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困于方寸之中 第十九章 意外收获多

    落魄少主付桓旌,御行着师傅铁浮屠的惊鸿神剑,很快便到了幻界的极北之地幽冥北海。



    在幽冥北海逗留几日后,付桓旌偶遇到了姜苏瑞公主,便向其询问了这幽冥北海的姜扶摇现居何处。



    原来眼前的这位幻界幽冥北海姜苏瑞公主,只不过是他们幽冥北海之中最小的那位公主罢了。



    那位姜扶摇,才是他们幽冥北海的长公主。天生尤物一个,拥有着前凸后翘,丰韵娉婷的一副绝美身材。



    只不过嘛!我们那位轻狂放荡的长公主姜扶摇,由于在幽冥鬼都最热闹的娱乐休闲场所,解忧酒坊内长期流连忘返,整日与都城内的那些达官显贵鬼煞们彻夜买醉。在全幽冥鬼都城内的众位魅灵女子眼中,她只不过是一位极会向好色之徒,搔首弄姿和卖弄fengsao的异地长公主罢了。



    此处需要解释一下,姜扶摇隶属于幻界的极北之地幽冥北海,却极其钟意幽冥鬼都内的幽冥鬼王,便久居在幽冥鬼都扶摇圃内的解忧酒馆里面。



    久而久之,但凡有幽冥鬼都的魅灵女子,在曲折破旧的幽冥鬼道路上,撞见了那位醉酒胡言的长公主姜扶摇。看到她虽然拥有着惊为天人的姣好身材,却不知洁身自好的举止如此yinjian放荡,便都在她身后不远处,对她偷偷的小声咒骂一句:奶大有什么了不起啊!奶大下贱!



    醉酒乱语后的长公主姜扶摇,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的引人瞩目,勾人遐想。她的一颦一笑,都能教这幽冥鬼都的全部灵体男子感到心醉不已,那些一旁火冒三丈的魅灵女子们便更加羡妒万分了。



    尤其是当那幽冥北海的长公主姜扶摇,手握需要无数颗小暑钱烧造的酒壶,左摇右晃的醉步行至奈何桥上时。她那诱人丰姿和万种风情,在她弯腰向桥下的往生河流倾吐的那一刻,完全展露在整座幽冥鬼都男子的面前。眼见如此美景,无数灵体男子驻足观赏,直教他们意乱情迷,甘愿立即化作成那桥下往生的涓涓流水,想要品尝一下这位绝世美人适才咀嚼过的美味佳肴滋味如何鲜美。



    为何整座幽冥鬼都的灵体男子,突然偏爱追求如幽冥北海长公主姜扶摇这般奶大下贱的魅灵女子,这可全要拜我们幻界的刁蛮公主梦颖蔷所赐。



    “呵!你们这群愚蠢无知的幻界男子。本公主老老实实躺卧在这幻界英灵宫殿的床榻之上,距离你们那苦寒之地的幽冥北海足足有两千里的路途,竟然都能被你们大家误言中伤。”温暖被褥内的刁蛮公主梦颖蔷撅嘴耍小孩子脾气的喃喃自语道。



    究其根本原因,便是她幻界英灵宫殿内的刁蛮公主梦颖蔷,虽然奶小太平,却拥有着一副娇小可爱的脸蛋和性感漂亮的锁骨。更何况她还对于幻界的诸位灵尊忠贞不渝,是一个冰清玉洁的灵体女子,自然引得无数幻界男子争相追求。



    据说,幻界的大地之上,想要追求她梦颖嫱的灵体男子,已经从那熔岩巨人林立的无量山排到幽冥北海了。更有甚者,有些想要半途插队的幻界男子,都潜伏在幽冥鬼都的深处伺机而动呢!



    只不过嘛!自从我们幻界英灵宫殿的刁蛮公主梦颖蔷,决定亲自动身遍访幻界的五方国界大地,为自己挑选未来英灵宫殿的驸马爷后。魂煞深渊的渊主长子,无涯幽谷的谷主长子,精髓噬泉的泉主长子,灵魅亡湖的湖主长子,四人都在苦苦追求我们刁蛮公主梦颖蔷的曲折道路上,接二连三的:折戟沉沙。



    试问,整个幽冥鬼都之内,又有几人的出身家世,可以比肩上述四位幻界王爷长子的呢?答案自然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因此缘故,整个幽冥鬼都的灵体男子,皆坚信那些胸小的魅灵女子难以追求,便都更加心甘情愿的跑去,追求这如同幽冥北海长公主姜扶摇般奶大下贱的魅灵女子。



    从幽冥鬼都的诸位鬼煞口中,付桓旌将那些只言片语捋了捋,便大致了解到了眼前这位,正在痛饮美酒的扶摇鬼后,曾经有着什么样坎坷曲折的情爱往事了。



    首先,是那位幽冥鬼王辜负了,她扶摇鬼后的情深一片。然后,他云顶剑派的大长老慕容博,竟然为了骗取扶摇圃内的一缕剑魂,又在她扶摇鬼后的情爱伤口处涂毒撒盐。



    言尽至此,付桓旌终于明白了,他云顶剑派大长老慕容博,三番两次的低身恳求自己前往幽冥北海的原因了。



    三日后的一个深夜,在幽冥鬼都扶摇圃的一家解忧酒馆里面,扶摇鬼后偶遇到了付桓旌。谁料二人竟一见如故,便促膝长谈了起来。



    “情不敢至深,恐大梦一场。”扶摇圃的扶摇鬼后买醉道。



    “卦不敢算尽,畏天道无常。”胸有成竹的付桓旌饮酒道。



    “小屁孩!你懂个什么算卦,就只会哄骗那些无知的孩童罢了!”半醉的扶摇鬼后对付桓旌浅笑道。



    “愿有人待你扶摇鬼后如初,疼你入骨,从此深情不被辜负。敬你一杯酒,愿你有诗,有梦,有坦荡荡的远方。我干杯,你随意。???”付桓旌立即收起酒桌上那几枚算卦用的铜钱,端起了一杯极品美酒,对扶摇鬼后说道。



    “不会再有了,你大哥幽冥鬼王,明日便要迎娶她人了。以后都不会再有人心疼我扶摇鬼后这个,繁华散尽不再美好,肤若枯木老态龙钟的孤寡老人了。”扶摇鬼后把眼前的付桓旌,醉酒错当成了幽冥鬼王的九弟,举起一壶美酒痛饮道。



    “会有的,会有的。”付桓旌猛拍着自己的厚实胸脯,向扶摇鬼后保证道。



    “我扶摇鬼后一世的流浪,只为让那坚定的足迹在无悔的路上,留下深深的痕迹。我一世的追随,只为让那盛开的花朵在芬芳的花园里,永远弥留淡香。我一世的爱恨,只为让那情感的纠缠在荒凉的沙漠里,随风永久飘逝。终究,我的红尘有梦,铭记那些你我过往的是是非非。我的红尘有泪,镌刻那些你我曾经的月下花前。我的红尘曾有你幽冥鬼王,却无法牵手那些你我今生的幸福余年。”扶摇鬼后醉酒倚窗,望向远处幽冥鬼王的喜庆府邸,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别哭!皇冠会掉,坏人会笑。又不是你扶摇鬼后的过错,是我的大哥幽冥鬼王配不上你而已。在我看来,你值得比他更好的人,对你情深。”付桓旌伸手想要为其擦拭掉眼角的泪水劝慰道。



    “世人皆言,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没有了他幽冥鬼王,如今我扶摇鬼后要这幽冥北海女王的王冠,又有何用啊?”扶摇鬼后借酒浇愁哭喊道。



    “扶摇鬼后,不知你以后有何打算呢?”付桓旌想要转移眼下这个悲伤的话题问道。



    扶摇圃隶属于幽冥鬼都,犹如云水村隶属于上关郡县一般无两。



    “有些人相识就像是梦一场,这段感情我扶摇鬼后输了。他幽冥鬼王转身的那一刹那,我终究还是要流着眼泪,离开这座有他的幽冥鬼都。”扶摇鬼后擦拭掉眼角的泪水望向窗外,想要最后看一眼这幽冥鬼都的美丽夜景哭诉道。



    “别走!”付桓旌连忙伸手阻拦道。



    “这座幽冥鬼都,已无爱我之人。我扶摇鬼后留下来,还有什么意义呢?”扶摇鬼后质问道。



    “不,仍会有人爱你的,我就十分的爱你啊!”付桓旌说道。



    “小屁孩!你不懂,你那不叫爱,那只是一种你对美好事物的喜欢而已。待它繁华散尽,不再美好,你自然就会开始厌弃它的。”扶摇鬼后被眼前幽冥鬼王九弟幼稚的话语逗笑道。



    “不会的,纵使她老态龙钟,肤若枯木,我也绝对不会厌弃她的。”付桓旌再次猛拍自己厚重的胸脯,向扶摇鬼后保证道。



    “爱上他幽冥鬼王以后,我扶摇鬼后喝着孤独的酒,吹着自由的风,等着一个没有归期的人。在我的余生里,做着只有我自己的梦。”扶摇鬼后回忆起往事感慨垂泪道。



    “扶摇鬼后,我大哥幽冥鬼王,他不配让你等!答应我,忘了他。重新开始,去爱一个,值得让你等待的人。”付桓旌规劝道。



    “我扶摇鬼后不想再随随便便的爱了,因为有一种孤独名为宁缺毋滥,有一种寂寞叫作只为等待某人。”扶摇鬼后冷冷的说道。



    “为什么?我大哥幽冥鬼王,对你扶摇鬼后而言,就那么的难以忘怀吗?”?付桓旌也入戏太深的追问道。



    “他幽冥鬼王是我扶摇鬼后患得患失的梦,我是他可有可无的人。毕竟这穿越山河的箭,刺的都是用情至极的人。”扶摇鬼后感到鼻子十分酸痛道。



    “我对你扶摇鬼后,也用情至极啊!为什么你就死活不愿,也施舍给我一个机会,让我也有机会对你情深一片呢?”付桓旌撕心裂肺的的大声哭喊道。



    “我扶摇鬼后曾天真的以为,会在林深时见鹿,海蓝时见鲸,梦醒时见他幽冥鬼王。可实际上呢!林深时雾起,海蓝时浪涌,梦醒时夜续,不见鹿,不见鲸,也不见他。但终究,鹿踏雾而来,鲸随浪而涌,他没回头,又怎知我不在。可我看来,鹿见人而惊,消失于林深,鲸踏浪而上,搁浅于浅滩,亦如我见他,如碌如惊。终究,鹿惧人前,潮退鲸落,雾气藏他心,不见他,不见我。”扶摇鬼后唏嘘长叹道。



    说罢!扶摇鬼后再次感到困乏不已,将自己的一双玉臂,慢慢的横放于酒桌之上,轻枕着便睡去了。



    一直和扶摇鬼后跨服聊天的付桓旌,将其从酒桌之上,轻轻的抱起,慢放于床榻之上,缓慢脱下她的宝靴,为其小心翼翼的披盖上温暖被褥,便关紧门窗悄无声息的离去了。



    次日,幽冥鬼都的帝君幽冥鬼王,他的大婚典礼如期举行,鞭炮齐鸣锣鼓喧天,全城都的鬼煞们都在狂欢,庆祝着这场百年难得一遇的盛事。



    酒醒后的扶摇鬼后,被纸窗外震天响的吵闹声惊醒了,便不顾左右的穿上宝靴,快步推窗望去。



    只见那幽冥鬼王一身红装,坐骑着高头大马,向两旁的鬼煞们行礼致谢,并从她扶摇鬼后的纸窗下面缓缓经过。



    他幽冥鬼王终究还是迎娶了她人为妻,曾经许诺给她扶摇鬼后的那些山盟海誓,竟然脆弱到被微风一吹便消散不见了。



    心如死灰的扶摇鬼后,从此便不再相信,这幻界之内存在着,什么狗屁至死不渝的情爱。她并没有回到幽冥北海,继承那个女王的高位。而是选择终身留在这扶摇圃的解忧酒馆内,十分满意做一名普普通通的陪酒侍女。



    至于那付桓旌,这个情痴,竟然放着锦衣玉食的幽冥鬼都九王子日子不过,死活非要跑去什么扶摇圃的解忧酒馆里,甘心做一个小小的杂工。



    “小屁孩!你说这世间的女子,是奶大下贱的女子好,还是胸小太平的姑娘佳呢?”陪酒侍女扶摇鬼后向付桓旌半露着自己深不可测的沟壑浅笑问道。



    “扶摇鬼后!虽然在下只是一个贫苦的算命先生,但是只看人不看胸。奶大下贱的女子,若行善事,便极佳。胸小太平的姑娘,若作恶事,便不好。”小杂工付桓旌玩弄着手中的算卦铜钱鼻孔流血的回道。



    突然,那扶摇鬼后的记忆殿堂轰然倒塌,眼前的一切美好往事都消散不见了。



    “付桓旌,你竟然敢利用天机石,让我再次情伤?”扶摇鬼后不由他付桓旌解释便幽冥鬼爪擒拿住了他的脖颈怒吼问道。



    “扶摇姐姐,你别着急啊!请继续欣赏!”付桓旌喘气艰难的说道。



    二人再次进入了天机石中,扶摇鬼后倒想要看他付桓旌究竟,接下来能够玩出什么花来。



    缘,妙不可言!



    与此同时,我们幻界英灵宫殿的刁蛮公主梦颖蔷,也正在幻界幽冥鬼都扶摇圃的解忧酒坊内,陪同着幽冥鬼王的三弟饮酒作乐呢!



    听闻此言,我们幻界那位胸小太平的刁蛮公主梦颖蔷,自然如鲠在喉感到十分的不乐意了。



    “小杂工,你过来!”梦颖蔷挥手呼喊道。



    “来了!不知客官,您有何吩咐呢?”付桓旌满脸堆笑的问道。



    “本公主刚才听闻,你说这幻界之内胸小太平的魅灵女子,若作那恶事,便不好?可有此事啊?”梦颖蔷无事生非的问道。



    “小人嘴欠!小人嘴欠!”付桓旌赶忙抽打着自己的喜爱招惹祸事嘴巴跪地求饶道。



    “小屁孩,快起来!你又没有说错过什么,为何如此卑躬屈膝,要向她一个胸小太平的魅灵女子求饶呢?”姜扶摇连忙拽拉起双膝跪地的付桓旌说道。



    “她可是如今幻界英灵宫殿灵尊的独女梦颖蔷,我们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吧!”付桓旌躲藏身后附贴在姜扶摇的耳边轻声解释道。



    “那又如何?如今在这偌大的幻界五方国界大地之上,王子犯法,尚且与那庶民同罪。今夜在场的诸位客官,还能让她区区一个英灵宫殿的刁蛮公主,就把这万年不变的黑白,颠倒错位了不成?”姜扶摇据理力争道。



    至于此时刁蛮公主梦颖蔷,她身旁的那位幽冥鬼王的三弟,为何不立马站挺出来,拉扯自己昔日的九弟一把。自然是因为幽冥鬼王的父亲,也是他们二人的亲生父亲,早就已经与他这位逆子断绝父子关系了。



    “颠倒黑白?错位正反?好!本公主今夜就好好的跟,你这位奶大下贱的魅灵女子,仔细掰扯掰扯,复原一下这黑白,归位一下那正反。”梦颖蔷手握一个鼓囊囊的荷包起身说道。



    “不知公主大人,如何复原这黑白?又怎样归位那正反呢”姜扶摇冷笑问道。



    “分认清楚了孰对孰错,便会复原黑白,归位正反。”梦颖蔷两手空空的挺胸说道。



    “那又是如何,分认清楚的呢?”姜扶摇只是稍微站直了一下玉体不屑一顾的问道。



    实话实说,横纵方向比较一下,二位公主的胸前沟壑,着实有着云泥之别。



    “首先,是本公主主动招呼他过来的,只是随口问了他一个,无关痛痒的细小问题罢了。问他刚才的口中所言,是否存有着轻视幻界之内,所有胸小太平魅灵女子的嫌疑。然后,他竟然不知自爱的抽打起了自己的嘴巴,还不停的向本公主致歉。到了最后,你这位不明事由的胸大下贱魅灵女子,路见不平便拔刀相助,为他向本公主讨要起了一个合理的说法。敢问本公主适才所说,有讲过一句不符实情的话语吗?”梦颖蔷条理清晰的叙说道。



    “不曾!”姜扶摇说道。



    “只不过现在看来,这三件陈旧事情,都已经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本公主适才饮酒间隙,突然发现自己丢失了,一个装有十颗小暑钱的精美荷包。”梦颖蔷可怜巴巴的说道。



    只见话语只说了一半,那梦颖蔷突然不往下继续讲说了,一双墨眸定睛盯看着姜扶摇的玉体,上下打量了起来。



    “又怎样?”姜扶摇被梦颖嫱盯看的毛骨悚然挺胸问道。



    “不怎么样!只是本公主,如今怀疑是,这整间解忧酒坊,所有在场的灵体力骨之中,那个,最穷困的小杂工。他偷盗的!”梦颖蔷故意断断续续的指说道。



    谈话间,只见她刁蛮公主梦颖蔷,笔直的伸出自己右边玉手那根食指,指向着解忧酒坊在场的所有灵体。然后她不停转动着自己的玉体,每一刻她食指,指向的灵体,都在发生着不同的变化。最后,她的话音落处,那根旋转到停不下来的食指,指向着小杂工付桓旌,便不再圆形转动,竟然定格住了,停在一处。



    “不可能的!”



    “他绝对不可能偷窃荷包的!”



    “据我所知,他为人很好的!”



    …………



    一时间,幻界幽冥鬼都扶摇圃的解忧酒馆内众人,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不过稍微整理一下他们的那些只言片语,提取到的都是同一个意思,那位小杂工付桓旌是绝对不可能偷窃,她刁蛮公主梦颖嫱精美荷包的。



    “都听见没有!我们幻界胸小太平的公主大人,如今的你,大错特错了,他绝对不可能,是那个偷窃你荷包的灵体。我个人认为嘛!出于你刚才对他的无理污蔑,你必须向他躬身道歉!”姜扶摇挺胸对梦颖嫱逼迫道。



    “向他这个无耻小贼道歉?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啊!应该是他跪下,跟本公主求取原谅吧!在坐的诸位,古人曾言,人心隔肚皮。小杂工,你就乖乖的交出来吧!兴许本公主心情一好,便不再计较此事了。”梦颖蔷用力推开姜扶摇对付桓旌笑道。



    “好吧!什么都是我说的。”一位梦颖嫱眼前匆匆路过的古人掩面垂泪道。



    “我付桓旌又没有偷你的荷包,你让我交什么啊?你看这个口袋,没有吧!你看这个口袋…………”小杂工付桓旌满心委屈的掏翻着自己浑身仅有的两个口袋为自己洗脱诬陷道。



    小杂工付桓旌的杂工衣衫,只有两个破旧口袋,他将一个口袋翻了个底朝天给大家看后,又去翻掏另外一个。



    突然,他付桓旌发现口袋里面,竟然凭空多出了一个鼓囊囊的精美荷包,便立马捂紧了口袋。



    “看什么呀?你倒是快些翻掏出来啊?”眼见奸计得逞的梦颖蔷逼迫问道。



    “对啊!小屁孩,还在磨蹭些什么,快点儿翻掏出来,好证明你的清白啊!我相信你,一定没有偷窃过,她的那个什么精美荷包。”姜扶摇催促说道。



    “还等什么呢?快掏出来啊!”梦颖蔷加重了语气逼迫道。



    “别逼我!”小杂工付桓旌浑身发抖冷汗直流的大喊道。



    “小屁孩!你在怕什么呀!反正你又没有偷,我来帮你翻掏出来吧!”姜扶摇继续劝说道。



    说罢!姜扶摇便立马向付桓旌缓步走去,伸出双手想要帮他翻掏另外一个口袋。



    “你别过来!”付桓旌突然对姜扶摇大喊道。



    死死握紧口袋的付桓旌,深知此时的自己,纵使跳进黄河也洗不掉身上的污蔑了,不想再连累他深爱多时的姜扶摇,便计划着从身后解忧酒坊的大堂店门逃脱出去。



    “拿下!”眼见付桓旌有意逃脱的梦颖蔷立即对自己身后的一名魁梧侍卫大声吩咐道。



    却不曾想,那位小杂工付桓旌,刚逃至解忧酒坊的店门口外,便被梦颖蔷身后的负刀暗侍金圶擒获住了。



    “小杂工,乖乖的拿出来吧!”梦颖蔷躬身上前讥笑道。



    此时虽然付桓旌被金圶擒住,但是他的左手仍然在死死的扣住口袋,仿佛与那个破旧口袋裁缝在了一起一般无两。



    “没有!我就是没偷!你让我拿什么啊?”付桓旌宁死不屈道。



    金圶擒住了付桓旌的右臂,正在使劲的掰扯着,他死命扣住口袋的左手。



    “好!本公主敬你是一条真汉子!金圶,别再掰扯啦!给本公主直接,把他的左手,给我砍喽!”梦颖蔷大声呵斥道。



    “啊!”断手的付桓旌疼痛万分在酒解忧坊的冰冷地面上苦苦挣扎喊叫道。



    “小屁孩!不!”姜扶摇连忙去帮助付桓旌止住伤口大声的哭喊道。



    眨眼间,解忧酒坊内的在场诸位灵体,大惊失色,相顾无言。



    姜扶摇扑向她的“小屁孩”,立马撕裂下自己的名贵裙摆丝巾,捆绕成一团巾纱,包裹在付桓旌的断手处,试图止住那些四处喷溅的巨大血柱。



    “金圶,快点掰开他的左手!让大家伙仔细的看一看,究竟他到底有没有偷盗本公主的精美荷包。”梦颖蔷云淡风轻的端坐一旁吩咐道。



    “属下遵命!”金圶双手摊开上下交错于一处单膝跪地回道。



    随着魁梧暗侍金圶,用力掰开付桓旌断落在地上那只左手的一根一根手指,一个鼓囊囊的精美幻界魅灵女子荷包,便出现在了解忧酒馆诸位灵体的眼前了。



    “启禀公主!请您察看!”魁梧暗侍金圶将梦颖蔷丢失的精美荷包单膝跪地双手呈上说道。



    “呦呵!万万没有想到啊!这才一会儿功夫不见,你竟然比原先更加鼓起了。看来如今的你,早就已经不止十颗小暑钱了吧!那就让本公主,来看一看,你究竟多了多少颗小暑钱?”梦颖蔷惊讶不已的大笑道。



    “你这个女魔头!”姜扶摇怀抱重伤的付桓旌对冷血无情的梦颖蔷大声哭骂道。



    “女魔头?现在你这个胸大下贱的泥泞下人,知道后悔了吗?刚才不是你,口口声声的叫喊着要复原黑白,归位正反的吗?现在他付桓旌就是黑,我梦颖嫱就是白!另外还有一点本公主要说,这个精美的荷包,转瞬间平白无故的多出了四十颗小暑钱,他付桓旌平日里这是偷了多少个顾客的荷包啊?这不是欺负老实人吗?”梦颖蔷用自己手中那个鼓囊囊的坚硬荷包恶狠狠的甩砸在姜扶摇脸上怒问道。



    “我就是没有偷!”流血过多的付桓旌奄奄一息道。



    自责看人走眼的解忧酒坊内的诸位灵体退散去了,他们估计看不了这么血腥暴力的场景,生怕晚上会噩梦一场半夜惊醒。



    如今这间偌大的解忧酒坊,只剩下喜好玩弄人命的刁蛮公主梦颖蔷,断手将死的酒馆杂役付桓旌,与那位早已哭作泪人的陪酒侍女姜扶摇三人。



    “哦!对了,忘了告诉你这位,幽冥北海胸大下贱的长公主姜扶摇啦!至于那个荷包嘛!是本公主,先前亲手放进,他付桓旌左边口袋里的。”梦颖蔷躬身附贴在姜扶摇的耳边柔声说道。



    “为什么?为什么?”苦作泪人的姜扶摇拉扯着梦颖嫱的裙摆问道。



    “奶大有什么了不起啊!奶大下贱!”梦颖蔷提了提自己的小胸一脚踢踹开姜扶摇挺胸说道。



    说罢!梦颖蔷便缓步走出了解忧酒坊,消失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深夜中了。



    “别理她!她就是一个阁楼上的疯女人,只要你灵体无碍便好。”付桓旌感到些许的欣慰浅笑道。



    “小屁孩!你为什么,那么的傻啊?”姜扶摇抱紧付桓旌在自己深不见底的沟壑之中痛哭问道。



    “我付桓旌才不傻呢!被你扶摇鬼后如此这般的紧紧抱在怀中,我都快要幸福死了,原来你的怀抱是那么温暖。我好冷,好想就这样,永远被你抱着…………”付过旌满脸堆笑的吐血说道。



    “小屁孩!只要你答应不再离开我,我向你保证!以后的我,会一直这样抱着你。”姜扶摇哭喊道。



    “我答应你,我…………”付桓旌不愿离去的眼角留下一滴憾泪说道。



    “小屁孩!你答应过我的,你不会离开我的。你答应过我的…………”姜扶摇越发抱紧了付桓旌渐渐变冷的身体撕心裂肺的大声哭喊道。



    曲终人散,扶摇鬼后对于付桓旌的表现很满意,便放过了他。



    付桓旌万万没有没有想到,这位让云顶剑派大长老慕容博头疼万分的扶摇鬼后,竟然如此的好哄骗。他付桓旌只不过利用天机石,在多年前慕容博的哄骗技巧上新瓶装旧酒,额外添加了一个如此烂俗的情爱故事,就让她扶摇鬼后泪流满面了。



    “臭小子,真是没有想到,姻缘线殁的你,竟然还能让本鬼后如此这般,铭心刻骨的感同身受。”扶摇鬼后擦拭掉眼角的泪水致谢道。



    “鬼后姐姐,道理我付桓旌都懂,可是您一直伸着三尺长的舌头,舔着我的一副灵体力骨。只是不知,您这又是要闹哪样啊?”付桓旌强装镇定的小声问道。



    “臭小子,别担心!姐姐我不会吃了你的,我还要你去为我,伤了那负心郎慕容博女儿慕容峦婕的心呢!所以说,你付桓旌的这滴憾泪,我扶摇鬼后就暂且替你保存下来了。”扶摇鬼后幽冥鬼爪一伸便把适才付桓旌滴落在地上的憾泪收入无尘袋说道。



    “鬼后姐姐,知道了,我付桓旌会尽力的,后会有期了。”付桓旌御行惊鸿神剑作别道。



    回到了静心酒坊的付桓旌,继续书写幻界志物大典,三楼打桩练拳。



    师傅铁浮屠近日来听闻,那柄灵气逼人的青冥神剑,时隔多年后再次现身灵魅亡湖中,便整日心事忡忡。



    观察细微的付桓旌,自然知道师傅定是看上了那柄神剑的巨大灵气,便偷偷计划着再次利用天机石的力量,帮助师傅取来这个心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