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困于方寸之中 第三十四章 借酒欲浇愁

    付桓旌多日后,仍然心有不服,便继续利用天机石查看剑帝皇者秦笃涯后续的历险。



    幻界静心酒坊铁浮屠,不再规劝他的爱徒了,认为他唯有撞一次南墙才会回头。



    秦笃涯,林雪舞,耶律铭,三人聚首幽冥鬼帝面前,竟和那幽冥鬼帝做起了买卖。



    “幽冥鬼帝,您就把我们三人的神兵利器,归还给我们吧!我魔界至尊耶律铭向您保证,一旦我们三人重返人界,以后魔界与鬼界就是一家人。不知您意下如何呢?”魔界至尊耶律铭放低身段,用手搔弄着幽冥鬼帝的红胡子恳求道。



    “放屁!我幽冥鬼帝所收的一刀一剑一qiang,是绝对不可能归还于你们的。孙子,有种咱俩单挑,你敢吗?”幽冥鬼帝用力一拍桌子,对耶律铭吹胡子瞪眼大吼说道。



    “都别拦着我!我今天非一qiang挑死他不可!”耶律铭气愤不已怒喊道。



    “你去啊!我们不阻拦你,前提是,你有如龙神qiang在手。哈哈!”一旁的秦笃涯和林雪舞,二人双臂环胸大笑道。



    原来那三件神兵,如龙神qiang、血饮殇刀、翎雪宝剑,皆被幽冥鬼帝收录在幽冥宝库地牢内了。



    “臭小子,此一时彼一时,还是乖乖替我卖命,好早日轮回转世投胎做人。”幽冥鬼帝对耶律铭劝慰道。



    “说吧!你要我们三人如何帮您卖命?”秦笃涯好奇的问道。



    “九幽大帝,你们三位可曾听闻过?”幽冥鬼帝问道。



    “我幼时听娘亲提及过他的陈年往事,他可是一位远古大神,我们三人着实招惹不起。据传言所说,远古时期,九幽大帝手握九幽灵泉戟,御魔斩仙,灭神诛佛,屠戮人间,威风凛凛,一时无两。他的九幽灵泉戟,一击便刺破万里剑气长城。可谁料后来,他竟遭精灵妖后魅惑,元神俱灭,戟沉沙海,不知所踪。”林雪舞听到那个名字,惊恐万分的说道。



    “不!传言不全对,那远古神兵利器九幽灵泉戟,并没有不知所踪。如今,它现身于六道轮回镜中,就在人界剑道第一的麒麟堡内。三位,接下来不用我细说了吧!”幽冥鬼帝让他面前的三人,看他手中的六道轮回镜投射出的影像说道。



    “所以说,您是准备让我们三人空手套白狼,为您将那神兵九幽灵泉戟,从人界的麒麟堡盗来吗?”耶律铭对幽冥鬼帝问道。



    “正是如此,你们凯旋归来之日,便是你们三人重生人界之时。如此这桩一本万利的买卖,不知三位意下如何啊?”幽冥鬼帝浅笑问道。



    “那我们原先的神兵利器,您也会一并归还于我们吗?”秦笃涯谨小慎微的问道。



    “那是自然,有了那远古神兵九幽灵泉戟,我还留着你们三人的那些破铜烂铁何用。”幽冥鬼帝应允道。



    “老小子,说什么呢!我的如龙神qiang,可不比那什么废铁九幽灵泉戟差。如若您不信的话,到时候比试一下如何?”耶律铭不堪受辱道。



    “到时再说吧!所以说,你们三位这算是答应我了吗?”幽冥鬼帝问道。



    “答应是答应了,只不过如今我们三人,只剩魂魄,并无肉身,如何去得那人界的麒麟堡呢?”林雪舞摊开双手面露难色的问道。



    “这有何难,请看!”幽冥鬼帝说道。



    只见幽冥鬼帝拂袖轻轻一挥,三具三人的肉身便出现在了地上。



    “甚是厉害!我化为灰烬的肉身,您老小子都能聚到一起,我对您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啊!”耶律铭对幽冥鬼帝赞叹不已道。



    “臭小子,休要再多费唇舌啦!你们三人谨记,三日之内,若你们不回幽冥鬼界,便会魂飞魄散,轮回转世投胎做人无望。”幽冥鬼帝对着匆匆,魂入肉身背身远去的三人,再三贴心叮嘱道。



    三人很快到了人界的麒麟堡门外,却都迟迟不愿进入。



    “咋了嘛?关键时候就掉链子?”耶律铭对身旁二人不解的问道。



    “你不懂,我与那人界麒麟堡的少堡主慕寒风,曾是旧相识。如今与他相见,不把他吓死过去才怪呢!”林雪舞解释道。



    “说来也是,我曾与他也有一面之缘。你我二人,对于如今的江湖,早已是过时之人。”秦笃涯细思恐极,对林雪舞附和道。



    “旧相识?那岂不是更好说话了,我们三人不用偷盗,直接问他借用神兵九幽灵泉戟几日,不就行了。”耶律铭一听此言,连忙拉住二人硬闯麒麟堡说道。



    三人现身在麒麟堡大门前,锦衣玉服,昂首挺胸,旁若无人的往门内走去。



    “站住!不知三位,姓甚名谁?到此有何贵干?”麒麟堡大门的剑道护卫伍常,持剑伸手阻拦三人问道。



    “我们是少堡主慕寒风的旧识,那云顶剑派前任掌门人林雪舞的远房亲戚,还望侍卫大哥前往通禀。告知你们的少堡主,就说她林雪舞有遗言对他诉说。”耶律铭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一旁的林雪舞和秦笃涯,二人被眼前耶律铭的话惊呆了,一起向他竖起大拇指。



    “哦!原来是云顶剑派的剑道前辈,三位在此耐心等候,小人这就前去通报少堡主。”剑道护卫伍常,拜别三人背身匆匆离去道。



    “你可着实吓坏我们了,我以为你会说我就是林雪舞,他就是秦笃涯呢!你们魔界中人,鬼点子真是多,他们都如你这般机智果敢吗?”林雪舞突然有点欣赏耶律铭,上前满脸堆笑的问道。



    “还行吧!我跟随那刑鸣真君多时,见人说人话,面鬼言鬼语。久而久之,便懂得了几分人情世故。”耶律铭解释道。



    “哼!某些人有些过分了,我还站在这儿呢!”秦笃涯轻咳一声醋意满满道。



    不一会儿,剑道护卫伍常回到三人面前,欣喜异常。



    “三位请进!我们家少堡主早已,久候你们多时啦!”剑道护卫伍常头前领路道。



    有了伍常的贴心引路,三人很快便到了慕寒风的面前。



    慕寒风一见林雪舞,竟与已经仙逝的云顶剑派掌门人如此相像,便情不自己的上前抱住了她。



    “给老子放手!她是我的内人韩氏,不是什么云顶剑派掌门人林雪舞。”秦笃涯连忙对慕寒风用力拉扯大吼道。



    “兄台,失敬!失敬!在下对那林姑娘思念至深,可能我刚才情深难自控,万分抱歉!”慕寒风抱紧双拳,向秦笃涯致歉解释道。



    “理解!理解!自古多情空遗恨,此恨绵绵无绝期嘛!”耶律铭故意火上浇油道。



    秦笃涯对耶律铭一脸不满,林雪舞反而欣喜异常。



    “不知你们三位,所带的林姑娘遗言,都说了些什么呢?”慕寒风用手帕拭去眼角泪水伤心的问道。



    “九幽灵泉,此生所憾,一睹神兵,死而无悔!”耶律铭似有其事的说道。



    “九幽灵泉戟?在下不曾听闻,你们三位为何如此肯定那件远古神兵在我麒麟堡内呢?”慕寒风疑惑不解的问道。



    “不曾听闻?为何你会知晓那九幽灵泉是一只戟,不是刀剑?还有,我们三人不曾说过那件神兵来自远古,你又如何知晓的呢?”耶律铭反问道。



    “是你们自己说的,你们忘记了吗?”慕寒风转移话题说道。



    “少堡主,我们可不曾说过,你还是老老实实交出来吧!”秦笃涯攥紧拳头威胁道。



    “你……你的脸!”林雪舞惊恐万分大叫道。



    “是你们逼我的,受死吧!”慕寒风原先俊美的脸庞,一时间,变幻成了獠牙猛兽的面孔,他手握九幽灵泉戟狂吼道。



    “莫非你的肉身已经被,那九幽灵泉戟内的妖魂吞噬了吗?”耶律铭强装镇定的问道。



    “这都不再重要了,对于你们三个死人,我想就不需跟你们多费唇舌了吧!”慕寒风一戟刺穿三人胸口说道。



    “不好意思!我们三人本就是死人三个。”秦笃涯大笑道。



    就在慕寒风想要拔出九幽灵泉戟之时,三人双手用力握紧戟身,秦笃涯瞬间体内殇气纵横,鬼步如风,一脚点住了慕寒风的定神穴。



    如此下来,慕寒风便动弹不得,只得眼看着那九幽灵泉戟被三人夺走。



    “戟来!”



    到了麒麟堡门外,耶律铭和林雪舞魂入戟身,秦笃涯大喊一声,便御戟前往那幽冥鬼界交差去了。



    不一会儿,三人到了幽冥鬼界,停落了下来。不过,他们三人发现这里的一切都变了,焚毁严重。



    这偌大的幽冥鬼界,竟已经被一法力超绝之人尽毁,三件神器皆不见了踪影。



    “你们终于来啦!让我这一顿好等,都拿着吧!”九幽大帝突然出现在他们三人身后,将他们的神兵扔在他们面前说道。



    “你是谁?幽冥鬼帝呢?”秦笃涯捡起地上的血饮殇刀问道。



    “九幽大帝,便是在下!你说的那个胆小鬼,早已被我挫骨扬灰了,你们也很快啦!”九幽大帝右手一挥,九幽灵泉戟便重归昔日主人的手中说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九幽大帝早已神灭魂散了,你怎么可能会是他呢?”耶律铭握紧手中的如龙神qiang问道。



    “这就要感谢你们二位啦!谁让你们闲来无事,为何非要入那戟身呢?不然的话,我也不会被放出来的。”九幽大帝解释道。



    “莫非强大的不是你九幽大帝,而是那九幽灵泉戟。你当年并非神灭魂散,而是被更加强大的九幽灵泉戟,封印在了戟内?”林雪舞猜测道。



    “不错!不过你知道的太晚了,受死吧!”九幽大帝持戟,振臂高呼道。



    三人各自手持神兵,凌空飞起,将那九幽大帝围困在中间。



    “你们三个打我一个?做梦!”九幽大帝分身万影大怒道。



    “到底哪个才是他的真身啊?”三人互相问道。



    与无数分身幻影的九幽大帝混战数日,林雪舞率先力竭倒地。



    耶律铭假身幻影应战,真身早就开溜了。



    秦笃涯手握血饮殇刀,砍杀的不知疲乏,尸堆如山。



    环顾四周,发现林雪舞不见了,秦笃涯飞身落地,抱起那奄奄一息的林雪舞。



    “我说过我要娶你过门,陪你幸福一世的,你为何要如此狠心对我?”秦笃涯泪流满面哭泣道。



    “爱……爱过……”林雪舞用尽所剩气力,轻声在秦笃涯的耳边说道。



    随着抚摸着秦笃涯脸庞的手垂地,林雪舞永远离开了她此生最爱的涯哥哥。



    “不!”秦笃涯仰天长啸道。



    “俗世情爱?它只会让强者变得如同废人一般,怪不得你那么不堪一击。”九幽大帝对秦笃涯讥笑道。



    “不!你说错了,大错特错。因心中有爱,我才有血有肉,存活于世。”秦笃涯左手持刀,右手握剑,对九幽大帝奋力反驳道。



    “刀剑涯舞!”



    突然,左手持血饮殇刀,右手握翎雪剑的秦笃涯,双手合十,刀剑合一。



    霎那间,天地变色,只见有三股惊破天地的力量,一同涌向九幽大帝。血饮刀意、翎雪剑气、涯舞真情,三股力量,汇聚于九幽大帝体内。



    “不……可能……”九幽大帝的身体,无法一时间承受如此巨大的三股力量,爆裂而亡道。



    “我也觉得不可能,你不可能承受得住,如此巨大的三股力量,安息吧!”秦笃涯对着爆裂身亡的九幽大帝说道。



    “我是谁?我在哪?”林雪舞在剑道仙界醒来,向四周惊恐万分的问道。



    “乖女儿!你是云顶剑派第三位剑仙林雪舞,不然你还能是谁,我的小傻瓜。你现在位于我们剑道的仙界,傻孩子,快起身吧!”剑仙林雪峰抚摸着爱女柔顺的秀发,相当满意的说道。



    “不!我不想当女剑仙,我要我的涯哥哥。”林雪舞一把推开父亲说道。



    “好吧!都随你,前面便是剑仙渡口,你一跃而下,便可重返人界了。”林雪峰指向不远处的一处渡口说道。



    “谢谢爹爹!再见!哦!不对,后会无期。”林雪舞躬身拜别父亲林雪峰说道。



    人界的秦笃涯,痛失挚爱,万念俱灰,整日酗酒,形同一个废人一般无两。



    生死易渡,情劫难破。



    突然,醉倒酒桌的秦笃涯背后,那把血饮殇刀震动个不停,脱鞘而出。



    只见那把神兵,在天地之间,写画着四个大字。



    “剑气长城”



    剑气,绝者,气吞山河!



    林雪舞按着剑仙林雪峰所指,一路欢快的小跑,到了剑仙渡口处。



    “雪花钱,拿来!”一位白发老者,伸手拦住了林雪舞的去路说道。



    “雪花钱?不曾听闻,需要多少?”林雪舞翻掏着自己的荷包问道。



    “黄金万两!身为一名女剑仙,不会连这点积蓄都没有吧?”长者摊开右手索取问道。



    “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你看本剑仙浑身上下,何处能藏的下那黄金万两?”林雪舞苦笑道。



    “无尘袋,不曾携带吗?”白发老者问道。



    “无尘袋?又是何物?作何用途?”林雪舞疑惑不解的问道。



    “无尘袋,可容纳万物,莫说是那万两黄金,纵使绝顶山河依旧装得。莫非你不曾听闻?不曾寻获一两个吗?”白发老者狐疑问道。



    “老爷爷!本剑仙才刚历经三劫,破境飞升剑道仙界。自然对这些略感懵懂无知,还望您多多包涵!”林雪舞按捏着白发老者的肩部致歉道。



    “你还好意思说出口,羞不羞?还不赶快下去继续修炼,在此作甚?还想要继续辱没剑道仙界的名声吗?”白发老者突然转身,原来他是剑道先祖林剑南,也就是林雪舞的爷爷,对她敲打道。



    话音刚落,没等她林雪舞反应过来,她便被林剑南的须鲸剑柄打伤,跌落到剑气长城去了。



    六界之内,秦笃涯痛失挚爱,万念俱灰,整日无所事事,酗酒无度。



    “客官,您在本酒馆饮酒七日,已经身无金银,付这酒钱。我看您这宝刀,兴许还能置换些钱币,要不然典当于我如何?”红尘客栈掌柜淼道对秦笃涯提议道。



    “如何?我一刀夷平了你这红尘客栈何如?”秦笃涯半醉半醒道。



    “来人呐!快将这厮轰出客栈,把他的宝刀扣下。”掌柜淼道眼见秦笃涯满面煞气,自然不敢亲自动手抢夺宝刀,吩咐酒馆内的五六名伙计说道。



    霎那间,只见秦笃涯的四周,瞬间出现了五六名壮汉,将醉的七荤八素的秦笃涯擒住抬起,扔出了红尘酒馆。



    人好处理,刀却不易。



    一个壮汉来到血饮殇刀面前,右手刚触及宝刀刀柄,便被那刚硬殇气震的魂飞魄散。



    “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掌柜淼道大声喝斥余下壮汉大喊道。



    五人上前,被血饮宝刀,瞬间饮尽骨血,消失无踪。



    随后,血饮宝刀凌空飞起,来到了掌柜淼道面前,架在了他的脖颈处。



    掌柜淼道哭吓的连忙跪地求饶,失却了他刚才的小人得志。



    血饮殇刀,重归秦笃涯手中,人刀合一,一刀便夷平了红尘酒馆。



    秦笃涯也在殇气运作下,恢复了些许神志。



    “你为何毫发无伤?”秦笃涯质问眼前饮酒之人道。



    “哥们,许久不见,忘却了在下不成?”耶律铭举杯侧脸面对秦笃涯问道。



    “魔界至尊耶律铭,在此作甚?”秦笃涯仍在责怪他,昔日大战九幽大帝,中途逃离问道。



    “自然是为了帮你,解除心中烦恼之事而来,不然我何须来此无人问津之地。”耶律铭饮完杯中美酒说道。



    “难道你有林雪舞的下落不成?”秦笃涯瞪大双眼问道。



    “想要知道她的下落,来剑气长城找我。”耶律铭手执竹扇,扇将了两下,便消失在了秦笃涯面前说道。



    原来那只是耶律铭的幻影罢了,真身却不知所藏何处。



    林雪舞跌落剑气长城,感到异常寒冷,双手紧紧抱住瑟瑟发抖的自己。



    “冷吧?”一只灵猴蹿出来,对林雪舞问道。



    “还行,我剑仙体质,还撑得住。不过,你这小小灵猴,为何在这苦寒之地?”林雪舞低头,轻抚灵猴脑袋问道。



    “我在等一个人,一个剑气长城的新主人。”灵猴伤心欲哭的说道。



    “什么?这偌大的剑气长城,竟没有主人?我大剑道如今,这么没有牌面了吗?”林雪舞惊讶万分的问道。



    “曾经有过,剑气,绝者,气吞山河!说的就是那剑圣独孤傲。他曾是剑气长城的主人,谁曾想九幽大帝手持九幽灵泉戟,一戟破之,他便颓废不已。我虽然整日劝他回想往日,一剑饮山河,那是何等威风霸气。但是他总说败了就是败了,人不能活在往日的辉煌里一辈子。”灵猴解释道。



    “一剑饮山河?何剑?”林雪舞好奇的问道。



    “九霄惊魂剑,不过现在已经被他深埋剑气长城剑冢内,不曾现世。”灵猴回道。



    “剑圣独孤傲,现在身居何处?”林雪舞问道。



    “我已经苦苦寻找他百年,不曾有些许线索。只道江湖传闻,他只为有缘人而现世人间,不会为我这旧友而出现了。”灵猴抬手掩泪说道。



    “别哭啦!为他不值得,自古剑中圣者,多半不顾私情,崇尚剑道。你不会一个人的,你现在不就有我了吗。”林雪舞抱起灵猴劝慰道。



    秦笃涯御刀飞行,很快到了剑气长城。只不过,他停落下来,所见到的一幕,让他顿感醋意满满。



    “放开她!”秦笃涯对灵猴吃醋道。



    “好,好,好,都听你的。这才几日不见,一只灵猴的醋都吃,羞不羞?”林雪舞对秦笃涯笑道。



    “哪有!我是担心它是一只坏猴子,会伤害你而已。”秦笃涯发觉自己刚才措辞有些唐突,对林雪舞解释道。



    “须弥,过来!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保护你的。”林雪舞向被秦笃涯一脸凶神恶煞吓坏了的灵猴招手道。



    “血饮宝刀?”灵猴看见秦笃涯背后的宝刀说道。



    “不对!是血饮殇刀,你认得此刀?”秦笃涯惊讶不已的问道。



    “那是自然,想当年,邪刀皇手握血饮宝刀,拖着他那肥胖的身体,来剑气长城挑战剑圣独孤傲,我当时就在现场。”灵猴须弥说道。



    “你见过邪刀皇?那他的十三界刀意,你自然是见识过了?”秦笃涯好奇的问道。



    “那是自然,菜的抠脚,不记也罢。我的旧主人,剑道十三境大修士独孤傲,一招剑舞九天,把他打的有生之年,不敢再踏临剑气长城半步。”灵猴须弥十分得意的炫耀道。



    “我不信,我们刀意中人,从来不比你们剑道中人差一分,何况是我们的刀意先祖邪刀皇。”秦笃涯说道。



    “须弥,你说你在等下一任剑气长城的主人,而你的前主人剑圣独孤傲也在等待有缘人,他们会不会是一个人呢?”林雪舞猜测道。



    “可能是吧!剑道中人,虽千万人,有此机缘福泽的,恐只有一人吧!”灵猴须弥回道。



    “不可能是你的,你已飞升剑道仙界,现在是一位女剑仙。按照实力排序,你都压灵猴须弥的前主人剑圣独孤傲一头,那么会是谁呢?”秦笃涯对林雪舞说道。



    “我自然知晓,我就是随口说说,你那么认真干什么?还能是你不成?”林雪舞对秦笃涯记仇道。



    “自然也不可能是我,我可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刀意中人,不曾沾染剑道一二。”秦笃涯心知肚明道。



    “不曾沾染剑道一二?那我们算什么?”林雪舞赌气道。



    “正道同盟,理应互相帮助,你说呢?”秦笃涯对林雪舞的气恼视若无睹道。



    “好!这可是你秦笃涯亲口所说的,我们二人的关系仅仅是正道同盟而已,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来云顶剑派叨扰我。”林雪舞气恼到垂泪道。



    “别呀!我是开玩笑的,我错了还不行吗?”秦笃涯立马求饶,一把搂林雪舞入怀说道。



    “啊!这腐臭的情爱味道,熏得我脑壳疼,疼的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耶律铭凭空出现在二人面前,双手抱头痛苦不已道。



    “哎!不是我说,耶律铭,你是我的影子吗?我到哪,你就到哪?”秦笃涯笑问道。



    “当然不是!我是被你们二人情爱的酸臭味,熏出来的,熏的我脑壳疼的厉害。灵猴须弥,快告诉我,九霄惊魂剑何在?”耶律铭手提如龙神qiang,指着灵猴须弥问道。



    “不知道!你是魔界中人,就算我知道了,也是不会告诉你的。哦!不对呀!你刚才在此隐身偷听多时,我不是全都说了嘛!那宝剑在剑气长城藏剑冢内,你是不是傻啊?”灵猴须弥对耶律铭冷嘲热讽道。



    “捆仙绳何在?”耶律铭气愤不已的大喊道。



    霎那间,一人,一猴,一仙,三脸懵逼,不知所措。只见一条仙气缭绕的绳索,凭空出现,一圈一圈的捆绑住了女剑仙林雪舞。



    “卑鄙小人!无耻下流!”林雪舞被耶律铭擒住,啐了他一脸唾沫大骂道。



    “我本就是魔界中人,卑鄙?可笑至极,这叫兵不厌诈。”耶律铭用手擦拭掉脸上的唾沫反驳道。



    “放开她!哥们,你不是最喜欢做买卖吗?你要什么,我都给你。”秦笃涯对耶律铭伸手阻拦道。



    “你还是一个弟弟,往后稍一稍。灵猴须弥,快告诉我藏剑冢在哪里?带我前去,不然我就一qiang了结了她。”耶律铭qiang指林雪舞,对灵猴须弥威胁道。



    “好吧!跟我前来,你要是敢伤我林姐姐分毫,我必不饶你!”灵猴须弥头前引路回首,对耶律铭说道。



    一行四人,很快到了剑气长城藏剑冢,无数飞剑林立。



    “这里有不下于万把飞剑,到底哪一把才是九霄惊魂剑?”耶律铭对灵猴须弥逼问道。



    “主人曾说过,是剑选人,并非人择剑。所以你问我,我也告诉不了你啊!”灵猴须弥双手摊开无奈道。



    “我不信,我堂堂魔界至尊,配不上九霄惊魂剑。”耶律铭将手中如龙神qiang抛于空中,幻化成无数杆长qiang,一一挑毁剑冢内的各把飞剑说道。



    “你在干什么?你这样会毁了剑气长城的,这些剑气凝结而成长城。若剑毁,则城破,我们所有人都会给剑气长城陪葬的。”灵猴须弥急忙上前,对耶律铭的莽撞行为阻止道。



    怎奈如龙神qiang戾气过盛,竟重伤了灵猴须弥。



    眼见灵猴须弥奄奄一息,剑圣独孤傲破剑棺而出,用强大无比的剑气护住灵猴须弥的魂元。



    “主人!属下就知道,你是不会弃我于不顾的,我就知道…………”灵猴须弥虽口吐鲜血,但是非常高兴的说道。



    “别再说啦!都怪主人,是主人不好,不该让你孤身一人空守剑气长城百年。”剑圣独孤傲不停的向,灵猴须弥的体内灌输剑气垂泪道。



    “我不怪主人,若没有主人,我早就死于非命了,哪会长寿至今日。只是须弥没有办法,再陪伴主人共度下一个百年了,须弥好冷啊!须弥困了,好困…………”灵猴须弥眼睛缓缓闭合道。



    “不!须弥不困,主人还有很多,很多的话,要与须弥彻夜细说呢!”剑圣独孤傲紧紧抱住灵猴须弥的尸体大声哭泣道。



    “剑圣前辈,请节哀顺变吧!它已经走了,也许这就是它的宿命吧!”秦笃涯拍打着独孤傲的肩部,对其劝慰道。



    “不会的,须弥不会走的。须弥会陪主人一起度过下一个百年,下下个百年,以后的无数个百年。”剑圣独孤傲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现在呢?”耶律铭一qiang便将灵猴须弥肉身尽毁,让它魂飞魄散问道。



    “剑来!”



    只见剑圣独孤傲怒不可遏的大吼一声,九霄惊魂剑应声从他的身体内,破体而出,剑气可吞山河。



    “你已经输了,妄想用有情剑,打败无情qiang的那一刻,你就已经败了。”耶律铭大笑道。



    “不!在我的剑气长城,我就是不败的。”剑圣独孤傲万剑归宗,一剑逆天,把耶律铭的如龙神qiang击碎道。



    “不可能!你不可能有如此巨大的力量!”耶律铭被巨大的剑气重创吐血说道。



    “不可能?在我的剑气长城,一切皆有可能。这一剑,是为了须弥,安息吧!”只见剑圣独孤傲,人与九霄惊魂剑,合二为一,剑气纵横无两,一剑便刺穿了耶律铭的魂元怒吼道。



    这剑气的光芒太过耀眼,被秦笃涯救下的林雪舞拉上他,一个剑遁,逃离了这万里剑气长城。



    待那耀眼光芒褪散去,剑气长城轰然倒塌,也许只有有情有义的剑圣独孤傲,才配得上它吧!



    站在缥缈峰顶的秦笃涯和林雪舞,二人对此感慨良久,相顾无言。



    这个时候,不用再多费唇舌啦!血饮殇刀,脱鞘而出,凌空破云,四字突现。



    “qiang神灭世”



    待爱徒付桓旌从天机石中出来后,铁浮屠便和他掰扯起了离殇山老瓦乱嫁女的奇闻趣事。



    离殇山老瓦,生落得很是不对,一辈子孤苦。幸好他晚年仗剑出手,救下了一位落魄世家的美貌女子,收其为自己的义女,才不至于孤独终老。



    幻界之内,老瓦为自己貌美如花的义女物色了很久,仍然找寻不到一位家境显赫的如意郎君。



    在义女看来,义父老瓦是一个极其贪财的人,每次物色一个家境地位还算不错的幻界男子,他总是刨根问底拦不住,询问对方家财几何,良田多少,府邸宽广与否。



    久而久之,这位心力交瘁的义女生无可恋,恨不得当初自己死于剑下,没有被她这位生不对的老瓦义父搭救。



    可是,这位义女是万万死不起的,她可是离殇山老瓦存活的唯一念想。一旦她悄然离世,她的义父老瓦便也无法久活了。



    终有一日,离殇山老瓦满脸堆笑的将爱女嫁了出去,对方是一个家境比较殷实的贵族子弟。



    “臭小子,懂了吗?”暗侍浮屠问道。



    “师傅,徒儿不知应该懂得些什么呢?”付桓旌说道。



    “臭小子,老瓦生不对,爱女死不起。离殇山老瓦乱嫁女,幻界贵族头皮发麻。在你看来,老瓦的所作所为正确与否呢?”暗侍浮屠问道。



    “师傅,徒儿不知。请恕徒儿愚钝无知,还望师傅您老人家能够明示一二!”付桓旌说道。



    “对和错,是相对而言的。对于他老瓦本人而言,自知出身贫寒,尝尽了悲苦日子的滋味,便不愿爱女余生受苦。对于老瓦义女而言,每日被义父生拉硬拽,前往幻界各处名门望族物色一下情郎,便心生埋冤愤恨之情。对于你我师徒二人而言,他离殇山老瓦正确与否,各自都有着一套道德准则,去衡量他的所作所为是否正确。”暗侍浮屠说道。



    “师傅,徒儿倒是不那般认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离殇山老瓦,又不是他的义女本人,无权肆意安排爱女的婚嫁事宜。纵使他老瓦出自一番好意,想要自己的爱女余生顺遂无忧。”付桓旌说道。



    “臭小子,看来你真的是名副其实的愚不可及啊!为师与你小子叙说了这么大半天,当真只是想要从你的口中听到他离殇山老瓦对错吗?如今那离殇山有一份天大的机缘气运,你小子还不快去碰一碰运气,还待在这儿作甚?”暗侍浮屠气恼万分的敲打付桓旌说道。



    听闻此言,付桓旌立即御行着轩辕神剑,前往不远处的离殇山去了。



    至于暗侍浮屠口中所说的那份天大的机缘气运,只是一面名叫“金钗琉璃镜”的破损铜镜罢了。



    可是,金钗琉璃镜内的紫云落霞国,偌大的一国气运机缘,才是幻界各位修行之人争抢的目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