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困于方寸之中 第八章 万妖林夺宝

    在这幻界测试的第四轮关卡开始之前,交代一下,那第三关测试中受伤或者身灭的灵兽坐骑,都是幻影假像而已。



    六长老轩辕朗瑟,与那门主宇文豹的斗法,继续上演。



    “幻界测试的第四关,正式开始!”六长老轩辕朗瑟抢在,那门主宇文豹的前面叫喊道。



    “不对!应该说,我们众人皆在,这第四关卡的测试之中。”门主宇文豹上前,对六长老轩辕朗瑟的刚才所言,进行纠正道。



    第四关人界渡劫难



    对于门主宇文豹的刚才所言,起初不以为意的诸位弟子。在他们见到了,身旁人界芸芸众生的幻影后,惊恐万分,佩服的五体投地。



    这第四关测试,名曰“人界渡劫难”,自是要让他们七位入选弟子,到那人界中去,好好的历练一番。



    “慕容峦婕,我付桓旌是你终其一生,都不可能得到的人。”正当慕容峦婕和宇文伏泽夫妻对拜时,付桓旌上前对慕容峦婕大吼大叫道。



    “我说,你付桓旌今天是,吃了那熊心豹子胆了吗?”宇文伏泽怒不可遏的上前一拳,便将那孱弱消瘦的付桓旌打翻在地说道。



    “哦!真的吗?不可能得到,就不可能得到吧!反正我慕容峦婕也不稀罕,你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废物。”慕容峦婕走到付桓旌的身前,对其啐了口唾沫不屑道。



    付桓旌顿感尴尬难堪的紧,竟不知所措,发现这和他原先的计划打算,并不一致。



    “早就跟你说过了,别去贪恋那俗世间的儿女私情。这偌大的人界天下,才应该是你的终极目标。”跻身人界帝皇的上官飞宇,对鼻青脸肿的付桓旌说道。



    “真好吃!真好吃!”欧阳希悦不管不顾的继续在那,婚宴酒席上大鱼大肉的嘟囔道。



    “希悦妹妹,好吃,你就多吃点。”一旁的诸葛云珏,对欧阳希悦夹菜敬酒道。



    公孙玲珑无视众人,还在那里,往自己的脸上涂抹着,各种人界名贵的胭脂水粉。



    “好吧!第四关的幻界测试,到此就结束了。让我们大家恭喜,诸葛云珏获胜!”六长老轩辕朗瑟大喊道。



    “打住!六长老,这第四关的幻界测试,都比拼了什么?怎么着,他诸葛云珏,就获胜啦?我门主宇文豹,第一个不服!”门主宇文豹上前强烈抗议,他六长老轩辕朗瑟故意偏袒,自己的侄儿诸葛云珏,对其据理力争道。



    “不服!不服!”



    一时间,秽峯剑坛之下的众人,怨声载道。



    “诸位弟子,稍安勿躁!大家都听我说,这第四关的测试,考验的是他们七人,前往那人界渡劫难。如诸位所见,他们六人皆被,那人界的贪嗔痴所惑。独剩诸葛云珏一人,四大皆空,坚守本心。因此,他最终获胜。不知你们大家,还有什么不服气的吗?”六长老轩辕朗瑟连忙解释道。



    “六长老,你说的不全对吧!他诸葛云珏,当时果真四大皆空了吗?”门主宇文豹对六长老轩辕朗瑟,鸡蛋里挑骨头般的问道。



    “宇文门主,不知在下错在何处?”六长老轩辕朗瑟不解道。



    “错在他诸葛云珏当时,对那欧阳希悦动了真情。”门主宇文豹一脸严肃道。



    为了证明侄儿诸葛云珏赢得光明磊落,六长老轩辕朗瑟只得从自己的无尘袋中,取出一小块的三生石。将其置于那时诸葛云珏的体内,发现他并没有真情流露。



    “宇文门主,这下信服了吧?”洋洋得意的六长老轩辕朗瑟,对门主宇文豹大笑问道。



    “有什么好得意忘形的,那只能证明你的侄儿诸葛云珏,为人阴险虚伪罢了!”门主喃喃自语道。



    眨眼间,秽峯剑坛之下,众位弟子,心悦诚服,掌声雷动。



    截至目前,幻界的前四轮测试,慕容峦婕得一分,付桓旌得一分,宇文伏泽得一分,诸葛云珏得一分。



    “幻界测试的第五关,正式开始!”门主宇文豹有气无力道。



    第五关灵魂试炼所



    满脸堆笑的六长老轩辕朗瑟,想要安慰一下伤心难过的门主宇文豹,故意让他继续宣读测试的规则。



    可是口干舌燥的门主宇文豹,却不领情,反而过来推搡着他轩辕朗瑟,登上秽峯剑坛宣读。



    “你们七人别再东张西望了,都快给本长老,老老实实的听好喽!关于此次幻界测试的最后一关,具体规则如下:第一,你们七位入选弟子,需要灵魂出窍,肉身留在这混沌剑阁,由大长老慕容博看管照顾。第二,你们七人的灵魂,必须由那无尘长老送进锁妖塔,不得擅自进入。第三,一柱香为限,灵魂完整出塔者,即为获胜,成为此次幻界测试的‘亿人之一’。”六长老轩辕朗瑟手捧锦帛宣读道。



    “锁妖塔?六长老,怕不是在说笑呢吧?”门主宇文豹哈哈大笑道。



    “宇文门主,本长老知道你,生怕那魔界至尊长孙忘情,会趁机逃脱出锁妖塔。可是,你别忘了,我们云顶剑派,还有那大长老慕容博,可以与他不分上下。所以,你且放宽心,无需担忧。”无所畏惧的六长老轩辕朗瑟,对忧心忡忡的门主宇文豹劝慰道。



    虽然六长老轩辕朗瑟言之有理,但是门主宇文豹,摸着肩部的旧伤,仍然心存忧虑。



    毕竟他魔界至尊长孙忘情,想当年一招“斗转星移诀”,便抹杀了云顶剑派的两位长老。



    一番安排妥当后,七位入选弟子的灵魂进去了,那百妖飘荡的方寸山锁妖塔。



    锁妖塔外的门主宇文豹,手握飞剑,不敢有丝毫懈怠。他可不允许,那魔界至尊长孙忘情再次为祸幻界,残杀无辜。



    “锁妖塔?灵魂试炼所?这帮牛鼻子老道,怕不是要我们前来送死的吧?”诸葛云珏胆小如鼠道。



    “怂包!我们大家进都进来了,还是快点想到办法。如何挨过这一柱香的时间,灵魂完整的存活下来吧!”公孙玲珑,对诸葛云霆嗤之以鼻道。



    “白日做梦!这十八层的锁妖塔,我们七人想要存活下来,难于上青天啊!”宇文伏泽坐以待毙的长叹一声道。



    “大师兄,何出此言呢?”慕容峦婕不解的问道。



    “那魔界至尊长孙忘情,你们大家可曾听闻过,他的那些狠辣手段?我们在这里必定会遇到他,别再做那些无谓的挣扎了,我们大家这次死定啦!”宇文伏泽垂泪感伤道。



    “大师兄,我听说过他。记得年幼时,我曾听娘亲提及过,一段有关于他的陈年往事。”欧阳希悦说道。



    “希悦妹妹,你快说!他过去都做了哪些,有违天道的恶事,才被云顶剑派的八大长老久困于此。”付桓旌迫不及待的问道。



    此时的七人,如同那一根绳上的蚂蚱一般,福祸相倚。



    付桓旌焦急的等待着,那正在捋着脑中纷乱思绪的欧阳希悦,叙说这魔界至尊长孙忘情的陈年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