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困于方寸之中 第三十六章 好事需多磨

    过了些许日子,付桓旌深刻认知到了自己的错误,不能为了一己私怨枉杀无辜。



    为了去除一身的戾气,付桓旌只身前往菩提寺打坐半月时间。



    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付桓旌在平心静气之余,利用天机石最后浏览了一下剑帝皇者秦笃涯的大结局。



    血饮殇刀似人一般,有了魂魄,虽刀身尽毁,但魂归河洛。



    “河洛?没听说过,可以吃吗?”秦笃涯对林雪舞问道。



    “看我的翎雪剑,你想吃一口吗?”林雪舞气恼道。



    河指黄河,洛为洛水,所谓河洛便是这两条大河的交界处。



    一日,河洛鬼王尹戾殇,在河洛之地闲逛溜达着。



    突然,东海龙母江艳媚,空降河洛之地,竟无视堂堂河洛鬼王的存在,戏水玩耍了起来。



    脾气暴躁的尹戾殇,自然不能忍受这样的屈辱,便手拿河洛雷霆斧,想要一斧子劈砍过去。



    怎奈那东海龙母艳媚非凡,河洛鬼王不忍下手,装作斧劈蚊虫,背身离开了。



    “不行,这河洛之地,是我的地盘,怎能容她东海龙母在此放肆!”尹戾殇喃喃自语道。



    “鬼符御魂”



    河洛鬼王大喊一声,便将那东海龙母拽脱出了河洛之水。



    “怎么?如此小气?”江艳媚问道。



    “你堂堂东海龙母,不在那无边无际的东海内呆着,来我这河洛之地所谓哪般?”尹戾殇板着张臭脸问道。



    “龙元晶魂”



    东海龙母低语一声,只见她的体内龙元,散发出五彩光芒,平缓了这滔急的河洛之水。



    “想你了呗!死鬼!”江艳媚使出艳媚之术,对河洛鬼王勾引道。



    “不熟!滚开!再见!”河洛鬼王尹戾殇双眼望向他处,严词拒绝道。



    缘,妙不可言!



    河洛鬼王的神器是河洛雷霆斧,东海龙母的神器是东海紫金锏。眼见二人不合拍,两件神器却你侬我侬了起来。



    因此,那血饮殇刀并不是,第一件有了魂魄的神兵。



    早在远古时期,河洛雷霆斧与那东海紫金锏,这两件神兵便已魂魄双全了。



    久而久之,在二人各自神兵的撮合下,二人便不再那么敌对彼此。



    在江艳媚和尹戾殇交心沟通时,听说他堂堂河洛鬼王,让四界闻风丧胆,却也曾经历过很多凶险万分的磨难,让她对他的敬仰之情更加深重了。



    如今的河洛鬼王风光无限,殊不知他幼时父母双亡,天生戾殇之气,被迫只能做一名小小的妖界厉鬼。



    也许是那句想当英雄,必死父母的箴言,福泽着我们的小鬼王尹戾殇。他机缘巧合之下,拜师东篱大仙,学习到了无上仙法。



    随着年纪的不断增长,小鬼王尹戾殇东侵幽冥鬼坛,西掠佛教圣地,南平人界乐土,北扫神界叛徒。



    如今已三十余岁的河洛鬼王尹戾殇,他再也回不去东篱大仙的玄甲圣殿了。因为他多年来招惹了太多祸事,东篱大仙怕与六界众生为敌,早已不认他这个孽徒了。



    东海龙母江艳媚,出身龙族,生就一身艳媚之气,却也是一个天煞孤星。



    如今万人追捧的东海龙母江艳媚,当初也是一个处处遭人欺负的小倒霉蛋。身为东海龙王最小的一个女儿,江艳媚幼时不曾感受过一刻家庭的温暖,需要处处提防姐姐们的各种致命圈套。



    说来也奇怪的很,对于江艳媚而言的无尽磨难,反倒增添了她的神界修为,竟让她顽强的存活了下来。



    再来说一说她东海龙母江艳媚的伟大战绩,她曾上斩魔界君主拜月老祖,下打仙界千年祸害隆玥恒尊,左吞人界众生灾祸,右擒幽冥鬼界的怨魂恨魄。



    换言之,就是说他河洛鬼王尹戾殇只能在魔界的犄角旮旯里嘚瑟一下,而她东海龙母江艳媚如今已经是人神仙三界的大主宰了。



    “写一朵花开,依在红尘,拂过轻轻的风。扣一行诗词,唤醒一帘细水长流。当想起,念起,在一窗缘分下等你。执一把永恒,如约而至。从此我愿陪你,走到岁月尽头。”尹戾殇怀抱江艳媚,对其表露心中爱意说道。



    “你让我感到恶心!”江艳媚故作矜持,欲擒故纵道。



    “那你就去死吧!”魔界至尊耶律铭凭空出现说道。



    只见那魔界至尊耶律铭手提如龙神qiang,一qiang便挑破了东海龙母江艳媚体内的龙元。



    “莫非…………”尹戾殇恍然大悟道。



    “没错!就是你的鬼符御魂咒和她的龙元晶魄诀,让我合二为一,重聚了我的魂元。哦!忘了感谢你们二位了,万分感谢!”魔尊qiang神耶律铭躬身致谢道。



    “魔尊qiang神耶律铭,你可真是一个小机灵鬼啊!竟然能够想到重置位面,穿梭到远古时期,借助神力重聚魂元。厉害!厉害!”秦笃涯一个刀遁走了出来,林雪舞也一个剑遁飞身出来了,二人齐声拍手称赞眼前的魔尊qiang神耶律铭说道。



    刚才秦笃涯趁机把自己重置位面,获得重生的血饮殇刀又再次回到了他的手中。



    “还不是你们二人逼迫我的,其实我也不想如此这般折腾,怎奈天道不公。”耶律铭破口大骂道。



    “别骂人啊!有话好好说,我们是不会欺负弱者的。”秦笃涯和林雪舞把刀剑并作一处笑道。



    “又想来那招刀剑涯舞?告诉你们,那招如今已经伤不了我分毫了。”耶律铭嘴里念动着鬼符御魂咒和龙元晶魄诀大笑道。



    没等二位使出合体组合技的绝招,便被这一咒一诀困锁住了,浑身动弹不得。



    “哎!我说,时空行者,你是什么时候瞎的?你真当我俩是空气吗?”河洛鬼王和东海龙母一脸不满的问道。



    “什么?东海龙母你竟然没有死?”耶律铭大惊失色的问道。



    “小老弟,就你会幻影术吗?我东海龙母可是,这幻影术的创始人。”东海龙母大笑道。



    “怎么啦?远古上神就可以无视任何法力伤害了吗?”耶律铭委屈万分的说道。



    “嗯!没错,远古上神就是可以为所欲为。待会儿,我先用河洛雷霆斧,斧破他的魂元。然后,你再用东海紫金锏,锏破他的魂元。”河洛鬼王尹戾殇理直气壮道。



    “知道了,会有他好受的。”东海龙母江艳媚附和道。



    这时,耶律铭彻底崩溃了,是彻彻底底的崩溃了。



    “我杀了谁?而谁又杀了我?”已经疯魔了的魔尊qiang神耶律铭,喃喃自语道。



    如此一个魔界至尊,qiang神传奇,竟活活被这两位远古上神戏耍的疯魔了。



    “你说呢?”被困住的秦笃涯和林雪舞,连同依偎在一起的尹戾殇和江艳媚,四人一同问道。



    “是我,杀了我!”魔尊qiang神耶律铭,恍然大悟道。



    顿时,那两对爱侣,大笑不止。这样的结果,着实可笑至极,出乎了他们四人的意料。



    “动手吧!”四人对耶律铭说道。



    “万万没想到啊!我魔尊qiang神耶律铭的魂元,被刀破、剑破、戟破,如今竟要我亲手qiang破自己的魂元。”耶律铭感慨万千长叹一声道。



    随后,耶律铭没有丝毫的犹豫,提起如龙神qiang,便一qiang挑破了自己的魂元。



    这下子好了,刀qiang剑戟,都破裂过一次耶律铭的魂元。



    随着魔尊qiang神耶律铭的消失,被困住的二人,很快脱身出来了。



    眼前腻歪到要死的两位远古上神,不顾二人依旧在你侬我侬着。



    “走吧!我人界的事,还没了呢!”秦笃涯牵着林雪舞的手说道。



    “我不走嘛!我腿疼,你背我,人家要举高高嘛!”林雪舞被江艳媚递了个眼色,对秦笃涯说道。



    “爱走不走,小爷我,还背疼的厉害呢!也不见有人替我捶打一下。”秦笃涯不解风情道。



    “好!涯哥哥,这可是你自己亲口说的,以后你别再来仙界寻我。”林雪舞被秦笃涯凶哭了,掩面垂泪,御剑飞行回了那剑道仙界,哭作泪人道。



    “你真是一个榆木疙瘩的脑袋,不开窍。女子是用来疼爱的,不是用来发泄私愤的。真是一个大傻瓜!”东海龙母江艳媚,对秦笃涯责怪道。



    “要你管!两个远古上神,整天就知道沉迷情爱,丢人!”秦笃涯听若未闻道。



    “夫君,他欺负我!”江艳媚掩面垂泪道。



    “小老弟,我看你是没被河洛雷霆斧劈砍过。”尹戾殇怒不可遏一斧子,向秦笃涯劈砍过来说道。



    “别,别,别!”只见秦笃涯双手举在空中,仿佛在抵挡着什么说道。



    “哦!原来这都是一个梦啊!吓死我了,雪舞妹妹?”惊醒过来的秦笃涯四下搜寻林雪舞叫喊道。



    秦笃涯一摸后背,发现那血饮殇刀也不见了,难道真的刀回河洛了吗?



    过了不知多久,秦笃涯在云水村的溪水边,找到了林雪舞。



    突然,林雪舞背后的翎雪剑,早已饥渴难耐,一剑破天。



    “天罡皇帝”



    秦笃涯来到林雪舞的面前,紧紧的抱住了她。



    一梦醒来,秦笃涯发现林雪舞,对自己而言,是那么的不可或缺。



    “涯哥哥,你这是怎么啦?”林雪舞问道。



    “没事,我就是怕会再次失去你。”秦笃涯慢慢的松开林雪舞说道。



    “涯哥哥,我刚才用手指,探了探这如梦溪水的深浅,发现前方不远处便是那天罡神剑的藏剑冢。”林雪舞说道。



    “如此甚好,有了那天罡神剑,我的血饮殇刀重铸之日,便不远矣。”秦笃涯惊喜万分道。



    二人便一刻不敢耽搁,御剑飞行前往,那天罡古都。



    二人到了古都的城门外,碍于巨大的剑气屏障,只得在门外苦等。



    魔尊qiang神耶律铭,虽然被自己qiang破魂元。但是他的父亲东方弑神,临死之前,送给他的戒魂指,一指聚魂。



    换言之,耶律铭的魂元,被他暂时聚于戒魂指内,需要机缘巧合,才能重塑肉身。



    天罡古都,它本是天罡皇帝的地盘。谁料,那幽冥鬼帝,突然手持弑神杀佛刀,一刀便劈砍断了天罡皇帝的天罡神剑。



    接下来,天罡皇帝被幽冥鬼帝囚于,幽冥鬼界的三千雷动琊内。那被劈作两截的天罡神剑,葬身于天罡剑冢内。



    如今这偌大的天罡古都,自然都是他幽冥鬼帝的地盘了。



    “不知二位仙友,来我这天罡古都,意欲何为啊?”手持弑神杀佛刀的幽冥鬼帝,站在古都城墙上笑问道。



    “借天罡城主的天罡神剑一用,他日必当重谢!”秦笃涯大声说道。



    “二位仙友,怕是来错地方了吧!此处并无什么天罡神剑,弑神杀佛刀倒是有一把。”幽冥鬼帝持刀威胁二人道。



    “剑气凌人!”剑道女仙林雪舞最讨厌别人威胁自己了,凌空而起,对准幽冥鬼帝大喊道。



    一瞬间,只见那林雪舞翎雪剑起,一招剑气凌人,便破去了幽冥鬼帝的无上刀意。



    “太暴力啦!”秦笃涯捂着自己被剑气误伤的鼻子气恼万分道。



    “二位仙友,果然英雄出少年,这边请!”被打胆寒的幽冥鬼帝,解除了天罡古都四周的剑气屏障,对城下的二人邀请道。



    二人在幽冥鬼帝的头前带路下,不一会儿便到了天罡神剑的面前。



    “残了?”秦笃涯惊讶的问道。



    “对啊!都残了上千年了,无一人能将其修复。”幽冥鬼帝说道。



    “涯哥哥,这可如何是好啊?”林雪舞问道。



    “东海蛟龙胆,南岳无量心,西方遮天掌,北境长城头,中州九城背。必须要有这五样东西,我才能重铸那天罡神剑。”秦笃涯感叹道。



    “仙友,莫非是在说笑?这五件六界至宝,全部聚齐,怕是要比那开天辟地还要难上百倍吧!”幽冥鬼帝说道。



    “井底之蛙,你懂什么叫做磨难。我的涯哥哥,可是一位曾力挫过,人神魔仙四界传奇的刀意强者。所以说,这五件至宝,他也一定会很快聚齐的。”林雪舞自信满满的望向秦笃涯,对着胆小如鼠的幽冥鬼帝说道。



    “天罡城主,这天罡残剑,我就暂且收下了。断剑重铸之时,晚辈自当登门重谢!”秦笃涯用无尘袋,收下了残剑,对幽冥鬼帝说道。



    “仙友,若是喜欢,拿走便是。还说什么重谢,太过见外了吧!”被林雪舞用翎雪剑架在脖颈处的幽冥鬼帝,不敢动弹,对秦笃涯苦笑道。



    作别了天罡古都,二人很快到了东海龙宫内,苦寻那东海蛟龙胆。



    “哎!我说,你们二位就别再四处寻找了,那东海蛟龙胆就在我的手里。不知二位,我们做比买卖如何?”东海龙王敖芸瓴说道。



    “什么买卖?”秦笃涯和林雪舞,二人停下翻找那东海龙王敖芸瓴的四周物件,坐在他的身旁两侧问道。



    “不瞒二位,我虽然是这东海龙宫之主,但是我却十分惧怕我的夫人。”东海龙王敖芸瓴大吐苦水道。



    “然后呢?”林雪舞问道。



    “我就想与二位叙说一件,多年前亲眼目睹的人妖虐恋。这件陈年旧事,埋藏在我的心底多时,再不把它拿出来晾晒晾晒,都快要化为尘土了。”东海龙王敖芸瓴说道。



    “人妖虐恋?”秦笃涯一脸厌弃的问道。



    “对,没错!是一个孱弱的人族少年皇子,与一位蜻蜓女妖的情爱往事。”东海龙王敖芸瓴说道。



    “老龙王,万分抱歉!如今我们着实繁忙不已,待以后我们二人空闲下来了,一定登门拜访您老人家,听您长谈几天几夜都行。”林雪舞婉言拒绝道。



    “对!没错,实在是忙得很!”秦笃涯附和道。



    “不好意思,晚啦!如今,你们二人非听不可啦!”东海龙王敖芸瓴一口吞下了,他手中的东海蛟龙胆说道。



    “涯哥哥,你上!我嫌他的龙血,会脏了我的翎雪宝剑。”林雪舞一脸不满道。



    “得嘞!老龙王,你可别逼我!如果你老老实实的吐出来,那颗东海蛟龙胆的花,便可饶你不死!”秦笃涯将血饮殇刀抵在,那东海龙王敖芸瓴的脖颈处威胁道。



    “帝君,他威胁我,你看着办吧!”东海龙王敖芸瓴对神界帝君诸葛云霆说道。



    突然,神界帝君诸葛云霆,出现在了三人面前。



    “怎么可能呢!我们在聊天谈话呢!”林雪舞大笑道。



    “对!没错,我们二人听闻他,东海龙王敖芸瓴空虚寂寞,便前来与他交谈解忧。我们二人都十分愿意,听他叙说那件人妖虐恋的陈年旧事。”秦笃涯怀抱着老龙王大笑道。



    “好吧!那我就不妨碍,你们二位啦!”神界帝君诸葛云霆说道。



    说罢!神界帝君消失在三人眼前,不知去往何处了。



    “老龙王,我一刀了结你,你信不信?”秦笃涯立马怒吼道。



    “老龙王,我一剑要你命,你信不信?”林雪舞拔出翎雪剑威胁道。



    “哦!对了,还有句话,我忘了说。你们二人这是要做什么啊?”神界帝君突然现身三人面前问道。



    “不做什么,我就是想要让,老龙王帮我掌掌眼,看看我这把宝刀,是不是一把绝世宝刀。”秦笃涯摆弄着手中的血饮殇刀大笑道。



    “不做什么,我也是想让,老龙王帮我掌掌眼,看看我这柄宝剑,是不是一柄绝世宝剑。”林雪舞打量着手中的翎雪剑大笑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还有一句话要说,我不是针对你们二位,这六界之内的众生,皆属垃圾。你们若是再敢欺负老龙王,当如此龙角,不复原貌。”神界帝君诸葛云霆人狠话不多的,徒手掰断老龙王的一只龙角,威胁他们二人说道。



    话音未落,那神界帝君诸葛云霆,便消失无踪了。



    “疼吗?”林雪舞心疼不已的垂泪道。



    “疼,不过不打紧,这都是他神界帝君诸葛云霆,对我们这些下属关爱有加的具体表现。”老龙王强忍着剧痛说道。



    “好吧!我们二人愿意诚心聆听,你的那个人妖虐恋的往事。麻烦你拿些丝巾,裹缠一下你的龙角断裂处。”秦笃涯哭作泪人的劝慰道。



    “不用,不碍事的,我不怕疼。”老龙王谈笑风生道。



    “谁在乎你怕不怕疼啊!你那里喷射出来的龙血,溅了我一脸,给我拿些丝巾,我擦擦脸。”秦笃涯气恼不已道。



    “好,好,好,我这就去!”老龙王说道。



    东海龙王敖芸瓴很快拿来了一些丝巾,替勇猛少年秦笃涯擦拭去了脸上的龙血残浆,并包裹了一下自身龙角断裂处。



    有了神界帝君诸葛云霆为其撑腰,老龙王自是天不怕地不怕了,挠了挠头,捋一捋思绪。



    “二位做好准备了吗?老龙王我这就要开讲啦!”老龙王对眼前的二人笑问道。



    “准备好啦!”秦笃涯和林雪舞异口同声苦笑道。



    “拿出来吧!”老龙王对秦笃涯一脸严肃道。



    “拿什么出来?”秦笃涯不解道。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天机石啦!你们二位,莫不是真想让老龙王我口舌叙说吧!老龙王我才不愚蠢呢!有了那天机石投射出来的影像,我还多费那些唇舌干嘛!”老龙王对二人憨笑道。



    “好吧!给你,都给你。”秦笃涯迫于那来自神界帝君诸葛云霆的无形压力,无奈只好乖乖从怀中掏出那一小块天机石说道。



    一座龙宫,二龙戏珠,三人观影,四下无人,五味杂陈。



    元德年间,那勾心斗角的庙堂之中,在经过了惨烈的九子夺嫡后,只剩余两位皇子啦!分别是这位胸怀天下的三皇子关谷律己,与那位身体孱弱的九皇子关谷逍遥。



    依照皇家礼法,三皇子关谷律己,理所当然的晋升为太子殿下。



    那位九皇子关谷逍遥,为躲避这位新太子殿下的明qiang暗箭,远离了尔虞我诈的朝堂,藏身于九幽云溪谷中。



    “公子,您果真愿意割舍掉,那锦衣玉食的皇子生活吗?”侍卫铜锤替他不甘心的问道。



    “自然愿意,公子我疲乏的厉害,不愿再见到骨肉至亲间的互相残杀。如今在这九幽云溪谷中,居住一段时间后,猛然发现,早该来到此地,过活余生。”九皇子关谷逍遥紧闭双眼,呼吸着山谷内的清香灵气笑道。



    “那谁,往哪看呢!说的就是你,刚来此处不久吧!你很不讲究啊!这里的老规矩,你不会不知道吧?”蜻蜓女妖长孙芙蓉手握行山杖,对关谷逍遥叫嚣问道。



    “姑娘,什么老规矩?小生不曾听闻,还望你能广而告之。”关谷逍遥行礼问道。



    “这老规矩嘛!就是指,在这偌大的九幽云溪谷内,此树我栽种,此草我培育,若你想要在此久居,便要每日孝敬我这个谷主人几件财宝。”长孙芙蓉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休要再胡言乱语,吃我一刀!”侍卫铜锤气恼不已的持刀,向长孙芙蓉劈砍过去怒吼道。



    “定!”长孙芙蓉打着哈欠,右手轻轻的指向侍卫铜锤说道。



    “快放开我!你这个妖女!”侍卫铜锤苦苦挣扎道。



    “小生知错!这就去房中取些财宝,还望女侠大人,莫要再记恨在下的侍从。”关谷逍遥说道。



    “识趣便好,快去取来!”长孙芙蓉背靠着行山杖,嘴里叼着一根青草说道。



    很快,九皇子关谷逍遥,从屋舍内取出了一对昂贵玉器。



    谷主长孙芙蓉,接过财宝,心满意足的便要转身离去。



    可是九皇子不忍美人离开,连忙上前拉扯着行山杖,想要挽留长孙芙蓉。



    突然,只见枯朽不堪的行山杖,瞬间幻化成了一把襄情宝剑。



    九皇子误打误撞,竟拔开了蜻蜓女妖的襄情宝剑,令她欣喜异常。



    原来那蜻蜓女妖,本是仙界王母脚下的一只蚂蚁。她因啃食了王母掉落的仙桃残渣,久而久之,修炼成了蜻蜓女妖。



    那蜻蜓女妖,对于俗世的情爱艳羡不已,便盗取了王母的襄情宝剑,待自己的意中人拔开。



    虽然九皇子不知为何,那先前蛮横无理的谷主长孙芙蓉,突然变得小鸟依人。但是他想到,日后自己是要久居于此,和谷主处好关系,自不会错。



    久而久之,孱弱皇子关谷逍遥,与那蜻蜓女妖长孙芙蓉,二人日久生情,结成连理。



    突然,珏朝大乱,各地诸侯,揭竿而起,反叛朝廷。



    听闻自己父皇命在旦夕,九皇子殿下立即驱马疾驰,赶往皇城勤王。



    蜻蜓女妖,自然不忍夫君孤身涉险,便紧随其后,伺机而动。



    见到父皇后的九皇子,才发现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太子殿下关谷律己的阴谋罢了。



    如今的珏朝早已名存实亡,梦王朝帝皇的梦流年,想要对珏朝王侯斩草除根,便假意应允了太子殿下的交换条件。



    “放箭!”



    随着梦流年一声令下,众位将士万箭齐发。昔日大珏朝的两位俊美皇子,被刺射成了一堆肉泥,惨不忍睹。



    “大皇城上束降旗,唯有佳人立墙头。十八万人齐卸甲,举国无一是男儿。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那么你关谷逍遥的尸体在哪里,我长孙芙蓉就站在哪里。”蜻蜓女妖长孙芙蓉,对被太子殿下关谷律己,间接害死的九皇子关谷逍遥,放声哭喊道。



    眼见蜻蜓女妖,对那孱弱皇子,如此情深,梦流年随即下令,让二人共赴黄泉,不会彼此感到孤单。



    突然,只见那襄情宝剑,汇聚了孱弱皇子的怒血,与那蜻蜓女妖的憾泪,灵力强劲异常。那数以万计的飞矢,皆被其阻杀折断,瞬间便化为了灰烬一片。



    现出蜻蜓女妖真身的长孙芙蓉,手握襄情宝剑,向梦流年的身后关谷律己,杀将过去。



    “躲开!”长孙芙蓉,对梦流年叫喊道。



    梦流年应声躲开,他身后的关谷律己真身,被那蜻蜓女妖的强大剑气,劈砍作了两半,死的通透。



    原来刚才站在九皇子关谷逍遥身旁的太子殿下,只不过是一名易容成他模样的死囚犯而已。



    眼见蜻蜓女妖仙法超群,深知自己的百万雄师,难伤其分毫。梦流年,与那无数将士,皆对其俯首称臣。



    眼见夫君已为肉泥一滩,蜻蜓女妖长孙芙蓉,怀抱爱子,御行着襄情宝剑,便作别了梦流年众人。



    来到幻界后,蜻蜓女妖隐姓埋名,专心抚养她与孱弱皇子关谷逍遥的情爱结晶——长孙忘情。



    二十年后,长孙忘情,已成长为了一位魔界至尊。



    至于勇猛少年秦笃涯,与那剑道女仙林雪舞。二人听完了老龙王的这段“人妖虐恋”后,轻取东海蛟龙胆。随后二人,将那南岳无量心、西方遮天掌、北境长城头、中州九城背,全部都历经万险之后取获。



    重铸后的天罡神剑,法力无边。秦笃涯将那天罡神剑,注入了自己体内无数股霸道纵横的殇气。随后,六界之内,第一神兵血饮殇刀现世啦!



    最后,魂煞帝君秦笃涯,与那剑道女仙林雪舞,二人决心隐姓埋名,久居林深,过上了没羞没臊的神仙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