舞在一起了。峨眉自古有规定,师太终生不得婚配。



    芸珏与雪舞挥泪告别,踏上了拯救肤若的道路。



    芸珏不由肤若反对,强把她救出了云顶山庄。庄主下令,全天下捉拿芸珏,势要把肤若带回来。



    芸珏和肤若不知逃了多久,也不知逃了多远,来到了云尘客栈。



    俩人要了一间客房,芸珏睡地上,肤若睡在床上。入夜,二人睡的正香,房外脚步声越来越近,越来越多。



    定是追杀他们的人,他们放下刀剑,举高双手,开门投降。来人看他们这么配合,有点惊讶,便不着急走了,吃一顿再说。



    飞云和浮尘赶忙招呼着这一大帮子人,芸珏和肤若被绑了起来,动弹不得。



    “老板,你们客栈这酒怎么有点晕啊?”一帮子人都晕了过去。



    飞云和浮尘帮他俩解了绑,放他们走了。芸珏和肤若正惊讶,路见不平,这拔刀相助也太频繁了吧?云尘客栈消失了,全都消失了。



    “别呀!这样真心没意思了,我不和这挂比一起走了。”肤若吐槽道。



    “你好歹让他,打通个任督二脉,武功直冲天际,打败了追杀我们的人。你这样,一次又一次让他前世穿越过来,帮他,真心没意思了。”肤若继续吐槽道。



    没等肤若继续说,一老翁从天而降,硕大无比的身材,直接砸死了肤若。这下有意思了,我的cp死了。



    “芸珏上仙,还跟这个npc聊个什么劲?快去大兖朝,朝廷需要你。”老翁对芸珏劝解道。



    “别呀!我四处留情,还没留过瘾呢!我不着急去那深如海的官场打拼,还是江湖有意思。”芸珏吐槽道。



    “那可由不得你,去吧!”老翁拂尘一挥,芸珏成了大兖朝的九品芝麻官荤瑟。



    一入官场深似海,从此江湖兄弟是路人。荤瑟的官场生涯如何呢?会遇到红颜知己吗?会被他的万世仇敌大将军奎煞百般刁难吗?



    “芸珏,别跑,这次让我逮到你,非扒了你的皮不可。”阿福喘着粗气向前方不远处,一个向他做鬼脸的孩童叫骂道。



    “来抓我啊!胖猪,你的钱包在我这儿呢!”芸珏摇晃着刚从阿福那儿偷来的钱包说道。



    当芸珏转身想继续逃跑,突然和一个女孩,撞了个满怀。“是哪个不长眼的,敢撞你珏爷我。”芸珏捂着疼痛的屁股叫骂道。



    此时,阿福已经到了芸珏跟前,一只手把他拎了起来。“没想到吧!你个小兔崽子,还是没有跑出我的五指山吧!”阿福对芸珏讥笑道。



    “是哪个不长眼的,把我们家雪舞姑娘碰倒的,是不是你?是不是你?”大管家米勒对四周的人叫嚷道。



    “是这个肥猪,是他,就是他。”阿福不知所措的被芸珏指着说道。



    “打,给我往死里打!”大管家吩咐下人指着阿福恶狠狠的说道。



    “大人,小人冤枉啊!是那个小崽子撞倒的,不是小人。”阿福边被打边央求道。



    “呦!这年龄不大,冤枉人的本事可不小啊!”雪舞一个飞身,抓住了想要开溜的芸珏肩膀。



    “哎呦!大小姐手下留情,小人再也不敢了。”芸珏非常痛苦的叫道。



    “不可能,米勒,把那个人放了,把这个坏小子带回府里,我要和他好好玩玩。”雪舞命令米勒道。



    “小兄弟,你会喜欢的。”米勒拍了拍芸珏的肩膀哈哈大笑道。



    就这样,芸珏被两个粗壮大汉架到了丞相府里。雪舞是大兖朝丞相曹略弥的独女,视为掌上明珠,呵护有加,各种武功都多少传授与她。身在皇宫里的小皇帝珏茗,听闻丞相之女雪舞,惊为天人,多少个日夜都想与之一见。



    是夜,芸珏靠着自己的看家本事,偷了房门钥匙,准备跳墙开溜。



    怎料,刚要从墙里跳出,就和想跳进墙里的珏茗撞在了一起。俩人都掉在了墙里地上,声音太大,惊动了府里守卫。因此,俩人都被逮了起来,关在了房里。



    “你怎么会被关在这里的?“珏茗好奇的向芸珏问道。



    “还不是丞相的疯女儿,仗势欺人,横行跋扈。”芸珏愤愤的说道。



    “不可能吧?世人都传,丞相之女,惊为天人,肤若凝脂,美丽动人。”珏茗疑惑的问道。



    “嗯!确实美的挺冻人的,我冷的要死。”芸珏勉强应道。



    “小坏蛋,本姑娘冻不冻人,我不知道,不过一会儿,你一定会非常冻人的。”雪舞猛的推开房门对芸珏诡异的笑道。



    丞相府内养了很多江湖术士,一个要炼制丹药,非童子之血喂养巨蟒不可。于是,雪舞便把芸珏废物利用了,帮那位术士炼制丹药。



    巨蟒喜湿凉,于是雪舞把芸珏放在寒冰床上,把术士的巨蟒放出,让它侵蚀芸珏的血肉。



    “小魔女,我珏爷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倘若我此次侥幸活了下来,一定要娶你,让你一辈子都要服侍与我。”芸珏躺在寒冰床上,挣扎着锁链向门外的雪舞嚷道。



    “好!我等着,现在还是想着怎么活下来吧!”雪舞在门外笑道。



    只见那巨蟒慢慢的向冰床靠近,张开血盆大口,想要一口吃掉芸珏。说时迟,那时快,芸珏用手里的小玩意,把锁链解开,急忙飞身躲开了巨蟒的致命一击。



    芸珏和巨蟒缠斗多时,体力有点不支了,心想不快点解决这怪物,不被吃掉,要被累死了。计上心头,芸珏抱住巨蟒腹部,将那小玩意,刺向巨蟒七寸处,捅了个透心凉。芸珏用尽了最后一点力气,无力的躺在了地上。只见那巨蟒七寸处,淌露出一块莽原,闪着耀眼的光芒。



    正好芸珏饥饿的厉害,别把那莽原,不加清洗的一股脑的吞了下去。芸珏感到好饱,腹中撑的要死,仿佛要炸开了一样。



    房门外,雪舞听到室内芸珏的撕心裂肺的嚎叫,本以为,大功告成,开门将巨蟒收复。谁知,只见硕大的巨蟒躺在了地上,只留芸珏一人在地上疼痛的上下翻飞。“那小子难不成吃了莽原?快把他给抓住!快!”一旁的术士惊恐的大叫道。



    此时的芸珏吸食了莽原,突然增加了六十年的功力,这些不禁打的守卫,又哪是他的对手。只见芸珏一个飞身,一个守卫被踹飞好远,余下的守卫都不敢向前一步。一时增加了这么多功力,芸珏深感胸部涨热难耐,发狂似的往远处飞奔,一直到了湖边,一个猛子扎了进去,方才消停。



    是日,芸珏在湖边醒来,发现自己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他只是扶地起身,就感觉自己身轻如燕。他回忆起了昨晚的种种,仿佛是那么不真实。于是,他往湖边的一棵树,重重的一掌劈去。让他惊讶的是,何止他劈的那棵树,那棵树后的一排树都应声baozha。



    雪舞正生气芸珏的丢失,少了一个玩物,正准备要把珏茗活活打死,却被他的父亲拦了下来。“雪舞,不可,那可是当朝皇上,不可造次,还不快快为皇上松绑。”丞相斥责他的女儿道。



    “他又没跟我说,他是皇上,我不松绑,爱松你松。”雪舞撅着嘴,生气的扔下皮鞭向她的父亲埋怨道。



    “皇上别介意,我家小女被我惯坏了,我来为您松绑,希望皇上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小女一般见识。”丞相连忙跑过来为皇上解了绳索。



    昨晚的那个术士连夜将巨蟒不幸殒命,莽原被他人所吸食的全过程告诉了大将军奎煞。奎煞气的不行,一手把那术士脖子拧断,吩咐手下,不惜一切代价,誓要找到那个男孩。



    芸珏心里犯嘀咕,心想自己肯定不能过回以前的生活了。他怕偷别人钱包,别人追赶他,他一个不小心把那个追赶他的人一掌劈死了。正当他在林海里犯嘀咕,不知前路在哪时。突然,不远处的山洞里,传来一个声音:小兄弟,快进来。他反正强功护体,天不怕地不怕,进去一探个究竟。



    芸珏越往山洞深处走去,显得越加神秘,洞深处一盏烛火忽明忽暗。走到跟前,芸珏发现一个老翁盘坐在蒲团上打坐,嘴里咕囔着他听不懂的话。芸珏发现老翁不搭理他,便开始玩起了老翁的胡子和头发。“玩够了吗?我未来的大兖朝丞相诸葛芸珏。”老翁轻声问道。



    芸珏被老翁突然的说话,吓了一跳,后退了几步。“老头,你会说话啊!我还以为你是个哑巴呢?不过,你说我未来是丞相,搞笑呢吧?我一市井无赖扒手,好不逍遥自在,我才不愿去做那忙的要死的丞相呢!”芸珏打趣道。



    “小兄弟,这是天命,你不能违抗。正如你突然获得了六十年的功力一样,你有办法不去接受吗?”老翁追问道。



    “老小子,你是怎么知道我突然获得功力的,难不成你是神仙?”芸珏疑惑的问道。



    “这都是天命,朝廷一直和江湖水火不融,你的到来,就是为了朝廷和江湖的那未来的百年和平。”老翁说罢,消失了。



    “老小子,别走啊!你说清楚啊!”芸珏四处找寻老翁说道。



    “小伙子,好自为之!”山洞不见了,林海也不见了。



    芸珏来不及弄明白发生了什么,就看见前方一群山贼正在劫掠。



    “都给我住手,你们这帮禽兽!”芸珏幻化出一把君子剑,将剑尖指向那一群山贼斥道。



    “呦呵!这大兖朝不怕死的就是多,掠玛把我们杀的英雄好汉册,拿出来,我看看这不知死活的东西是第几个?”山贼首领得意的向芸珏说道。



    “老大,三个。”掠玛大声的说道。



    “你是我老大,不是跟你说了吗?一百多个,一百多个,记住了吗?”山贼首领拧着掠玛的耳朵小声说道。



    “一百多个,一百多个。”掠玛捂着红彤彤的耳朵,不停的强调着。



    “好了!别打肿脸,充胖子了,看见你旁边的树了吗?”芸珏复活山贼首领说道。



    “怎么了?你要在那棵树上吊死?”首领哈哈大笑道。



    言尽于此,子不以父傲,父却以子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