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剑下轩辕 > 困于方寸之中 第三章 八荒紫金凰

    方寸山的云顶剑派,对于那些仍然沉迷于俗世情爱的剑修而言,夜夜无眠。



    深夜,秽峯剑坛各处,一对对男女剑修,情话绵绵,笑声不断。



    “一个两个的,你们都想被逐出师门吗?”门主宇文豹驱动仙法,点亮了秽峯剑坛八大石柱上的灯火,对这一对对的剑修大声呵斥道。



    这一对对的痴男怨女,猛然见到了他们的一生之敌,便瞬间作鸟兽般散去了。



    “唉!看来,他们都不会像我已故的爱徒,付桓雄和尉迟琳嘉那般,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啦!”门主宇文豹唏嘘不已的长叹一声道。



    昔日偌大的一座付桓府邸,现如今竟住满了,慕容家族的近百口家眷。独留他付桓旌一人,每日在不远处一间茅草屋内安眠,孤苦无依的过活余生。



    那张镌刻有“付桓府”,三个赤金大字的牌匾,他勇猛少年付桓旌,每日都躺卧于其上,用以警惕自己血海深仇,尚未得报。



    付桓家族昔日,那是如何的辉煌,幻界之内风头无两。然而,在他付桓雄败落后,家族众人四散奔逃,隐姓埋名于幻界的各处,生活境遇更是凄惨无比。



    “旌儿,你一定要努力活下去,为我们报仇啊!”尉迟琳嘉临死之前,对付桓旌嘱咐道。



    “旌儿,你忘了我们付桓家的血海深仇了吗?”付桓雄死不瞑目的对付桓旌逼问道。



    “孩儿,自不敢忘。”满头大汗的付桓旌梦中惊醒道。



    这个噩梦,让付桓旌再无睡意。明天他就要参加幻界的测试了,这是他接近慕容博的绝好机会。早晚有一天,他要亲自手刃那灭门仇敌慕容博,拿回曾属于他付桓家的一切。



    幻界属于六界之一,其余五界分别为人界、妖界、仙界、魔界、神界。幻界位于魔界与仙界之间,只要幻界中人修为足够,便可飞升仙界。



    付桓旌现在只有幻界普通五阶,不久将要突破到稀有一阶,然后是史诗一阶。最后的传说五阶突破,飞升仙界,便是他付桓旌的毕生所愿。



    “爹爹,明天我们方寸山,就要举行幻界的测试啦!女儿紧张的睡不着觉,您能给女儿讲一讲,我们家和付桓家的一些往事吗?”慕容峦婕对其父慕容博问道。



    “我的傻丫头呀!都是一些打打杀杀的无趣旧事罢了,有什么好讲的呢!”慕容博笑道。



    “我不嘛!女儿就要听,就要听!”慕容峦婕对其父撒娇道。



    “好吧!爹爹我真的是怕了你这个淘气鬼了,这就说与你听便是了。记得那是十五年前,付桓雄家业正盛,主宰着幻界的众生财运。可是他却生怕上官峰和我慕容博,二人会联手把他的家业蚕食啖尽。于是,他就私下里炼制了大量的噬魂吞魄散,大批残杀着我们两大家族的绝顶高手。最后,你爹爹我与你的上官伯伯强强联手,才十分勉强的将那个走火入魔的大魔头付桓雄,封印在了幽冥北海之中。我的乖女儿,你要相信!你爹爹我,并不是如同幻界众人口中所说的那样,是一个背信弃义和强占他人府邸的小人。与之相反,你爹爹我,忍辱负重多时,才为幻界换来了这十几年的天下太平。快去睡吧!明天你还要去参加幻界测试呢!一旦你进入那混沌剑阁之内,你便会明白爹爹我的良苦用心了。”大长老慕容博为其爱女遮盖好被褥说道。



    “女儿知道了”慕容峦婕柔声说道。



    在睡梦中,慕容峦婕回忆起了当初,她是如何擒获灵兽八荒紫金凰的一切。



    那时的慕容峦婕十分羡慕,她爹爹和娘亲那“断桥残雪”般的情爱,一直憧憬着自己也能有那样的奇遇情缘。



    “好无聊啊!还有两个月,就要去参加那幻界的测试啦!可是本大小姐的灵兽坐骑,在这幻界的何处呢!”慕容峦婕百无聊赖的摊手喃喃自语道。



    “慕容姑娘,这聚魂珠,听说过吗?”巫医少女南宫敏玥,看见一身锦衣华服的慕容峦婕,立即眼中放光的主动上前说道。



    “不曾听闻,它有何用呢?”慕容峦婕随口一问道。



    “不知慕容姑娘,可曾听闻过那灵兽八荒紫金凰?若想要擒获那样的凶猛灵兽,非随身携带这聚魂珠不可!”巫衣少女南宫敏玥说道。



    “你这个小丫头片子,饭菜可以胡食,此话万万不可乱说。那灵兽八荒紫金凰,如今正在镇守着八百里的黄泉沙海。倘若它被我们幻界中人所擒获,那人界的一众生灵必然遭受天劫,那可不是他们所能承受的灾祸啊!”无尘长老倒骑神驴,路过二人,用手中的长嘴烟斗,轻轻敲打着,巫医少女南宫敏玥的额头说道。



    “知道啦!无尘长老敲打的极是!”巫医少女南宫敏玥揉搓着,额头被敲打处,对无尘长老躬身说道。



    无尘长老见二人,已然无心此事,便骑驴远去了。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适逢她慕容峦婕正好,缺少一只灵兽坐骑,去参加那幻界的测试。她才不会去在乎人界一众生灵的死活,心想反正她身在幻界,人界众人又能拿她怎样。



    “别走啊!小姑娘,如何才能擒获,那灵兽八荒紫金凰呢?”慕容峦婕连忙追赶,背身离去的巫医少女南宫敏玥问道。



    “慕容姑娘,当真要问?你就不怕那人界中人,前来找你的麻烦吗?”巫医少女南宫敏玥,对眼前喘息急促的慕容峦婕问道。



    “当真要问!本大小姐可是,那幻界八大长老之首慕容博的女儿。人界中人,自然不会放在眼中。你就快些告知本大小姐吧!”慕容峦婕无所畏惧的说道。



    “好吧!有钱有势的人,就是天不怕地不怕。首先,你我二人需要去那悔过亭,见过一名叫夏侯温润的男子,向他索取一枚悔过丹药。然后,配合我手里的这颗聚魂珠,你我二人才能赶往那八百里黄泉沙海。最后,丹珠归位,你我二人才能擒获,那灵兽八荒紫金凰。”南宫敏玥解释道。



    “小姑娘,丹珠归位,所为何意?”慕容峦婕疑惑不解的问道。



    “好吧!丹珠归位,这丹珠自是指那悔过丹和聚魂珠。至于为何二者要归位嘛!这就要与那灵兽八荒紫金凰的双眸,说扯出一些陈年往事了。那灵兽曾是元始天尊的坐骑,十分老实规矩,不曾为它的主人招惹任何祸事。但是,好景不长,自从那元始天尊收下两位爱徒后,它便失却了主人的宠溺,在人界四处作恶。久而久之,两位爱徒越发过分,竟私下里做起了欺师灭祖的勾当。一日,那灵兽不忍主人元始天尊,日后被那两位孽徒所害。只见它双眸喷射出了两道炙热烈火,焚尽了那两位孽徒的肉身与魂魄。随后,元始天尊听闻两位爱徒被那灵兽所害,便残忍的剜去了它的双眸,并惩罚它去镇守那八百里黄泉沙海。”巫医少女南宫敏玥解释道。



    在听过巫医少女南宫敏玥的长篇大论后,慕容峦婕头晕目眩的厉害。



    一口气叙说了那么多陈年旧事,巫医少女取下了腰间的桂花酿,浅饮了几口。