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困于方寸之中 第五十五章 失忆坠悬崖

    风云客栈一别,五年又过去了,昔日江湖四大家族的管事人,都已四十余岁了。



    夏侯云霆和上官芸韵结婚生子,新江湖四大家族的管事人已经有了俩了。诸葛芸珏和宇文云姬,二人还是你住长江头,我住长江尾,夜夜思君不见君,共饮一江水。二人彼此深爱着对方,却因为彼此父母的那些恩怨情仇,而无法在一起生活。



    “芸珏兄弟,还没想明白呢?都四十岁了,你还想要再想个十年不成?”夏侯云霆看着发呆的诸葛芸珏问道。



    “没,想明白了,这辈子就这样吧!下辈子我定不负她情深一片。”诸葛芸珏颇感无奈的说道。



    “这样也好,那就把她给忘了,赶快娶一个老婆,新四大家族管事人,兄弟我生了俩,剩下的就看你和宇文云姬了。哦!不对。”夏侯云霆一脸尴尬道。



    “没事,我都忘了,我会努力的。”诸葛芸珏说道。



    “启禀盟主!边关告急,外敌屡屡侵扰我朝边境,如今他们竟在我朝国土上,打家劫舍,实在不能再容忍他们的胡作非为了,盟主!。”一名江湖中德高望重的老者说道。



    “对!劝说不听,就打他们,打到他们心服口服为止!”上官芸韵怒不可遏道。



    “夫人说的极是!我们四大家族管事人,带领江湖中人打过去吧!我们昔日江湖四大家族管事人,好久没聚首一处了,我都有点想我那宇文云姬妹妹了。”夏侯云霆大声建言道。



    诸葛芸珏面露难色,似乎又被夏侯云霆戳中心中痛处。



    上官芸韵给夏侯云霆使了个眼色,他夫妇二人便作别了武林盟主诸葛芸珏。



    旧朝边关的战事,越发不受控制。昔日四大家族的管事人带领江湖中人,及时赶至边关,暂时控制了边境战乱。



    外敌首领提出联姻,愿嫁首领长女南宫玥狸与那江湖中的武林盟主诸葛芸珏,换来双方边关未来百年的和平共处。



    碍于江湖中人齐声赞同,武林盟主诸葛芸珏勉强答应了这门婚事。



    深夜,旧朝边关城墙高处,冰天雪地。



    夏侯云霆手握极品美酒,他要前去找他那一辈子的兄弟诸葛芸珏谈心。



    “真的忘了她了吗?”夏侯云霆饮酒问道。



    “忘了,当然忘了。不然我怎会答应外敌首领,迎娶他的爱女南宫玥狸呢?”诸葛芸珏反问道。



    “你跟我急什么啊?我就是问问,我担心你是碍于江湖中人的压力。如果你是真的忘了,那当然是最好不过了。”夏侯云霆颇感欣慰的说道。



    深夜,旧朝边关议事堂屋内,暖意袭人。



    上官芸韵手握极品美酒,她也要前去找她那一辈子的朋友宇文云姬交心。



    “忘了他了吗?”上官芸韵饮酒问道。



    “该忘了,他明天便要迎娶,那惊为天人的南宫玥狸了。”宇文云姬心碎不已的说道。



    “不!这不是我认识的云姬妹子,会说出口的话。回想一下我们四人的初遇,你们是如此的爱着对方。可是现如今呢!他纠缠于上一辈人的恩怨情仇,无法释怀。你却在他的身后,苦苦等他转身回头。你们二人,一个以为对方不会走,一个以为对方会挽留。你们如此这般残忍的,折磨着对方不累吗?我一个局外人,看着都好累。”上官芸韵劝解道。



    “我做了一切我力所能及的,如果我们还是错过,那就和他常说的那样吧!我们这是命中注定,我们注定有缘无份。”宇文云姬颇感委屈的哭喊道。



    “不!因心有不愿,故逆天改命。那才是我认识的云姬妹子,现在的你,不是!不是!”上官芸韵痛饮壶中美酒,将酒壶重重的砸在地面上,撕心裂肺的叫喊道。



    “呵!逆天改命?别说笑了,你我都是凡夫俗子,我们做不到的。”宇文云姬生无可恋的说道。



    “我们,真的,做不到吗?”醉酒的上官芸韵走到门口处,回头对酒桌上已经哭作泪人的宇文云姬问道。



    次日,联姻婚礼如期举行,宾客满座。



    诸葛芸珏衣着红妆,宇文云姬却没有来。他望着手中他们初遇时,彼此没来得及互相换回的玉佩,回忆着过去有关于她的一切。他泪如泉涌,他不愿再想起过去的种种,那会让他生不如死。



    世人皆言,男儿有泪不轻弹!他们忘却了,只因那男儿未到伤心处。



    午时,诸葛芸珏房间内,暖意袭人。



    听夫人上官芸韵说,今天他夏侯云霆的兄弟,诸葛芸珏格外俊美。他便手握极品美酒,前来一探究竟。



    “呦!这么开心啊!都喜极而泣了。”夏侯云霆饮酒浅笑道。



    “没,她来了吗?”诸葛芸珏擦拭掉眼角的泪水问道。



    “没,估计她回去了吧!别想那么多了,估计她也想开了吧!听兄弟我一句劝,你就在此好好的,等待迎娶那惊为天人的南宫玥狸吧!兄弟我那剩下的两个,新四大家族管事人,可就靠你和我那钥狸妹妹了。”夏侯云霆拍了拍诸葛芸珏的肩膀,劝他想开点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诸葛芸珏欣慰道。



    “你,真的,没事吗?”夏侯云霆行至门口处回头问道。



    “没事”诸葛芸珏无力的说道。



    午时,旧朝边关城墙高处,冰天雪地。



    从夫君夏侯云霆口中得知,今天她上官芸韵的朋友宇文云姬失魂落魄。她便手握极品美酒,前去安慰一二。



    “真的不去看看他吗?我听他的贴身丫鬟说,他今天衣着红妆,格外俊美。”上官芸韵饮酒浅笑道。



    “不了,你自己去看看吧!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宇文云姬有气无力的说道。



    “那好吧!我去了,你要是想开了,就去看看他吧!他的红妆,我一直以为,他只会为你一人而穿起呢!”上官芸韵行至门口处回头说道。



    “知道了”宇文云姬仿佛整颗心被撕裂般无力的说道。



    宇文云姬眼中的泪水,就在上官芸韵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她终于控制不住了。她哭了,哭的是那么的绝望,那么的无所顾忌。她不愿,他迎娶他人。可是她又疑惑,如果他是真心愿意迎娶他人呢?她不愿承认,那是真的。因为她清楚的记得,他对自己说过,他自从见过自己后,此生便不会再迎娶他人了。



    “吉时已到!”



    随着旧朝媒婆的这一句大声喊叫,一对新人在两国众人艳羡不已的目光下,互相搀扶着跪下,要进行旧朝的拜堂成亲仪式。



    “一拜天地!”



    她没来,他失望的,跪拜着。



    “二拜高堂!”



    她没来,他绝望的,跪拜着。



    “夫妻对拜!”



    “我反对这门亲事!”宇文云姬出现在众人面前,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她来了,他浑身充满希望的,站起身来。



    诸葛芸珏用尽他全身的气力,去拥抱着宇文云姬。他怕,他怕她再次离他而去,不再回来。



    “快放开我!我快被你抱死了,松开我,让我喘口气。”宇文云姬颇感喘不上气的说道。



    “我不,我偏不,我要一直紧紧的拥抱着你。那样的话,你才不会离开我。我想明白了,我不会再理会上辈人的恩怨情仇了,我只要你。对我而言,只有你,才是我此生不可或缺的。”诸葛芸珏释然道。



    说罢!诸葛芸珏把宇文云姬拥抱的更加用力了,他生怕自己一松手,便会永远的错过,他的一生所爱。



    “好!好!好!我答应你,我再也不离开你了。”宇文云姬像哄孩童入睡般的,抚摸着诸葛芸珏的头发说道。



    “来!首领大人,我们好好的聊一聊!显而易见,他俩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如果您逼迫他迎娶你的爱女南宫钥狸,那您的爱女南宫钥狸,是不会拥有幸福的。”夏侯云霆对外敌首领劝解道。



    “不行!不嫁给他,嫁给你?”首领问道。



    “您看行,那就行吧!我反正无所谓的。”夏侯云霆心里乐开了花应允道。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让老娘我听听!”上官芸韵拧着夏侯云霆的耳朵呵斥道。



    “没,我没说什么,我什么也没说。是不是啊?首领大人?”夏侯云霆给外敌首领使了个眼色,哀求他救命道。



    “也罢!有情人终成眷属,实属不易啊!”外敌首领同意了诸葛芸珏的退婚说道。



    这边一对欢喜冤家,夏侯云霆和上官芸韵。二人手握极品美酒,来到外敌首领面前,对其拼命敬酒。二人想把他灌醉,把他尽快送回边关外。二人生怕他突然反悔,不愿成全诸葛芸珏和宇文云姬,这一对神仙眷侣。



    那边一双痴男怨女,诸葛芸珏与宇文云姬。二人看酒桌上的夏侯云霆和上官芸韵,正在拼命的灌着外敌首领喝酒,便大笑了起来。二人不喜吵闹之所,便携手走到屋外的走廊内。



    “你不是走了吗?”诸葛芸珏问道。



    “你在这儿,我还能往哪儿走呢!”宇文云姬说道。



    “可我们都老大不小了,你还愿意嫁给我这个糟老头子吗?”诸葛芸珏问道。



    “愿意!当然愿意!我还怕,我这个老女人,你不愿意要了呢?”宇文云姬说道。



    “要,你再老,我也要。”诸葛芸珏一把抱紧宇文云姬入怀说道。



    “看着他俩这样,真好。二人情爱之路,虽磕磕绊绊半生,所幸最终没有错过彼此,实属不易啊!”上官芸韵饮酒感叹道。



    “别呀!我们夫妇俩的压力可就大了,新四大家族的管事人,剩下的两个,还得靠我们夫妇俩。”夏侯云霆叫苦不迭道。



    “跟你说!老娘是不生了,要生,你自己生去吧!”上官芸韵痛饮美酒怒斥道。



    “好好好,不生了,不生了。夫人你少喝点,你都喝醉了。”夏侯云霆劝说道。



    “胡说八道!老娘怎么可能会喝醉,拿酒来,我还能喝…………”上官芸韵醉倒在酒桌上说道。



    曲终人散,盛筵难再!



    夏侯云霆看着空无一人的筵席,便背起醉倒的上官芸韵,回房入睡去了。



    夏侯云霆刚出房门,发现天空飘起了雪花,便放下上官芸韵,为其披上了自己的外衣。



    在夏侯云霆背着上官芸韵回房的路上,他想起了二人风云客栈针锋相对的初遇;想起了二人比武招亲身体接触的相知;想起了二人花前月下把酒言欢的相爱。他坚信,二人以后还会有数不尽的甜美回忆。待有朝一日,二人老去,可以用余生慢慢的去回味。



    “霆霆!人家不冷,人家不要你的外衣,人家怕你会冷。”夏侯云霆背上的上官芸韵闭着眼睛说道。



    “韵韵!霆霆不冷,韵韵不冷,霆霆就不会觉得冷了。”夏侯云霆侧脸对背上熟睡着的上官芸韵说道。



    不久后,诸葛芸珏和宇文云姬,二人拜堂成亲了。



    这旧朝江湖的四分天下,如今成了他诸葛芸珏和夏侯云霆的平分天下,江湖也迎来了久违的风平浪静。



    五十余岁的旧朝昔日江湖四大家族管事人,再次聚首风云客栈,客栈掌柜慕容奎煞,老的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但是当他看到曾经熟识的四人,还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在风云客栈掌柜慕容奎煞的眼中:



    曾经的上官大小姐,不再趾高气昂,变成了一个贤妻良母,专心照顾一双儿女的一切。



    曾经心怀天下,要成为江湖至尊的夏侯云霆,不再贪图那无上的权力,安心做一个慈夫惠父。他不再关心那些江湖排名,让那江湖中的一切都自然发生,甘心做一个世俗之人。



    曾经终日活在上辈人阴影里的诸葛芸珏,不再纠缠上辈人的一切得失。他走出了阴影,和宇文云姬一起,远离江湖,寄情于山水,潇洒一生。



    曾经江湖第一美人的宇文云姬,不再在乎她那惊为天人的容颜,一心守在她最爱的人诸葛芸珏身边,与其举案齐眉。



    四位花甲老人,坐在酒桌之上,不再是昔日那快意恩仇的江湖剑客,也不再是昔日那叱咤风云的家族管事。四人也没有像昔日那般,好酒好菜,摆满酒桌。而是一壶茶,四人品,品那各自人生最大的幸事。



    夏侯云霆品出了,人生最大的幸事,是那知足常乐的心态。



    上官芸韵品出了,人生最大的幸事,是那众生平等的自知。



    诸葛芸珏品出了,人生最大的幸事,是那豁然开朗的释怀。



    宇文云姬品出了,人生最大的幸事,是那矢志不渝的坚守。



    很多年后,七十五岁的诸葛芸珏,正在逗着自己的孙子玩耍。他身边的一生所爱宇文云姬,由于太累了,便躺在了椅子上,满脸幸福的熟睡着。



    看着眼前的爱人,诸葛芸珏的思绪,在回忆的长河中漂泊着。他满眼看到的都是二人的甜美回忆,是二人风云客栈初遇时的青涩懵懂,是二人比武招亲相知时的情投意合,是二人云顶山庄相爱时的情意绵绵,是二人边关守城相守时的缘定三生。这一切的一切,感觉就在昨日,是那么的清晰可见。



    诸葛芸珏还记得,当初风云客栈内,他看到宇文云姬的第一眼,便无法将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了。



    “芸珏,为什么一直看着我啊?”宇文云姬睡醒了,看着一直盯着她的诸葛芸珏问道。



    “因为你是我此生最爱的人啊!”诸葛芸珏握紧宇文云姬的手说道。



    “何以见得?”宇文云姬问道。



    “回顾过往的一切,我们的情,缘起于你的那场比武招亲。我赢了比武招亲,却没有娶你。我们的交谈并不算多,但是你问我的每一句话,我一直都铭记在心。”诸葛芸珏说道。



    “我问的那些话?你又准备如何答我呢?”宇文云姬问道。



    “当初,你问我,为何救你?我答你,是因为风云客栈,我已经深深的爱上了你,无法自拔,救你便成了我本能的反应;当初,你问我,为何不娶你?我答你,是因为你是如此的完美,我自知配不上你。而且你我父亲是死敌,我们在一起无望,我便不再奢望;当初,你对我说,你反对这门亲事!我答你,我定生死不离,与你携手共度余生。无论天下如何动荡,我定护你周全,共度幸福余年。”诸葛芸珏说道。



    “你后悔吗?”宇文云姬问道。



    “无悔此生!眼看着我们的生命,快要走到了尽头,那你又后悔过吗?”诸葛芸珏左手中握紧当初风云客栈,与宇文云姬拿错的玉佩反问道。



    “我自不悔风云客栈与你相遇,不悔云顶山庄与你相知,不悔边关守城与你相守一生。”宇文云姬右手中握紧当初风云客栈,与诸葛芸珏拿错的玉佩回道。



    很多年后,一双壁人,在两对耄耋之年的老人注目下,喜结连理。



    属于旧朝江湖四大家族管事人的日子,都过去了,属于他们后代的日子才刚开始。



    依旧是那个风云客栈,依旧是客栈掌柜的那一句“客官您,里边请!”……………………



    剑出鞘,恩怨了,谁笑?



    风云客栈,风似刀,骤雨落,宿命敲。



    任武林,谁领fengsao,我却只,为你折腰。



    “好!精彩!精彩!”风云客栈的众客官拍手称快大喊道。



    背身而坐的付桓旌和梦颖蔷,各自饮完杯中茶水,便背身各自回房了。



    回房中的二人,发觉这幻界奥登城,实在太过无趣,便决定下一站的游玩地点——遮瑕城。



    幻界五方国界的鳏王爷梦返年属地遮瑕城,崇尚武力,武将无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