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困于方寸之中 第六十六章 曾经拿起过

    刁蛮公主梦颖蔷找到怜年表哥,切磋剑法失败后,她便哭着跑回殷冉城去了。对于刁蛮公主梦颖蔷而言,她只想为自己物色一个疼她爱她的未来驸马爷。可是,那怜年表哥剑法卓绝,一点儿也不懂得怜香惜玉,招招致命。二人比试剑法,不消三个回合,梦颖蔷便被打成重伤。眼看怜年表哥如此无情,梦颖蔷背身揭下面纱,哭泣着跑离云顶剑派。



    “她哭了吗?”智者大师问道。



    “哭了,哭的相当撕心裂肺,仿佛她与那剑痴梦怜年相爱了千年,却最终阴阳相隔一般凄惨。”秘客回道。



    “你又如何知晓?”智者大师问道。



    “爱过!”秘客回道。



    “爱你个鬼过!你无心无情,别在那装情圣了好吗?”智者大师白眼道。



    剑痴梦怜年,伸手接过飘在空中的黑色面纱,摊于掌心。



    这牡丹花图案,他自然认得,那是他听从师傅下山历练,所遇女子为他细心缝制的。



    “娅羽!”梦怜年撕心裂肺的跪地哭喊道。



    得知养父呼延霆以前如此厉害,呼韩殇佩服不已,决定以后绝不当舔狗。因为他不想像他的养父那般,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养父,那白发老者,怕是个傻子吧?”呼韩殇回头看见一白发老者,竟像一个婴儿一般啼哭不止问道。



    “傻小子,别胡说,他就是下一任云顶剑派掌门人剑痴梦怜年。他并不是老者,听说他还不满二十岁。至于他为何哭泣,为夫也不知晓,怕是喜极而泣吧!”呼延霆说道。



    “延霆师叔,不介意晚辈云顶剑首傅弘淼,坐你旁边吧?”现任云顶剑派掌门人傅弘淼问道。



    “当然不介意,快坐!”呼延霆拍打台阶上的尘土,让这位晚辈快快坐下说道。



    “掌门人,我身后之人,何故痛哭不止?”呼韩殇没大没小的问道。



    “大人说话,小孩子胡乱插什么嘴,让掌门人见笑了!”呼延霆瞪了呼韩殇一眼,对傅弘淼说道。



    “童言无忌,无碍,无碍。他是我的爱徒,关于他的往事,容本掌门人与二位细说。”傅弘淼说道。



    “慢着!我们撒泡尿先。”呼韩殇尿意正浓,对掌门人说道。



    “好吧!本掌门人在此温酒以待。”傅弘淼说道。



    “拉我做什么,我又没尿,我又没尿。”养父呼延霆拒绝道。



    “你有,你有。”呼韩殇推搡着养父,随同他到一旁方便一下说道。



    “何故如此?”养父呼延霆问道。



    “我怕还不行吗,这云顶山庄,神秘莫测。我怕我一人方便,无人看护,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呼韩殇可怜巴巴道。



    “二位,美酒已经温热,请畅饮吧!”傅弘淼说道。



    “不了吧!这美酒的颜色,与我二人刚才方便之物无两。还是请掌门人,为我们叙说一下爱徒剑痴梦怜年的往事吧!”呼延霆端起美酒,正欲豪饮。怎奈看到酒水的颜色,再想想刚才呼韩殇方便之物,腹内翻腾的厉害,有如刀绞拒绝道。



    “好吧!”傅弘淼听呼延霆这么一说,顿感这极品美酒,恶心不已,便也放下这到了嘴边的美酒说道。



    由于梦怜年一入剑道,便绝情爱,专心修行。



    这让他的师傅云顶剑首傅弘淼很是为难,心想这位剑痴徒儿,不曾放下,怎能让自己的剑道更进一步呢。



    “师傅,徒儿练的是那清心寡欲剑,自不必沾染什么俗世情爱。”剑痴梦怜年对师傅云顶剑首傅弘淼安慰道。



    “傻徒儿,为师在遇到你的师娘诸葛宁瑶之前,也是如同你这般对先师讲过。可是,当为师亲身去经历那俗世情爱,拿起它,体会其中万千滋味。再放下它,为师才有所顿悟,得到如今这无尽的剑道修为。”现任云顶剑派掌门人傅弘淼说道。



    “师傅,原来在师娘前面,你还曾爱过别的女子,你要倒大霉了。”梦怜年笑道。



    “爱过!”傅弘淼看着自己右手腕那模糊的女子牙印,满含泪水说道。



    “好你个傅弘淼,敢骗老娘说那是我睡梦中,梦到了猪蹄,啃咬你留下的牙印。原来是你以前在外面风流,所遇女子留下来的。看我今天不刺死你!”诸葛宁瑶手握翎雪剑,冲向傅弘淼,想要刺死他这个多情剑首怒吼道。



    “剑来!”傅弘淼说道。



    只见那翎雪剑挣脱了诸葛宁瑶肥胖的右手,被傅弘淼握于手中。



    “夫人,在徒儿面前,休要胡闹!”傅弘淼呵斥道。



    “你凶我!我娘亲上官霞从来没对我凶过,你欺负我娘亲离世的早,竟敢凶我!”诸葛宁瑶肥胖的身体一下子坠落在地面,砸出了一个大坑哭喊道。



    “好好好!都是为夫的不是,你打我骂我便是。”顶不住的傅弘淼扔了手中的翎雪剑,赶忙前去搀扶起爱妻诸葛宁瑶。



    “哼!多情剑首,我不起来,你去寻你那外面的小妖精去吧!”诸葛宁瑶一用力,将前来搀扶的剑首傅弘淼推开几丈远说道。



    “剑来!”剑首傅弘淼拍打了一下身上灰尘,坐回掌门宝座,内力御剑,让翎雪剑抬着不愿起身的诸葛宁瑶,搬到自己身旁。



    “夫人,那都是过去很久了的陈年往事,何必在乎。为夫如今,眼里心里唯有夫人一人而已。”剑首傅弘淼尽力搂抱着诸葛宁瑶说道。



    “算你还有点良心,也不枉人家对你痴心一片。”诸葛宁瑶撒娇道。



    看到如此油腻的画面,嗅到爱情酸臭味的梦怜年,顿感腹内翻腾的厉害。



    “启禀师傅!徒儿腹内有如刀割,疼痛的厉害。您若无要事交代,徒儿便退下了。”梦怜年左手持剑,右手捂着腹部,面露苦意道。



    “滚吧!别忘了,剑派药物,十两一瓶,概不赊欠。”诸葛宁瑶挥手成风说道。



    “爱徒,退下吧!”傅弘淼轻声说道。



    来到云顶剑派山门前的梦怜年,吐了个爽快。再回头想想师傅傅弘淼的爱妻,既肥胖不已,又贪恋钱财,后怕不已。



    下山修行的剑痴梦怜年,行至百花谷,遇到了红牡丹,便陷入爱河。



    犀牛精臧唐爱慕身为花仙子的红牡丹,将其掳走。



    梦怜年手握无情剑,飞身至紫云洞,欲救出红颜知己红牡丹。



    犀牛精臧唐已修炼五百多年,妖法无边。



    剑痴梦怜年入剑道修行不过五年,剑法拙劣不堪。



    二人大战不足十个回合,剑痴梦怜年便重伤在地,久久不能起身应战。



    突然,紫云洞外,一仙人飘然而至。



    此仙人,名曰元鼎真君,下仙界,只为寻他那逃脱锁妖圈的座骑紫云犀牛。



    为何唤其紫云犀牛,只因这神兽臀部生来便有紫云胎记,故唤其此名。



    眼看犀牛精臧唐要打杀,重伤在地剑痴梦怜年,元鼎真君将一锁妖圈悬于空中。



    “孽畜,休要再造杀孽!看圈!”元鼎真君对犀牛精臧唐呵斥道。



    犀牛精臧唐还没来得及反应,便被锁妖圈擒获,吐出仙丹一枚。



    “花仙子,快用此丹药,救治你的情郎吧!”元鼎真君说罢,便骑在紫云犀牛背上,腾云驾雾飞回元鼎宝阁去了。



    “多谢真君!”解开妖法束缚的花仙子红牡丹,连忙捡起地上的仙丹,为奄奄一息的剑痴梦连年服下。



    服下仙丹后的梦怜年,很快便恢复了元气,与红牡丹拥抱在了一起,久久不愿松开。



    正所谓患难见真情,经此劫难,二人情比金坚。



    由于花仙子红牡丹是口含仙丹,为剑痴梦怜年服下,因此她的体内便孕育了二人的爱情结晶——梦破。



    人界一年后,仙界的丘珂帝君知晓了元鼎真君用仙丹,救活了一人界中人,怒不可遏。他下令夷平了元鼎宝阁,诛杀了元鼎真君,并派仙人到人界追杀花仙子红牡丹和剑痴梦怜年。



    有了梦破的二人,只羡鸳鸯不羡仙。



    但好景不长,趁二人在屋外晾晒梦破昨晚尿湿的床单和衣物时,浑沅真君抱走了屋内的梦破。



    “二位让我们好找啊!”浑沅真君怀抱梦破说道。



    “快放下我们的孩儿梦破!”花仙子红牡丹和剑痴梦怜年拔剑指向浑沅真君威胁道。



    “我好怕啊!这半人半仙的妖物,本就不应来到这世上。”浑沅真君挥动法力,将抛于空中的梦破打了个魂飞破灭怒吼道。



    “不!我杀了你!”二人眼见爱子梦破死的连渣儿都不剩,执剑向浑沅真君打杀过去。



    三人交战百余回合,仙界最强战力的浑沅真君,重伤了二人。



    将死的花仙子红牡丹,从腹部逼出体内自己修炼了三百年的真元宝珠,握于掌心,伺机而动。



    浑沅真君见二人已死,便腾云驾雾回仙界向丘珂帝君复命去了。



    见浑沅真君消失了,仅剩最后一口仙气的花仙子红牡丹,口含真元宝珠,与她一生所爱剑痴梦怜年吻别。



    服下真元宝珠的梦怜年,很快苏醒了过来,怀抱惨死的花仙子红牡丹,痛苦不已。



    一时间,剑痴梦怜年痛失一生之中,最爱的一切,他一夜白了头。



    再次回到云顶剑派的剑痴梦怜年,让云顶剑首傅弘淼相当满意。他这位师傅,从爱徒的眼中,看出了他曾亲身拿起过一段可歌可泣的俗世情爱。只不过现在,他要帮爱徒放下这一切,好让他专心剑道修行。



    饮下忘情水的剑痴梦怜年,忘却了他与花仙子红牡丹的一切过往,独记她是一个小名唤作“娅羽”的女子,织得一手精美的牡丹花图案。



    “徒儿,别看了,那女子不是你的娅羽,是当朝皇帝梦流年的刁蛮公主梦颖蔷。难道你不记得娅羽,与你一般高矮了吗?”云顶剑首傅弘淼若仙人般,突然出现在剑痴梦怜年面前问道。



    “师傅所言极是,徒儿妄动情爱之念,请求师傅责罚!。”剑痴梦怜年隐约记起了娅羽的大致身高,再回想刚才那蒙面女子矮自己一头便请罪道。



    “心为情生,必为情累。放下情爱,你就不痛了。”云顶剑首傅弘淼说道。



    “启禀师傅,徒儿已经放下了。”剑痴梦怜年说道。



    “放下了?我看你没有放下,反而又想重新拿起吧!”云顶剑首傅弘淼眼看爱徒手握黑色纱巾藏于身后,便问道。



    “徒儿不敢!徒儿不敢!”剑痴梦怜年握紧黑色纱巾跪地惶恐道。



    “这牡丹图案的黑色纱巾,是你剑道修行的最后一道难关,就让为师替你摧毁吧!”云顶剑首傅弘淼用内力夺过爱徒手中紧握的黑色纱巾,抛于空中,一掌毁之。



    “不!”跪地的剑痴梦怜年哭喊道。



    突然,那被摧毁的黑色纱巾化作无数瓣红色牡丹花,飘洒而下。



    怀抱梦破的花仙子红牡丹魂魄,出现在了牡丹花海中,美若天仙。



    “娅羽,是你吗?”剑痴梦怜年极力伸手去触碰那魂魄问道。



    “怜年,是我,还有我们的梦破。我们马上就要去轮回转世了,特来此见你最后一面。”花仙子红牡丹的魂魄说道。



    “不,我不要你们走!我不要你们走!”剑痴梦怜年飞身空中,用尽全力想要去抱紧花仙子红牡丹。却不曾想,他的身体穿过魂魄,跌落地面哭喊道。



    “你哭什么?我都没哭。”剑痴梦怜年的师母诸葛宁瑶,充当人肉坐垫,接住了空中坠落的梦怜年埋怨道。



    “夫人辛苦了!快把为夫心疼死了。”云顶剑首傅弘淼赶忙搀扶起诸葛宁瑶说道。



    “别光嘴上说好听的,晚饭给我加五根猪蹄,别忘了。”诸葛宁瑶对被她轻轻一掌拍倒在地的夫君说道。



    “为夫知道了,知道了,打死为夫也不会忘的。”倒地的云顶剑首傅弘淼看着夫人那粗如镇山柱的大腿说道。



    “怜年,祝你剑道有成,早日飞升剑仙!来生我花仙子红牡丹,仍愿做你剑痴梦怜年的妻子。”花仙子红牡丹说罢,便怀抱梦破魂飞魄散,堕入六道轮回转世去了。



    “不!不!”剑痴梦怜年望向空中,已经消散了的花仙子红牡丹,痛哭不止道。



    “多情自古空余恨,此恨绵绵无绝期!”一旁站起来的云顶剑首傅弘淼看到此情此景,有感而发道。



    “多情是吧!无绝期是吧!看老娘不一屁股,坐死你这个多情剑首。”诸葛宁瑶听后,怒不可遏,扭动起她那肥胖的身体,追赶着瘦若竹竿的云顶剑首傅弘淼叫骂道。



    “夫人,饶命!为夫再也不敢了!”云顶剑首傅弘淼一边躲闪,一边大声求饶道。



    “哈哈!怪不得师娘贪恋金银了,她这一走动,快震塌了半个云顶山庄,这维修重建的花销自不会少。”已经释然的剑痴梦怜年,看着二人大笑道。



    “好徒儿,你还笑的出来,快来帮帮为师,难道你想让你的师母拆了这云顶山庄吗?”云顶剑首傅弘淼喘着粗气对爱徒说道。



    “剑来!”剑痴梦怜年指向天空,想要御行地上的无情剑,化作无数把飞剑,困住诸葛宁瑶。



    “就你也配剑来?无情剑痴梦怜年是吧!多情剑首傅弘淼是吧!”诸葛宁瑶双手一用力,竟折断了无情剑,将二人坐于屁股之下,握紧二人长发,使二人头部与地面猛烈反复撞击说道。



    “姑娘,在下骊珠洞天陈平安,路过此地…………”陈平安说道。



    “偶像!”没等陈平安把话说完,诸葛宁瑶就突然化身追星少女一般疯狂尖叫道。



    “你就是…………”摆脱重物按摩背部的无情剑痴梦怜年和多情剑首傅弘淼,望向眼前少年惊讶不已道。



    “就一个陈平安,给我整得热血沸腾的。”呼韩殇不爽道。



    “别小瞧他,他是你这一辈子都达不到的高度。”云顶剑首傅弘淼对眼前的呼韩殇轻视道。



    “哦!对!说完了吗?”呼延霆困乏不已,胡言乱语道。



    “掌门人,我扶养父回去休息了,明日新一任掌门人接任大典见!”呼韩殇对云顶剑首傅弘淼的轻视装作满不在乎,跳转话题说道。



    “好吧!本掌门人也叙说累了,明天见!”傅弘淼说道。



    三人离开了云顶山庄的剑坛后,回到各自房中去了。至于呼韩殇身后的剑痴梦怜年,早已被云顶剑派的剑修抬回房中安睡了。



    翌日,这父子俩在云顶山庄,参加了云顶剑派新一任掌门人的接任大典。二人在此,吃吃喝喝,游玩了几日便离去了。



    回到了呼家村的父子俩,不再像往日那般针尖对麦芒,变的像一对亲生父子那般其乐融融。



    “此行有所得?”智者大师问道。



    “有”呼韩殇回道。



    “得到了什么?”智者大师问道。



    “焚书坑儒与云顶剑派,看似毫无关系的两件事物,只要你费尽心思编写,总能把它们扯到一起,让它们变得有关系。”呼韩殇回道。



    “剑帝皇者,恐怖如斯!”智者大师吐槽道。



    其实,熵王爷穷其一生,发展喃羯城的政治与经济。本打算恩泽后代,却不曾想,他的接班人梦怜年是个剑痴,无心政治。剑痴梦怜年始于焚书坑儒,终于云顶剑派,这是属于他的一生。



    我们不能否认的一点,就是焚书坑儒为剑痴梦怜年打下了坚实的经济基础,才有他在云顶剑派终其一生发光发热的上层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