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困于方寸之中 第七十五章 怒撕卖身契

    深夜,柳春住宅门口处。



    公子李甲连夜赶到好友柳春住宅门口,见大门紧闭,便没有进去打扰。他站在门口道路上,左右观望,竟无一人可借取他银两。于是,他仰望夜空,竟无一颗星星,鼻头一酸,顿感举目无亲的凄惨。



    深夜,逍遥阁亭台水榭处。



    刘员外独身一人,依靠着栏杆,痛饮着美酒,竟哭作泪人。



    突然,花魁杜十娘从走廊那头,向走廊这头的刘员外走来。



    “我很感激你!我以为我这辈子,都逃不出麽麽的手掌心。她怎么可能放过我,让我赎身呢?全靠你!全靠你!令她乱了阵脚,说了收不回的话。多谢你!刘员外!”花魁杜十娘走到刘员外的面前,慢慢的褪去自己,上身的所有衣物,将刘员外的光头,抱在胸前万分感激道。



    惊喜万分的刘员外,哭的更加厉害了,这可能就是世人口中的喜极而泣吧!



    “我自由了!我自由了!我自由了!”花魁杜十娘面无表情的望向夜空说道。



    翌日午时,柳春正在与一帮朋友,撩拨着阁楼上的美娇娘。



    突然,落魄不已的公子李甲,出现在柳春面前。可他柳春竟然假装不认识,这位昔日挚友,转身快步离开了。



    “柳春!你去哪儿?你别走啊!你别走啊!”饥肠辘辘的公子李甲,用尽全身最后的气力追赶着柳春喊道。



    在柳春啃咬公子李甲的胳膊后,公子李甲无奈松开了拉扯他的手,任其奔逃。



    “带我上青楼!教我做人要风流!搞得我现在如此下流!”公子李甲怒骂道。



    举目无亲的公子李甲,步履蹒跚的走在道路上,形同乞丐一般无两。



    午后,花魁杜十娘闺房内。



    “找到了!找到了!”侍女十两满头大汗进门叫喊道。



    “在哪儿?”花魁杜十娘急切的问道。



    “在……在山神庙那儿”侍女十两回道。



    “那为什么不带他回来?”花魁杜十娘问道。



    “他……他不肯回来,我……我又没他力气大”侍女十两解释道。



    “那么,你去叫你的那个小狗,去抓他回来嘛!”花魁杜十娘建议道。



    “啊?姐姐,你知道啦?”侍女十两惊讶不已道。



    “快点去吧!今天是最后期限了。”花魁杜十娘吩咐道。



    “是!”侍女十两作别花魁杜十娘道。



    “十娘妹妹,值得吗?”风尘女子丹丹不解的问道。



    “你太聪明了,以你的才干,可以做武则天。再不济,也可以捞个一品夫人做。可惜,我们天生薄命。”风尘女子小红替花魁杜十娘不值道。



    “我不甘心,我不信命。两位姐姐,你们不用为我担心了。这一次,又要麻烦你们两位了。”花魁杜十娘将她的百宝箱锁紧交与二人道。



    “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了,你就放心吧!”二人齐声说道。



    “嗯”花魁杜十娘心满意足道。



    黄昏,山神庙内。



    一脸生无可恋的公子李甲,瘫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幸好他的双眸时不时,会动上那么一动,要不然旁人真当他已经死去了呢!



    “公子,公子,他们说是来找你的。”一长者领着侍女十两和杂役华安,来到公子李甲面前说道。



    “公子,公子”侍女十两喊道。



    “公子,跟我们回去吧!”杂役华安劝说道。



    “别过来!我不回去,我不回去。”已然痴傻的公子李甲见二人,便四处逃窜,死活不愿再次回到逍遥阁说道。



    在侍女十两和杂役华安,前后夹击之下,公子李甲最终还是被二人打昏,用草席包裹着,给抬回了逍遥阁,花魁杜十娘的闺房内。



    “姐姐!”侍女十两进门呼喊道。



    “我从没试过搬这么重的豆腐!”杂役华安对草席内沉重不已的公子李甲抱怨道。



    “李郎!”花魁杜十娘连忙为公子李甲揭开草席的包裹喊道。



    “你让我死了算了!”七日内未筹得一分钱财的公子李甲,见花魁杜十娘羞愧难当侧脸说道。



    “李郎!”花魁杜十娘安慰道。



    “我一分钱都筹不到,我没颜面见你。”公子李甲双手捂住脸庞,生怕花魁杜十娘瞧见他现如今,这般狼狈不堪的模样说道。



    “不要紧,算了,算了。筹不到就算了,我还有其他办法的。十两!去请麽麽和所有姐妹们,到逍遥阁前厅来!”花魁杜十娘继续安慰公子李甲,并对一旁的侍女十两吩咐道。



    “知道!走吧!”喘着粗气的侍女十两,拉着满头大汗的杂役华安赶忙出门去请道。



    见二人走后,公子李甲依然双手抱头瘫坐在地上,花魁杜十娘却到自己的床褥内,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黄金千两。



    “这是五百两,是姐妹们替我筹回来的。另外的五百两,是我把我所有的私房钱加上变卖所有首饰换来的。”花魁杜十娘楚楚可怜道。



    “十娘!”公子李甲见眼前的千两黄金,转悲为喜,对花魁杜十娘十分宠溺的喊道。



    “除了你,我已经一无所有了。”花魁杜十娘伤心道。



    “我发誓!我李甲一定会努力考取功名,令你一世无忧!”公子李甲对花魁杜十娘伸出右手发誓道。



    午时,逍遥阁前厅内。



    满脸狗皮膏药的老鸨夜叉,仍气愤不已,病卧在椅子上。她四周的乖女儿们,纷纷为其扇风,令其消气解忧。



    “麽麽!”花魁杜十娘搀扶着,手捧黄金千两的公子李甲,来到老鸨夜叉面前对她喊道。



    “麽麽!这里是一千两,请您老人家点收!一手交钱,一手交契!您不会食言吧?”公子李甲将黄金千两,呈在老鸨夜叉面前说道。



    “这…………”老鸨夜叉尴尬不已道。



    “麽麽!求您成全我吧!”花魁杜十娘接过她让侍女十两早已备好的敬茶,跪地对老鸨夜叉苦苦恳求道。



    “麽麽!成全他们吧!”众风尘女子接二连三的,对老鸨夜叉苦苦恳求道。



    “死丫头!你竟敢耍我!你竟敢耍我!你好大的胆子!”老鸨夜叉很不情愿的拿出,装满众风尘女子maishen契的宝匣,对花魁杜十娘伤心欲绝的叫骂道。



    在老鸨夜叉打开宝匣的那一刻,众风尘女子都瞧见了,她们那些厚厚的maishen契,便都朝老鸨夜叉身后挤凑了过来。她们恨不得立马把宝匣内的一切都撕的粉碎,好走出逍遥阁,重新做人。



    老鸨夜叉见众风尘女子,都在自己身后聚拢,深感不妙,便又立马关上了宝匣,生怕被她们抢了去。



    “耍我!”老鸨夜叉最终还是无奈的拿出了,花魁杜十娘的maishen契哭泣道。



    老鸨夜叉饮完敬茶,将maishen契狠狠的砸在花魁杜十娘的脸上,便怒气冲冲的背身离开了。



    “就是这张纸!一张纸,令我度日如年,痛不欲生。我自由了!我杜十娘自由了!”跪地的花魁杜十娘捡拾起掉落在地上的maishen契,起身喜极而泣的将它撕了个粉碎,对众姐妹们大喊道。



    花魁杜十娘,将自己撕碎的maishen契,抛掷于空中。只见那些粉碎的纸片,在众人的眼中,如樱花般绚烂夺目。



    “恭喜你呀!十娘!恭喜你!…………”众姐妹们纷纷向杜十娘祝贺道。



    一旁的侍女十两与公子李甲,邻坐在座椅上谈话。



    “恭喜你呀!恭喜你呀!公子!”侍女十两替公子李甲十分高兴道。



    “谢谢你!辛苦你了!我知道,你这几天,到处找我,找的很辛苦。对不起!”公子李甲双手紧握侍女十两的玉手,含情脉脉的说道。



    “不要紧的!公子你一定要发奋做人,千万不要让我们失望啊!”侍女十两没有挣脱,继续替公子李甲高兴道。



    “嗯!”公子李甲左手紧握着侍女十两的纤纤玉手,右手则抚摸着她那如婴儿般娇嫩的笑脸应允道。



    “我已经准备好了热水,给公子你梳洗。你快点进入吧!进入吧!”侍女十两见浑身散发着恶臭的公子李甲,好心劝说道。



    “恭喜你呀!十娘!…………”众人继续在恭贺杜十娘终于走出了这风尘花柳之地道。



    可是,杜十娘见公子李甲和侍女十两,二人如此暧昧,便怒不可遏,计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