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困于方寸之中 第九十四章 婉拒太子妃

    只见那刑鸣真君,轻轻抬起右手指着地上的神兵,用那如龙qiang一挡。那耶律铭手中的幽冥鬼斧,便瞬间焚化为灰烬了。



    “年轻人,以后还是跟本真君修行吧!不然的话,你是没有机会打赢本真君的。本真君向你保证,五年后,本真君会再给你一次机会挑战本真君,为你的母亲报仇雪恨何如?”刑鸣真君对耶律铭好心建言道。



    “这可是你亲口说的,你可别后悔!一言为定!”耶律铭伸出手掌,想要和那刑鸣真君击掌立凭道。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刑鸣真君与耶律铭击掌大笑道。



    此后五年内,六界之中,耶律铭仿佛人间蒸发了一般,不知所踪。



    江湖传言,剑道中人将那剑道分为十三境,下三境为剑道小修士,初闻剑道;中三境为剑道中修士,剑锋难藏;上三境为剑道大修士,剑道中人。剑道达十境,需渡劫,生、死、情,三劫尽破,可剑霸天下,有缘飞升剑道仙界。剑道顶峰,剑道十三境,如今武林,只有二人到此境界,林剑南和林雪峰,已飞升剑仙。



    相对应的就是,qiang魂中人将那qiang法分为十三层,下三层为qiang法小乘宗,小有qiang芒;中三层为qiang法中乘宗,qiang中无人;上三层为qiang法大乘宗,一qiang破仙。qiang法达十层,需魂灭,入qiang身。qiang法十三层,飞升魔界至尊,一qiang灭神。



    提及这刑鸣真君,那就不得不说一说,五百年前的神魔大战了。



    神兵如龙qiang的第一任主人,便是那神魔大战时,魔界至尊东方弑神。据传言,他生为灭神之魔物,铸就肉身,聚万千魂元,吞噬成魔尊。



    可无奈的是,那魔界之中也有神界谍者。他们暗通神界帝君诸葛云霆,破了那魔界至尊东方弑神的不灭金身,害其被终身囚于那无边无际的幽冥北海之中。



    因此,神兵如龙qiang被神界帝君,嘱托刑鸣真君看管,不准那魔界至尊再次血染神魔两界。



    如今的天下,人、神、魔、仙、鬼、灵,六界众生,表面上看去太平天下。但是暗地里,六界之内的各界帝皇,就没有一个不想要去一统六界的,他们都互相看彼此不顺眼,都想要打杀对方,取而代之。



    天性喜爱云游天下的刑鸣真君,自然不会把那神界帝君,诸葛云霆的千叮咛和万嘱咐放在心上,便手提如龙qiang去六界逍遥快活去了。



    没有了刑鸣真君的看守,魔界至尊东方弑神不断的撞击着伏魔链。五百年下来,那伏魔链已经显现出来了裂痕,只需外力介入其中,必将断裂开来。



    这边身处云顶山庄的林雪舞和秦笃涯,二人如同一对欢喜冤家一般,嬉笑打闹了几日。



    “还没死呢吧?”林雪舞端着一碗极品的燕窝粥,对依然紧闭双眼躺卧在床上的秦笃涯问道。



    “当然没死!小爷我怎么可能会死呢!更何况,在没有娶你进门的情况下,我是无论如何都舍不得死去的。”秦笃涯突然睁开双眼,一把夺过热粥,对林雪舞耍贫嘴道。



    “谁说要嫁给你啦!休要再胡言乱语了,快些起床吧!随我出门来,让你好好亲眼见识一下,我大剑道中人的厉害!”林雪舞羞涩不已的恳求道。



    房门外的景象,确实惊呆了秦笃涯。只见那云顶剑派的剑坛之上,几百名剑修在整齐划一的习剑,甚是壮观!



    虽然她林雪舞是个女子,怎奈云顶剑派的前任掌门人遗命难违,剑派内的各大长老敢怒不敢言,只得让她林雪舞接任这云顶剑派的掌门人。



    “哎呦喂!小爷我倒要看看,今日的太阳从那西边升起啦?就你?云顶剑派掌门人?小爷我没听错吧!一大群大老爷们,听从你这么个小丫头片子的话?”秦笃涯把右臂搭在林雪舞的双肩上笑问道。



    “自然是真的,我也不愿当这云顶剑派的掌门人,怎奈父命难违啊!”林雪舞很是无奈的叹言道。



    “那也就是说,未来你也会如同你的父亲一般,飞升到那剑道仙界,化身成为一位女剑仙吗?”秦笃涯一脸不悦的问道。



    “也许吧!怎么啦?你舍不得我呀”林雪舞回头对秦笃涯满心欢喜的笑问道。



    “怎么会呢!你我二人仅仅是普通朋友关系,我只是出于朋友间的关心,随口问上一问罢了!”秦笃涯挠头避开与那林雪舞对视道。



    “哎!想我区区一人界中人,又如何能配得上不久便会飞升仙界的她呢!”秦笃涯喃喃自语道。



    突然,一名云顶剑派的长老,行色匆匆的来到林雪舞身前。



    “启禀掌门!那朝廷内的皇帝想请您入宫,详谈一下您与他太子之间的婚事,不知您几时动身前往?”吴长老对林雪舞通禀问道。



    “吴长老!即刻飞鸽传书,对那朝廷内的皇帝说,本云顶剑派掌门人,三日内便到。”林雪舞对吴长老吩咐道。



    “什么?当今皇上,想要让你当太子妃?小爷我的耳朵,聋了吗?听错啦?”秦笃涯惊讶不已的问道。



    “嗯!你并没有听错,本大小姐,现在已经到了婚嫁的年纪。如今的天下,无论那勾心斗角的庙堂,还是这腥风血雨的江湖,都对我们云顶剑派垂涎欲滴。他们很多人都想要迎娶我,获取这无上的权力与地位。怎么啦?你嫉妒了吗?”林雪舞对秦笃涯笑问道。



    “没,没有的事!瞎说什么呢!我怎么可能会去嫉妒他们呢?更何况,小爷我又有什么资格去嫉妒他们呢?”秦笃涯颇有自知之明的说道。



    “资格?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资格的。傻瓜!对于本大掌门人而言,我并不会去在意,我将来要婚嫁的男子,他的权力是有多么的遮天,他的地位是有多么的显赫无比,只需本掌门人喜欢他,便足够了。”林雪舞看着秦笃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