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困于方寸之中 第十八章 月老孟婆劫

    天机石,可以七界渡口任意出入,可以浏览七百年岁月银河里的所有故事,可以让时间静止,可以同步投射出爱侣在异地一举一动的影像。



    在得知自己无尘袋中天机石,竟有如此多的妙用后,付桓旌当然不会立马动身去往幽冥北海,先利用天机石浏览一遍七百年岁月银河再说。



    “旌哥哥,快抓住那条鱼,我晚上想要喝鱼头汤。”刘循媛芒说道。



    “媛芒妹妹,好嘞!我一定会抓住它的,只要是你想要的东西,就算它在天边,我也会为你抓到它的。”付桓旌说道。



    “愚蠢的幻灵,我们东海龙宫的虾兵蟹将,也是你们敢招惹的吗?”河中小鱼突然巨化成了身高五米的鱼头精叫嚣道。



    “好吧!鱼精大人,放过我的媛芒妹妹,我自愿被你当作果腹点心。”付桓旌挡在刘循媛芒身前说道。



    “不!你这畜生!我是绝对不会允许你,伤害我的旌哥哥的。”刘循媛芒连忙挡在付桓旌的面前接下了鱼头精的那致命一击。



    “这不怪我啊!是她自己找死的。”鱼头精一肚子委屈说道。



    “媛芒妹妹,你为什么要那么傻呢?”付桓旌哭问道。



    “旌哥哥,媛芒不傻,能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而死,媛芒不后悔…………”刘循媛芒奄奄一息道。



    随后,刘循媛芒卒。



    “你这个畜生!我付桓旌今天要跟你同归于尽,受死吧!”付桓旌握紧手中的鱼叉向那个硕大的鱼头精冲杀过去怒吼道。



    “这可是你自找的,就别怪我了。”鱼头精张开血盆大口吞食了付桓旌说道。



    接下来,鱼头精纵身一跃,投身于茫茫的东海之中去了。



    过了不久,鱼头精到了东海龙宫,见到了那东海老龙王敖柏。



    “弗觉,那人带来了吗?”敖柏问道。



    “属下不辱使命,把他带来了。”鱼头精弗觉回道。



    “他在哪?本王怎么就看不见呢?”敖柏挠头问道。



    只见那鱼头精弗觉,瞬间张开了血盆大口,仿佛要把眼前的东海龙王敖柏吞入腹中一般。



    说时迟,那时快,东海龙王敖柏立即拿起身边佩剑,便一剑剁砍下了鱼头精弗觉的硕大鱼头。



    “龙王大人!您理解错了,小人不是要吃您,就算您给小人一百个胆子,小人也不敢啊!”掉落在地的鱼头张嘴奄奄一息的解释道。



    随后,硕大无比的鱼头精弗觉卒。



    眼看付桓旌从鱼头精弗觉的腹中爬出来,东海龙王敖柏深知自己刚才错杀忠臣了。



    “呃!你刚才什么都没有看见,对吧?龟丞相。”东海龙王敖柏问道。



    “老臣没有!当然什么也没有看到,龙王圣明!”龟丞相识趣回道。



    “老龙王,何必这么麻烦,请我到此呢?”付桓旌甩着自己身上的黏浊液体问道。



    “明知故问!快点把天机石交出来,不然的话,你可就会真的被吞喽!”东海龙王敖柏张开巨大的龙口说道。



    “天机石?什么天机石?我付桓旌一个山野村夫,怎会知晓如此玄妙之物?”付桓旌不解的问道。



    “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小龙女敖嫣何在?”东海龙王敖柏叫喊道。



    “父王,不知您有何吩咐?”从门外飞身进来的小龙女敖嫣跪地问道。



    “为父拿这个浑小子付桓旌,真心是毫无办法,还是让你与他到幻界一处僻静地方,朝夕相处,引诱他自愿的交出天机石吧!”东海龙王敖柏无奈道。



    “白日做梦!我付桓旌就是死,也不会…………”付桓旌宁死不屈道。



    小龙女敖嫣在付桓旌的身后,用力一掌,便拍晕了他,怀抱着他的身体,飞身回到寻梦村去了。



    醒来的付桓旌,对于刚才发生过的记忆全无,只记得他的一生最爱,就是眼前的刘循媛芒。



    “旌哥哥,你没有事吧?”小龙女敖嫣幻化成的刘循媛芒担忧的问道。



    “媛芒妹妹,我没事,就是有点头疼的厉害罢了。”付桓旌搓揉了一下脑袋说道。



    “旌哥哥,你没事就好,那我们回家去吧!”刘循媛芒提议道。



    原来小龙女敖嫣担忧付桓旌会识破自己,便将他放在刚才捕鱼的河边,让他苏醒过来。



    寻梦村,世外桃源一般的存在,远离幻界各方势力的荼毒。



    “付桓旌,你个臭小子又不听本村长的劝说,去那条无垠河里面捕鱼了吗?你是从来没把我这个村长,放在眼里过吗?”村长芙蓉俏气冲冲的问道。



    “村长大人,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啊!小人哪敢啊!小人就是吃了那雄心豹子胆,也不敢忤逆您的意思啊!”付桓旌上下轻抚着芙蓉俏的胸口解释道。



    “好你臭小子,一双贱手往哪儿摸呢?快说!你是不是觉得自己活腻歪了?”女村长芙蓉俏仗剑要打的威胁问道。



    原来那付桓旌为了平息,美艳村长芙蓉俏心中的一团怒火。他的左手和右手,一直都在上下用力抚摸着村长芙蓉俏的硕大胸部,想要帮她平息静气,舒缓压力。



    “村长大人饶命!小人付桓旌知错了,以后再也不敢啦!”付桓旌连忙把双手抽了回来求饶道。



    “付桓旌,你跟本村长听好喽!如今你是我们寻梦村,最后的一个单身汉了,劝你尽早和媛芒姑娘完婚,不然的话,有你好看!”村长芙蓉俏挥舞着娇小的拳头威胁道。



    “知道了,小人付桓旌,谨遵村长吩咐便是。”付桓旌点头道。



    付桓旌倒是脸皮挺厚的,一旁的刘循媛芒却脸颊泛红,羞涩不已的转身跑开了。



    告别了美艳村长芙蓉俏,山野村夫付桓旌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家中。



    “臭小子,咋你一回来,就对着老娘我摆出一张臭脸,你就那么的不想见到老娘我吗?”付桓旌的母亲气恼道。



    “哎呦!我的大美人,儿子怎么会不想见到您,您可是我们寻梦村里的第一大美人。每次儿子看到了您,儿子高兴还来不及呢!又怎会故意摆出一张臭脸,来给您看呢!”付桓旌连忙满脸堆笑的揉捏起了母亲的肩膀劝慰道。



    “那么你小子,倒底是怎么回事呢?”付桓旌的母亲问道。



    “就是我的脑袋有点疼痛,仿佛不记得刚才发生过的一些事情。我拼命的想要记起来,却又无能为力疼痛难当。”付桓旌苦恼万分的解释道。



    “我的傻孩子,那就别再想了。快来给你爹上一柱香,求他保佑我们母子俩平平安安的!”付桓旌的母亲劝说道。



    “儿子偏不!他当初如此狠心的抛弃了我们俩,他不是我爹,儿子才不要拜祭他呢!他不配!”付桓旌执拗不愿道。



    “跪下!好你个混账小子!他纵有千般不是,但他仍然是你小子的亲生父亲。快给老娘跪下!去完成他的遗愿,让他能够没有遗憾的投胎转世。”付桓旌的母亲严厉的斥责道。



    “遗愿?儿子偏不,儿子只愿安心的作为幻界中一员,并不想去掺合仙界内的任何一件事情。所以,儿子是打死也不会走上修仙之路的。并且儿子已经把自己的灵体力骨给刮除去了,儿子早就已经没有悟道成仙的资格了。”付桓旌哭泣的反驳道。



    “你这个逆子,看老娘我今天不打死你,看老娘我今天不打死你…………”付桓旌的母亲拼命的抽打道。



    付桓旌的母亲打着打着,便一口气喘不上来,气晕了过去。



    “旌哥哥,你还愣着干什么呀!你快些去村内药匣子那里,让他赶快来医治伯母。快去啊!”刘循媛芒连忙对一旁呆傻住了的付桓旌劝说道。



    “嗯!对,媛芒妹妹,你在这儿等我,我马上就带药匣子过来。”付桓旌飞快的跑向药匣子的住处说道。



    “雪舞?你竟然已经如此苍老了?你还记得我长孙忘情吗?我可是你曾经深爱着的魔界至尊,长孙忘情啊!”魔尊巨兽长孙忘情突然出现在刘循媛芒身后对身处昏迷中的付桓旌母亲深情问道。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刘循媛芒惊慌失措的攥紧她双娇小的拳头问道。



    “你作为一个死人,是不需要知道的。”长孙忘情冷笑道。



    只见那魔尊巨兽长孙忘情,手握一把灵气逼人的凌渊剑,便刺穿了刘循媛芒的心脏。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本姑娘可是,那东海龙王敖柏最心爱的女儿,小龙女敖嫣,就这么说死就死了。”现出巨龙真身的小龙女敖嫣心有不甘的奄奄一息道。



    随后,小龙女敖嫣卒。



    “雪舞,这下子好了,再也不会有人将你我二人分离开了。”魔尊巨兽长孙忘情紧紧的抱住付桓旌母亲的身体遁于异界之中说道。



    “母亲,您在哪儿啊?媛芒妹妹,你在哪儿呀?”满头大汗的付桓旌回到家中四下搜寻的哭喊道。



    空旷的房屋中,只有那条小龙女敖嫣的真龙尸首,吓晕了一同前来的药匣子。



    “想来必是那东海龙王敖柏所为,我付桓旌一定要让他血债血偿!”付桓旌咬牙切齿的喃喃自语道。



    气愤不已的付桓旌,将地上那条巨大无比的小龙女敖嫣的尸首,驱动自己体内那股强大的灵力,立即幻化成了一把弑龙神剑。只见他付桓旌手握那把锋利无比的弑龙神剑,势要斩杀东海龙王敖柏,为自己的至亲们报仇雪恨。



    “东海龙王敖柏,快快出来受死!”付桓旌手握神剑在东海边上大声叫嚷道。



    “我东海龙王敖柏,从来不杀无名鼠辈,你还是快些走吧!”东海龙王敖柏跃出东海的宽广水面挥手道。



    “哎呦喂!想你堂堂一个东海龙王敖柏,就只有这么一丁点儿的本事吗?难不成你真的如同,众人传言的那般不堪,就只会一些嘴上的皮毛功夫,果真不敢真刀真qiang的与我大战三百回合吗?”付桓旌神剑一指大声的讥笑道。



    “你一个乳臭未干的臭小子,还倒挺猖狂啊!不知你究竟有什么通天的本事,胆敢在此大言不惭的挑战本龙王呢?”东海龙王敖柏笑问道。



    “这把弑龙剑,如今就让你老小子,好好的见识一下它的威力吧!”付桓旌握紧手中神剑一往无前的冲杀道。



    只见刚才还是晴空万里的东海,但是付桓旌驱动弑龙剑的那一刻,惊雷四起,翻江倒海,仿佛这偌大的东海,要沸腾起来了一般。



    “你这个畜生,竟然残忍的杀害了,本龙王最心爱的小女儿敖嫣,还她命来!”东海龙王敖柏深知只有他的小女儿敖嫣有此等通天的仙法怒吼道。



    东海龙王敖柏依仗着,有千万只无比庞大的虾兵蟹将,团团包围住了付桓旌,暂时处于上风。



    机智聪慧的付桓旌,利用弑龙剑的通天仙法,引起东海之水分流到其他三海之中去,导致了偌大的东海水域枯竭成桑田。至于那些需要水中呼吸的虾兵蟹将,霎那间干涸而死了。



    “可恶至极!本王的虾兵蟹将们,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白白死去的。付桓旌,你一定会后悔的。”东海龙王敖柏幻化成了无数个分身幻影包围住了付桓旌咆哮道。



    “没有想到,你老龙王敖柏,如今也会如此的气急败坏呀!”付桓旌大笑道。



    随后,付桓旌和那把弑龙神剑,立马人剑合一,突破了各种分身幻影的灵力屏障,向四面八方不知是否是,老龙王真身的巨龙身影奋力砍杀过去。



    最后,东海龙王敖柏的那个真身,还是被他付桓旌找到了,并打成重伤,落在东海边上。



    “付桓旌,在你杀本王之前,本王想要问上一问,究竟你为什么要杀本王呢?”东海龙王敖柏奄奄一息的问道。



    “这还用问嘛!自然是你个老小子坏的很,竟然亲手杀害了我付桓旌最爱的两个人,你这是死有余辜。”付桓旌将弑龙神剑抵在了东海龙王敖柏的脖颈处解释道。



    “什么?本王曾经亲手杀害了,你最爱的两个人?哎!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好吧!你杀了我吧!本王大概知道是谁,躲藏在暗处诬陷本王,也算是死而无憾了。”东海龙王敖柏紧闭双眼一心求死道。



    “老龙王,不好意思,我付桓旌改变心意了。你个老小子可以不用死了,我要让你生不如死!”付桓旌恶狠狠的说道。



    随后,付桓旌用弑龙神剑,剃除了东海龙王敖柏的那根龙筋,让他这个老小子如同,一个废人一般度活余生。



    “付桓旌,你玩耍够了吗?”神界帝君轩辕鸿儒突然出现在付桓旌的面前问道。



    “你又是谁?”付桓旌神剑一指威胁问道。



    “你是在逗笑本帝君吗?付桓旌,你是无论如何都打不过本帝君的,快些收手吧!”神界帝君轩辕鸿儒劝说道。



    “那我付桓旌今日就要见识一下,你这位喜好嘴上功夫的帝君,究竟有什么通天的本领了。看剑!”付桓旌很不服气的出剑说道。



    只见那神界帝君轩辕鸿儒,仅仅只是右手的轻轻一挥,便把那柄灵气逼人的弑龙神剑给折损成粉末了。不知天高地厚的付桓旌,也被他镇压在了封神山庄的山底。



    春去秋来,过了二十年的困苦日子,付桓旌终于遇到了他的第一个贵人。



    “老和尚,你在瞎看些什么呀!我付桓旌就在你的眼前,快给我把头上的符咒揭掉!”付桓旌很不耐烦的吼叫道。



    “小施主,你这是怎么了呀?为何被囚困于此呢?你怕不是一个恶贯满盈的大魔头吧?”老和尚上官云嵩狐疑的问道。



    “老和尚,休要废话连篇!快些救我出来便是,否则的话,别怪我手下无情。”付桓旌威胁道。



    “小施主,救你出来也行,不过你需要戴上老衲这对锁情手环。不然的话,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老和尚上官云嵩从怀中取出一对手环说道。



    “行,行,行,你说什么都行。你快来给我揭掉,头顶的那张符咒吧!不然的话,我付桓旌必然会,立马吃掉你个死秃驴。”付桓旌张牙舞爪恐吓道。



    “神界帝君轩辕鸿儒,我付桓旌如今又出来了。我要和你,再大战个三百回合…………”付桓旌破山而出御行弑龙神剑仰天长啸道。



    只见他付桓旌刚想要飞升去神界,找那神界帝君轩辕鸿儒清算一下旧账,却不曾想自己仿佛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强大力量,给拉扯了回去,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



    “你这个死秃驴!究竟对我做了些什么?”付桓旌仿若被封印住了一般动弹不得的问道。



    “小施主,老衲也没有做过什么啦!只不过是用了一根绳子,牵着你的七情六欲行走罢了!孽徒!现在的你,是老衲的一件私人物品了,你不可以离开我半步。”老和尚上官云嵩一脸严肃道。



    “可恶至极!你个死秃驴,我付桓旌可是曾经脚踩魔界至尊长孙忘情,拳打神界帝王轩辕鸿儒,腚坐灵界神兽通天巨蟒,嘴遁仙界长老公孙武赫的一位幻界传奇。你就不怕我,趁你一个不小心杀了你吗?”付桓旌大声威胁的问道。



    “小施主,古语有云,曾经辉煌谁都有,莫把一刻当永久。如今的你,在老衲的眼皮子底下,再试试看一下?”老和尚上官云嵩大笑道。



    果然他付桓旌灵力全无,手无缚鸡之力,只好任由那个死秃驴的使唤。



    师徒二人,踏上了前往雾列国的道路,要去寻求那雄州雾列,俊采星驰的无上佛法。



    “师傅,我们这样去雾列国,你不怕路上被妖怪吃掉吗?”付桓旌好奇的问道。



    “为师自然不会惧怕,到了那个时候,为师会先行跑路的,留下你给他们那些妖怪啃咬便是了。”老和尚上官云嵩云淡风轻的说道。



    “算你狠!到时候你,可别怪徒儿我不去救你。”付桓旌气恼道。



    “还愣着干什么,当自己真是大爷啦?还不快些去帮为师打点水去,给你小子脸了是不是?”老和尚上官云嵩驱动锁情手环让付桓旌痛苦万分不得不奉命行事,对他踢骂道。



    “你个死秃驴,给小爷我好生等着!要是哪天我付桓旌摘除掉了这对手环,你就死定啦!”付桓旌咬牙切齿的喃喃自语道。



    不一会儿,付桓旌来到了小溪边,溪水甚是清澈纯净。



    “无耻小贼,竟然敢来此地偷水喝,莫非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吗?”一个道士打扮的漂亮姑娘突然出现阻拦付桓旌打水问道。



    “姑娘,恐怕你是搞错了吧?这条小溪如此的长,不会都是你家的吧?”付桓旌大笑问道。



    “无耻小贼,谁在与你嬉笑?我爹爹说了,这溪水不可以被他人饮用,不然的话,会出大事的。”慕容峦婕继续阻拦道。



    “我偏不信!我就喝了,你来打我呀!”付桓旌不顾那名女子的阻拦双手捧起一口水饮下大笑道。。



    “无耻小贼,快点儿吐出水来!不然的话,本姑娘可就要,对你不客气了。”慕容峦婕仗剑威胁道。



    “我偏不,你来追我呀!…………”付桓旌对那名女子做着鬼脸大笑道。



    随后,付桓旌认为那名女子,只是在吓唬他胆小罢了。



    可是,过了一会儿,他的腹中剧痛难忍,倒在了溪边拼命的打滚挣扎。



    “无耻小贼,你这下子,老实了吧!这溪水,名叫绝命泉。所以,你懂的,这溪中之水是索命水来的。谁让你不听本姑娘的劝告,活该你如此!”慕容峦婕轻笑道。



    “姑娘,救命啊!我知道错了,下回再也不敢啦!下回再也不敢啦!”付桓旌假装快要死了苦苦恳求道。



    “好吧!无耻小贼,看你还能知错就改,这解药就暂且给你一粒吧!”慕容峦婕上前给了付桓旌一粒解药说道。



    “很润!这如此娇嫩细腻的嘴唇,我付桓旌不知多久没有亲吻过了。真心没有想到,这偌大的山野之中,竟然还有此等绝世佳人。”付桓旌趁慕容峦婕一个不注意亲吻了她的嘴唇说道。



    “selang流氓!本姑娘要杀了你!”慕容峦婕连忙挥剑向付桓旌刺去怒骂道。



    “住手!峦婕,不可放肆!”飞身过来的云游真人慕容博拦住了慕容峦婕,救下了付桓旌的一条小命说道。



    “爹爹,您为何要救他?刚刚他是那般无耻的轻薄于女儿,难道爹爹您老人家,全部都没有看见吗?”慕容峦婕掩面垂泪的问道。



    “峦婕,不可放肆!他是你爹爹我义兄付桓雄的独子,你不可再耍大小姐脾气啦!”云游真人慕容博吩咐道。



    “对,还是慕容伯父说的对。峦婕表妹,我付桓旌,可是你的表哥。在这幻界之内,哪有表妹杀害表哥的道理啊!”付桓旌嬉皮笑脸的说道。



    “算了,看在爹爹的面子上,今天姑且放过你一马。如若下回,你要是再敢轻薄于本姑娘,本姑娘保证会让你像游畅乾那般,做一辈子的阉灵。”慕容峦婕恶狠狠的収鞘说道。



    “旌儿,如今的九华山顶正在举办着武林盟主大会,你的爹爹是前任武林盟主。这场盛会,你可断然不能错过啊!快跟伯父一起,前去一探究竟吧!”云游真人慕容博劝说道。



    “伯父说的正是,虽然家父已经过世多时,但是让我继任武林盟主之位,一直是他的一桩遗愿。”付桓旌哽咽道。



    “付桓表哥,就你那三脚猫的功夫,还想当武林盟主,快笑死个人了。”慕容峦婕讥笑道。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付桓旌反驳道。



    三人结伴,很快到了九华山顶。



    “峨眉师太,这新一届的武林盟主,恐怕非您莫属了。”少林寺的方丈方瑞爵恒说道。



    “少林方丈,此话可不能胡说。这幻界之内,谁人不知您的无我神功,早已突破了化境。要师太我来说,这新一届的武林盟主,必然非您莫属啦!”峨眉师太上官蕊骘谦虚道。



    “商业互吹,就服你俩。难道你们二人忘却了,武林新秀九华山庄的关门大弟子,灵气逼人的宇文伏泽了吗?那人可是,今年武林盟主的强力争夺者。”武当派掌门南宫寒提醒二位道。



    “南宫掌门说笑啦!晚辈尚有很多,需要向你们三位老前辈学习的呢?”宇文伏泽谦虚道。



    “慕容老弟,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啊?”九华山庄的庄主宇文拓跋行礼问道。



    “宇文大哥,有劳您多虑啦!贤弟近日来,一切都略好。这不刚得知宇文大哥您,举办了这新一届的武林盟主选举大会。贤弟便飞马疾驰而来,生怕会错过了,这百年难得一遇的盛事。”云游真人慕容博回礼说道。



    “慕容老弟,想必这就是贤弟,您的爱女慕容峦婕了吧!果然是女大十八变啊!多年不见,竟然出落成了一个绝世佳人啦!”九华山庄主宇文拓跋赞叹道。



    “宇文大哥,果然好眼力!这位正是小女,此次贤弟我亲自前来,顺便也是为了小女和宇文大哥您爱子的婚约一事而来。”云游真人慕容博说道。



    “哦!对了,慕容老弟!瞧我这个当大哥的破烂记性,指腹为婚这么大的事情,我竟然都能忘身脑后了。贤弟您大可放心,我儿飞宇和令爱峦婕的婚约事宜,大会之后,必然会隆重举办。”九华山庄主宇文拓跋大笑道。



    “峦婕表妹,你再嚣张啊?你马上都要嫁人了,还要再嘚瑟吗?”付桓旌对慕容峦婕小声偷笑道。



    “付桓表哥,此事就不劳您多费心啦!更何况您又是我慕容峦婕的什么人呢?”慕容峦婕重重的踩碾着付桓旌的右脚问道。



    这就十分尴尬了,付桓旌哑口无言,只得抱着自己疼痛万分的右脚,一旁哭叫去了。



    “飞宇少爷,还是算了吧!纵使您不想与那慕容家的蛮横小姐成亲,也不需要凭借天机石穿越时空,去往一万年前吧?”宇文飞宇书童不解的问道。



    “泥泞下人,你又懂得些什么。我的师傅曾经告诉过我,这无所不能的天机石会告诉我。我这一生的使命是什么,我的余生又应该为何而活。”宇文飞宇敲打书童脑袋说道。



    突然,天机石仿佛感应到了什么,竟然凭空生成了一个时空裂痕。



    霎那间,时空裂痕所产生的巨大吸引力,竟然把宇文飞宇吸进了裂缝之中,消失不见了。



    随后,惊慌失措的书童,连忙向门外跑去,大声的朝四处呼救,希望有人能够救一救他的飞宇少爷。



    走廊里谈笑风生的付桓旌和慕容峦婕,二人听见了呼救声,便连忙赶往宇文飞宇的房间。



    没等他们二人想办法救人出来,便被那时空裂痕吞噬进去了。



    时空穿越的三人,并没有穿越去往一万年前,反而去了人界三国鼎立的三国时代。



    “启禀主公!袁绍大军冲杀来啦!您还是快些逃跑吧!”一个浑身是血的士兵跑到上官飞宇的面前大声喊叫道。



    “主公?什么主公?这里又是在哪儿啊?我又是谁呢?”上官飞宇疑惑不解的问道。



    只见那名士兵来不及细说,便失血过多死去了。



    “飞宇兄,来不及解释太多啦!快逃命吧!”一旁的付桓旌说道。



    “古语有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另一旁的慕容峦婕点头附和道。



    三人拉紧彼此之间的双手,不知疲倦的狂奔百里路途,终于算是躲过了袁绍百万大军的追杀。



    原来他们三人,穿越到了三国时代,宇文飞宇成了奸雄曹操,付桓旌成了皇叔刘备,慕容峦婕成了东吴孙尚香。



    “敢问主公,他们二人,又是何人?是杀,还是留呢?”夏侯渊跪地问道。



    “东吴孙尚香,西蜀的刘备,你说呢?”曹操怒目呵斥道。



    付桓旌和慕容峦婕,二人还没来得及在这三国里,多逗留游玩几天,便要早早的魂归故土了。



    “峦婕表妹,你后悔吗?”付桓旌问道。



    “付桓表哥,我后悔什么?你就别突然煽情好吗?我们二人也许死了,就可以回去了。”慕容峦婕肉麻难受道。



    “峦婕表妹,你别老是这样子呀!好歹我们二人在这三国时代里的身份,还是如假包换的夫妻关系呢!你稍微装作一下子,我们情比金坚也好啊!”付桓旌死不瞑目道。



    “付桓表哥,那就下一世,看你的具体表现喽!”慕容峦婕紧闭双眼赴死道。



    付桓旌连忙收起了天机石,这七百年岁月银河里的这一小段,已经足够让他付桓旌呕吐个三天三夜的了。



    接下来,付桓旌不得不接受幻界大长老慕容博的授命,前往那幽冥北海,开导一下奶大下贱的异国长公主艾莉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