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困于方寸之中 第一百零九章 妖后薇妮安

    付桓旌无意之中得到了一份天大的气运机缘,却无法pojie金钗琉璃镜的仙法屏障,难以取出它里面满满一国的气运灵力。



    百思不得其解的付桓旌,自然在万般不愿的情况之下,只得找寻“laojiang湖”师傅铁浮屠,询问他pojie之法。



    铁浮屠只给付桓旌撂下“前言不搭后语”的六个字,便云游幻界去了。



    愚笨无知的付桓旌,眼看师傅有意刁难自己,便利用天机石,继续从剑帝皇者秦笃涯的历险中,找寻一下pojie之法。



    耶律铭虽然魂元惨遭剑圣独孤傲剑破,但是他毕竟是魔界至尊,还是仍有较大希望重聚魂元,复原真身的。



    反观如龙神qiang,被那气吞山河的强大剑气,击碎的连残渣都不剩余一星半点,神兵实属难以重铸。只得qiang魂转生妖界女子体内,吸噬妖女千年妖界修为,方可重铸神兵。



    拥有千年修为的妖界绝色女子,非一代妖后薇妮安莫属。



    在这个人界、仙界,魔界、神界、鬼界、灵界,六界统治的世界内,妖界是魔界的从属界,是没有任何社会地位的。



    如龙qiang魂已转生于薇妮安的体内,耶律铭也已经收集破碎魂元多时,只差最后一块魂元碎片了。



    一日,妖后薇妮安外出游玩,路遇一位神界中人,便厮杀打斗了起来。



    “上神,为何如此苦苦相逼,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了吗?”妖后薇妮安边打边问道。



    “自是没有,你这妖后的千年修为,若为我所用。我就有资格,在神界内开宗立派了。”无量天尊说道。



    “那就是没得商量喽!”妖后薇妮安说道。



    “绝对没有,无量无我!”无量天尊幻化成无数把利剑,向妖后薇妮安刺杀过去嘶吼道。



    还好那妖后薇妮安qiang魂附体,及时全身周围生成了一层强大的法力屏障,保护住了她的肉身和魂元。



    “挺大个老爷们,光天化日之下,竟欺负一名弱女子,知不知羞?”魔界至尊耶律铭,提支银qiang便对无量天尊大吼道。



    “难不成,又来了个送死的,来增添本神尊的修为道行?”无量天尊笑道。



    “小心!”妖后薇妮安看见无量天尊假身在前,真身在后,利剑已至耶律铭身后,对其提醒道。



    耶律铭自然qiang挑了一个假身的无量天尊,妖后薇妮安为救魔界至尊耶律铭,被那无量天尊的轩铭神剑重创后,昏死了过去。



    “谢了,老哥!”耶律铭看见妖后薇妮安昏死过去,对一旁的无量天尊致谢道。



    “小老弟,说这话就见外多了,我与你的师傅刑鸣真君,知己难寻。如此推算来,你也算是我的半个徒弟了。我今日如此助你,理所应当,理所应当。”无量天尊轩铭神剑归鞘道。



    “那您就好人做到底,成全徒儿吧!”耶律铭见妖后薇妮安有了些许神志,便手提银qiang从背后偷袭了无量天尊说道。



    只需一qiang,便破那了无量天尊的魂元,他的肉身也就随风飘散了。



    “你没有事吧?”耶律铭假装好心的扶起妖后薇妮安担忧道。



    “无碍!休养几日,便可复原。”妖后薇妮安说道。



    只见那妖后薇妮安一个蛇遁,便带着耶律铭回到了自己的妖界王宫之中了。



    原来这妖后薇妮安,她的真身是一条千年的蟒蛇,那么耶律铭就有办法对付她了。



    五日后,妖后薇妮安带着耶律铭参观她的妖界王宫,对他疼爱不已。



    “你觉得我这王宫如何?”妖后薇妮安问道。



    “恢宏大气,一点儿也不像一名女子的王宫,倒像极了一位胸怀六界的帝王宫殿。”耶律铭回道。



    “说的一丁点儿也没有错,它确实曾经属于一名妖皇。不过那名妖皇过于怯懦,对魔尊唯唯诺诺。我看他不过,便将他吞咬入腹了。”妖后薇妮安云淡风轻的说道。



    “莫非妖后有心打败魔尊,一统魔界,正我妖界威名!”耶律铭猜测性的问道。



    “本妖后正有此意,不知你可愿助我?”妖后薇妮安问道。



    “属下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耶律铭回道。



    “可是我们师出无名啊!如何找个借口,攻打魔界呢?”妖后薇妮安无奈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不如妖后状告魔尊,贪恋自己的美色,私自偷盗了自己的魂巾魄裳。如此一来,我们妖界攻打魔界,便师出有名了。”耶律铭提议道。



    “再状告他偷取了我的九幽锁云甲,谁让他整日对我的妖界至宝如此上心。”妖后薇妮安说道。



    “如此甚好!盗取妖界至宝,到时必定群妖跟随,定要向那魔尊讨要个说法不可!”耶律铭附和道。



    “为何你对攻打魔界的魔尊,如此上心,他曾残忍的杀害了你的至亲不成?”妖后薇妮安狐疑道。



    “不曾有过,只是属下看不惯,那魔尊一天天高高在上,嚣张跋扈的样子罢了。”耶律铭回道。



    “哦!原来如此,你稍作调整,明日我们便率领妖族大军,前去攻打魔界。”妖后薇妮安让耶律铭退下,身体似有不适的说道。



    眼见妖后脸色惨白,耶律铭便暗中跟随身后,伺机而动。



    原来今晚血月凌空,妖后的真身巨蟒,需蜕皮重生。



    在一旁安静的看了半天的耶律铭,发现他魂元的最后一块碎片,竟就是那妖后薇妮安的魂元。



    得知此事后,耶律铭便不再偷看了,独自一人买醉去了。



    深夜,酩酊大醉的耶律铭泪流满面,手提银qiang,一qiang挑在了熟睡中的妖后薇妮安七寸之处。



    杀害妖后薇妮安,重聚魂元的耶律铭痛苦不已,想必这几日的相处,他早已爱上了她吧!



    没有了无情qiang,耶律铭,这自诩无情无义的魔尊,竟也动起了情爱之心。



    “想什么呢?小老弟,还想不想让魔界千万幽冥qiang魄当灭神了?”如龙神qiang吸食妖后千年修为后,破体而出,对一旁神伤的耶律铭问道。



    “如龙神qiang,你不是被那九霄惊魂剑毁了吗?”耶律铭大惊失色的问道。



    “你还好意思说我,那你不也曾魂元尽毁。如今,你不也重聚魂元活了过来嘛!”如龙神qiang大笑道。



    耶律铭手提如龙神qiang,人qiang再次合体,这六界之内,看来又要有一场血雨腥风了。



    重生过来的耶律铭,目标明确,一定要去那人界一趟,好好教训一下刀意中人秦笃涯。毕竟往日他秦笃涯曾刀劈魔界九妖塔,还让他耶律铭的魂元破裂过一次。然后,他的魂元再次被剑圣独孤傲,一剑破之,也与那人界刀意中人秦笃涯逃脱不了关系。



    刀意强者秦笃涯重返人界后,继续招兵买马,积攒力量,用以对抗庆帝的王朝大军。



    “大单于!以您如今的兵力,莫说是对抗庆帝的王朝大军,就算是一统六界,也未尝不可啊!”匈奴左贤王耶鲁朗大笑道。



    “我的兄弟,人一定要学会知足,我一生所愿,只为带领那匈奴十万亡灵铁甲军还乡罢了。”现已身居匈奴大单于高位的秦笃涯说道。



    “大单于!你不去那剑道仙界,寻你的林雪舞姑娘了吗?”左贤王耶鲁朗问道。



    “谁与你说的,我要去寻她,她又与我何干?”秦笃涯一副无所谓的谈笑风生道。



    “伪君子!不知道是谁,昨晚睡梦中呼喊了人家雪舞姑娘,五百二十一次?”左贤王耶鲁朗笑问道。



    “好小子,晚上不好好睡觉,喜好探听人家梦话是吧!”秦笃涯对耶鲁朗拳打脚踢嬉闹道。



    “启禀大单于!门外有人自称是,大单于您的旧相识,想与您一见。”一名匈奴守卫匆忙来报道。



    “旧相识?耶鲁朗,把本单于的血饮殇刀拿来,我倒要去会一会这个所谓的旧相识。”秦笃涯对耶鲁朗吩咐道。



    “刀意强者秦笃涯,好久不见啊!”耶律铭手提如龙神qiang凌空说道。



    “唉!我道是哪位旧相识,原来是魔界至尊耶律铭啊!你真的是一只,永远都打不死的小强。往日我的血饮殇刀,一刀劈碎了魔界九妖塔,曾劈裂了你的魂元。前些时候,剑气长城的剑圣独孤傲前辈,再次剑破你的魂元。可事到如今,你竟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我面前。我是发自内心的佩服你的自愈能力之强大。”秦笃涯说道。



    “甭跟我废话啦!看见我手中的如龙神qiang了吗?这会是你,最后一次看见它了,受死吧!”耶律铭提qiang刺向秦笃涯咆哮道。



    如今人界的刀意强者秦笃涯,刀意跻身十三界,已达刀意的巅峰,比肩昔日的刀意始祖邪刀皇。反观他魔界至尊耶律铭,qiang法历经两次神元重聚,已是魔界qiang神,魔尊化身。



    因此,这二人的巅峰对决,无需大战几百回合。一战便高下立判了,魔界毕竟高他人界一等,秦笃涯大败而归。



    qiang神灭世,在人界的庙堂与江湖之间,传扬开来,众人纷纷闻风丧胆。



    qiang神耶律铭,所过之处,无一活物。



    不下三月时间,偌大的人界,竟无他秦笃涯藏匿之所。



    于是,秦笃涯御刀飞行,心不甘情不愿的来到了仙界渡口。他跪地请求女剑仙林雪舞,助他一臂之力,去挽救人界的生灵免遭横祸。



    “哎呦喂!这不是那人界刀意强者秦笃涯吗?来我剑道仙界,不知有何贵干啊?”女剑仙林雪舞边嗑咬着瓜子边问道。



    “对不起,我来错地方了。”秦笃涯说道。



    “来错地方?那好吧!你若无事,我便告辞了。”女剑仙林雪舞拍了拍身上的瓜子壳,假意背身告辞道。



    “别走!我实话实说还不行嘛!我们人界惨遭qiang神耶律铭灭世灾祸,需要你给予援手。你就是说你帮不帮忙吧?”秦笃涯理直气壮的问道。



    “哦!人界原来都是这样鼻子朝天,求人帮忙的。不去!没空!再见!”女剑仙林雪舞,对秦笃涯冷嘲热讽道。



    说罢!剑道女仙林雪舞消失于秦笃涯的眼前,独留他一人尴尬不已。



    “哈哈!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这就是你们剑道仙界所谓的待客之道嘛?竟如此小气抠门,连杯清茶淡水,都拿不出来吗?”秦笃涯对着空气发泄满腹牢骚道。



    突然,血饮殇刀,脱鞘而出。



    “刀剑涯舞”



    刀意强者秦笃涯眼见,人界世上的无数生灵正在遭受着灾祸,便不忍离去这仙界渡口。



    可是,她剑道女仙林雪舞,却不为所动。已经消失多日,不曾现身,与他秦笃涯见上一面。



    不知过了多久,跪地苦苦恳求多日的秦笃涯,竟嗓子都嘶哑了,力竭倒地昏死了过去。



    在梦境中,秦笃涯偶遇到了轩辕大帝,那个人界先祖。



    “呦呵!这位少侠,你的背后可是一把好刀啊!”轩辕大帝弹了弹秦笃涯背后的血饮殇刀赞叹不已道。



    “老爷爷,好眼力啊!不知晚辈该,如何称呼您呢?”秦笃涯问道。



    “轩辕大帝,便是在下,不知你可曾听闻?”轩辕大帝挺直腰杆手捋胡须说道。



    “不曾!打扰啦!再见!”秦笃涯背身作别道。



    “别呀!这位少侠,且听我娓娓道来。”轩辕大帝拉扯住想要走的秦笃涯说道。



    “那可要从千年前说起啦!当时的人界生灵稀少厉害,竟不足十个物种。人类便是其中之一,处于最低的社会地位,备受其他物种的百般欺辱。当时九幽通天蟒,便是人界最强的存在。只不过,天降离渊三叉戟,于凤凰山的顶部。就在此时,轩辕大帝我,受到了那离渊三叉戟的召唤,便和几位小伙伴们组队前往那凤凰山寻宝。”轩辕大帝抬手饮了一口美酒说道。



    “老爷爷,您能不能长话短说呀?我可提醒您,现在的人界,分分钟,就会消亡几千鲜活性命。”秦笃涯不耐烦抱怨道。



    “好吧!少侠,那我就言简意赅一下。轩辕大帝我的第一难,竟偶遇到了那凶猛异常的虚像神雕,甚是棘手…………”轩辕大帝叙说道。



    “老爷爷,我受不了啦!您的语速,竟比那乌龟爬行还要缓慢。天机石何在?”秦笃涯大喊道。



    轩辕大帝怀中的一块五caibao石,应声飞身到了秦笃涯的手中。



    随后,秦笃涯驱动血饮殇刀内的殇煞之气,开启了天机石的封印,投射出了当年轩辕大帝的那些陈年往事影像。



    “虚像神雕!速速让开,我等奉天命,前往那凤凰山,取那离渊三叉戟,斩杀九幽通天蟒,造福人界的一众生灵。”轩辕大帝的小老弟轩铭剑客仗剑叫嚣道。



    “造福生灵?可笑至极!这人界初创,自然是弱肉强食,适者生存。”虚像神雕拍打着翅膀讥笑道。



    “大哥,还和它这畜牲理论什么,一刀砍杀了它便是!”轩辕大帝的二弟鸣宗老祖执刀叫嚷道。



    “二弟,不可胡言!我们…………”轩辕大帝回身规劝道。



    轩辕大帝话音未落,鸣宗老祖便一刀结果了那只爱说教的虚像神雕。



    “我们继续赶路吧!”鸣宗老祖人狠话不多道。



    “你们继续赶路吧!反正我是不走了,你们俩都那么厉害,你们自已去吧!”轩辕大帝赌气的一屁股瘫坐在地上说道。



    “别呀!大哥,我们就是来给你打下手的。拂尘道人曾说过,那离渊三叉戟,只有你才能拔出来。”轩铭剑客踢打着鸣宗老祖的屁股,替轩辕大帝找回了些许面子说道。



    “那我可说好了,前面无论遇到何种妖魔鬼怪,你们都要站在我的身后,听我指挥安排!”轩辕大帝拍了拍屁股上的尘土,对二人说道。



    “知道啦!自然是大哥说什么,便是什么。走吧!”鸣宗老祖应允道。



    一行兄弟三人,沿着悬崖峭壁,很快来到了妖界洞府。



    “二位贤弟,你们都别动,放着我来!”轩辕大帝见眼前出现了几位绝色美人,对身旁的两位小老弟命令道。



    “真好吃,饿坏我啦!这一路上,饿死个人啦!”二位小老弟不贪女色,只顾填满空腹为上,齐声说道。



    与此同时,轩辕大帝哭了,哭的石破天惊,感人肺腑,让人心痛不已。



    眼前的几位绝色佳人,霎那间,竟被他轩辕大帝的二位贤弟狼吞虎咽,啃咬的只剩下白骨一堆了。



    “大哥,你为何如此伤心难过啊?”鸣宗老祖打了个饱嗝,对轩辕大帝疑惑不解的问道。



    “一群畜生啊!滚,滚,滚!别再让我看见你们,滚开啊!”轩辕大帝掩面垂泪,挥手撵赶着二位贤弟嘶吼道。



    “对啊!她们就是一群畜牲啊!那么,大哥他为何要驱赶我们二人离开呢?”轩铭剑客对一旁委屈万分的鸣宗老祖十分诧异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你也知道,我就知道吃。谁知道大哥他见了女色,心里在想些什么。”鸣宗老祖拍了拍鼓起的肚皮憨傻的笑道。



    “你们去吧!我独身一人回家还不行吗?”轩辕大帝泪流满面的跪在地上,恳求二位贤弟说道。



    “别呀!大哥,你心里有什么苦,就大声的说出来,说破无毒!”轩铭剑客劝慰道。



    随后,轩铭剑客帮轩辕大帝拭去了眼角泪水,心疼万分。



    “对呀!大哥,有苦就大声喊出来。你看看,三弟我,一饿了便仰天长啸,然后就更加饿了。嘿嘿!”鸣宗老祖憨笑道。



    “二位贤弟,你们可真让我无可奈何,服了你俩了。好吧!我们继续赶路。”轩辕大帝面露笑意道。



    这第三难,便是那魔界的百万魔罗挡路,凶险万分。



    “我鞋里有颗石子硌脚,二位贤弟你们先上吧!”见前方有魔罗大军挡路,轩辕大帝驻足下来,躬腰脱鞋推让道。



    “别呀!大哥,这一遇到如此强劲的对手,你咋就会装怂了。刚才遇到绝色美人,你咋就第一个先上了呢?”鸣宗老祖不解的问道。



    “对呀!大哥,你别老这样,这样很不合适。以后若是被他人传说出去,你会很丢人的。”轩铭剑客附和道。



    “二位贤弟,你们站着说话不腰疼是吧?你们瞅瞅,百万魔罗挡路,还打个锤子,脚底抹油开溜吧!”轩辕大帝瑟瑟发抖道。



    过了一会儿,二位贤弟被魔罗首领生擒,轩辕大帝自己也马上要死于,那九幽大帝的九幽灵泉戟之下了。



    “戟来!”



    谁料,轩辕大帝大喊一声后,离渊三叉戟,破山而出,飞向他的右手而来。



    刚才还怕的要死的轩辕大帝,手握离渊三叉戟,瞬间幻化成了近百米高的巨神。



    接下来,当然是轩辕大帝打扫战场的时间,只见那九幽大帝被他轩辕大帝各种戏耍,最终被他一脚踢踹到了幽冥鬼界去了。



    那余下的百万魔罗,更是惨不忍睹,被各种欺负。一会儿,轩辕大帝举臂砸下,死伤无数。一会儿,轩辕大帝腾空而起,背向大地,重重的落下,又死伤无数。被轩辕大帝这样折磨,百万魔罗生不如死,痛苦不已。



    “大哥,这下舒爽了吧?”二位贤弟仍被囚于魔罗的铁笼之中问道。



    “舒爽万分,你们…………”轩辕大帝看到二人哀怨的眼神,便向前替二人解开了锁链致歉道。



    “如今这神兵离渊三叉戟,已经在大哥你的手里了,那么九幽通天蟒的死期将至啦!”轩铭剑客说道。



    “死期将至?说的是你们三人自己吧!”九幽通天蟒遮天蔽日而来怒吼道。



    “大哥,我妈喊我回家吃饭,我们二位就先撤了,你自己好自珍重吧!”二位贤弟惊恐万分抱作一团仓皇逃离道。



    “哎!至亲兄弟都靠不住啊!还得我自己亲自动手,来吧!”轩辕大帝丝毫不惧,戟尖指天大喊道。



    突然,天机石能源不足,投射的影像消失了。



    “然后呢?”秦笃涯对酣睡过去的轩辕大帝大喊大叫道。



    “然后,那离渊三叉戟便被九幽通天蟒吞进腹中了,我也不知为何我会出现在此处,非要与你叙说这些远古时期的故事。”轩辕大帝惊醒过来,对秦笃涯说道。



    “感谢大帝指点!”目送轩辕大帝远去,仿佛明白了他话中有话的秦笃涯,满脸堆笑道。



    “有缘再见!”远处的轩辕大帝回首,对秦笃涯颇为满意的笑道。



    “喂!醒醒!别睡了,你搁这儿当你自己家呢?”林雪舞对秦笃涯怒斥道。



    “快!跟我走,很着急。”醒过来的秦笃涯一把拉着林雪舞的手,便跳下了仙界渡口说道。



    来到了人界的二人,看见满目疮痍的人界焦土,不再作那些无谓的争吵了。二人相互无言,唯有泪千行。



    “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涯哥哥,早知人界如此惨烈,当初我就不会拒绝帮你,更不会还跟你摆什么臭剑仙的架子了。”悔恨不已的林雪舞依偎在秦笃涯的怀中垂泪自责道。



    “雪舞妹妹,没有关系,过去的就让它们过去吧!我们最重要的是,把握当下,我们还能挽救人界的生灵。”秦笃涯抚摸着林雪舞一头秀发垂泪安慰道。



    “仍能挽救?如何挽救?”挣脱秦笃涯怀抱的林雪舞惊讶不已的问道。



    “刚才,我在梦境之中,那轩辕大帝已经暗示我了。我猜,我们只需要找到离渊三叉戟,引出九幽通天蟒,让那畜牲吞了qiang神耶律铭,便可拯救人界生灵了。”秦笃涯解释道。



    “还说自己是什么刀意强者,笨死你得了。我是那么暗示你的嘛?我是想让你手握血饮殇刀,配合着女剑仙林雪舞的翎雪剑气,使出组合技‘刀剑涯舞’的第二重。这次肯定比上次你,打败九幽大帝的那次,要厉害百倍。如此这般,一定能够击败qiang神耶律铭,救人界生灵于水深火热之中。”凭空出现的轩辕大帝,给了秦笃涯一个大大的脑瓜崩,气恼不已的解释道。



    “怪老头,那你为何向我叙说,那么多有关离渊三叉戟的故事?”秦笃涯不解的问道。



    “自然是逗你玩耍,要不然的话,你以为为何?”轩辕大帝大笑道。



    没等秦笃涯应答,轩辕大帝便消失于人前了。



    “果然是一个古怪的老头!涯哥哥,别理他了,我们赶快御剑飞行去那焚煞皇城,打败qiang神耶律铭吧!”林雪舞御剑飞行,对地上的秦笃涯说道。



    “雪舞妹妹,你不介意下回御剑飞行,把剑平放在贴着地面的地方吧?”秦笃涯尝试多次,仍然飞身上不去剑身说道。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竟然还在乎这些细节,你个铁废物,快上来!”林雪舞伸手把秦笃涯拉上剑身说道。



    二人御剑飞行,很快到了那焚煞皇城,见到了杀人如麻的qiang神耶律铭。



    “呦呵!二位旧相识,近来可好呀?”耶律铭手提如龙神qiang笑问道。



    “什么?你竟然…………”秦笃涯见到如龙神qiang所指之处,便是那轩辕大帝的头颅惊讶不已道。



    “没错!就是轩辕大帝,已经被我斩首了,谁让他到处多嘴多舌呢!”耶律铭用手擦了擦如龙神qiang,身上那轩辕大帝的鲜血,恶狠狠的说道。



    “可是,他是远古时期的一位上神,你是如何擒杀他的呢?”林雪舞很是纳闷的问道。



    “瞧见没?就是因为这支离渊三叉戟,我才有机会吞噬那九幽通天蟒千年的修为。然后利用天机石,把它的旧主人轩辕大帝斩首在你们的面前。”耶律铭炫耀的拿出离渊三叉戟说道。



    “哦!原来如此,那天机石是否告诉过你,九幽通天蟒曾吞食过离渊三叉戟?”秦笃涯胸有成竹的笑问道。



    “什么?竟有此事!”耶律铭大惊失色道。



    只见那狂风呼啸,耶律铭体内的数千年修为,转瞬间,化为了九幽通天蟒的形状,它想要吞食掉了耶律铭手中的离渊三叉戟。



    “涯哥哥,天赐良机,刀剑合壁!”林雪舞对秦笃涯大喊道。



    见qiang神耶律铭,转瞬间失却了数千年年的修为,秦笃涯配合着林雪舞使出了组合技“刀剑涯舞”的第二重。



    顿时,刀剑飞舞,qiang神耶律铭无力招架,败下阵来。



    “可恶!今日你们暗算于我,算你们技高一筹,待来日…………”qiang神耶律铭回过神来,手握天机石准备脚底抹油开溜道。



    “待来日又当如何呀?看你的魂元被破第四次吗?”轩辕大帝大笑道。



    突然,轩辕大帝出现在qiang神耶律铭身后,一把夺过他手中的离渊三叉戟,一戟便破裂了他qiang神耶律铭的魂元。



    “为何?为何受伤的总是我?”qiang神耶律铭仰天长叹道。



    qiang神耶律铭生平第一次垂泪,留下了无助的泪水,然后他的魂元消散不见了,他的肉身也焚成灰烬了。



    “可恶至极!你个糟老头子,坏滴很!你未免也,太爱出风头了吧!我们俩刀剑合璧,组合技和大招都使出来了。然后,你过来一招秒了他qiang神耶律铭,合适吗?”秦笃涯气急败坏,飞身向前,一把攥住轩辕大帝的脖颈处说道。



    “别!涯哥哥,人家好歹是一个远古大帝,面子还是要给的。”林雪舞连忙上前拉扯开秦笃涯劝慰道。



    “这位少侠,很是不服气吗?”轩辕大帝笑问道。



    “不服气,又当如何?”秦笃涯相当过分的把血饮殇刀抵在了轩辕大帝的脖颈处问道。



    “这位少侠,我劝你,做人要善良!”轩辕大帝对秦笃涯说道。



    可是,他秦笃涯不予理会,继续嚣张跋扈。怎料,轩辕大帝只是弹指间,便将那血饮殇刀焚为灰烬了。



    秦笃涯呆愣住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也不知该如何收场。



    “涯哥哥,我早就跟你说过了,那远古上神。咱们招惹不起,你死活不听,这下子满意了吧!”林雪舞在秦笃涯的一旁,搂他入怀安慰道。



    轩辕大帝的目的达到了,便手握天机石回到远古时期去了。



    接下来,对于手无寸铁的秦笃涯而言,该何去何从呢?



    再临人界的女剑仙林雪舞会一直陪在秦笃涯左右吗?



    还有那命苦久矣的魔界至尊耶律铭,他的魂元依次被秦笃涯刀破、被独孤傲剑破、被轩辕大帝戟破,他还能够第三次重聚魂元,卷土重来吗?



    “嘿嘿!这下子,你拿我没办法了吧!我血饮殇刀,已经被那轩辕大帝焚化为灰烬了,看你如何预告下一章节的标题?”血饮殇刀偷偷大笑道。



    突然间,林雪舞手中的翎雪剑,脱鞘而出,一剑破天!



    “刀归河洛”



    一番查阅之后,付桓旌恍然大悟,所谓的前言不搭后语,即为前不是后,后亦不是前,中庸之道也。



    付桓旌从金钗琉璃镜的上下两端,双手用力挤压它,使其变为了一面上下为镜面的金钗琉璃镜。



    顿时,金钗琉璃镜霞光映照屋顶,它的仙法屏障已然被破。



    花费不了多少时间,付桓旌便攫取了其中的一国气运福缘,将安雪晴的雪白尸骨炼化成了剑灵,封印在了自己的体内。



    如今的付桓旌,已经从幻界灵力最低等的兑灵,晋升为了灵力略高于兑灵的离灵。



    付桓旌缓步走出静心酒坊,想要让自己那快要发霉的一副灵体力骨,被这温暖的阳光好好晒上一晒。



    突然,酒坊对面的凤栖阁门口,聚满了一众人等,议论纷纷。



    哦!太可惜了,一个美貌的女子死了,这可太让人伤心了。



    要是一个丑陋难看的女子死了,也许她的人生原本就很失败,所以不是什么大事。



    但是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死了,实在是一个天大的悲剧。



    我知道,我是说,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就像是一个可爱无比的独角兽或者小妖精。她们十分珍贵而稀有,她们应该受到保护。



    付桓旌简单询问了一下四周的幻界衙役,知晓是一宗情杀案件。



    但是,案情却复杂多变的厉害,远远不止情郎杀害爱妾那般简单肤浅。



    付桓旌一一看过凤栖阁的其余风尘女子后,惊讶的发现她们个个貌美异常,如天人降世一般美好。



    惨死的那位貌美女子,是凤栖阁的花魁。虽然她的容颜已经被尽毁,但是她原先的容颜定然不凡。



    丁是丁,卯是卯,付桓旌身为一位幻界的江湖中人,原本是绝对不会掺和庙堂杂事的。



    但是这件惨案好巧不巧,发生在自家师傅酒坊的对门,令他不得不多事一番。



    在付桓旌暗中调查案件三天后,搜寻到了不少的蛛丝马迹,约莫算是捋清了整件惨案的前因后果。



    在付桓旌看来,凤栖阁内的多位貌美女子,如同一个个捕鼠陷阱一般无两,引得无数幻界男子意乱情迷甘心赴死。



    “然后呢?”暗侍浮屠问道。



    “然后徒儿应该严惩凶手,还那惨死女子一个公道。”付桓旌说道。



    “严惩凶手又能如何?那名惨死的女子能够重生过来不成?”暗侍浮屠笑道。



    “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纵使那名惨死女子的逝去是命中注定,但是这名仍然逍遥法外的凶徒必须要接受严惩。”付桓旌说道。



    “臭小子,难道你真当自己是天道主宰不成?可以决定一个不曾相识的陌生人死活吗?”暗侍浮屠大笑道。



    “师傅,莫非这个死局是您老人家设下的?”付桓旌狐疑道。



    “臭小子,愚蠢至极,这离灵的境界修为,你小子还不到那个资格。”暗侍浮屠将爱徒付桓旌的金钗琉璃镜收回道。



    没了一国气运福缘的付桓旌,修行境界从离灵跌落到了兑灵。暗侍浮屠隐去身影,前往混沌剑阁负剑吸收殇煞剑气去了。



    这件凤栖阁惨案,是他付桓旌必须要去pojie的劫难,事关他的修行大道前景。



    这件谜案,特定的时间,特定的地点,特定的杀人方式。



    随着付桓旌的深入调查,他知道了凤栖阁原来惨死的貌美女子,不止那一名花魁女子,而是八名美貌女子。



    只不过凤栖阁的老鸨夜叉为了赚取钱财,刻意隐瞒了其余七位女子的惨死。



    付桓旌梳理了一下八位女子的死亡联系,惊讶的发现凶手利用八卦命理杀人,不知其所为何求。



    近日来,付桓旌乔装打扮进了凤栖阁,暂时当了酒水小二。



    虽然十日前那名花魁chiluo身体,惨死在自己的闺房之内。但是凤栖阁的好色之徒,不减反增,欢声笑语不断。



    几天的察言观色之后,付桓旌发觉有一人格外引人注目,十有八九就是那名行凶之人。



    付桓旌将凤栖阁内的新花魁作为一个捕鼠陷阱,用以擒获那名异于他人的男子。



    半月有余,付桓旌依然徒劳无获,便灰心丧气颓废不堪。



    过了些许日子,这件幻界凤栖阁惨案,依旧毫无头绪破案无望。



    “臭小子,听说了吗?那名凤栖阁的新花魁,前不久也被淫贼残忍的杀害了。”暗侍浮屠随口一问道。



    “什么?怎么可能?”付桓旌惊讶万分握笔的右手颤抖的厉害说道。



    “臭小子,怎么又不可能呢?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如今卑贱如尘土的你又能怎么样呢?”暗侍浮屠讥笑道。



    “徒儿整日护在她的四周,那名淫贼又怎么会有机会下手呢?”付桓旌不解的问道。



    “果真如此吗?那么现在的你,守护在她的身边了吗?”暗侍浮屠笑道。



    愧疚万分的付桓旌,没有继续和师傅铁浮屠多费唇舌,便疾步前往静心酒坊对面的凤栖阁,向阁内的老鸨夜叉询问一下新任花魁死因。



    听了凤栖阁老鸨夜叉的一番叙说后,付桓旌惊恐万分的发现,那名藏身暗处的淫贼准备利用九宫天道杀人。



    眼见不久的将来会有其余八人被那淫贼所害,付桓旌便不顾先前他十分怀疑的那位凶徒,是不是真的杀人凶手,将其乱棍打死,弃尸于雷霆崖底。



    “为何要杀害那位无辜的幻界男子?”暗侍浮屠问道。



    “他杀了人,杀人偿命,理所应当,有何不可。”付桓旌自认有理道。



    “证据何在?”暗侍浮屠问道。



    “证据?徒儿在天机石中,早已看到了他的行凶过程,他就是杀人凶手。”付桓旌掏出自己无尘袋中的天机石说道。



    “臭小子,如果为师告诉你手中的天机石是一个赝品,你会后悔吗?”暗侍浮屠右手驱动灵力瞬间将那块天机石焚毁道。



    “不可能!师傅您为何如此坑害徒儿?”付桓旌问道。



    “臭小子,你的修行大道,未来会遇到无数劫难,断然不可把这块死物作为你做与不做的准则依据。你小子就把这次的事情,当作是一个小小的教训吧!”暗侍浮屠意味深长的说道。



    付桓旌无话可说,此次确实是自己的过错,没有任何可以推卸责任的借口。



    暗侍浮屠见爱徒似有悔改之心,便心满意足的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