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困于方寸之中 第十七章 剑灵救旧主

    可是,那幻界的阉灵总管风霆殇,偏偏不愿这件事情自然顺遂的发生,喜欢变卦的不期而遇。他便派遣自己的干儿子游畅乾,前去夜袭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的府邸,盗取至宝阴阳长命锁的真品,想要看一看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到时交不出至宝阴阳长命锁的窘迫姿态。



    身着一袭深红色的便衣,已经潜伏在明月客栈多时的阉灵游畅乾。几经打探后,他知晓了那把阴阳长命锁,如今落在他的昔日挚友蒋灵川的书房内,便身着一袭黑色的夜行衣前往偷盗。



    我们幻界的笨贼三人组,满脸堆笑的缓步走出书房,彼此手中都各自把玩着一件至宝。



    怎料三人刚迈出房门,便迎头和阉灵游畅乾撞了个满怀,四人皆摔落在了地上。



    这一下子尴尬不已,四人一言不发,拍打掉身上的尘土后,便在书房门口环形打转,谁也不敢轻举妄动。



    突然,笨贼老大张毅给二位贤弟,暗中递使了眼色,意欲让二人南北逃窜,随后自己再往东遁地而亡。



    霎那间,我们幻界的笨贼三人组,竟凭空消失在了,挠头纳闷的阉灵游畅乾眼前。



    生无可恋的阉灵游畅乾,一屁股瘫坐在了书房门口的台阶之上,抬起泪眼望向无垠的夜空。他猛然发现今晚的明月,竟然格外的明亮照人,便恍然大悟般的起身望向自己后面的瘦长身影。



    “有了!真品没有,赝品也可以蒙混过关呀!”聪慧过人的游畅乾喃喃自语道。



    妙计在胸的游畅乾,进入蒋灵川的书房内,拿走了抽屉内的另外一套阴阳长命锁赝品。



    次日午时,扶墙而出的蒋灵川,看来昨夜与那貌美如花的拓跋紫嫣,所交谈的人生和理想,讲的很是深入细致。



    眼看午时三刻,就要交货出手,发现自己书房的书桌抽屉内竟然空空如也。此时他蒋灵川的心里,着实是拔凉拔凉的。他深知想要临时仿造,时间肯定是不够用的了。



    于是,他蒋灵川决定兵行险招,用那支真品的凤鸣发簪,杀害了想要前来取货的,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的大老婆尉迟柔,在她的闺房之内。



    如此一来的话,大家的重点就不再是,交不交出至宝赝品的货物了。而是谁竟然光天化日之下,残忍的杀害了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的大老婆尉迟柔。



    由于他蒋灵川易容女装成了,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大老婆尉迟柔的贴身丫鬟yasi,将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大老婆尉迟柔残忍的杀害了。



    所以,曾经易容女装过,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大老婆尉迟柔的贴身丫鬟,yasi的笨贼老二李焕,仍然心系美人尉迟柔,便手握凤鸣发簪赝品回来,向其表露心中的无限深情。却不曾想,他刚一现身,便被早已埋伏在闺房四周的珏州巡抚衙门的捕快擒获了。



    原来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大老婆尉迟柔的贴身丫鬟,yasi的尸首,已经被我们幻界珏州巡抚衙门的捕快,在笨贼老二李焕弃尸的河边打捞起来了。所以他们根据自己多年的破案经验,深信行凶罪犯,一定会再次现身他曾经作案的现场。于是,他们强忍着腹中五日来的饥饿,终于擒获了,易容女装成,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大老婆尉迟柔的贴身丫鬟,yasi的笨贼老二李焕。



    午后,在那幻界珏州巡抚衙门的大堂之上,一行人等两旁站立,静静等候他铁峥霖的各种盘问。



    我们幻界珏州巡抚衙门的捕快痕源,在那笨贼老二李焕的怀中,搜寻到了一支凤鸣发簪,呈交给了铁峥霖。



    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手握两支凤鸣发簪,一摸一样,难辨真假,一时之间竟不知所措了。



    笨贼老二李焕褪卸去了丫鬟yasi的易容和女装后,口口声声的叫喊道自己十分冤枉,苦苦恳求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能够明察秋毫的审理此案,为其主持公道。



    不知所措的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躬身请教了一下,他身侧一旁的强力右臂,武林盟主魏猛。询问他对于当下案件的情况,是如何看待的,又该如何处理呢!



    痛失心中挚爱尉迟柔而伤心不已的,我们幻界珏州的武林盟主魏猛,掩面擦拭掉了眼角的泪水,稍微平复了一下悲痛欲绝的心情。



    “启禀大人!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您的大老婆尉迟柔惨死于,那凤鸣发簪之下。可是她的伤口处并无任何的血迹残留,这足以证明属下手里拿着的这支,就是那凤鸣发簪的真品。因为那至宝凤鸣发簪的真品,可以修复肌肤的伤口,如未曾被刺伤一般无两。只不过嘛!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您的大老婆尉迟柔的致命伤害,是其所不能修复的。这凤鸣发簪的真品,佩戴于夫人的头顶,可永葆她的青春容颜。因此,那笨贼老二李焕手里的那支凤鸣发簪,确实就是一个赝品。那么它又是从何而来的呢?”幻界武林盟主魏猛将他那双狐疑的目光对准蒋灵川问道。



    “启禀大人!小人确实丢失了,一支仿造的凤鸣发簪赝品。可是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您的大老婆尉迟柔,绝对不可能是小人残忍杀害的。因为小人当时正与那幻界隶国商旅拓跋紫嫣,一直躺卧在一起,有着不在杀人现场的证据。”蒋灵川连忙跪地解释道。



    我们幻界那深爱着蒋灵川的拓跋紫嫣,赶忙跪地哭喊,连连点头,声称愿意做他蒋灵川的不在场人证。



    “启禀大人!不瞒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您说,据小人所知,昨夜仍有一人,盗窃了那支凤鸣发簪。”镣铐锁链在身,跪趴在地上的笨贼老二李焕抬头说道。



    “快说!是谁?”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连忙问道。



    “就是我们那幻界珏州十万守军的统领,房姜!”笨贼老二李焕指着一旁的房姜统领回道。



    不由他房姜统领出口解释,便被我们幻界珏州巡抚衙门的捕快,将其制服在地了。



    “求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明察啊!属下并没有残忍的杀害,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您的大老婆尉迟柔。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您的大老婆尉迟柔遇害期间,属下正在我们幻界珏州狱头贾赫夫人的床头上,与其畅谈人生,聊讲理想呢!”我们幻界珏州十万守军统领房姜哭诉道。



    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在传召那位贾夫人之后,证实了我们幻界珏州十万守军统领房姜的话,无一句存有不实之处。



    只不过,在听闻了自己的夫人红杏出墙后,我们幻界珏州的狱头贾赫,手执一把锋利无比大刀。只见他在衙门外大声叫嚷着,要亲手杀了我们幻界珏州十万守军统领房姜,这个无耻奸夫。



    “笨贼老二李焕,你又因何缘故,要指证他房姜统领行凶呢?”武林盟主魏猛轻挥羽扇询问道。



    “启禀大人!自然是他那一头怪异的发型,与小人昨晚所遇的盗贼如出一辙。”笨贼老二李焕指着房姜的头顶解释道。



    “那名盗贼除了发型怪异,还有什么其他的明显特征吗?”武林盟主魏猛继续追问道。



    “启禀大人!他总爱翘起兰花手指,这算是他的明显特征吗?”笨贼老二李焕思索回忆了一会儿回道。



    “莫非是那阉灵所为!”武林盟主魏猛轻抚了一下手中的羽扇,附贴在铁峥霖的耳边猜测建言道。



    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听闻此言,坚信宁可错杀一万,不可放过一人。他便随即下令,封锁了幻界珏州的所有出入口,珏州的全部男子皆要接受检查灵体力骨,是否完整。



    正要过关离开珏州的阉灵游畅乾,自然难以外逃,被一群捕快擒获到了,幻界珏州府衙的大堂之上。



    我们幻界珏州巡抚衙门的捕快,又在那阉灵游畅乾身上,搜寻到了一支凤鸣发簪。



    “如此戏耍本大人,你觉得十分好玩有趣吗?”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手握三支发簪怒视蒋灵川问道。



    正当此时,所有的行凶罪证,都指向他蒋灵川就是杀人凶手。我们幻界的笨贼老大张毅和老三王狲,竟然遁地劫走了笨贼老二李焕,令他蒋灵川摆脱了嫌疑。



    这下子可倒好,那些舆论的压力,来到了我们幻界的笨贼三人组这里。



    “一场闹剧,就此结束了吗?”付桓旌问道。



    “结束?自然不存在的。”明月客栈绝色掌柜玉玲珑笑道。



    玉玲珑再次感到口干舌燥,便浅饮了几口极品美酒。



    玉玲珑手执惊堂木,重重四拍!



    “啪啪啪啪”



    书接上回,上回书我们讲到,此时的幻界众人皆认为是那被劫走的,我们幻界笨贼三人组中的笨贼老二李焕,残忍的杀害了我们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他的大老婆尉迟柔。



    事到如今,五种势力将要齐聚明月客栈。



    官场势力,仍是以我们幻界珏州的巡抚大人铁峥霖为首,认为我们幻界笨贼三人组中的笨贼老二李焕,就是那个残忍的杀害自己爱妻的凶手。



    宫内势力,不再是我们幻界阉灵总管风霆殇了,而是他的干儿子游畅乾,对昔日挚友蒋灵川失望透顶,不想他竟沦落成杀人凶手。



    塞外势力,也已不再是我们幻界隶国商旅的管事人拓跋雄了,而是那位昔日的穷酸落榜书生蒋灵川。



    舆论势力,仍然是我们幻界各地说书先生口中的那些奇人异事,一边倒的附和官场势力。他们一致认为那正在外逃,笨贼三人组中的笨贼老二李焕,就是如假包换的杀人凶手。



    新的底层势力竟然出乎意外的出现了,就是那位笨贼三人组中的笨贼老二李焕。他被幻界众人误认为,残忍的杀害了我们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他的大老婆尉迟柔。



    深夜,月黑风高,暴雨将至,这意味着我们幻界明月客栈陈旧故事中的gaochao,将要来了。



    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深知今夜的明月客栈,要有人被杀害了。他早已领兵百人,团团包围了这间客栈,等待鸣金收尸。



    我们幻界的阉灵游畅乾,心有不甘,不愿昔日挚友一错再错,便想要杀了他。于是,游畅乾急招干爹风霆殇身边的十名武林绝顶高手,准备夜袭明月客栈,杀了他蒋灵川。



    我们幻界的蒋灵川,他也不是一个傻子。如今他哄骗了这四方的势力,想要活命,难于登天。于是,他与爱人拓跋紫嫣,躲藏于暗室之内,等待风平浪静之时,再安全出逃。



    我们幻界笨贼三人组中的笨贼老二李焕,自然是盛怒不可抑止。只见他带上了全部的武器,誓要在今晚雨夜斩下他蒋灵川的项上人头,用以洗刷自己所遭受的全部屈辱。笨贼三人组的老大和老三,自然是无条件的支持兄弟老二。因此,他们三人身着夜行衣,遁藏于明月客栈之下,等待杀害蒋灵川的最佳时机。



    最后,我们幻界珏州的男女老少,眼看今夜的冷风,刮得是格外的紧。他们深知今夜的珏州,要有一件大事将要发生了,便紧锁房门蒙头睡去了。



    夜更加深了,风紧过后,暴雨骤临。明月客栈内的蒋灵川,在自己的书房暗室内,一言不发。不过,听闻雷电响声的拓跋紫嫣,惊吓不已,便越发抱紧了爱人蒋灵川。



    明月客栈的四周,百名官兵身穿蓑衣,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睁大双眼,只待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的一声令下,便冲进客栈,为人收尸。



    明月客栈的门内,店小二杨爵刚想要关门打烊,怎料那幻界阉灵游畅乾的一袭人,突然打断了他。他们一行十一人,褪去了各自身上早已湿透的蓑衣,好酒好菜的端坐吃喝着。



    明月客栈的店小二杨爵,再次想要关闭店门,却不曾想,被一阵莫名而来的狂风吹开,害得他摔爬了几跤。他无奈起身,随便拍打了一下身上的泥土,便连忙上前去关紧店门。



    正当两扇店门,将要闭合之时,三位壮汉突然的一脚踢开了店门。



    灰头土脸的店小二杨爵,连忙上前道歉,招呼三人入座吃喝。最后他杨爵,终于紧紧的关闭上了店门。



    原来那幻界的笨贼三人组,在明月客栈的下面遇到了无比坚硬的花岗岩,气愤难当,便心想还是从明月客栈的正门杀入算了。



    我们幻界的笨贼三人组,越喝越来气,便无事生非了起来。只见那位爱惹事的老三王狲,置气的把自己手中一壶美酒,随便往别处一扔,借以消气解忧。



    谁曾料到那酒壶不偏不倚,正巧砸向阉灵游畅乾的一方。还好他游畅乾武功高强,翘起兰花指,轻捏一粒花生,便打碎了这个势如千斤的酒壶。



    纵使他阉灵游畅乾能够一笑泯恩仇,可是他手下十名的武林绝顶高手,又岂能忍受如此大的欺辱呢!只见他们十人纷纷仗剑持刀提qiang握斧,向对面的笨贼三人组冲杀过去。



    笨贼老三王狲手握两个大铜锤,一锤砸向眼前的酒桌,借以提升自己的气势,一锤向对方十人用力的砸去。



    只见那笨贼老大张毅正在咀嚼着口中酥脆的油炸花生米,刚想要伸手再去拿一些,却被他这喜好意气用事的贤弟王狲一锤毁之。



    笨贼老大张毅,很是无奈,自从有了这个二货兄弟,自己到珏州的各大客栈吃饭,就从来没有吃饱过。



    杀人大战,一触即发。笨贼老二和老三,与那十名武林绝顶高手,在一旁打斗纠缠。



    这边的笨贼老大和阉灵游畅乾,却在悠哉悠哉的对饮美酒。



    “你们也是来取,那贼人蒋灵川狗命的吗?”笨贼老大张毅问道。



    “难不成你们三人也是?”阉灵游畅乾翘着兰花指举杯笑问道。



    谈话间隙,二人酒桌之下的腿脚试探,不分高下。



    “那贼人蒋灵川,诬告我二弟杀人,他今晚必须死在我二弟的利剑之下。”笨贼老大张毅有理有据的大声叫喊道。



    “那杀人凶手蒋灵川,是我游畅乾的昔日挚友,他如今误入歧途,成了如此狠辣之人,今晚只能我了结了他恶贯满盈的一生。”阉灵游畅乾更加有理有据反驳道。



    “那就是没得谈喽?”笨贼老大张毅忍无可忍道。



    说罢!笨贼老大张毅仗剑,刺向手握折扇的阉灵游畅乾。



    上下翻腾,几番打斗,互有输赢。



    几百个回合下来,这两伙人都缠打累了,便瘫坐在了地上,各自用他们仅有的气力,互相用手拍打着对方。



    “不打了,不打了,快累死我了,我本来就没吃饱。”笨贼老大张毅请求停战道。



    “人家也不想打了啦!人家的折扇都被你打卷了,下次有空再战。”阉灵游畅乾心疼不已的看着手里卷曲不堪的折扇翘着兰花指说道。



    歇息了一会儿,两伙人都恢复了体力,正要结伴走出明月客栈之时。两伙人忽然顿悟道,自己一行人到此的初衷,便调转脚步上楼,进了蒋灵川的书房。



    两伙人搜遍了书房,没有寻见蒋灵川,正欲扫兴而归之时。突然,暗室内的拓跋紫嫣,打了个喷嚏。笨贼老三王狲,瞬间化身成了一枚人肉zhadan,轰开了暗室的大门。



    三伙人齐聚一处,蒋灵川灵机一动,便用手中的bishou挟持了拓跋紫嫣。



    明月客栈四周的百名官兵,提醒那昏昏欲睡的巡抚大人铁峥霖说到,这明月客栈内有所动静。



    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随即下令,瞬间百名官兵,冲进了明月客栈。



    楼上蒋灵川书房内的人,大笑不止。楼下红尘客栈大堂之上的官兵,不知所措。



    “贼人蒋灵川,你怕是脑袋被门缝挤过吧?你挟持着你的爱人,与我们要杀你,冒昧的请问一下,这彼此之间冲突吗?”笨贼老大张毅笑问道。



    “我知道这并不冲突,但是如果她是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的私生女儿。那你认为这还冲不冲突呢?”蒋灵川大声说道。



    楼下的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听到此言,脑海中立即浮现出了,他在隶国的那些风流往事,心想确实存有私生女儿的可能性。因此,他便让楼上的人,下来详谈一下。



    五种势力齐聚明月客栈的大堂之上,客栈掌柜玉玲珑和店小二杨爵充当舆论势力。至于那另外的四种势力,我就不再赘述了。



    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与那拓跋紫嫣滴血认亲后,证实她果然就是自己的私生女儿。



    随后,蒋灵川也坦白交代了,就是自己残忍的杀害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他的大老婆尉迟柔。之所以他蒋灵川会那么做,只是为了替拓跋紫嫣的冤死亡母报仇而已。



    原来在一年前,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他的大老婆尉迟柔,为了凤鸣发簪,竟然残忍的杀害了拓跋紫嫣的母亲。至于她所说的什么,凤鸣发簪是她的家传至宝,都是她在胡说八道罢了。她自以为无人知晓此事,却被一旁路过的幻界隶国商旅管事人拓跋雄碰巧看到了。



    蒋灵川从那本厚重的幻界隶国商旅纪要中,知晓了此事,便立志要让我们幻界珏州巡抚大人铁峥霖,他的大老婆尉迟柔,血债血偿。



    “真相大白了吗?并不是无人生还吗?”付桓旌不爽的问道。



    “你猜呢?”明月客栈绝色掌柜玉玲珑笑道。



    玉玲珑再次感到口渴难耐,便饮下杯中所剩无几的极品美酒。



    玉玲珑手执惊堂木,重重五拍!



    “啪啪啪啪啪”



    书接上回,上回书我们说到,那蒋灵川承认了自己就是杀人凶手。



    可是,就在蒋灵川右手前置,向大家叙说着这一切一切的同时,他的左手却早已驱动内功,将明月吊坠,凤鸣发簪和阴阳长命锁融为一体了。



    “明月凤鸣长命时,吊坠发簪锁阴阳。”蒋灵川突然大声咆哮道。



    只见那蒋灵川的左手,将我们幻界明月客栈陈旧故事中,三件至宝的混合物珏魂颖珠抛置于空中。随后,一道亮眼的白光乍现,明月客栈的众人,皆灰飞烟灭了。



    不过,那拓跋紫嫣却存活了下来,只见她飞身拿走了空中的珏魂颖珠,便也消失不见了。



    “故事讲完了,大家要不要来上几坛极品美酒,解一解口中的饥渴呢?”明月客栈绝色掌柜玉玲珑笑问道。



    “好,好,好。”众人异口同声大喊道。



    听完这个故事后的付桓旌,感觉它就像一条老太太的裹脚布一般无二,真的是又臭又长。



    无奈有那绝色美女玉玲珑亲口讲述,众位好色之徒喝彩买账。因此,这个再烂俗不过的陈旧故事,也能让它明月客栈今晚多卖出去几坛上好的美酒。



    经过此事,付桓旌明白了一个浅显的道理:故事说什么,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谁人在说,又要说与何人所听。



    “掌柜的!听闻这块儿,有个什么明月鬼后,不知她的故事,又是如何精彩纷呈呢?”付桓旌好奇的问道。



    明月客栈的众人,眼看着腹内翻腾不已,有如刀绞,一直捂腹的,绝色掌柜玉玲珑,心疼万分。他们纷纷对准付桓旌,亮出了一个个沙包那么大的拳头,意在规劝他别没事找抽。



    说来也是,明月客栈的绝色掌柜玉玲珑,饮下了如此多的美酒,不腹内翻涌,那倒奇怪吓人了。



    “哈哈!明月鬼后?真是笑死个人了,自然是没有的事。那只不过是本掌柜平日里,哄骗患病儿童吃药所说的谎话缪语罢了。”绝色掌柜玉玲珑笑道。



    此时,一旁的众人也附和着笑声,唯独他付桓旌死活笑不出声来。因为他的天机石,已经觉察到了绝色掌柜的真身,就是那明月鬼后拓跋紫嫣,以及她这四周三千厉鬼化身的听客。



    “嗯!对,是我让大家见笑了,告辞!不送!”付桓旌强装镇定起身朝客栈门口缓步走去说道。



    出了明月客栈的大门,付桓旌跑的比兔子还快,不敢回头一看。



    不知跑了多久,付桓旌回头看了一下。他发现视线之中,已经看不见明月客栈了,这才放下心来,在路旁的茅草屋内过夜。



    弗冉宫内的姐夫和妹夫,这二人就是冲这灵气逼人的珏魂颖珠而来。



    神界姐夫轩辕掱,与诸葛娅媚相处后,很快知晓了那拓跋紫嫣和玉玲珑,皆是她弗冉宫的宫主诸葛娅媚所幻化的。



    至于那颗灵气逼人的珏魂颖珠,化作了弗冉宫诸葛妃嫱发髻间的那缕白发,任谁也无法摘取下来。



    仙界妹夫呼韩搴得知此事后,便千方百计的想要夺取那缕白发。



    “怎么跟你们三个说话的时候那么顺畅,跟她就这么磕磕巴巴的呢?”仙界妹夫呼韩搴对幻界的三位笨贼问道。



    “一个字,怯!”笨贼老大张毅说道。



    “什么意思?”仙界妹夫呼韩搴不解的问道。



    “我们三人,以前都是做山贼的。可是这幻界间有什么东西,是我们三人不敢去偷的呢?”笨贼老二李焕柔声问道。



    “什么东西?”仙界妹夫呼韩搴问道。



    “只有那幻界女子的心,是我们三人不敢去偷的东西。因为我们三人深知,一旦我们偷了之后,便没办法归还给人家了。”笨贼老三王狲啃咬着肥大的鸡腿嘟囔道。



    “为什么呢?”仙界妹夫呼韩搴追问道。



    “你想一想啊!那幻界女子的心都碎了,我们三人还怎么还给人家呢?”笨贼老大张毅反问道。



    仙界妹夫呼韩搴似有所悟,百感交集,一语不发。



    “你说你怯不怯?怯不怯?”笨贼老二李焕讥笑道。



    仙界妹夫呼韩搴掩面垂泪,懊恼自责不已。



    “你看看你,眼泪都流出来啦!连作为一个男人,最后的一道底线都没有了,真心是没救啦你!”笨贼老三王狲伤口撒盐道。



    “他好像没穿内裤”笨贼老大张毅背身离去笑道。



    仙界妹夫呼韩搴没有理会三人的冷嘲热讽,独自一人撕心裂肺的哭喊着。



    “有吗?”笨贼老二李焕也背身离去笑问道。



    独留下痴傻的笨贼老三,还在原地啃咬着肥大的鸡腿。



    二人发觉身旁少了一人,便连忙回身用力拉扯走痴傻的老三,还小声责怪他倒底还想不想要,那神界姐夫轩辕掱应允的十颗小暑钱啦!



    这一切的一切,都源于那诸葛妃嫱对于仙界妹夫呼韩搴的无比冷漠,导致他无法接近那缕白发。



    之所以她诸葛妃嫱应允,嫁给仙界妹夫呼韩搴,也只不过是贪图他的仙兽毛球,惹人怜爱罢了。



    这一出神界姐夫轩辕掱花费了十颗小暑钱,呕心沥血精心编排的悲剧情节,自然被她诸葛妃嫱看在眼里。



    诸葛妃嫱略感自己有些许的过分,平日里着实冷落了他仙界妹夫呼韩搴,便上前搀扶起了早已哭作泪人的仙界妹夫呼韩搴。



    “一个家,是需要有一个你爱的人在里面。否则的话,那就是一座幽冥鬼都。”仙界妹夫呼韩搴深情道。



    “没事吧你?”诸葛妃嫱怀抱毛球担忧的问道。



    “我娘常常教育我,你自己不争气,就不要连累别人嘛!所以,我没家人,没朋友,没爱侣。”仙界妹夫呼韩搴继续深情道。



    “然后呢?”诸葛妃嫱逗玩着怀中的毛球无奈问道。



    “是因为我不想连累你,就连我喜欢你,都不敢当面对你说出口。可是我今天想通了,我娘怕我连累人,是因为她不知道,我爱上了一个不是人的女子,她是一个幻界贵族。”仙界妹夫呼韩搴把诸葛妃嫱抱紧在怀亲吻道。



    如此一来,随着二人的真心拥吻,那缕白发消失了,化作了珏魂颖珠。



    仙兽毛球无法忍受这浓重的情爱酸臭味,便挣脱了诸葛妃嫱的怀抱,捡拾走了掉落在地上的珏魂颖珠。



    仙界妹夫呼韩搴本想立即追赶那只仙兽,却不料诸葛妃嫱死死纠缠于他,想要与他拥吻的久些,更久些。



    仙兽毛球很快来到了神兽雪宝的面前,二位爱宠彼此间玩耍的不亦乐乎。



    只不过仙兽毛球脖颈上的珏魂颖珠,吸引了一旁神界姐夫轩辕掱的注意力,他三番两次伸手夺抢无果。



    神界姐夫轩辕掱和仙界妹夫呼韩搴,无可奈何之下,二人终于露出了他们的丑恶嘴脸,与一旁弗冉宫的两姐妹彻底撕破了脸皮。



    四人一团混战,纠缠打斗了很久,难分伯仲。



    两位爱宠,自然不会去理会他们四人,继续追逐嬉戏,打闹玩耍。



    突然,利用手中的天机石,付桓旌得知那灵气逼人的珏魂颖珠,乃一不祥之物。只见他第一次出手御剑,祭出了自己体内的惊鸿神剑,想要一剑毁了那颗灵气逼人的珏魂颖珠。



    岂料那珏魂颖珠仿若有了头脑一般,自行脱离了仙兽毛球的项圈,向方寸山的顶峰奔逃而去。



    四人继续缠斗,付桓旌独身一人,自知无力规劝,便御剑去追那颗逃离的珏魂颖珠去了。



    方寸山的顶峰没有尽头,任凭它珏魂颖珠如何的用尽全力向上飞行,但是仍然看不见山顶。



    惊鸿神剑及时追上了珏魂颖珠,将其一剑劈损毁了,产生了巨大的声响。



    弗冉宫内的四人,听闻这声巨响,便不再打斗了,各自自责起来了。



    正当付桓旌心满意足的想要返身回去,继续书写幻界志物大典之时,万影迷踪鹰的庞大幻影,仿佛受到了伤害一般,轻声痛叫了一声。



    见那遮天的庞大幻影,转瞬间便消失不见了,付桓旌权当自己过于疲累眼花了,便回去继续打桩练拳去了。



    “能看见麋鹿,说明你已经进入林深处了。”仙界妹夫呼韩搴自责道。



    “能看见鲸鱼,说明你已经进入深海区了。”神界姐夫轩辕掱懊恼道。



    “而梦醒时,我能看见你,说明我对你的用情至深了。”弗冉宫的宫主诸葛娅媚和妹妹诸葛妃嫱选择原谅二人齐声说道。



    付桓旌于那弗冉宫的正殿之上,第一次出手御剑,就为这偌大的幻界去除掉了一件不祥之物。



    这件不算小的大事,入了他云顶剑派大长老慕容博的耳朵内,可想而知付桓旌接下来,必然要去那幽冥北海走上一趟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